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在海外用的中国视频平台

      不知道外边的这些蝇营狗苟,中央大帐中,正进行了异常热烈的欢迎仪式。

      胡拉部落小酋长都达古拉,代表Ե父亲俄日特夫,接待来自出云部落的上使席日勾里格。

      “大ᛋ人,父亲前l往“契淦”部落了,实在是抱歉,小王빻再次代表父亲致궬歉!”

      主座上,壳一位三十出头的壮硕男子,端起银质的酒杯,一饮而摫尽。

      “小酋长客气了,战事随时爆发,酋长大人去沟通联络,也是应该的!”

      同样一饮而尽,下首长髯中年男子面带微⠼笑。

      “承蒙上使不怪,小王再饮一杯,以示敬意!”

      笑着点点头,都达古拉又是一杯㓸下肚。

      摸了摸下颌的酒滴,他这才笑着指了指上使跟前ﱹ的银色餐盘:

      “大人,这份高等古兽肉,乃是专门为大人准备的,还卭望喜欢!”

      “哦,高等古兽,这可是好东西,小酋长有心了!”

      眼前一亮,席日勾里格赶忙打开了盖子:

      浓郁的响起升腾起来,一ࢩ条粗壮的烤肉,呈现컞出来!

      “咦봵?!”

      微微一惊,席㤭日勾里格没想到是条“青虎”鞭:

      슄这东西,可是青虎身上第二珍贵的玩意儿了;

      不仅能量充足,还有壮阳的效果,对他这五十岁的年龄,正好适用!

      心中一喜,他举杯看向小酋长:

      “再次感谢,有心了!”

      这才回过神来,小酋长笑着回应一下,心中暗暗嘀咕:

      这东西不是翎羽那家伙的吗,怎么给烤了?

      他知道吗?

      别他娘的惹来麻烦?

      那几个刺头可是糟心的很!

      想到这里,他叫过了身旁的侍女,吩咐对方去问问情况。

      坐在下首的阿嘎如,也看了出来,挑了挑眉头,没有多说。

      小胡子,很快就走了进来,将事情的“原委”,跟小酋长耳语了几句;

      知道小酋长不是白痴蝸,精明的很;

      他也没有胡说八道,如实汇报;

      只是魇,其中可以加重了自己的罪过,认错的态度玌十分诚恳;

      甚至,主动要求去给下首坐着的阿嘎如䩎道歉。

      皱了皱眉,小酋长集略一沉吟,也就答应了:

      毕竟是第一虎将,自己将来也许还要仰仗对方;

      让一个临时的近身奴才,道个歉,显得自己的宠信之意,也好。

      小胡立刻就走上前去,走到阿嘎如面前,恭敬弯ԯ腰,小心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ꌈ其中将⧚自己过分的地方,说的尤其无耻;

      最后,在表达了真挚的认错之意,一脸的惶恐之色म。

      “行了,滚吧!”

      些许小事,虽然有些过分,阿嘎如也没太放在心上,挥了挥诊手,让옼其离开了。

      整个过程,看似没有问题,

      椴其实,小胡子在讲述过程,淡化了自己是小酋长近身侍从的情况,

      同时,还将声兺音压得极低拲,只让阿嘎如一个人听到了那渲染过的“过分”过程,

      最后,甚至极其恭敬的跪下磕了一个头,这才离开。

      在阿嘎如看来,这家伙如뽩此无理取闹,还做的如此过分,自己不予追究,算是很给小酋长面子了,没有什么充不妥的。

      不过,在小酋长看来:

      你的属下犯错在先,跋扈在后;

      칊我的奴才不过是口头警告了一番;

      顶多算是贪心了一点儿,不过也才几颗不入流的药草而已;

      他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认错了,甚至都下跪了;ᕡ

      你居然就是挥了挥手,甚至都不回敬自己一杯酒;

      这也太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了吧?!

      终究是个城府深的人,又不是太大的事情,小酋长也只是心中厌恶了一下;

      㞖 只有,就抛之脑后了,将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上使”身上。

      出了ꋾ帐门,小胡子嘴角微翘,心中暗暗得意:

      鹃 南国人有句话说鲥的对,冰冻໖三尺非一日之寒;

      先给你上一点眼药,慢慢来;

      早晚,要连本带利的要갚回来!

      敢打老子,等着瞧!

      㺪 开局不错,之后的气氛也很融洽;

      ᦋ上使席日勾䬨里格,很快就뱶说明了来意:

      据可靠情报,凌云王国,这次又想故技重施;

      而且툋,这次突进的部队,比上次还多了数倍,足足有七八股股;

      近百万的突击部队,目标比上一次还大!

      上一次,他们一战获利,国境线向草原延伸了数百里;

      甚至,占据了阿托马泰山脉一线,建立了十八座大型的战争城堡;

      彻底封死了草原南侵的主要路线,断绝了大规模突袭的可能性!

      ﲞ将战争的主动权,掌握了在了他们的手中!

      这次,恐怕野心苵更大,甚至可能将前线退到草原腹地当中来!

      这样的话,最南边的十多个中型部落,就成了他喘们힠的目标!

      出云部落,正在这个范围之内!

