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十五二十时

      一处漆黑昏暗,到处充斥着厚重阴霾的灵异之地,一辆老旧公交车緁周围,䎥三三两两的站着一些脸色苍白的普通人。

      他们想要跑,因为周围全是可以轻易杀掉他们的厉鬼,可是理智又告诉他们绝对不能跑,一但跑掉,那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理智与本能如同冰与火一样交织在홋他们的内心,此刻他们是那样的无助。

      除了脸色惨白、内心惊恐、瑟瑟发抖的等待着命运的审判,他们发现自己连跑都……做不到。

      郑耀文、唐风、程晓露、张浩等等,这些本应该全部死去的人现在又仿佛回到了原本的命؏运之中,一但赵凡被控,身为普通人的他们,绝对Ṕ难逃一死。

      唐┰风浑身颤抖、脸色惨白的看着赵凡,那是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他不甘心就这样等待着最终的结局。

      曾几何时,他最相信的就是,命运从来都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他能够在繁华的大京市,短短十几年里就从一个三无穷小子,到如今的身家数千万,靠的从来都是他自己。

      命途多舛又如何?没有人脉又如何?没有金钱又如侐何?

      最后他还不是在大京市立了足,娶上了美妻、拥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并且还开了一家蒸蒸日上的公司,手下管着几十上百号人。

      虽然这样焐的成就在大京市里是那样的渺小,可这是他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其中付出了多少艰辛、流了多少血汗、丢失了多少尊严只有他自己知날道。

      尽管付出了那么多代价,可是他依然没有迷失自己,他依然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最终可以掌控自己的命运。

      现在牄他只有几千舫万的身家,但以后他会有上亿、十亿……,他一直都相信着、也憧憬툖着。

      但如今遭遇的一切打碎了他的世界观,面对厉鬼他根本就升不起一丝对抗的勇气、一丝都没有……。

      仿꙲佛等死就是他的结局,可是,他䨿不甘。

      “只要打断它的动作就可以了吗……。”赵凡跟杨间之间的对话,唐风也听到了,现在唯一破局的关键就是赵凡了。

      “不行,还是再等等。”唐风垂下了头颅:“等到最后关头在试试,那东西我迈只是看看就有种要死的感觉,那三个人应该有办法的吧!”

      ………………

      一但做出决定,杨间就会非常果断的出手。

      他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缠着金箔的老旧绳子,那绳子样式古朴,是久远以前的草绳。

      “那根绳子绝对不简单……。”许峰望着杨间拿出一根草绳出来,刚开始还有些不屑:“这是准备拿绳子把厉鬼勒死吗?”

      可当看到上面缠绕着的金箔时,他心里一紧,明白那根绳子可能是……一只鬼。

      心里立马把对杨间的重视,提高了一节,开始平视这个刚刚出道的“新人”䑿。 췰

      旁边的林北,无悲无喜的站在那里,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掏出鬼绳后,杨间就准备解开上面的金箔,这次宵他想要用鬼绳把干尸新娘给吊起来。

      虽然他心里有预感,鬼绳大概率是吊不起干尸新娘的,但他的目的也不是那样。

      卤可就在这ↈ时,杨间突然感觉到一股心悸;与之同时,身体内ꄠ的鬼眼也躁动了起来㴞。

      ⢨“怎么会事?”

      疶察觉不对的杨间顺着心悸来源转头一䠿看,一个高大的影子正直直的站立在那里。

      杨间的心当场就沉了下来。

      此刻无头鬼影双手胡ﮮ乱的摆动着,似乎是在跟什么对抗一样,可它的周围除了杨间外,根本就什么都没有。

      哥 而无头鬼影显然不是在与杨间对抗。

      “是那只隐藏起来的鬼,它……ƒ袭击了自己的无头鬼影。”察觉到异样后,杨间立马想到了那只厉鬼ൔ:“可是㎔,这里שׁ这么多人,为什么它偏偏袭击我呢?”

      以杨间对厉鬼的了解,他可不会认为那厉鬼只是袭击无头鬼影,肯定是自己触蟊发了那只鬼的杀人规律,才会使得无头鬼影遭遇袭击。 

      杨间思路快速转动,他立马想到了很多种可能,望着周围黑暗的天空,再看看无头鬼影,一种可能渐渐定格。

      “影子……就是那只鬼的杀人规律,黑暗中,似乎只有自己的影子与众不同。”뾽杨间皱眉:“可是,要如何才能摆脱厉鬼的袭击呢?”

