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峰由衣全部作品

      去到沈十房间,关好门窗,风柔叹道:“含沙珠可是四十뒎九万年才能出一颗,啧啧啧。”

      沈十说:“是啊,那得老值钱了吧。”

      风柔斜了他一眼:“那是稀世宝贝,不能用值多少钱来衡量的。你没听那三个和尚说么,有了含沙珠,他们攢就有了成佛的指望呢ඖ。”

      “凭他们那☸副德性也能成佛?没有半点出家人的慈悲为怀。”沈十一脸的不屑。

      ᜸姛“啥?啥慈悲为怀?”竃风柔神色疑惑。

      䆵“他们不是佛门弟子么?佛门不就是以恻隐怜悯的慈悲心为根本么?”沈十也很疑惑,心想:“难道这个世歅界的佛门和之前世界佛门教义不同?”

      风柔摇摇头:“没藍听说过这镺回事。佛门不过是修庺真派别之一,与其他派㝱别的功法及法术有所区别,可并不讲究什么慈悲不慈悲的。”

      “是这样么?”沈十感觉自己不能再用以前的三观来看待现在的这个世界了。

      “嗯。”风柔又说:“也不知他们说的那个蜮神町在什么地方?”

      왴 沈十心想:“蜮神町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重要么?现在更应该去想怎么才能活下去。”

      想到这里,沈十问道:“他❖们说的那个‘三有阵’是什么东西?”ダ

      风柔道:“三有么?佛门‘三有’有许多说法,倘若是三有阵,多半是指薻生有、本有、死有这三个。‘生’为生有;‘从生到死’为本有;‘死’则称之死有。至于更详细的,我也说不벭上来뤃,反正三有誃阵挺厉害ﵛ的。”

      “额……”沈十挠挠头,又说:“你鞳怎么懂得这么多?”他发现自己的见识被风柔给碾压了。

      “不是我懂得多,是你知道的太少,嘻嘻嘻。”风柔又笑道:“生、本、死三阵中,占来死阵⳨的人多是必死的,占生阵的就能活下来,至于本阵嘛……”

      摇了摇头,风柔继㚼续说˼:“那就不好说了。”

       沈十说:“按땮你这ọ么说,咱有就只有一半的机会能活下来。披”

      “一半么?那要看他们是否能得到含沙珠。倘若他们运气好,真的拿到了含沙珠,我们十八人怕是一个都活不下来。”

      沈十心里一寒,仔细一想,就明白风柔说的很有道理,惟真他们如果真得ꣻ到了那件稀世宝珠,很可能会杀掉自己这群人。

      不仅见识不如人家,沈十又发现自己的智商好⇛像也被碾压了。

      “那我们要⌽怎么办?逃跑可以么?”沈十问。

      风柔摇头道:“肯定是逃不了的,三个大和尚ࣶ在莱州耳目众多,我们怕是还没有出城就会被拦下来。”

      “你会飞么?飞出去了他们还拦得住么?”

      风柔看了一眼沈十,说道:“大多修士都是会飞的,但我修为不是很高,飞不了很远。并且惟真他们也不止三人,就算会飞也是走不了的。”

      沈十很沮丧,叹道:“这三个和尚᳠到底是什么人啊?有这么大的本事。勵”

      “你……”风柔盯着沈十,感觉不可置信,问道:“⻷你居然不知道惟真和尚是什么人?”

      “不知道呀,还有那紌个赵归真,我也没听说过,难道他们很出名么?”在沈獎十两世记忆中,都几乎没有关于赵归真以及惟真三僧的信息。

      “好吧,你还真是有点孤陋寡闻呢。”风柔道:“当今皇上既崇佛亦尊道,其中颇有些缘故,你既然不知,我就告诉鏔你罢。”

      十三年前,功德使(官名)上书说:法门寺有护国真身塔,塔内有释迦文佛指骨一节,据传说此塔六百年一开,开则岁丰人プ泰。

      更早之前,本朝高祖登基以前曾因次救子,也就是太宗皇帝患病而于此寺求佛,据传是蒙佛恩力,太宗大病得愈,高祖命人造石佛像一铺送给寺院。

      䖼 因此禛法门寺在大唐无数佛门寺院中,地位极其崇高,可算得上数一数二。能与法门寺并驾齐꬈驱的,最多不过一座东都的白马寺。

      嘌 风柔说:“而惟真、齐贤、正简三僧,正是那法门寺的大和尚。”

      沈十说:“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们三个这ᑸ么威风。”

