粉色视频YW-193网页版

      读书明事理,得道悟禅机。

      沈光林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不能自拔。

      这个时代娱乐匮乏,人们靠什么排遣寂寞呢?

      当然是读书。

      难到还能是看片不成。

      在这个年代,东&京还不热,加勒比还没有海盗,武老师还没有出生,饭岛老师似乎也只有几岁。

      等她们长大成人并决定失足还要等多久?

      到时候自己还行不行?沈光林陷入思考。

      正在这时,

      “狗…沈同志,你在这里看书呢。”

      哎呀,苗苗来了?

      沈光林浑身一机灵,赶紧收拾心思把视线转移到小姐姐身上。

      “你是不是又想叫我狗蛋,你知道吧,在评论电影的时候,男主人公都叫狗蛋,女主人公叫翠花。”

      “不是的,对不起哦,我误会你了,还把你抓到这里来…”

      原来小姐姐是来道歉的。

      今天的小姐姐真俊俏!

      因为开着暖气的原因她没有穿外套,鸡心领的针织衫里面套着一件笔挺的衬衣,头发扎成两个辫子,尾部盘起来凑成两个圈,随着洁白的脖子一起甩动,泛出一阵明媚和俏皮。

      大眼睛,双眼皮,五官精致,明眸皓齿,面似桃花。

      今天的她没有穿厚棉裤,军绿色的裤子显得腿型特别笔直,看起来真的像苗苗。

      小姐姐也不是扭捏的人,她一点都不含糊,直接就坐在沈光林旁边,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沈同志,真对不起哦,我之前确实误会你了,不该把你当坏人的。”小姐姐的声音真好听,就像撒娇一样,俏生生的而又清脆悦耳。

      沈光林刚才还有些不良心思呢,这一下子就都被净化了,整个人的精神都升华了不少。

      “苗苗,哦,不,小姐姐,我没怪你呀,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怎么能够忍心责怪你呢,美女是有特权的。”

      论起撩妹,沈海王觉得不用钞能力他也能打倒一片。

      “谁是美女呀?你叫我小姐姐倒是可以,我只有妹妹,没有兄弟,你倒可以做我的小弟弟。”

      “弟弟就弟弟,请不要加个小’字。”

      “好的,大弟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蓉,以后你可以叫我姐姐,也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张叔说了,你确实不是间谍而是烈士后代,今天咱们正式认识一下,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好不好。”

      说着李蓉还伸出了手,显得落落大方。

      “行吧,不打不相识,你打了我,找机会我也要打回来哦,皮鞭啥的都用上。握握手,那以后咱们就是好朋友了。”

      沈光林热情的握住了李蓉的手。

      触感很一般,并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柔弱无骨,甚至还能感觉到有些扎手,这是长有茧子呀。

      李蓉甩开了沈光林的咸猪手,不过也并没有生气。

      “是不是还想耍流氓?是不是还想嫌弃姐姐的手粗糙呀?我告诉你,我可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小娘子,长拳,剑术,棍术,打靶我都不在话下的,主席都说了,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果然这才是她的风格,风风火火不拘小节。

      “敬佩敬佩,女侠就是厉害,比郑佩佩还飒,真是不一般的奇女子。”

      “郑佩佩是谁?”

      “香江武打明星,演过《金燕子》和《大醉侠》吧。”

      沈光林在看《花儿与少年》的时候曾经专门查过郑佩佩阿姨的资料,她在这个年代应该已经成名了的。

      “哎呀,这个电影我也看过的!原来《大醉侠》里的金燕子就是郑佩佩演的呀,她长得真好看,那演大醉侠的那个是谁,他武功好高...”

      我去,这都能有共同语言。

      难道,《金燕子》和《大醉侠》不是两部电影么?

      沈光林只看过名字,哪里真正的看过电影呀,不过,这个时候不得不胡诌应付一番了。

      “饰演《大醉侠》的男演员并不出名,而且男演员我一般都不去关注它。这部电影里最出名的就是女明星郑佩佩了,这位女演员出生在沪上,60年代去的香江,在邵氏做影星,不过可惜的是现在大概已经退隐结婚去了。”

      沈光林对佩佩老师的了解还是挺多的,这是一位敢爱敢恨敢打敢拼的女子。

      “原来是这样的呀,你知道的可真多,金燕子女扮男装也很好看的,不过我最喜欢的片段还是她遇到了武功更高强的大醉侠,两个人联手斗败了山贼,最后双宿双飞…”

      看样子李蓉是真的看过这部电影,她讲起情节来有模有样。

      不过电影的桥段都是类似的,尤其是武侠电影,必定有一个爱情故事在里面。

      “这已经是几年前的电影了。具体细节我不太记得了,你是怎么看到的这部电影呀?不是说香江电影一般不能在内地上映吗?”

      “北影有内部教学片,我在那里看的,跟朋友一起。”看样子小姐姐是有能量的人,只是不知道那个朋友是不是个男的。

      作为一个渣男,沈光林决定回避她有没有男朋友这个话题。

      “你们是集体看教学片吗?”

      沈光林吞了吞口水又继续说道:“教学片小孩子不能看的吧,都是大人在看教学片对不对?一边观察一边模仿?”

      “嗯,是的是的,小孩子心智不成熟,没有判断力,一些电影看多了怕他们沉迷于资本主义的糟粕,我们看教学片是想学习他们的拍摄手法,以便于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小姐姐果然没有听出来沈光林的“教学片”还有其他涵义。

      “这么高大上的主旨就不要继续说了撒,哪里能看教学片,我能跟着去看看不?”

