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魔女 电影

      到了派出所,校长和老师还有几个学生都在,看见安然,♽都问刘猛咋样了,安然ዲ说缝了十三针,现在没事了。

      听他们说,那两个人是受人指使来教训刘猛,具体什么情憻况还不清楚,一个受伤送医院了,一个在里面录口供。

      看看没问出什么,两人出来往回走,到了医院门口,刘⩻猛他爸正往出走,安然就把刚了解到的情㪧况,告诉了老爷子,老爷子点点头,黑着脸走了。

      当天晚上搋,安然留下陪护,铁军他们送白雪和胡翠花回了学校。

      끆 浺刘猛这一住院,同学们都抢▾着来医院护理,走读生更是变着花样的给刘猛送饭,安然和几个࿵同学轮流陪护。

      忌事情很快就搞明白了,是那个老钱找人干的,只想着教训一下刘猛,给他爸看,没想到把竟刘월猛砍坏了。

      老钱知道出事了,第一时间皲就跑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回来,刘猛的老爸气得够呛。

      刘猛出院的时候,从耳朵上面到屭眼眶,像趴着一条毛毛虫,很吓人,刘猛从佯此就留起了长发。

      时间过得很快,放完暑假,再开学就是高晚二了,开始縂分文理科,安然选了文科,班主任和安为国大怒。

      安为괣国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你慎一个大男人,学什么文艺青年?” 庰

      班主任흹说₻:“你这뙺么好的成绩不学理科,跟文科那些混子在一起,还能考个⍖狗屁大学!”

      躸 暴风骤雨后,安然还是上了文科,安然要做的事没人能改变ꃱ。

      昔日的好学生现在螚不听茈话了,岳佳君很生气,白雪却很高兴,ꧤ有安쿩然作伴了。

      胡翠花和安然大吵了一架,毅然选择了理科,再看安然,眼睛里都是怜悯和不뾀屑。

      分科以后,文脃科生上了三楼ﮡ,一共两个班,理科还在二楼,六个班趹,可想而知这个时候文科快代表了什么。

      还是二班,不同的是换了班主任颉,新班主任是语文老师文博,满腹经鸡纶෍,写得一手好文章。

      在文博的熏陶下,安然开始写散文,写诗歌,写评论,写故事。

      和理科班死气沉沉的学习气氛不同,文科班很清闲,扈学的学,玩的玩,互不干扰,自得其乐。

      一到晚自习,創班级四十多人,每天也就十几个랈人来,其他的不是跑宿舍打扑克䆬,就是逃课看电影。

      就是来的这十几个人,也分成两拨,一拨坐前面,埋头学习,一拨鮡坐后面,埋在衣服下面学习。

      ᥑ两个人一起的,安然还能理解,不就是卿卿我我那点事,可那单帮的,不知道搞的啥名堂稠。

      安然很孤独,连铁军和刘猛都学了理科,后操场兀的角落里,经常能看见安然一个人在抽烟,身影拉得很长。

      每天下了晚自习,캃安然都会抱着吉他弹上半个小时,白雪就竖着耳朵静静的听,时常还会掉几滴眼泪。

      已经是88年11月了,北方的冬天已经很冷,三人下了晚自习回到住处,很奇怪,房东那屋的灯没亮。

      大门⛁锁着,开锁奌进屋,跟外面一样冰冰凉,感觉一天都没点火,安然伸手拉亮了外屋地몝的灯惔。

      炉子里压的煤早就灭뭽了,旁边的煤桶里䣻装满了煤,不知道为啥没倒进炉子里。

      “别脱衣服,会感冒的,你俩先用电热棒烧ᓀ点开水,再把电褥子打开,我给炉子鍙生火。”

      捭“你会烧煤吗?上次我试了一次,弄的满屋子烟,⾧被房东大㷙嫂好一通埋汰。”

      安然꼫瞅了一眼胡翠ꆚ花,说:“还有别的选择㳩吗,没有就进屋等着!”

      胡翠花一甩手,进了屋,白雪小声嘀咕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你俩啊,天天干!”

      安然没说话,把手套扔到屋里的炕上,推门出去,到仓房抱回来十来根干树枝。

      把干树枝放到地上,拿起炉钩子和撮子,٢把煤灰渣子掏뢨了出来,倒进幚门外的灰桶里。 쑅

      “我给你放歌听,你最爱听的齐秦,行吗?”

      “⊖行,有点ᒯ动静就行!”

      安然回了一句,把干树枝塞进了炉膛,回手从墙角的箱子里,抽出来一块桦树皮,点着,塞到了树枝下面。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

      齐秦的歌声传来,屋里好像更冷了,安然慢慢翻动着树枝,ﴜ看着火苗渐渐升起。

      站起身,把炉盖子扒拉到一边,用夹子夹起一些碎煤块,轻轻压在树枝上,过了昞一会,又压上几块大个的煤。

      “我姐跟你说啥了?” 㛽

      “我还䯼没看呢,能说啥,好好学习,照顾好你,她又开了一家闣店,生㤏意놘很好,攒了不少钱堮了!”

      ⒤“哦!”

      安然直起腰,往炉子里倒了半桶煤,把炉ⶣ盖子归位,打፷开了鼓风륖机。

      回身看看发呆的白雪,安然皱眉问道:“咋地,你姐跟你说啥了?”

      “没,没有!”

      安然点上烟,开门出去,站在院子里仰头捤看天,星星一闪一闪,安然的烟头也在闪啊闪。

      不知췘道房东大哥两口子还回不回来,看来,半夜起来加煤的事摊到自己头上了。

      刚才白雪问那话是什么意思?

      白숮羽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安然心里有点犯嘀咕。 崆

      핀“安然,你把大门폡从里面顶上吧,我咋心慌呢!”

      门ڠ开了条缝,白雪探出脑꒗袋说道。

      安然走过去,用杠子把门顶上䵴,伸手拉了拉,很结实,栙这才转身回屋。

      关了鼓风机,安然刚要回屋,白雪说道߂:“安然,来我们屋学吧,等睡觉你再回来,我俩有点害怕。”

      屋里开始暖和起来,安然脱了外套,ᴡ拿着笔记,进了白雪㐇她俩的房蘡间。

      ꆇ 快十二牷点了,房东两口子还没回来,三人都很担心ﻺ,可也没办法。

      仵“你俩睡觉槨吧,别怕,有我呢,我再坚持一会,到一点多还得压半桶煤!”

      “安然,谢谢你!”

      两人一起说道,安然笑笑,开门回了自己屋,伸手打开台灯,把白羽和花不语的信放到桌子上。

      今天的信ח有틋点厚,不只是白羽的信比平时厚,灳连花不语的信也比平时厚,安然뷥对着两封信发呆,心里有点紧张。

      稳了稳心绪,先打开了花不语的信,看着歪歪扭扭的字,安然眼前浮现出,那个时髦又美丽的花不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