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新生宿舍吊死

      平原上,一道瘦小的身影蹒跚地走着。

      前段阵子,亚伦虽然眼盲了一段时间,但他不是路盲,玛利亚之墙榇的方向他还是记得清的。

      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巨人,倒是出乎意料的幸运,假若再来几头巨人,以亚伦现在的状态也不可力敌。

      他自己可以逃走,但背后的女孩就会丧命,没搞㦊清楚真相前,他不会让女孩死ﶼ的。

      几个小时后,视野컹中终于出现了玛利亚之墙的高얎大身影,巍峨浩瀚,一眼望不到城墙尽头。

      痈 “不是希甘希纳区,走错方向了吗...算了,预料之中,反正都要翻过这座高墙。”

      仰望着这高达50米的巨大城墙,亚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竖立ꗥ起来的事物远比横在地面上的观感来得更为震撼。

      没有多作歇息,亚伦当即从自己衣服上撕下几根᷾布条,结实地把女孩绑在背后,就打﫱算爬上城墙。

      랛多停留一会儿,就多一分遇到巨人的危险。

      立体机动装置都被调查兵团回收走了,임他只能徒手攀爬上去。

      “白金之星!”

      骐 低吟一声,再度唤㪊出替身,亚撚伦利用替身将五指镶入城墙之中,慢慢爬了上去。콴

      50米听着很短,但实则有几十层楼高,所以想攀爬上去,即便是亚伦,也得费不少功夫。

      不多时,亚伦登上了玛利亚之墙上,眺望墙内风光,只见茫茫一片山林。

      左右观望一下,亚덏伦仍分닮辨不出希甘希纳区的方位。

      调查兵团每次出征都会从希ﮓ甘希纳区出发,向南进行调查,在兵团里亚伦也了곩解过。

      摪先去希甘希纳区说不定能见到利威尔,只是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利威尔的目的暴露,被调查兵团囚禁了也说不定,更有可能会被直接处死,毕竟谋杀调查兵团分队长的哥罪名可不小。

      也不知自那天起已经过了多久,利㩻威尔会不会已经被处死了。

      倘若利威尔没死,只是被囚禁起来,那么必要的话,他会动用武力救下利威尔。

      无论如何,他都得去查看඗利꛹威尔的情况。

      不过现在需要先找户人횸家问个路,荒山野岭里也存在着一些村落,运气好的话也许能碰上。

      愸 碰不上也无妨,ࢡ只要走出这片ቂ山林,总会有办法的。

      稍微理了下思路,亚伦已经下定决찑心,ט他踏前几步,朝下面望了眼,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呼吸,亚伦张开双臂一跃而下。

      呼啸的风声过耳,心跳本能地狂跳,在即将撞击到地面的瞬间,亚伦低声喝道:

      “白金之星『世界』!”

      时鯢间在一瞬间凝滞,紧接着白金之星迅速将亚伦的身体平稳地放置在地面上,安全着陆!

      “呼...”

      亚伦心有余悸地捂了捂胸口,这是个有惊但必无险的测试。

      卑 他不駦确定时停期间自己身体下坠的动能是否也会停止,但强大的白金之᫯星是他最可靠的保障,不必担心失误。

      测试结果看来,在时停期间,所有事物都会凝滞,唯有自己可以自由活动,不过半秒还是ꊊ太短了,只能依靠白金之星来调整身体状态。

      到达地面后,亚伦找了个大致方向前进。

      㪬本以为一稁路会安然괼无事,但没鱗走多久,周围草丛间传来一阵沙沙声,紧接着从中走出㚛数只面目狞恶的野狼。

      它们将亚伦团团围住,眼里冒着贪婪的凶光,呲着牙,嘴边还挂着长长的唾液,时不时威慑싘似的低吼一声,看来它们已经饥饿了好一阵子。

      “看来是没办法避免了。”

      亚伦微微皱眉,伸出手指勾了勾。

      “快来吧,我没时间和你们干耗!”

      “嗷呜——”

      一声长啸,一只恶狼气势汹汹地飞扑而来,森寒的利爪直逼亚伦要害。 菣

      亚伦并不在乎,轻蔑地瞥䅋了一眼后...

      “啪叽!”

      刹那间,脑浆混杂着鲜血迸射了一地,这只狼的头骨瞬间碎裂,瘫在地上没了动静。

      “还有谁?”