      他想到了那只厉鬼的杀人规律,可是却暂ࣙ时没有办法对抗它。

      “除非戇动用鬼域,可是无头鬼影被牵制住,身体里的鬼眼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要是此时动用鬼域的话,那我大概率会死于厉鬼复苏。”

      看着᥌渐渐鐻不对劲的无头鬼影,杨间居然感觉到了疼痛和阴冷,就好像是有人在捶打自己一样。

      鬼眼愈发的躁动了。

      “要是影子被袭击的话,那就等同于自己也被袭击,那如果……影子死了呢?”杨间心中一寒。

      虽然他不担心无头鬼影会死去,可也许不用到那个时候,自己或许就死于厉鬼复苏了。

      “无头鬼影已经失去控制了,没有无头鬼影的压制,鬼绳显然无法动用,我似乎已经陷入了……死局。”杨间心里冷静的分析着自身。

      ᰖ 死机的无头鬼影可以说是杨间现在驾驭厉鬼的核心,一但失去无头鬼影,他甚至连鬼眼都不敢轻易动用。

      “这只鬼,此时只有赵凡才能对籇抗了,他可以看到这只厉鬼,那么就可以压制它。”杨疋间脸Ẻ色阴沉:“可是,赵凡此时明显无法出手,틈鬼绳⎜动用不了,想要打断干尸新娘就只有靠䪿他们两个了……。”

      …………

      杨间面无表情的看着不远处的林北和许峰:“我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此时我暂懎时已经无法出手,那只厉鬼袭击我了,在我驾驭閛厉鬼动用不了的情况下,我显然是无法出手的。”

      “能对付鬼的只有鬼,现在能否逃过这次死劫就看你们芘的了,赵凡是破局的关键,一但赵凡被干尸新娘控制的话,我们今天必死无疑,那些恐怖的鬼奴你们也看到了吧!”

      杨间冷漠的道:“千万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赵凡的可怕你们是了解的,该如何做就看你们的了。”

      杨间心里已经有些焦急了,此刻局势随着他的鬼影失控,鬼绳无法动用,要是许峰和林北也没有什么阰手段的话,他㾧们所有人都可能要栽在这里。

      那只看不见的鬼,林北和许峰明显对付涏不了,因为他们连看都看不到,又如何对付?

      鬼绳的话,一但解开金箔,除非能够压制住它,ᣧ不然可能率先就吊死自己人了。

      䊋不是杨间不相信林߁北和许峰,而是他敢肯定这两个人没有手段可以控制鬼绳。

      许峰和林北脸色非常的阴沉,原本看到杨间准备出手的时候,他们还以为自己可以安安稳稳的当个吃瓜群众。

      可没想到局势会变得如此之快,让靫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宯

      特别是杨间那番威胁的话,更是让许峰非常不爽。

      “要不是之前看在那位的面子上,早把你给干掉了。”许峰心里有些疯狂。

      林北凝重Ʒ的道:“那只厉鬼很可怕,我们两个驾驭的鬼有些特殊,恐怕无法形成有效压Ⱞ制……。”

      林北一开口就点明自己和许峰身体里厉鬼的特殊,无法主动袭击厉鬼。

      윴许峰也一脸无奈的道:“我们两个体内的鬼是属于被动型的,恐无能为㠦力啊!”

      ᶐ 묅 许峰和林北两个人相处这么久了,彼此之间的能力也都了解些넠,自保可以,可想要压制厉鬼那可就难了。

      当ゃ然,最主要꺾的是他们不想面对干尸新娘,只是有ߎ些害怕赵凡棞的报复,所以不得不找借口。

      许峰看了看梮周围的普通人,脑中灵光一闪道:“只是打断厉鬼的牵手动作,普ﴚ通人就可以了딴。”

      㬶 林北听到许峰想要用普通人的性命来破局的主意,没有任虡何反应,保持了沉啽默,算是默⽵认了。

      杨间道:“你觉得普通人能够按影响得到如此恐怖的Ꙋ厉鬼吗?可不可以动动脑子。”

      “新人,你够了,ž有没有用都可以试试,没用再说。”许峰话濝里完全没有把普通人的性命放在心上。

      唠杨间眼瑊神똘冷漠垭的看了ij看许峰后便没有再说什么,不过他ᑆ的心里已经给许峰下了死刑。 

      刚刚他不是在意那圏些陌生人的生死,要是可以破局,死上几个人也是值䭔得的。

      只是他担心普通人只会白白的浪费时间╆,现在赵凡离干尸新娘只有淓十几米了。

      …………

      许峰直接掏出一把特制的黄金手枪,对着人群中一个二十几岁的男子说道:“出来,过去推那只厉鬼。”

      被许峰指着的那名男子听闻此话后,脸色瞬间惨白起来,在死亡的威胁下脑袋一片空白。

      “砰……。”

      “啊……啊……。”

      一声枪响,男子直接抱着左手惨叫起来ﯵ。

      许峰凶残的道:“再叫一声,就打烂你的狗头銋。”

      男子听闻立马就闭上了嘴巴,面孔扭曲的跪倒在쭳地上,不敢吱声。

      “真是贱骨头ۗ。”许峰道:“现在,立马过去推到那只厉鬼,不然就打死你。”

      男子闻言,痛苦的看了一下四周,可那些人早在许峰开枪的时候就远离了他。

      许㻆峰有些不耐烦的道:“三秒钟,要是还不行动就打死你。”

      ⴍ男子丂直接被吓得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干尸新娘,他突然发现鬼……竟不是那么的恐怖了。

      뿞 拖着麻木的身躯,在死퓇亡的支配下,男子쵐走向了干尸新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