      “找机会吧,我要问问我朋友。”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翻看杂志报纸,要是妹子知道沈光林一直在开车,估计会打死他。

      这个年代的杂志种类还真有不少,《美术》,《幽默大王》,《世界知识画报》,《家具与生活》,《妇女之友》,《收获》,《十月》。

      这些杂志有些到了后世依然存在,不过沈光林一本都没看过,现在拿起来看竟然很新鲜很好看。

      简直到处充满了革命主义的浪漫情怀。

      李蓉就坐在沈光林隔壁,她也翻开一本本杂志去看,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人比书更好看。

      沈光林简直看呆了,真想拿出手机拍下来发个朋友圈。

      “你在看啥。”李蓉感觉到了沈光林灼灼的目光在看她。

      “我看书看累了,看着你缓解一下疲劳,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有个词叫做秀色可餐了”

      “就知道瞎贫嘴。”

      “我说的是真的,我对京城不熟悉,你有空的时候能带我转转不?”

      ......

      这是准备约会了。

      要是放在后世,女孩要是答应了一起出去的话那就可以去吃六块钱的麻辣烫了。

      男人都有这个蜜汁自信。

      “带你出去行是行哦,不过京城也没啥好逛的呀,咱们这附近都是旧使馆区,想去故宫的话这个点也来不及了,附近能看的大概就是明城墙了。”

      小姐姐思量着周围哪里好玩,不过去哪里沈光林是不在意的,只要能逛就成。

      “那咱们就去看看明城墙吧,这可是历史遗迹,值得瞻仰。”沈光林果然做了决议。

      “行吧,那我带你去明城墙,你先到楼下等我。”

      李蓉也不做作,也可能是对沈光林还有点愧疚想着做出点补偿吧。

      沈光林穿好羽绒服,上了个厕所,理了理发型,然后优哉游哉的准备到楼下等小姐姐。

      作为海王,他对女人出行有充足的耐心和经验。

      女人们出门就是慢,各种腌制调味,梳妆打扮,磨蹭半个小时都算快的。

      然而,真的等沈光林从楼里出来,李蓉小姐姐已经在楼下等他了。

      我去!这是什么情况。

      小姐姐好利落,这样子也是真的帅气!

      虽然身上穿着军大衣,围着毛围巾,带着能开窗的大耳朵帽子,但是她跨骑在一辆挎斗摩托车上,依然英姿飒爽,雄姿勃发。

      小姐姐现在就是有车一族了,厉害了我的姐。

      “愣什么,上来呀!”小姐姐拍了拍旁边的空车斗。

      “行呀,小姐姐,二战的宝马偏三轮都骑上了。”沈光林收藏过一辆这样的车,是二战德国造的,跨越60多年还没坏。

      “什么偏三轮,这叫侉子,国产的长江750,局里有好几辆,分给我了一辆。”

      凭什么分给你一辆?

      沈光林还想着来到这个时代了,看看啥时候整一辆自行车骑就蛮好了,结果人家摩托车都有了,小姐姐果然不是一般家庭出身的孩子。

      出得门来,京城的车并不多,路上跑的除了电动公交车就是自行车了,压根就没有几辆小汽车。

      不堵车就是快,只用了十几分钟,李蓉就把车开到了目的地并停在城门楼子下面。

      沈光林以前是来过京城的,不过1980年的京城和2020年的京城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世界。

      1980年的明城墙明显更原生态一些,虽然也是免费的公园,不过几乎看不到太多修缮的痕迹。

      在这里玩的人还是挺多,毕竟今天已经是年二十九了,大小朋友们都放假了,出来玩耍也是应该。

      李蓉和沈光林就这样溜溜达达沿着走道就上了城墙。

      城墙上的青砖很大,很厚重,代表了历史和沧桑。

      极目四望,除了松柏和冬青,京城几乎不见绿色。

      一阵风吹来,沙土迷蒙了眼睛,这个年代的京城确实也不算那么宜居。

      “此时此地,此情此景,我想赋诗一首。”沈光林故作深沉状的对着小姐姐说道。

      “真的假的?你这么有才的吗?”

      李蓉没想到这个留学生还是蛮厉害蛮有文化的,竟然还会做诗呢。

      这个年代是个盛产诗人的年代,感情充沛,是个人都能写几句现代诗,有些人还为了写诗而荒废了工作。

      沈光林表现的和别人不一样,他模仿着曹子建的态度,先是踱了几步路然后才开始吟唱:

      “看着风景美如画,”

      第一句还行,这是七言绝句或者律诗。

      “本想吟诗赠天下。”

      第二句就有点像打油诗了,不过也还好,毕竟能做出七言来就不简单。

      “奈何自己没文化,”

      这句诗打油的属性就更重了,不过也还没有拉胯,且看最后一句吧。

      “一句卧槽风好大!”

      “哈哈哈哈哈”这个转折有点猛,李蓉小姐姐听了之后立刻就忍不住笑了。

      “我去你大爷的!这也是诗吗?”

      李蓉一边笑着,一边追打沈光林,像极了打情骂俏的小情侣。

      “我就是我大爷,过去的我是我,现在的我是我大爷…”沈光林一边说着小姐姐听不懂的话,一边陪着她打闹。

      笑闹够了,沈光林看看时间,已经两点多了:“美女,午饭怎么解决?”

      “几点了?”

      “两点一刻。”

      “这个点单位里已经没饭吃了,咱们就在外面吃吧,我请你。”

      李蓉一边说,一边查找自己的衣服兜,不用问沈光林,因为他没钱。

      “完了,我也没带钱哎,吃不了饭了。”

      “那就饿一顿吧,权当是减肥了。”沈光林无所谓,早上吃的油条还是蛮顶饿的。

      沈光林并不在意,只要能跟美女小姐姐在一起玩耍就行了。

      “别急,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肯定有饭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