      所以,席日勾里格的就是来提醒,协调的:

      需要这些小型部落,全力以赴,绝对不能抱有侥幸心理!

      ᅩ 而且,其中一支七、八万人的部队长,已经从战争城堡出发,向着这边进发䔤;

      按照探马的消息,估计在二十렠天左右,就能到达这附近;

      而且,到ౢ时候,就会分为数股;

      其中一股,估计有一万多人,大约会从胡拉部落东南边的土安岭中穿过。

      因此,出云部落,要求胡拉、契淦两部,务必要将敌人绞杀在土安岭的落马坪上⼰!

      댍 按照两部的准ﲛ备,五万人的部队是没有问题的;

      近乎对方四倍的兵力;

      䃽 就算对方都是精锐,己方有着主场的优势,硬拼也应该能吃下对方来!

      说到底,就葂一个要求,灭杀来犯之敌,绝对不能让对方越雷池半步!

      答应輭的痛快,小酋长的Ჸ胸脯拍的震天틖响。

      不过,㉗都是老油条了,自然看出了其中的问题:

      既然现在就发现了敌踪,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反倒要守株待兔;

      别忘了土安岭以丘陵为主,就算有个落马坪,也不是骑兵最好的战场!

      所以说,出云部落,或者,再上一级的乌拉部落等大型部落,目的,肯定不是简单的防御;

      他㠐们有可能想要突破阿托马泰山一线,摧毁对㹒方的十八座战争城堡,重新将战争的主动权,夺回来!

       所以,要放敌人这些突袭的部队,尽量深入;

      䃠 不给他们回身支援的机会!

      漕不过,都是成年人了,看破不说破,縹热热闹闹的喝酒,不香吗?!

      而且,这个军功简直就是白捡的,五万对一万,还是自己的主场梠,不要太容易了!

      锱 反倒是小酋长,心中有了一些想法,能不能单独吃下对方来,不要跟契淦部落分这功劳。

      尤其是战利品:

      南国人的技术不错漱,铠甲、长剑、各种的饰品,都比草原要즮精않致美观的多,价值不菲呢!

      当然,这ꆍ事吡儿,可不是他能做主的,只能听父亲俄日特夫的!

      谈完了正事,宾主气氛更加融洽,觥筹交错,酒足饭킓饱。

      球 最终,席日勾䭱里格带着一名专门为其准备的部落美女,回自己的帐篷去休息去了。捩

      将其送了回去,小酋长立刻召集了岱⿪森达日等轮休的五位千夫长,十位伍佰헞将,进Ꚛ行了一个小型的会议。

      议题就是:

      单独对付这一万人,行不行?

      行的话,应该如何去做?

      谁去做췉?

      部落中一共⍄八位千夫长,

      其中一位,带着千人队,跟着酋长大人去췋了契淦部落,乃是酋长的铁忠篟;

      熩一位,带队前去狩猎,十天后才能回来,乃是酋长小儿子的舅舅;

      ꖦ 还有一位,负责部落的驻守巡逻,乃是酋长二儿Ⱬ子的表舅;

      都跟小酋ﯦ长,关系一븅般;

      留下的这五位,三位为中立的,只有两位忠心于小酋长;

      所以,当这个问题提出来后,这两人自然是全力支持Ѱ;

      其属下的四位伍佰将,也没有二话。

      另外三人,都露出了迟疑之色,尤其岱森达日,眉头紧皱。

      他是所有千夫长中最年轻的一个,但却是最为稳重的一个;

      ♅ 看待问题更加全面,更加客观,直言道:

      “小酋长的想法很好,勇气也可佳;”

      “蛋不过,我们仅仅是从“上使”口中,得到了零星的一点信息,根本不足以做决定;”

      “巹若㈦要尝试,也要亲自派斥候前去探查沤,消息确凿后,再做决定,”

      其他两位千夫长略一迟疑,没有表态,既不赞成,也不拒绝。

      皱了皱眉,小酋长有些不悦,看了看阿嘎毢如,忽然嘴角一翘道:

      “阿嘎如,你是我胡拉部落第一勇士,麾下铁骑所向披靡,你有什么看法?”

      “难道也是这般唯唯诺诺,凭的辱了我草原战士的威名!”

      其实,阿嘎如还真是想出战的,没办法,谁让他就是个战争狂人呢,当年一战,他们败了,直到今天,依旧耿耿于怀͇!

      냙不过,岱森达日,对他如师、如靺父、如兄,让他打心底里敬佩、爱戴;

      平日里开个玩笑,倒是不妨事;

      但若涉及战争这种严肃问题,他是绝对服从的,即便有意见,也不会张嘴的!

      不知道这一茬,小酋长只道阿嘎如是个桀骜、鲁莽的性子,受不杜得激;

      而且,他也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战意,这才故意激了一下;

      想让岱森达日的属下,主动反驳他,扫起面子,顺便树立一下自己的威信。

      可浀惜了,阿嘎如ꂙ自然不会如他所愿,淡淡道:

      “岱森达日大人说抛的没错꿄,望小酋长三思!ᓄ”

      说完,便如雕塑一般,再无一丝动静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