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马视频播放器

      上官晨、王㔵猛、南宫夜抬头望去,崖壁上哪还有生石草的踪迹。

      三人马上几个纵跃,跳到崖底,眼中充满疑惑。

      上官晨来到墨宇身前道:“墨兄,䚮本㟱想摘来送你,但现在已经不可能了。”

      墨宇心生暖意,感激道:“晨弟,无妨,多谢了!”

      就在这时,一့股劲风㸭扑面而来,直射上官晨。

      鑑上阿官晨毫无防备,条件反射㼽抬手一拳,刚好与王猛对在一起。

      王猛退后一步,上官晨却腾腾后退数十余步,方才站아稳脚跟,虽然王猛是突然袭击,但实力差距可见一斑。

      럋“你偷袭?”上官晨怒视王猛,一阵剧烈的咳嗽响了起来❱,片⮮片血花自͈口中喷出。

      ꕽ “上官价晨,别以ꔮ为ព老子不敢把你怎么样,敢和我作对,今天㣘就是你的死期。”王猛大吼一声:“蛮荒古象!”

      他的头顶꥚突然出现一头身煪高五丈的巨大青象虚影,重若小山,四肢如柱팷,向上官晨巻踏压而去。

      “天啊,王猛竟然释放出五品武魂蛮荒嵿古象,这不是要밣上官晨的命吗?”众酯人一片惊禥呼。

      “哥哥小心!”只见上官灵迅速将小黑递给身边的一位子弟,向上官晨跑去。

      顒墨宇同时冲了上去。

      “哼,竟然还有不要命的,那你们就一起去死吧!”王猛眼㙨中闪过几諦丝厉色,没有一点怜香惜玉。

      “灵儿,墨兄,不要过来!”上官晨急忙阻拦。

      딫“银角犀,给我攻。”临危之际,一头三丈多高、头长银角的绿䵆皮犀牛虚影自枓上官晨的头顶出现,发出愤怒的嘶嘶膞之声,向巨象冲去,正笖是他ᤕ的四品武魂绿皮银角犀。

      绿皮银윕角犀,也是蛮荒古种之一,威力无比,但쇛怎耐此썰时遇到的是蛮荒古象,不仅䆛个头小了许多,而且品级也低了一等,根本不是古象的对手。

      只听轰的一声,银角犀被古象轰閅到不远处的崖壁上,砸出一个巨켢大的石洞,发出阵阵痛吼。

      㩣 与此同时,上官晨喷出一大口暗红的精血,英俊的脸庞扭曲成一团,显然是痛ⅻ苦至极。

      䇾 银角犀不顾巨痛,忠心护主,又欲冲싐向古象,却被上官晨召回。

      뇰 他知道,即使再战,也无胜出的希望,与其让银角犀独自赴死,而自己ʍ变成一个没有武魂的废人,还不如一起去死,省得让别人笑话。

      就在刚才银賳角犀与古象撞击的瞬间,上官碯灵和墨宇已经一前一后来e到他的身边,将他护⎮在身后。

      䃒 “薚墨兄,灵儿,你们何必呢?”上官晨浑身无力,ᙤ无奈苦笑。

      就在众人都琞以为三人必死无疑的㿈时候,只见一柄漆黑䗸无比的断刀横空出现,瞬间变长变宽,斩向蛮荒古象。

      这断刀非常朴素,刀身没有半点奇特之处,但不知为何,却让古象为之觃一顿,继而掉ᔅ头就跑,想要全身而退。

      얏无奈断刀的速度不知比ꍎ古象快了不知道多少倍,竟然专门冲着古象的两根象牙ᔵ斩了下去,在众人的一片惊呼声中垊,断刀就象切豆ꚪ腐一样,象牙齐整整地断为四截ἥ。

       古象一阵痛吼,瞬间没入王猛的脑袋。㣤

      “啊!!!”王猛扑倒在地,满地打滚,鲜血直喷,显然比上官晨的伤严重了数倍。

      九原郡的子弟们赶紧将王猛拖起,桰再也不敢停留,向远处逃去。

      不仅他们,就连赵云飞等人也掉头就走。

      断刀并没有追杀,而是自刀身冲出一股奇特的力量,将两根断裂↔的象牙卷起,瞬᳡间飞向墨宇,消失不见。

      “竟然是大伯的断刀?”上官晨看向墨宇,眼中趺既有感激,也有惊讶。

      稀 上官灵早已吓的綰六蛤神无主,扑到上官晨的怀里,嘤䐀嘤哭个不停。

      南宫家的子弟们亲眼见证了如此的惊变,心中早䗼无ꔜ留意,纷纷看向南宫夜,直到此时,他们才感到万分 庆幸并没有刁难墨宇,并对南宫夜的作法有了些明厫悟。

      “灵儿,别怕,没事了!”上官晨拍着上官灵槅的香背安慰道。

      판 䠤 其余子弟也纷纷围了过来,将上官晨和上官灵扶起,同时满脸仰慕地看向墨宇。膻

      “多谢墨大哥救了晨哥和灵儿妹妹的性命,我们无以为报,唯有以后马首是瞻!”

      墨宇站起身来,随意拍㢌拍身上的尘土,暗道:“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阿爹在暗中保护我们?”

      他看着大家,憨厚地笑笑,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就在这时,南宫夜远远ꅰ地说道:“墨兄,上ꄭ官兄,你们一路保重,我们也順要继续深入了。”

      缾 墨宇挥挥手,以示告别。

      对于南宫夜,墨宇似乎从他身上看到了自己当F年的影子,ꭘ给人一种萧瑟孤独的感ㅋ觉,他觉得南宫蜍夜的经历也非一帆风㋍顺,᥂只有亲自感受过,才能如此看待比自己实力低下的武者,放到平等的位苏置来相处交流。

      不过숥,越是这样,墨宇越觉得南宫夜不可小觑,喜怒不㦎形于色,好碋恶不言于表,悲欢不溢于面,这样的人턼才更为可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