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火线女人物全部去衣

      虽然昨天程师睡得不怎么好,쓦但是上班的时候他还是特别有精神。因为今天是 15号,你懂的。是公司发薪水的日子,以前옛有一次加班跟落落问过,这边发薪水基本不会晚发或者拖欠的。这是公司的立足之本。

      一大早程师就来到了公司。包子买好了也没有吃,放在口袋里。他拿出来放在微波炉里加热一下,吃了起来。在喝一口鲜豆浆。心情直接起飞。今天落落来的也很早,她今天穿䶞酒红色的连衣⑛裙,涂着浅红色口红,慢慢走进了公司。

      “这不是落落大美女吗?今天来这么早啊?是不是昨天通宵没回啊?哈哈”程师调侃道。经过这些天跟落落的项目合作。程师已停经很熟悉落落的性格,基本上开玩笑不要太过分,落落都不会生气。

      “啊,程师啊?你今天也来这么早,沃是早ແ上有时间去了舞蹈艇班练舞。今天舞蹈老师给我压腿压的好痛哦,你看我膝盖都红了。”说罢落落看了四下无人,把裙子撩㟓起到膝盖,指着给程师看。

      落落的小腿很好看,不是很纤细的那种,褕但是很匀称,没有一点肌肉腿,虽然说뿤不是小说中描述的那种晶莹剔透,吹ㅝ弹可破,却也是白白嫩嫩,让人忍不住盯着看。程师几乎有点看呆了,过一会他斻才反应过来,看到了膝盖上的落落指着的红印子࢝。

      “这老师有点狠啊?下手这么重。话说你起的真早,还有时间去练舞啊,佩服佩服。”

      “我是之前不忙的时候报的舞蹈班,今年公司太忙了。我有时ቜ候中午去,饭都没得吃。所以还是不如早点起来去练舞。”刚刚被程师直勾勾的Đ眼神看的⪲有点脸红了,落落放下裙子,小声回答。平时她跟程师合作的比较多,对程ል师也比较信赖。所以很放心他的人品。刚才才会不经意间那样。现在想想,程师好歹也是个男人。这样自己是不是有点轻浮了。

      “啊?这样,真是有点努力了。在下自愧不如了。我平时到家就感觉全身都没劲儿,只想躺倒睡下。”程师似乎看槛出落落的害羞,͌赶忙转移话题来化解她的尴尬,程师也知道落落没有别的意思,刚才自己有点失态了。

      “没什么的,不会跳舞的程序媛不是一个好⅑女孩。跟外面那些能歌善舞的女孩子比,我还差远了呢。”落落说罢,坐到自己的位子上,打开了电脑。

      接下来一段时间,两人不知道该说点啥了,场面一度陷入了尴尬。

      渐渐的上班时间到了,大家陆陆续续的到达公司了。波波和于见水最后才到达公司。听说他᪼们最近在做一个大项끫目。

      뺪“程师,这几天晚上真的把我搞死了。”波引波刚坐下就开始吐槽。큑“客户天天次的坐在我旁边盯着我写代码,要是像落落那样的美『女盯贛着我干活也就算了,偏偏是一个大妈!这可真的是煎熬。”

      “哈哈쮮,大妈你就给她征服了λ不就行咯嘛,不能有年龄歧视啊。征服了大妈,你这个项目就离验收不远了。”程师调侃道。

      “噗嗤”,落落没忍住笑出来了。“程师你好意思说别人깝哦。上次那个抽电子烟的客户,不是陪你熬夜加班整整一个星期吗?每天看到他看你的眼神,我都感觉他要爱上你了。”

      炛确实,之前跟落落合作的一个客户的保健玃品分销的商城项目,落落前端做的干净利落,因此程师把跟客户交接的任务全部揽下来了。这个客户是一个技术小白,什么也不懂,于是䭼他天天下午会过来坐在程师的旁边,二郎腿翘着,电子烟抽着,晚上会跟程师一起过功能测试,有时候跟程师讨论逻辑。他经常被程师的程序员的阪严谨的逻辑思维所折服。对程师从刚开始的不信任到后来的心服口服。所以当项目验收的时候,他用很满意和赞赏的眼神去看程师,这个庼眼神被落落准确的从对面捕捉到了。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颵佳话。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准备准备搬砖吧”,程师见势不妙,连忙转移话题,大家又开始了一天的搬砖生活。

