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夜流水无情

      찝땱很难想象,那沉稳英俊的道人内里竟然还有这样的凶猛与狂릵野!튻

      王渊此时有些古怪,虽然是第一次吞吃妖邪,但并没有想象中的恶心!

      相反,似乎还比较美味!

      至少饥饿到了极点的胃部不再是那么难受!

      王渊选择吞下泾阳河伯也是不得已,他휱要设法榨取泾阳龙气,却并无神通鶰秘法剥夺,只能通过⍐这般原始的咀嚼。

      以恶龙之身生吞活剥!

      泾阳孕育的龙气可能得不到,但泾阳河伯身上孕育的这缕龙气总䈕能到手!

      随着泾阳河伯身死,那属于泾阳河伯的龙气顿时外溢,册巨大的黑龙体内,似乎如同烘炉,将丝丝缕缕外溢ꖙ彩ᐐ色⒲龙气收敛,大部分消艸失不见,㭕却仍然났有小部分升入王渊本命云气中。

      랹周身墨玉龙气涌动,王渊身形在妖光中出现在原地。

      王渊此时目光恍然若失,一股极度虚弱的感觉影响着他。

      那并不是真的虚዇弱懼,只是寒涡潭毒龙所掌握的妖气太过于强大,与自身境偀界相比,맑有㰛着明显的差距。

      好在这种感觉王渊封已经熟悉了,王渊对此也有着绝对的自信,自己迟早也能够抵达这一步,甚至㚉还要超过这种巅峰。

      与此同时,王渊注意到自身模板状态,寒潭毒龙模板已经彻底冷却,显示不可用。

      功德值剩ꅘ余二千六百小功。

      脺见到这种情形,鹱王渊多少有些喜色。

      ዦ“我原来尚有一千六百小功,花去鯈五百之后,仍然还有一千一,也就琕是说这⪘一次吞吃泾阳河伯,足足诞生了一千五百小功!”

      筣 歽 那泾阳河伯当真恶贯满盈!

      一千五百小功!

      哪栻怕是王渊心底的痉挛也感觉好了不少!

      此时模板之下虆,另嗇有一道金光弹出。

      “寒潭寗毒龙模板使用㛽结獃束,获得躻一项永久能力……毒龙龙气,是否放弃?”

      王渊眉头一挑,神色暗自欢⭕喜。

      此时还有其他人在一旁,王渊倒是不好直接选择猰在此地痉融合龙气,孕育紫微命星。Ļ

      此时在城隍庙旁,淹龙女三娘神色有些ཞ麻木꽌,仍然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幕。

      泾阳河٧伯竟是如此死了?

      而且还是被直接生吞活剥!

      “公主,看来现在麻烦已经解决了!”

      ⿪ 王渊走近,有些微笑的望着这位㪖龙女三娘。

      㥸 絴 ᩝ此时龙女三娘忍不住询问。

      “王道长,你到底是什么人?”

      龙女一双妙目盯着眼前的年轻道人。

      既会三山符箓派的道法,又是龙族炸之躯,这样的存在在三山符箓派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但龙女䭢脑海中搜遍茅山,龙虎,神霄,훱太微诸派,并无任何印象!

      “贫道当然只是一个好人,现在不是帮公主彻底解决了问题?!”

      话语间,王渊手中同时出现一物,那是一个淡蓝色的布袋,王渊递给了龙女三娘,龙女三娘见此,微微一怔,旋即将其收起来。

      膒那是龙女被取走的龙腮。⼱

      龙女神色有些黯淡,她和泾阳河伯到底还是有些䶥感情的!

      ꯵ 샍 如果不是泾阳』河伯那般无情,断然不会蕈走到这一步!둋

      微微一顿,龙女三娘突然沉着道。“王道长,妾身쿁定会全ᨺ力替你争取一道符召,凭您之所为以及功德캏,想来转化神龙컏之身,并不会如何撊困难!” Ϧ

      “如ꃃ此,先行谢过公主了!”

      王渊其实想说不用,不过转念,龙女三娘可能是真的把他当做了一条野龙。

      通常野龙出世之后,紧接着就是谋取神权,从山野野龙蜕化为神龙。釮

      神龙们通ॺ常是互相抱团,可不像是野龙乃是妖魔之身,可ꅣ以随意捕捉,作为坐骑,甚至打杀!

      龙女三娘这是投桃报李,当然是龙女三娘䟍脑补的投桃报李。

      王渊原本想着趁此机会,在龙女身上求取一道属于洞庭湖龙宫的龙气,此时也突欓然歳转了念头!

      孕ﳧ育出紫微命星之后,雕琢紫微王印单凭一道洞ᆉ庭湖龙챜宫求取道的龙气也不够。

      而且还会给龙女留下功利的影响,不如其輨后Ѵ徐徐图之。

      뿝 当然,王渊没有想过要人财两得!

      不想奋斗是柳毅,王渊觉得奋斗这种事情还是要靠自己⇫,当然,甉内心深处,王渊觉得这软饭仍然可能不够软!

      ……

      另外一边,龙女三೸娘已经来到了昏迷的蚌精身前,几乎是毫不犹豫,手中一柄仙剑出现,剑光一寒,蚌精蚌妃就彻底魂飞魄散。

      揹 龙女三娘手段不是一般的狠辣!

      娖 王渊看了一眼,也有些嘀咕,转瞬确实目光一动,一枚灵动无比的湛蓝色灵珠凭空飞出,内里湛蓝色灵光流转혟!

      皎洁,明亮!

      见到这颗明珠,龙女柳眉一挑,手中仙剑便要将之摧ࠗ毁,她对于蚌精蚌妃푎是恨屋及乌,虽然这枚灵珠也是颇为珍贵之物!

      王渊见此连忙道。“公主且慢,此珠公主可否将之让给贫道,贫道正好要炼制一件法器ꦃ!”

      这珠子乃是水中灵珠,十分罕敾见,并不是每个蚌精都能孕育出这样的퓰宝贝ɾ。

      若是让镇海符吸纳了这枚灵珠当中的先天水蟩灵气,定然是能够一举晋牀升ߘ为真符,单独拿出来炼制一件法宝也不错!

      直接这찐么坏了,实在是有些暴殄ࠔ天物!

      “这蚌精虽然妖媚쯖惑主,但其数百玜载法力孕育的灵珠的确品相不凡,毁了可惜!”

      “如此,那就留给道长吧!”

      䉓 龙女随手将这手中灵珠递给王渊,王渊不动声色将这枚灵珠接ᅣ过,收入袖中。

      旋即望了一眼周围,又道:“公主,方才贫道与泾阳河伯恶斗,动静不小,恐怕会有神祗前来查看,我等还是先行离开此地!”

      闻言,㤘龙女望了一眼周围,点点头。

      方才黑龙⚋显化真身,周边大地悉数被黑龙妖气震碎,便是城隍庙都被波及,倒塌了一半,动静太大!

      此时她身上禁制随着泾阳河伯的死去已壱经解开,周身法力流转,卷起城隍庙中群羊转身离去,王渊同样运转뼺玄光遁法遁走。

      只是离去之前,王渊手中黄符飞天,甘霖聚集化作风雨落下,惠及周Ἠ围草木,弥合地气!

      ……

      此时,在武阳县中

      王渊无意޿的一炷香火,同样让一场战局发生殣巨大的变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