      亚伦神情淡漠,厉声发问。

      “呜嗷——”

      再残忍的恶狼䐯,见ᝨ到这一幕也吓得腿脚发软,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哼,还算识相。”亚伦甩了甩拳头上的鲜血,继续赶路。

      没多久,他看见了一间老旧的木屋,很破败,蛛网到处퓄都是,一看就没人住,而且荒废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至少可以在这里歇一会,亚伦靠自己的力量背了一路,不免有些乏累,他现在的身体年龄也不过11岁罢了。

      将女孩安放在床铺上,亚伦搜寻了下这间屋子,很幸运,找到了几件旧衣物,而且有几件还蛮合身的。

      虽然简朴,但比这身调查兵的服装要好得多,破破烂烂的,全是血,肯定不能继续穿这身见人。

      换好衣物后,亚伦靠坐在一张椅子上,闭䎺目养神。

      不知不觉间,他睡了过去,做了个很奇怪的梦,㠅他梦见自己走在一片陌生的丛林中,遇见了一棵古老的参天大树,其威仪沧桑之感,令人望而生畏。

      待他醒来后,他神色大变,腾뤏地一下站了起来,心惊不已。

      大意了,大白天的,他竟然睡着了첇,在这种荒郊野外,这种行为可是十酥分危险的。

      至于刚才的梦,他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梦这东西,转眼就忘了。

      껒看着周围陈旧的家具,还有床上昏迷的女孩,一切没有异常,亚伦松了口气,重新坐了回去。

      他静静地望着窗外的景象,思考着接下来的打算。

      一段时间后,耳边传来轻微的声音,女孩醒了。

      她慢慢坐了起来,酒红色的长发自然地披落下来,像红䀢色的绸带一样光滑柔软。

      묜 她精致虛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甚至不在意自己为什么几ቑ近赤身裸体。

      半晌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宮 ꨉ 女孩的声音清澈,犹如宁静憓夜晚的湖水般平静,又好似秋风中风铃般动听,唯一美中不足的便是话语中听不出情绪的波动。

      亚伦不为所动,淡淡道:

      “我不杀无辜之人,但前提是你是无辜的,现在遳告诉我你知道的一切,你是怎么变成巨人的,巨人到底是什么?”

      “你都看见了,不是吗?我的记忆。”女孩平淡地说道。

      “只剩下一点印象了,不然我也不会问你。”亚伦摇了ԥ摇头㓭。

      女孩微微眨了下澄亮的金色眼睛,低头思索一会儿,说道:

      “我也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好像做了个噩梦,一个很长的噩梦,几年,还率是几十年,我不知道。”ि

      “是吗...疺”

      亚伦神色黯然,到现在为止,他不得不承认一个惊人的事实——

      巨人真씞实身份就是人类。

      “呵...”

      苦笑一声,亚伦摇譇头轻叹䒲,唇角挂着一丝自嘲。

      他前不久才刚立誓要让巨人付出代价,而现在,你告诉他巨人居然就是人类?

      到头来,这一切竟只是一场人类间自相残杀的闹剧...

      㑢可笑,亦可悲!

      当每一位调查兵膩为自己斩杀了第一头巨人而沾沾自喜时,殊不知,他手上沾的竟是同族的血!

      而就在不久前,亚伦亲䎛手屠戮糉了一头巨人。

      或者说,是一个人。

      所以他后悔吗?

      不,他不魆后悔蔫!

      弱肉强食本就是亘古不变的生存法则,不是巨人死,就是他亚伦亡!

      别说一头巨人,就算是十头,百头,甚至千头巨人,只要他们挡在亚伦前方造成威胁,亚伦也会毫不犹豫地尽数斩杀!

      心慈手软,最后害的就会是自己!

      罙 不过,他发誓,绝不会放过造成这一切벶的元凶!

      他要㒥替死去䷱的伊莎熕贝尔和法兰,以及所有无辜的൸人们,把他们的痛苦百倍,千倍奉还!

      屋内的气氛变得僵硬,女孩抬头,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也看到你的一部分记忆了,关于你的姓氏。”

      亚伦眉头微皱。

      “所以呢?”

      “我的直觉告诉我,我应该帮你。”

      “帮我?帮我什么,我有什么会需要你的帮助?还直觉?别开玩笑了!”

      亚伦眉头紧锁,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家伙难不成要稲赖上他?

      “任何事,我都可以帮您,说是直觉是我唐突了,其实我有一丝印象,我以前为王室工作,而今,我决定继員续履行我的职责,担任您的私人管家。”女孩叼缓缓道出原因。

      箝 “你是脑子有毛病吗,好不容易变回人类,还要继续给人当奴隶?”

      珏 “准确来说是管家。”

      “嘁!”

      亚伦嗤笑一声,断然拒绝道:

      “不需要,你哪凉快릝哪待着去,别再用那种ӻ口吻跟我说话,犯恶心,我现在不杀你都算好的了,别想䩥得寸进尺。

      而现在既然你ꠡ给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那我也䈤没必要继续把你带在身边了。”

      亚伦弨指向一旁地上的纸箱,“里面有可以更换的衣服,自己换上,我先走了,你好自ﳜ为之。”

      说罢,亚伦毫不犹豫地起身,拉开戌木门,哐当一声关上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