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日向美久

      “另㼤外,史莱克众人也都毕业了吧?也是不是都要各奔东西了?”

      白墨继续开口,而史莱克其他人也是点点头,戴沐白先说道:“我和朱青要回星罗帝国,那里还有我们要做的事情。”

      “嗯嗯,我也要回宗门了。”宁荣荣紧跟着说道,而奥斯卡也是开口道:“我,我加入七宝琉璃အ宗。”

      奥斯卡有些不好意思,但白墨知道奥斯卡会离开的,当他知道迎娶宁荣荣需要的要求时,他会离开,也许要比原剧情晚一点,但肯定会走。

      “小爷我没地方可去,不知道弗兰德院长愿不愿意收留我呢?”

      最后是马红俊,他可以说是史莱克之中唯一一个没有烦恼的人,也是这些年生活最快活的人。

      那边刚把魂骨收起来的弗兰德扶了扶眼睛,一脸笑容道:“当然可以,史莱克学院还不差多你一个吃饭的家伙。”

      퓅 “太好了,那小爷我就谢谢弗兰德院长的收留了。”

      他们这边算是圆满了,而白墨这边开口道:“先前说过结束后我们会加入史莱克,现在学院合并,这些也就不用了。”

       说着白墨看向寒林飞众人道:“那么兄弟们,接下来我们要不要也毕业㿆呢?还是安安鼝心心的当几年学生?”

      “呃。。。。。。。”

      赵熊赵虎犹꿾豫了一下,ꕐ随后还是沅陵开口道:“白姐,我们也要走了的,因为柳爷爷走的时候给我们指定了一个地方,我们要去那里进行袯历练了。”

      㮒白墨一愣啊,还没等说话,大白二胖继续道:“柳爷爷也说让我们跟着大龙他们修炼太古妖皇诀,说是这样会有更好的进展,所以뛜我们也要走了,一起去星斗大森陭林。”

      说舒着这俩家伙变回了那最初的白老鼠,扇着翅膀来到小舞面前,那是萌萌哒道:“小舞姐姐,你会欢迎我们吗?”

      小舞那当时就被萌到了,毕竟这大白二胖最初的形ǰ态其他不好说,就一个字萌,那就낆对是无敌的存在。

      濱 “我……”

      白墨无语了,最后看向了寒林飞和光月林诺,语气无奈道:“你俩不会也썂被传音了吧?”

      寒林飞微帅笑点头道:“嗯嗯,不过是쳓让我们尽量远离人群,去一些寒气重的地方,这样可以让小诺身上的寒气得到更好的抑制。”

      “不是……你们都有地方去了,我去哪?”

      白墨顿时就有璷一种被抛弃的感觉。而回答白墨的也不是寒林飞他们,而是身后的唐昊。 ό 취

      “你跟着我。”

      “啊?”

      白墨又懵了,不是你这么说不怕小舞误会什么的?于是白墨立刻看向了小舞,发现她并没有吃醋,这让白墨很感动滏啊,没想到小舞竟然㉧这么相信龛自己。

      罊꒟而白墨也终于礨意识到了,小舞可不像表面那么没头没脑的,她很聪明,也知道现在的情况,更不会无理取闹。

      最重要的是,她现在无限相信唐三,即使不相信白墨,她也会奎相信唐三,这就是他们互相的爱意。

      “那么,我们先出去了,这里也快要消失了,再待下去估计会有麻烦。”

      于是,白墨打开了白莲界,直接是强行把所有人都带了出去,当然地点和其他人不同,先前那些人出去的地方是武魂殿,但那里差不多已经是废墟了。

      而现在白墨他们到达的地方是落日森林,这也是白墨可以出现的除了武魂城以外的另一个地方。

      出来之后,那他们就要分散了,在走之前,白墨开口道:“这样吧,我们立一个约定,五年之约,五年后的今天史莱克学院相聚,如何?”

      “好烹啊,到时候,谁没来可是要被瞧不起的。”

      戴沐白开口,算是替史莱克同意了这个约定,而其他人,寒林飞他们当然是没有意见。

      于是,就在这落日森林之内,他们分开了,大龙小黑蓝흉羽和鎟大白二胖小舞一起向着星斗大앀森林出发。

      宁风致尘心宁冝荣荣,和史莱㽘克的老师还有咸鱼学院老师,ㇷ再加上一个马红俊和一群替补队员往天斗城前进。

      寒林飞和光月林诺也走了,只不过他们的目标没有确ỡ定,所以也是随便找了一个方向走了。៩

      赵熊赵虎沅陵目标确定,和白墨打了个招呼后㬞就走了,也是没有拖泥带水,毕竟五年后他们可不想拖白墨后腿。

      最后,这里就只剩下了白墨,还有唐三和唐昊,这ᵹ其中唐三一直看着小舞离去的方向,而小舞在小黑身上也一直看着唐三。

      찕最后,等视线已经看不到他们的身影时,唐三才是回过神来,表情明显很低落。

      “小⮽三,鯭别那么失落吗,你想想,等五年后你修炼归来,那时㠍候你就可以真正的和小舞在一起,所以这五年你要努力啊。”

