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老师要请家长

      “哦,天师派的大宗师下山了吗?”

      쒛那个开口说话的道袍老人就是张仪见过的叶长风。。

      他的身边还跟着曾经跟张仪起冲突的张家嫡系弟⠾子,张云阳。

      众人听到他透露的消息,表情都微微变化,心里吃了一惊。

      鋱 天师派不比武当派,曾经出过三位陆地神仙,在཯当今这个时代,可谓天下道门之首,延续了数千年,底蕴深不可测,삇哪怕如今已㡛经没有陆地神仙,ᮆ但百年内活跃的大宗师却并没有断绝。

      而且还不只是一位大宗师。

      为了仙铜殿,派出一尊大宗师过来坐镇,看来天师派确实有些势在必得。

      众人暗暗想道。

      䎙 “道长,不知贵派下山的大宗师是那位道长?”桫安南太守问道。

      “乃我派真一道君。”叶长风傲然ꧤ说道。

      “真一道君,竟然是他……”

      听到那­位大宗师,众人再ꫣ次吃了一惊﯍。

      真一道君,在四百年前就已经存在,一直活到了现在,论辈分置,比峨眉山的公孙丹娘还要高。

      他是张家嫡系,在两百年前担任过天师派的掌教至尊,退隐后,已经很久쉥没有涉足过江湖了。

      众人都没想到他竟然下山了。

      毕竟仙铜殿凶险至及,大宗跂师都有陨落之忧。在他们看来,大宗师除非要冒着生命危险进入仙铜殿,否则应该很少会来安南,毕竟Ȗ他们有属于他们那个层次的机缘。

      不过真一道君只有四百多岁,远没到大宗师寿命的极限,由他带队倒是很正常。

      “炎既然有真一道君坐碷镇,我们便䋩放心了。”安南太守暗暗松了一口气说道。

      这时,陆小镾凤看着任不归旁边归辛缝上脑袋的尸体,忽然开口说道:“这归辛并没有被吸去精血是什么情况。”

      诸葛正我回道:“不知道。”

      他也很奇怪。

      ⱁ 为何任不归被吸干一身精血,而身为他貮徒弟的归辛却只是被那个凶手给削去了脑袋。

      즰“恐怕是对方看不上归辛。”陆小凤说道。

      诸葛正我点了点头。

      比起任不圇归㒶,归辛不过是后天极限的高手,对他们而言,根本放不上台面。

      “这说明对方是有目的选择ࣟ强者。”陆小凤说道竴。

      “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验尸之后,我们发现归辛比任不归死得更早,同样是一击毙命。这说明他们跟凶手是有过交流,之后对方针对归辛出Ԓ手。”诸葛正我说道。

      “线索太少了,要从尸体判断凶手具体身份还是不够,或许我们可以从任不归他们进城后遇到了⥮什么人调查开始。”陆小凤说道。

      “我也有类似的想法,其实我们已懈经发现了任不归的弟子归辛在四天前㟗曾经跟人有过争执。”诸葛正我说道。

      髥 “哦?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쬀天前,归辛曾经跟ᯓ来我大宋的武当派道士因为一些쬚事情发生过冲突。”诸葛正我随后将张仪救下紫凝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等等,ⳮ那个武当派道长是谁?”陆小凤听到武当派三个字,表情却是一惊。

      “目前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过只是三个年轻的道士ꈍ。”诸葛正我摇了摇头道。

      矔 “贫道或许知道是谁!”

      就在这时,叶长风站了出来说道:“若我猜得不错,ﰯ那三人只是武当派太字辈的弟子,按理说绝无可能杀死任不归。”

      好歹跟张仪亲眼见过,对于他们三人印象深刻。不过他还是㭿不相信武当派只是派了三个弟子。 

      “太字ꆈ辈弟子?”诸葛正我皱眉。 㫧

      樸 太字辈弟子这一代近年来他也没听说有꧳过几个杰出的弟子。任不냏归好歹是宗师,怎么可ꄑ能被太字辈的弟子干掉。

      而且武当派妥妥的名门正粇派,修炼魔功应该也不至于。

      换句话说,凶手很小概率是他们。

      不过䪖他也没有百꪿分百肯定。 埔

      在他看来,只要有嫌疑,就有可能是凶手。

      큀他办驆案从来鵴不会假设立场,以最大的程度怀疑。

      “太字辈弟子?那人道号叫什么?”陆小凤眼神微微一凝,看向天师派老道。냅

      헗“领头者似乎叫太一。”天师派老道没有多想便回道。

      听到这个名豍字,陆小凤整个꬐人都懵了。

      “怎么了?”诸葛正我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他和陆小凤虽然处在不同的国家,但是彼此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认识了很久,很少见到他这么失态的模样。

      á

      “果然是他……”陆小凤叹ቖ息一声,表情复杂地说道:“那个太一道长武功极强,他是一位大宗师。”

      “大宗师?”

      “ࠎ太字辈的弟子是一个庞大宗师?怎么可能!”

      栢 “陆小凤,你没开玩썡笑?”

      众人哗然。

      武当派最后一位大宗师清风老祖已经陨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但好歹是传承两兮千年的道门大派,底蕴极深,或许还有隐世的大宗师很正常。

      됊 但是一个太字辈弟子怎么可࿱能是大宗师,那最起码也是武当派管字辈以上的存在。

      “他是大宗师?不可能!”叶长风震惊道。

      “没错,一个太字辈弟子怎么可能是Ϲ大犟宗师!”张云阳虽是小辈,但也忍不住开口了。

      当初在客栈的时候,张仪看起来如此年轻辮,他不相信对方竟然是大宗师。

      ﯸ这简直就跟开玩笑一样。

      武当派早已没落,就算有大宗师还⇨存世,恐怕年龄已经非常大了。

      不可能有这么年轻的人㾎成为大宗师。

      举世之间,不论哪个传承久远的门派也是如此,뀮更鮾何况武当派。

      “若真是太一道长,我可以肯定他绝对是大宗师。”陆小凤无奈地说道。

      他也不相信这种事情,但是当初在长安城,他可是㓤亲眼看到张仪挑ᐭ战三校位大宗师,而且完全占据上风。

      曽 那近乎是以一人之力镇压一国。

      உ 这实力,远远超越了他的认知,给他留下了极为恐怖的印象。

      Ⅺ而且他来ਖ大宋之前,㙡还知ꊅ道了西门吹雪前段时间突破大宗师后,曾຀经上山挑战过他。

      结果西门吹雪下山后,便直接返懌回了万梅山庄闭关不出。

      在陆小꧵凤看来,那家伙肯定是被打得自㯻闭了덋。

      럢 可以说,张仪的存在犹如笼罩在他心中的阴影一般,陆小凤没想到他竟然来到了安南。

      “如果蹬这是真的,那就有些麻烦蠘了!”诸葛正我严肃地说道駄。秂

      뤺“怎么了?”

      㭳“我派了冷血去找他蚦,准备带他回来问话。”诸葛正拺我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陆小凤脸色一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