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依然 易谨离

      突地极一拉马缰绳,就向匈奴人的左翼冲去,他身后一千东胡大单于的王帐精锐骑兵紧跟着突地极,如一支锋利的锥子,刺向匈奴人的左翼。

      山戎王大惊失色,他没有选择了,虽然她⍈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脱离他的掌控,但突地极是东胡的王子,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冒险。

      突地极的安全,才是头等大事。

      喇突地极的王帐亲军不愧是北地草原第一等的精锐,如一阵席卷天地的龙卷风,毁天摧地而去。虽然只有一千Ǐ骑,但战力之强,就连上谷王都为之侧目。

      上谷王看见自己军阵的第一道防线轻而易举就被突地极突破,눞眉头紧锁,朝左右说道:“是东胡人的王帐亲军,不过一千骑,居然有这么可怕的破鍛坏力,草原上的虎骑,名뗷不虚传。”

      左边一个汉子大笑道:“大王也太看的起他们了,区区一羌个山戎王,能有东胡王的王帐亲军?”他是不相信的,山戎部作为百多年前才归附东胡的部落,其实并不受东胡大单于的信任,他能将自己帐下最精锐的王帐亲军虎ᬐ骑派到山戎王这儿来?

      上㌪谷王其实也不太相信,可眼前这股骑兵的冲击力实在是太骇人了,不仅仅是马匹,还有武器,更有那训练有素的战阵,一看便不是普通的骑兵。

      “不,흱你看他们身上的皮甲,⣚还有他们手中的武器,有很多챼是铁制的,一般的骑兵能甶有这么精良的武器装备,放眼整个草原,也就东胡大单于的王帐亲军和我们大单于的王帐亲军能有这样的实力。”

      东胡大单于在各部拣选精壮,收纳贵族子弟,编为卫骑,亲自操训,有众碽万人,号为“虎骑”。

      虎骑⬻在草原上横行无忌,众部落闻之色变,不仅仅因为虎骑战力彪悍,天下无錖双,更重要的是虎骑特殊的奖赏制度。虎骑一出,所得抄掠皆归自己所有,因此,人人向前,以后退为耻。

      左侧的汉子也疑惑起来,问道:“那怎么办,还按原计划行事吗?”

      上谷王冷넣笑一声道:“当然,就算是东胡大单于的虎骑,来到횅我上谷地,它也得变成没♛牙虎。更何ᬯ况不过区区千骑而已,把山戎王主力吸引到左翼这边来。拡你亲自过去,告诉各大都尉,给我以最떞快的时间解决右䀉翼嵔,苯然后向这边围过来。我倒要看看,他山戎王怎么从我这儿脱身?”

      汉子欣然答应了一声,笑道:“还是大王神机妙算。”上谷王利用山戎王轻敌的毛病,故布疑阵,将自己的中军放在左翼,给东胡山戎王一个自己军队主力在左翼的错핞觉,误导山戎王攻击自己的薄弱环节,然后驱重兵擒贼擒王。而这一切都在上谷王的谋算之中。

      山戎王和上谷王作战多年,彼此了解,但山戎王不知道的是上谷王的部落里来了一位高人。

      就是这位高人为上谷王定下了引蛇出洞,声东击西的善策。

      “好,我这就去,给我一个时辰,我一定吃掉右翼的东胡人⁑。”

      ······

      燕蛮儿奋力熉杀死一名匈奴人后,他抬起头ೀ望了望摩笄山。摩笄山那边安静的有些可怕,虽然战场上嘈杂声冂不断,但一点其他的声音听不到还是让人觉得奇怪。

      经过几番的冲杀,强如东胡左躥部,他颰们的阵型也没办法一直保持,四个千人队被包围在四个不同的区域,尤其是左大都尉所在之地,聚集的匈奴人越来越多,和刚一开始的不а堪一击不同,匈奴人的反击来的快速而有效。

      燕蛮儿所在的十人队已经战死三人,豪泰紧紧的跟在燕蛮儿身边,替燕蛮儿遮挡侧面来的冷箭。

      燕蛮儿大吼一声,“向左靠。”

      他眼角瞥到了自己的百夫长在离自己不远的左侧,而左大都尉被围在了更远的一座土丘之上。

      “有伏兵!ⷽ”燕蛮儿옪心中暗道。糟糕,被匈奴人打了埋伏了。

      燕蛮儿杀退身边的匈奴骑兵,好不容易놖靠近到了百夫长身边,百夫长手握一个大锤,将一个匈⭭奴骑兵砸下马。

      “啊!”㳓百夫长仰天长啸一声。

      燕蛮儿骑马过来,一把拉住百夫长的胳膊,大声道:“百夫长,匈奴人有埋伏,我们得尽快往大都尉那里靠!”

      “你说什么?”百夫长还ࡖ以为是匈奴人,刚要下手,一见是燕蛮儿,不过战场上吵闹的厉害,他根本就没听清楚燕蛮儿在讲什么。

      燕蛮儿剩下的六个人将将两人围废起来,其他十人队也靠鞴过来핌。

      燕蛮儿指ᆒ着远处的左大都尉那边,大声说道:“匈奴人有埋伏,我们中埋伏了!”就在燕蛮儿刚说出来的时候,匈奴那边穿出一阵急切的号角声,紧接着摩笄山那边便传来震天的马蹄声。

      让ꅆ人感觉뿄到整个大地都震颤起来。

      寧燕蛮儿翻身下马,伏在地上,然后贴着地仔细听了一会踩儿。

      然后起身,骑上马,说道:“至少셍有两万骑!”㗶燕蛮儿擦了擦额头的血迹,脸色有些冷冽的说道:“该死ၠ,匈奴人的主力在右翼,在等我们!”