      工作大概到下午3点的时候,公司폗响起了一阵手机铃声。大家都知道这是发薪水了。程恦师拿起手机看了看,银行卡收入7100元。他接着用手机看趘了下电子工资条:试用期工资4400,加班工资500,项目提成2500,扣去五险一金,这个数鐖目刚好。

      程师目前来说还算满意。因为毕竟也是当初自己选的工资套餐。想在看来也比另一个选择要好。他打开电脑微信,把落落和波波一起开了个群,名字是:今晚程师请吃饭群。

      “不错不错,今天又可以喝酒了。还有美女相陪”波波在群里说到。波波是一个酒鬼,喜欢喝啤酒。所以对于这种请客基本是来者孹不拒,多多ఛ益善。

      “好的呀,我也好久没出去吃了,不过就我一个女生我就没啥意思了,要不给舒婉也叫上吧。我也有个伴。멦”落落表示要加人。

      “没问题,我替程师答应了,”波波抢着说到。

      舒婉是公司ᴑ的新媒体运营,人长得白白的,高高的,是波波喜欢的那种类型。

      “嗯嗯,没问题的既然波哥都说了,哪能不给这个面子嘛!”程师顺着波波的话说,不过他确实也不会拒绝,毕竟这样他请客的两人情绪都能调动起来,人多也显得热瑇闹一点,还能跟运营打打交道。对翵公司多了解一点。

      落落发了᛬一个衠OK的表情,然后把舒婉加进群了。舒婉跟落落好像住的很近。也经常一起去练舞。身材也很苗条。属于波波的梦中女孩系列。

      于是他们定了晚上七点一起去吃烧烤,因为波波有一句名言:烧烤配酒,越喝越有。程师又询问了两个女生的意见。她们表示有人请客也没什么意见。

      辻很快晚上7点就到͒了,公司还有很多人没走在加班,一来公司项目봁催得紧,二来公司有一点加班费,晚饭公司也包吃。这样很多人也就留下来㫱加班。毕竟能省则省。

      程师给波波和落落使了个眼色,他们就陆续离开了工位,落落叫上舒婉,几个人一起坐䯯电梯下楼了。下楼之后,四人打了个车,一起去了本市有名的烧烤长街⹋——燚街。整条街都是烧烤店。烟雾缭绕,搞得跟人间仙境似的Ꮩ。他们一行人找了一家装修风格很嗨的店铺。店里面的灯光昏暗,每个桌子上矺火光摇曳,宛如群魔乱舞。这个环境很适合喝酒。

      坐下来以后,程师让波波跟舒婉一起去点菜,落落表示自己只愿意吃嗟来之食。不愿意费㎣脑子去选菜,程师表示自己请客,所以就不去选了。

      “看来你这次工资发的不少啊?不然怎么舍得请我们吃饭呢?”落落跟程师说到

      찖“啊哈哈,也不是,主要是平时你们帮了我不少,我也刚来公司,什么也不清楚,要不是你们帮我,我可能做项目也不会那么顺。请美女吃饭,自己脸上也长光不是ⓨ吗?”程师这一番话,不但说明了理由。还顺带夸了落落。真是有点东西。

      “你䣷说的美女是说的舒婉吧,我可不ఆ是什么美女。”

      ⺳ “哈哈,谦虚了你,平常我们上班辛苦的时候,䛞就看看对面的美女养养煉眼,美女虽然不少见,代码写的好的却很少呀哈哈”程师回答到変。

      两人正说着,舒婉跟波波也有说有笑的回来了,原来刚刚点菜的时候,波波一直给服务员只菜说菜名,但是服务员一直低着头,波波以为她在玩手机,波波都生气了,说我点的菜你都记住了吗?还一直玩?谁知道这个服务员是在用点菜app在点菜给后台。这一顿操作一下把波波尴尬的,连忙给服务员道歉。

      四人一起坐下。一会儿,找上了八个뽍大肉串。波波让服务员先上了两瓶啤酒,程师也给女孩子们准备了饮料玉米鷠汁。

      “来,我提议,咱们就波波错怪服务员干一杯。”程师调侃道。

      奥“哈哈,必须的必끧须的。”波波不好意思的说到,“不过那个点菜的女孩子还蛮漂亮的,应该不会在意的吧。这样,我先干一杯,等会单独再给她道个歉。㠴”波波说罢,将年前的酒一饮而尽。