      “可不是吗,三年前的正月,皇帝下令中使大官率宫人,持香花,赴法门寺迎请佛骨舍利。舍利迎入京师,迎请佛指舍䋔利的队伍自光顺门进入皇宫大内,听说还是皇帝亲奉佛灯,将那舍利迎入內宫的呢。팡”

      ౦ 沈十点点头,又听风柔说道:“惟真他们三个又确实有大本领,只稍稍展露了一番,就深得了皇帝的敬重,从此以惴后出入皇城自如,连朝廷輖百官都对他们有几分忌惮呢。”

      唐朝ꖭ有多位皇帝曾迎佛骨入宫,沈十在前世也听说过,但他不知道这个世갟界的皇帝,居然也有差不多的喜好。

      “而赵归真就更厉害了。他是当朝太子的师傅。”关于赵归真,风柔只说了一句。

      沈十说:“所以他们和尚和道士不对付,是因为经常在皇帝面前争宠吧。”

      “差不多,僧道不和也不仅是赵归真和惟真三僧,便是在修真界甚至凡人之中,䕐和尚与道士也大多是不和的。”

      沈十忽然有了个疑问:“你说他们这些和尚道士本领都大的很,为什么不杀死皇帝,自己做皇帝呢?”

      淺 “这……ゔ”风柔叹了口气,说道:“诧你这个问题问的也太愚蠢了,我甚至都不想回答你⏟。”

      “好吧。”沈十挠了挠头,心想:“这个问题真籹的很蠢吗诧?”

      䝏风柔又轻轻一笑䛔,说道:“ࢣ你放心吧,既然咱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阴谋,我就有法子保住咱俩的性命。”

      沈十连忙问:“什么办法?”

      “嘻嘻嘻,天机不可泄露,你尽管信我就是了。”说完风柔就翩然出了房门。

      ……

      沈十坐在床上发呆,心里想:“我穿越到这个世界,没有金手指,也不给我系统,但是要完成的任务却一侅个比一个难。”

      “是老天和我有仇吗?〆”

      ……

      三天后羳的早上,惟真等率十八名修士来到了莱州港。海港渡头停了三艘大船,每艘船上都有三十几欓名莱州府的衙役。

      三艘船的船头甲板上都立着一根高高的旗杆,淡黄旗面上绣着一个金黄色的“卍”字。

      海岸上蜮的数量比沈十刚来时更多了不少,即便都是修士,上船也需要小心谨慎。

      沈十和风柔所在的这艘船,是由惟真亲自主持。风柔悄悄告诉沈十,这艘船是“⢢生有”之位,只要没有含沙珠,是多半能活下来的。

      但沈十并ᩕ没有感觉有半点的喜悦,另外两艘船上共有ꞇ衙役ﻶ、船夫及廗修士七八十人,不知道最后能活下来多少。

      到了巳时,惟真下令船夫扬帆起锚,三艘大船乘风往㼡东北方向航行。

      沈十站在船头,看着海上翻滚的波浪,以及浪花中偶尔出现的蜮,心潮不断起伏,且又毫无头绪。

      㳃这时的沈十,心里已经非常的明白,“强者为尊”这四个字⟷,在并不那么文明的封建社会,被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要变饟强,只要这次不死,就一定要更努耳力的修炼。”沈十沉思:“《山海沥经》里的那些文字,肯定是能帮助我修炼的,只是暂时想不明白而以。”

      船上其他的修士都知道前路艰险,个个面无表情。

      三艘船在海上航行了整整一个白天,到天几乎全黑时,才在一座岛礁前停了下来。

      岛礁由一片凸出海面的巨石组成,一共也不过二三十丈长宽。

      挪惟僚真飘身౥飞上岛礁,似乎在礁石上画了三个符合,将岛礁分成三个区域。္

      画完后,惟真命所有的修士和衙役下船上鼬岛,按先前分贁好的三队,分别站在画着不同符号的三个区域。

      沈十低头看了一眼,׽他所在的那块礁石上,画着一朵蓝色的莲花。

      㑣 四十几人乱七八糟的站在莲㰩花上,惟真也没让众人按照某种顺序站立排列。他又拿出六朵蓝ꋳ莲交给了沈十等六名修Ձ士。

      而那些ꐯ没有修为的衙役则分别领了一颗佛珠。

      좲 沈十仔细看了看手上的那朵莲花,看材质像是塑料的,又᭜有点像᣾真的莲花。 

      看到不另外两队人脚下是什么图案,但沈十看到有一队修士手上各拿着一只海螺,而맼另一队的手上则各拿着一只宝轮。

      鎹“他们脚下的图案应该就是海螺和宝轮了。可是莲花、海螺、꺂宝轮各自代表什么呢?”沈十对佛教这些吉祥暈物各自有什么象征是一点都不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