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云点播体检区心试看

      觉醒室离测试室不远,元昊他们一行,很䯱快就来到膔了觉醒室门口。

      ᘑ壮硕男人说道:“他莟的觉醒仓已经准备好了,是SK80觉醒舱,而且也按照恩雅大人的吩咐,放了3倍计量的觉醒基因药剂。”正常情况下,普通单人的基因药剂,足够2,3个人觉醒使用了,这次足足放了3倍的量,也䪔就是说,SヸK80觉醒仓此时足够8,9个普通人觉醒了。

      巴图有点奇怪的看着恩雅,恩雅没有说ͷ什么,把脸扭像了元昊那边,冲着元昊说:“一会进到觉醒仓,只要你能坚㞧持,就多坚持一会,会收获更多的好处。”所谓觉醒的过程,就是人体吸收基因药液中的能量,而基因药剂则是通过从变异的动物⧉或植物中提取而来。人体细胞通过吸收药液中的能量,从而排除杂质,完成蜕变。

      觉醒仓的舱门在谩上方,人从上方进入,嘴上会带媫着呼吸机,身体会有一些体征传感器敷贴,觉醒仓的前方是透明的,外面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一般的觉醒药液是淡蓝色,但롥是由于元昊的觉醒仓是3倍的觉醒药液,所以颜色会更蓝一些。陎

      元昊从上方进入觉醒仓,上方舱门封闭,觉醒正式开始,一旁的屏幕上,显示这元昊的生命体征。

      元昊进入后,感觉到一股暖塰流,从身体各处的毛孔쮶,进入体内,无比的舒畅,他差点呻吟出声,体内的细胞,犹如干涸的河床,鲸吞着涌入体内的能量,身体每个地方都在增强。

      此刻觉醒室外,恩雅和巴图对视了一样,都感到非常奇怪,按道理詩觉醒的过程很痛苦,犹如撕裂重生,为什么元昊的生命体征数据平稳,而且从呼吸和脑电波上看,似乎还睡着了。

      巴图终于忍不住说道:“恩雅,你觉醒的时候,会有疼痛的感觉吗?”᳗

      “当然会有!”恩雅回道,声音中似乎还有些痛苦,似乎唤起了某꤅种不好的回忆。

      “是啊!我当时也是,痛的死去活来,心跳都超过了200,可这小子为什么感觉不到痛苦,似乎还睡㒂着了呢?”巴图接着说道。

      “这……”恩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她的认知。

      8分钟后,恩雅和巴图更不淡定了,因为觉醒仓自动打开了,这意味着觉醒过程结束了,而从仪器屏幕上看,显然元昊并没有完成觉醒。更诡异的是,别人觉醒仓使用后,觉醒药液是黑色的,觉醒失败的人觉醒药液更污浊캕,但是元昊的觉醒基因药液,居然从蓝色变成了白色,就像是줫纯净水。

      “这~~”巴图揉了揉眼睛,反复뿲看着觉醒仓中的基因药液,冲着恩雅问道:“觉醒失败了吗?”

      “应该是吧……”恩雅也不确定的回答道。

      此时的元昊还沉浸在全身能量彭拜的兴奋中,他感觉此刻的自己,至少比之前强上一倍不止,元昊看着自己的䖌拳头,有种轰穿一切的冲动。

      其实以칛前觉醒失败的人,也有人尝试用觉醒ʑ仓再次觉醒,什么加大基因药剂什么的,但是随后他们发现,没有觉醒成功㾶的人再次觉醒,身体几乎不会再吸收基因药剂中的能量,身体中的细胞似乎对于能量的吸收达到了饱和峓,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会被送去进行残酷的炼体,因为似乎只有那样,他们身体才能再次吸收基因药液,엵但是大部分都在残酷的训练中死去,而活下来的能再次吸收的能量也微乎其微,少有能觉醒者。不知道是解脱᳜还是残忍,但是在这样一个末世,不能觉醒成为斗者,那么留给ꐓ他们的路似乎只有死ᦄ亡。

      秳不过元昊显然是个怪胎,即便没有觉醒,也达到了೯一⼍般斗者蛆的水平。其实如ꭢ果现在给元昊再测试一下的话,肯定会让巴图和恩雅他们更惊讶,不过显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凎。 㥵

       虽然元昊没有觉醒,但是实力堪比一般的觉醒者,不过按照规矩他仍然要参加炼体,直到觉醒活死亡。规姯矩就是规矩,即便恩雅担忧的看着元昊,却也无力改变什么。

      Е巴图对着元昊说道:“我们带你去柯文老师那里吧,他会指导你炼体,如果你能撑过3个月,那么之后还会有一次觉醒的机会。“元昊点点䑗头,没有多说什么,接着与巴图和恩雅一起前往炼体点。

      ꞻ炼体点伓位于索恩城的ŗ西北边2里处的一个断崖旁边,因为在城镇赼附近,周边都被城卫队清理过,所以极少有变异兽出现。带队的柯文老师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人,身材韮壮硕,实力是斗者后期。为人严苛,ᴾ但天赋一般,觉醒很多年,也才斗者后期的实力。所以被分配来从事训练未觉醒者。

      ൱ ៳很快元昊他们一行,就来到了炼体训练营地,一眼望去有大约300多人,在这里训练,小的看上去还未满10岁,年级大的也应该不到20岁,各种肤色的炼体者,挥汗如雨的训练着。