      “可以啊,你等会过去,说不定还可以要个联系方式。”落落也给予波波鼓励。不过这边的舒婉却没说话。四人又碰了杯。开始大快朵颐。

      ⮿ 酪波波跟程师两个人哣的酒量都还不错,而且今天有两位美女相伴,两人更是不可能轻易认怂。在程师灌了5瓶啤酒,波波狂喝8瓶之后,两人神态都有点飘飘然了。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些有的没的了。

      ऐ“哦哈哈孭,波띤波啊,我的好兄弟,还记得我刚来公司做的那个项目吗?多亏了你啊。不然ꅁ我可能试用뵉期就跑路了,哈哈,来敬你一杯。”

      “哈哈,小意思小意思,我波䵭波可是有‘上层‘的人,有啥解决不了的。以后有事就找波哥,特别是关于喝酒吃饭的事,哈哈,来喝干不要养鱼!”

      “波哥威武,‘上层‘威武,对了,我好像看见你好几个项目都访问过‘上层‘,到底‘上层‘是什么高层人员啊?们给我们讲讲嘛。”程师眯着眼问到

      “你们在说什么呀?什么‘上层‘啊?还要ﭳ访问什么的“落落瞪着眼睛,一脸迷㏙惑地问到。

      “落落你也不知道他们在说啥吗?我以为这是你们程序员之间的黑话呢。我是一句也没听懂,都不敢插话。”舒婉也疑惑道。

      “啊哈哈,这个这个,我跟程师吹牛逼呢,说我上头有人。不用在意不用在意。我喝的差不多了,要跟服务员道歉去了。”波波见大家都ퟏ关注到自己和‘上层‘的话閅题,酒瞬间有点儿醒ܫ了,他赶忙找了个话题转移,溜之大吉了。

      只见波波有点动作迟缓的站起来了,恰好那个服务员女孩正在给人点菜。波波歪歪斜斜走了过去。

      “美铝啊,刚刚……嗝,不不好意思啊,是我错怪繯你了,现在你忙着,下次我请你喝饮料。给你赔罪。”说罢两手一伸直幚,要做作揖状,两脚却没有站稳,一个趔趄,跪了下去。

      “哎呀,你你你,不用这么大礼,人不知道还以为你求婚呢?”小姐姐给吓了一跳,呵斥道䐀。

      大家一看有人求婚,又都喝了点酒,借着店里昏暗的灯光,起哄了起来。

      ⫶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店里的顾客都一起起哄,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程师一行人见状不妙,赶忙结了账。正好在喝下去估计吃的就都白吃뜃了,程师过去把波波扶起来。 ﰫ

       “不好意思啊各位,我朋友喝多了,刚才给大家表演个情景剧,大家不用太在意。该吃吃该喝喝,抱歉啊。”程师一边给众人解释,一边扶着波波出了店。

      “哎,真的服了他了。”舒婉໌出了一口气。“那我跟㜧落落就一起回去啦。你们路上慢点。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程师答到

      뉲 “美铝……别走,我还没跟你聊天呢。”波波眯着眼,嘴里还不忘嘟囔着。

      ……三人一起翻了个白眼,落落跟舒婉向程师挥挥手,上了一辆的士走了。

      墡“来,波哥。我扶你先回去。”程师跟波波说道

      “啊?我没事,你츐先回去吧,你也比较远。”波波看到舒婉跟落落走了之后,突然可以站直了,跟没事人錃似的。给程师吓了一跳。

      ೳ“波哥,你真的没事吗?刚才……”

      ᔝ“没事没事,你也早点回去吧,我离得近,就走回去啦。”波波说完,闲庭信步的走了,还不忘给程师挥挥手,留下程师在风中凌乱…坑…

      这边大约过了十分钟,落落她们就᩷到家了,落落给舒婉说了再见,走进自己住的小区,而舒婉走进对面的小区里。

      落落跟舒婉分别后,快速的回到家中,她打开电脑,输入了跟波波之前访问的地址一样的地址,‘上层‘的地址。她发出了一条讯息:嫌疑目标已锁定,将持续跟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