      百夫长的脸上很冷静,他握紧了刀,他亲自从他身后持他大旗的士兵手里夺过自己的号旗뱌,对燕蛮儿说道:㍣“你在我身边护住我,我们᥹杀到大都尉컌那边去。”主将的旗帜有收拢ጩ兵马的릔作用,这无论是在中原㫆的军队中还是草原上的军队,都没有什么差别。

      燕蛮儿点了点头。

      “⸮十夫长,快看!”身旁的豪泰指着远处小山丘上,左大都尉宇曼站在山丘上,手持左铠部的大旗,威风凛凛的站在山丘之上。周围大约几百人的骑兵正在护卫,不过在潮水一般的匈奴人面前,东胡人的军队显得过于单薄了。

      “是大都ꦩ尉在传令集兵!”百夫长沉声说道。前一阵东胡军队冲的太猛了,许多军队都不仅将匈奴人冲散了,自己也冲散了。

      燕蛮儿说道:“冲吧,百夫长!”

      百夫长点了点头,他将百夫长的大旗扛在肩上,大声道:“儿郎们,向大都尉靠拢!”

      “杀!”五六十名骑士护着旗向小山丘杀去。 

      两万隐藏在摩笄山中的匈奴大军䤄如决堤的洪水一般瞬间就将㑩东胡左部四千余人淹没,他们采用同样的战墼术,试图将东胡军队分割包围,利用他们兵力上优势,各个击破。

      达奚若刚将釀一波匈奴人击退,抬头就看见小山丘上左大都尉的战旗在烈烈作响。

      ⟎ 他吐出一口浓痰,将手中的长刀拿起来,将刀头的血迹舔去,大喊一声道:“向左大都尉靠拢!”

      “杀!”

      篳战场上的整个局势因为匈奴人的伏兵而整个扭转过来,占尽优势的东胡人片刻间便陷入了被动的局面。

      右大都尉也被拖在中军无法脱身。

      山戎王眼角的肌肉微微抖动,他和突地极靠在一起獻,밷说道:“殿下,我们被算计了,有伏兵!敌军的主力在右翼。”

      突地极看到ཡ淹没在骑兵海洋中的左部,紧皱眉头,说道:“来不及了,你告诉我,左部能撑到什么时候?”

      山戎王稍稍沉思了片刻,说道“殿下,看眼前的情形,应该撑不了多久폍,敌军的伏兵目嗮测不下万人,左部只有四千骑兵椅,我怕他们很快就会围过来。”

      突地஺极怒骂一声,“该死!居然跟我玩阴的。”

      山戎王说道:“殿下,我们该退兵了。不然等他们吃掉我们的左部,那我们就是想退都退不了了。”端这是一场உ猫捉老鼠的游戏,很显然,匈奴人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权。他们得天时,占地利,据人㎐和,无论怎么看胜利的天緑平都在向匈奴人倾斜。

      ⦲突地极看着远处的上谷王大旗,暗骂了一声。

      ······

      燕蛮儿꺊感觉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他们牺牲了数十名将士们的姓名,才往左大都尉那边移动了十余步。 ⩲

      不过因为百夫长抗起的大旗,其他百人队或者散落㦯的游骑纷纷向燕蛮儿这边酠靠拢,已陫经聚拢了几百人。

      慢慢的开出一条道来。

      “嗖嗖嗖!”

      几声破空的声音穿过来,燕蛮ˏ儿一刀将来䗷箭打落在地上。只是另外几名骑兵就没那么好运了,豪泰的胳膊上也中了一箭。

      更糟糕的百夫长胸口和背部倍被三支箭射中,而䙨其中最致命的是来自侧面来的一支箭,直接贯穿了百夫长的脖颈。

      百夫长从马쳍上跌下来,不过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依然用尽最后的力气将大旗撑起来,他跪在地上츝,低下了头,断了气。

      “百夫长!”燕蛮儿和其他几个还未战死的十夫长忙从马上跳下来,燕蛮儿一把抱住百夫长,大叫一声。

      百夫长╋没有说话。

      燕蛮儿赤红着双眼,眼睛被红色所笼罩,他的声音有些嘶竭。

      百夫长!

      뛡只有战死的东胡勇士,没有后退的东➓胡勇士!

      燕蛮儿的眼칢睛有些湿润,他和百夫长并不熟稔甚至有些陌生,从相识到现在也不过十几天的时间。百夫长的话很少蚍,平时甚至有些沉闷,但毫无疑问,他们的百夫长很得军心。

      ᙰ百人队里每一个士卒都从心底里尊重他,敬爱他,因为他让每个士兵都有温暖的感觉。

      百人队里剩余的几十人沉默着,每个人都看着百夫长的姿势,再死去的那一刻,他都不曾忘记他手中的战旗,那是Ἓ他的使命,是他用生命守护的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