      柯文老师看到巴图和恩雅带人来了,立刻讟迎了过来,一翻客套话意后,柯文老师打量着元昊说道:“小子,来到我这里,你ᰤ就当自己已经死了,因为我看你不像是能活着走出去的人,这里的训练没有人能挺住……”

      嚢 퉵 就在柯文老鎨师侃侃而谈,在给元昊下马威的时ᱍ候,巴图的那只狼犬歭小名叫‘豆豆’,发现了元昊,狼犬智商极뮜高,至少达到了7,8岁孩童的智力,一眼就认出来这个打断了他左前腿的小子。

      本来平时没有狩猎和巡逻任务的时候,狼犬都会在炼体训练营附近玩耍,同时如果有变异兽接近,也可以护卫和预警。

      䟨这豆豆一看仇人就在眼前,这不能忍,蜷缩着一条前腿,靠着3条腿一跳一跳的朝着元昊跑来,元昊的对面就是正在装13的柯文老师,柯文老师的背后就是正怒气冲冲跑来的豆豆,豆豆跑到柯文老师附近,打算跳过柯文촛老师扑向元昊,可是豆豆毕竟小200斤的体格,还断了条腿,这一跳不要紧,正好掉到柯文老师头上,柯文老师一个不注意,就来了个狗啃泥。

      ﯤ 巴图和恩雅一看这个情况,心里明白这小豆豆是报仇来了,立马把豆豆带到一边安抚起来,可豆豆一看主人这样,反而变本加厉,龇牙咧嘴的朝着元昊这边吼着。

      恩雅蹲下来,抚摸着趴在地上的豆豆,思绪不经回到了1天前,在巡逻的时候看见元㪇昊的那个瞬间,那时候的元昊全身没有衣物,涂满了污泥,可恩雅还是不经意间看到了元昊两腿间的‘小象鼻子’,未经人事的恩雅又在想,为什么元昊那里像一个‘ዾ小象的鼻子’呢?

      突膓然恩雅发现豆豆在舔她,她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看着豆豆一副二狗我懂你的表情,恩雅脸瞬间红了,使劲用撸狗头的手,捏了一下豆豆,豆豆本来这爽呢,一下给捏的嗷嗷直叫,这突如其来帓的变化把豆豆和巴图都搞蒙了。不过哪叫豆豆聪明呢,它立马明繛白那个叫元昊的男人不能咬。巴图呢认为豆豆不该舔恩雅,恩雅指定有洁癖。柯文老师呢心想,这新来的有䭺后台啊,没骂他两句,巴图的狗都咬我,不是巴图家亲퇲戚吧。元昊心想,这条狗还真记仇,下次还是躲着点好。

      恩雅幸亏㦩脸上有面具,众人看不到她害羞的表情,只见恩雅站᎟起来,对着巴图说一句:“走了!”不由分说的扯着豆豆脖子上的链条,就往回走,尽管豆豆开启了四驱刹车模式,然而并无卵用,就这㎨么强暴的被带走툷了。巴图跟柯文老师道歉后,也跟着离开。元昊看着柯文老师,等着接下来的训话。

      此时只见柯文老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突然话锋一转:“不过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定能觉醒成功,不要着急,慢慢쐢练,累坏了就不好了,3个月不行,就再来3个月,这儿好吃好喝的别怕。”柯文老师此时认定了元昊是巴图家亲戚,他可不愿意因䚓为一麓个无䐯法觉醒的人,与索恩城最为年轻,又有天赋的封号斗者交恶。

      柯文老师接着说:“这边的训练有基本任务,每个人在负重100公斤的前提下,完成1000个引体向憪上、2000个俯卧撑、3000个倒吊仰卧起ܡ坐、4000米极限冲刺。只要完成这些,剩下的时间可以自己安排训练或休息,但是퐍通常㚻不足百分之一的人能坚持10天以上,所以能活着撑到百天后二次觉醒的人少之又少ޤ,即便是蚷坚持到了,也只有极少数的人能觉醒,大多数未觉醒者还是必须回来再次训练,在这里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元昊不解的问道:“柯文老师,我看到有些才10岁的孩子⊘,他们也要接受这样的训练吗?这样会不会对越ɬ小的孩子,越不利。”

      柯文老师解释道:“一般孩子超过适10岁,就埑可以开랤始自己的第一次觉醒。有人认为孩帄子年纪越小,身体的杂质就越少,这样他们觉醒的概率也就越高。同时觉醒的早,对于基因ཱི药剂的消耗ᖂ也少。所以寣越早觉醒的孩子,失败的概率的确越低,而即褗便是没有觉醒的孩子,在经过首次觉醒后,体魄也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并不比大蹠孩子们差,而且往往二次觉醒的人都是年龄偏小的孩子。”

      元昊继续追问:“那柯✮文老师,既然是这样,我们为什么゚不让孩子们更小的时候,就接受觉醒,这样不会更好吗?”

      柯文老师继续回答:“那样的想法,我们也曾经有过,但是再小的싗孩子,大多不能킧承受基因药剂洗精伐髓的痛苦刷,很多孩子会在觉醒过程中死去。” ᲇ 싹

      “哦,原来如此。”ಇ元昊暗道。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