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田璃子磁力链

      “啪!”只听醒木一拍♀。

      “话说那前朝之蛮퇃人帝国退缩北地后,中原可是战乱纷飞。气运之争,国运之争,上有仙佛,下有诸侯,南面有巫,北蛮依旧虎视眈眈。那可是千里赤地,所啌谓乱世人츢不如太平犬啊。好在,”言到此,说书先生朝北拱了拱手,

      “好在有我们大齐开国神勇威武洪德至圣英毅...”

      “好了醉先躇生,”下面一片嘘声。

      “说你的书吧,太祖可听不见你的马屁。”

      䦀“哼䊠,”被称醉先生的说ꙡ书人很是不满自己被打断,“这是本朝不因言获罪,你们这群刁民,对太祖大不敬!”

      “好好好,太祖万岁万岁万万岁!”一看醉ਟ先生急了,众人大笑。

      “来啊小二,”又有一人高呼,“再给醉先生来一壶醉ᑁ今朝。”

      “好嘞爷,醉今朝一壶哟。”小二笑嘻嘻的殉回头拿酒去了。

      醉先生一听大喜,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然后终于把手上的酒一饮而尽,“啪”一声放下,对着那位豪客拱了拱手,继续道:咭

      “且说太祖皇帝横空出世,手下精兵悍将,太祖文韬武略,那是东征西讨,所向睥睨。奈何都是果毅之武者,对付诸侯那是摧枯拉朽,奈何,中原是ᆍ仙山无数,ꄳ庙宇百千,仙家手段,可不是单单武者可以对付的。纵使太祖有儒者的相助,然奈之何,奈之何栟。”

      醉先生摇头晃脑,接着把手中折扇收起,声音一下慷慨道㭢, 頻

      “别人是无可奈何,但是太祖皇帝可不是常人,众仙佛皆以为,太祖要向他们低头,均分天下气运,谁知ᯣ道,太祖雄霸之姿!自此刻起!天下再大的佛,再逍遥的仙,也要在太祖的军阵下低头!”

      “对,军阵,太祖一手开创的军阵,凡武再也不是任由他们可以肆意摆布欺凌的了!十人百人千人万人,昆山鴑一战,太祖百万军阵布开쀼,血气冲天,万人一心,一战而仙佛寒!别说不鐿信,有诗为证:

      血气满昆山,

      不再仙与凡。

      刀劈莲花座,

      ᣏ断剑无人看。

      九阶匹夫,也可以斩杀上阶仙佛!”

      嫼 举起新㱨的酒壶,醉先生뉹又是一大口,略带微醺,回味的啧了䂻一下,接着道:“至䱨此,天下太平,各地纷纷归降,最后太祖,在昆山勒石,邀天下三阶以上,至此,超阶Ꮹ不显,气运为国所凝。在儒董圣人的演化下,引龙脉入我京城,保罿我国运传承,威震宵小,立国大齐,国号,太平!”

      太平二껄字说完,醉先生也顺势一口饮尽杯中酒,众人叫好不停,有那豪客纷纷打赏,㚇醉先生也是不断鞠躬拱ᅱ手庪。⷗

      ==

      司徒晔拍了拍屁股,扔了块小碎银子在桌上,不理身后小二那不解的眼神,把那虎牙刀扛在肩ᜢ上,慢悠悠地起身,牙譌签一吐,摇摇晃晃地往门外走去。并非是喝了鈬酒,毕竟夜行军有条例,执勤不喝酒,喝酒不执勤。有个因为死心眼的头盯着,司徒晔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司徒大䙟人好呀。”街上,大家看见这最近新来䳎的巡街小旗少年郎,纷纷微笑问好。司徒晔也一一拱手还礼。大家私下都说,少年郎和别的当差的都不一样펫,脸上̳总是挂着和煦的微笑,让人看了心里就喜欢。

      一米七八的个子,每天穿穌着夜行军官服,㨂倒是英武不凡。面뿠如冠玉,清新俊逸,不像粗鄙的武夫,倒像是饱读诗书的世家公子。

      “司徒大人来啦,这刚隉出炉澵热气腾腾的包子,大人来尝尝呀。”路边包子摊老李见司徒晔摇摇晃晃走过䒙来,隔着浓浓的蒸气,高声的呼道。

      老李家的包子,司徒晔是最爱吃的。皮薄馅大,多大?看见噎那姑娘秀儿了没?正在给客人上菜的老李家闺女,嘿,就像她胸口,胸口下面那碟中的包子那么大,白白嫩嫩,带着一股少女的清香。

      好像感受到了司徒晔色眯眯的目光,秀뼷儿俏脸一红,却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杆。

      㶔 司徒晔哈哈大笑뼂,接过老李头递过来的包子,随手弹了几枚铜钱,慢慢往前走着。咬着包子,看着秀儿,直到她羞的掩面转身。秀色可餐,古人诚不欺我啊。

      밗“秀儿姑娘,还看呢,人都走远咯。䀰”食客们笑道,转头对着包子李说:“女大不中留,过几天把你家秀儿嫁到司徒府上,老李你可乐意?”

      见司徒晔낹已经走远了,秀儿才恢复了往常的䌸模样:“哼,吃你的包甖子,堵不上你的嘴。”

      吃完包子李家的包子,自然要낀来碗茶水。司徒晔喜欢茶碗儿的茶摊子,歇歇脚,喝一口他家的浓茶。替体弱的父亲看摊的茶碗儿人小鬼大,倒是个机灵的小子പ。

      “哟,司徒大人又来啦,您坐好,茶马上就来!”

      “臭小子,说什么又呢,”司徒晔笑着拿刀鞘睕轻敲了下茶碗的脑袋,“爷看的像会偷懒的人吗。”

      “得嘞,司徒大人您有刀,说啥鴬是啥呗~上茶咯~”

      放下茶碗和铜钱,司徒晔满意的打了个饱嗝。

      司徒晔巡的是内城开始通往南外城门的这条朱雀大街。最近因为司徒晔当值,每次他巡街时候,都是大姑娘小媳妇卅上街采买的时候,莺莺雀醑雀,甚是撩人。

      司徒晔不由得感慨,

      就像做梦一瑈样。

      上一秒还坐在马桶上,按了一下冲水,下一秒就穿越了。你说找谁说理去。

      司徒晔看了看时辰,今天又是一日无事。盘算着,下值后,找谁去修ݿ身养性打熬身体呢,是教坊司的桑阿姑娘,还是教坊司的柳月姑娘,还是教坊司的子衿姑娘? 샸

      ========멧

      魂穿大齐的第一天。

      ⵁ 翛醒来的时候,司徒֪晔发现自己一身孝服,身处灵堂,趴在一座棺材上。外面夜深而寂静,看着这红木的棺材,司徒晔心中满是悲伤,被那⻶来自原身的伤感充斥着,记忆告诉他,这里面是他的父亲,未曾见面的父亲。

      “我是谁,我在哪里?这是什么时候”

      闭上眼,司徒晔慢慢嫦地整理着原身的记忆碎片。

      “两父子相依为命,父亲是大齐夜行军的总旗。前天送来的父亲的棺木,浑浑噩噩......这夜行军是什么军?”在自己脑海中翻箱倒柜的搜寻,却没有任何ᇰ的线索。大齐,难道是春秋战国?不对,司徒晔看了看周遭的装饰,这可不是春秋战国能有的。更何况,齐有技击之士,夜行军倒是闻所未闻。

      缓缓付地站起身,司徒晔稍微걉活动了下,嗯본,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看得见,听得见,五感均在。身体倒是健壮。挥拳,感觉比前世要有力许多。

      “哎哟,少爷你堫可醒了。”或是뛀听见了灵堂这边忍挥拳的声音,只见一老伯匆匆走了过来,满脸的担඗忧心疼。

      滮  “少爷你可是醒过来了。这两天你是在灵堂不泿吃不喝魂不守舍啊,少爷,少爷?”

      餿“嗯,”司徒晔回神,可能是刚刚魂穿上身的后橆遗症。接着低声的问먀:“有吃的吗?”

      “啊?少爷你饿了?有有有!我马上叫厨房热抯了拿过来。”老人闻言,大喜过望,马上又匆匆地离去,应该是往厨房吩咐去了。

      细嚼慢咽,司徒晔一边补充着身体所需,一边继续整理着大脑中的信息。时不时旁敲侧击的问问老人。⻂老人叫福伯,是家里的管家,忠心耿耿,跟着司徒⢜家已有数十载的时光。

      櫋司徒晔母亲去世得早,父亲一介武夫,家里的里뛟里镗外外都是福伯操持。除了福伯,还㺂有一个看家护院,其实就是福㔖伯的儿子,和“我”从小一起长大,说是仆从其实亲同兄㏥弟。另外一낲个厨子两个侍从,一家人阳气冲天。

      쪬一套京师内城鄦两进的宅子,城外有几百亩良田。就是司徒一家全部了。

      算是松了口气,至少,还算是个小康之家嘛。但是,뇆家里的顶梁柱父亲过世后,未来,却是一片迷茫。

      ꄠ 父亲蘵因㺘何过世숔?

      我到底何去何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