      ⇝白墨先是给了唐三后脑勺一巴掌,她可不想看唐三一直颓废着ࣟ,而且,白墨也很想看唐三蓝银皇偖觉醒량后的样子,听说能帅到天际。

      “袴白姐,你说我未来能保护好小舞吗?”

      唐三询问。白墨庪先是伸了个懒腰,刚才那情况可把她累坏了,听到唐三的问话白墨也自信道:“当然可以,뢘而且,就算你不行,不是还有姐姐我吗?我来保护你们。”

      “咳咳!”

      唐昊咳嗽一뾣声,打断了白墨的话,白墨也是意识到了什么又指着唐굨昊道:“还有,你老爹,不是,昊叔那实力你又不是没看到,现在昊天锤进쐍化那实力突飞猛进,有人敢动你那不是见一个锤一个。”

      “所谓一代昊天一代王,代代昊天锤教皇,现在昊叔恢复,旧伤治愈,这一代教皇也交给他了,所以你别担心了。”

      白墨本意是让唐三振作起来,而这一番话说完那唐昊唐三全部是眼皮直跳。

      뙼 “那个……我说错什么了吗?”

      䃑白墨一缩脖子,好像也是意识到自己嘴飘了,没有把门。

      “好了,时猰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唐昊一如既往的冷漠,唐三也是应了一声跟了上去,白墨就显得欢快很多了,口中喊道:“好嘞。”

      紧接着蹦蹦跶跶的就跟了上去,她是很享受这种当小弟的感觉啊,所以白墨决定以后如果咸鱼八侠再聚集,这领头的位置就一定要给寒林飞这小子。

      在后面什么也不想,跟着浪它不香吗?怪不得寒林飞打死都要让白墨带头,这抱大腿的感觉异常的舒爽啊。

      至于接下来去笢那,往哪走,白墨፹就不知道了,毕竟小说里面不会写的那么详细,它就뚯算写的很详细白墨也记不住那么详细的事情啊。

      后面的剧情白墨就记得一些大概,她就记得先帮唐三修炼昊天锤,然后唐三蓝银草进化变帅냂,随后去杀戮之都,然后去月宫,最后再去昊天宗。

      (后面剧情有原著剧情,没必要的我就略过了,而且我记得也不是太详细,所以有错的地方请见谅。)

      …………………………………………

      几个月后,在一座巨大瀑布旁边颉,唐三光着膀子手拿木璳锤站在那光滑的岩石之上练习着乱披风㐿锤法。

      这段时间,唐三先是将魂骨吸收,那银翼光龙精神头骨简直是为唐三量身定做的,吸收后唐三的誣实力提升了一大截。

      特别是精神킁探查,那唐三现在的精神力已经不能駓用大魨来形容了,虽췑然没有到大龙那么恐怖,但也绝对很逆天了。

      섨紫极魔瞳也得到了提升,紫极神光也没有任何意外的掌握,可以说现在的唐三已娄经开始开外挂了。

      今天,唐三依然在很卖力的修炼乱披风锤法,而白墨则是坐在一旁的崖壁之上,手中漂浮瓉着一把笛子,那是由风组成的笛子,其上散发的力量更是很恐怖。

      可是,白墨却有些愁眉苦脸,原因뼾很简单,她不会吹,这御灵玄霄笛是第顼四魂环的另一个魂技。 쉼

      ꦗ风神剑白墨可以很轻易的掌握,而这御흒灵玄霄笛却让白墨百思不得其解。

      这是个辅助性质的笛子,在白墨的脑海中介绍是,笛曲优美,而被指定的人会大幅度增强速度和攻击力。

      危 而且,白墨还可以用风给䣐指定的人形成护盾,还有治疗效果,最重要的是这可都是群体ޛ的,而且在这笛声之中,任何的迷訥幻类魂技都没有作用。

      比如,白墨给唐三增幅,只要被白墨的笛声保护,那不管是小舞的魅惑还是胡列娜的,那都不会有任何作봙用。

      可是……

      白墨不由得陷入了回忆,在几个月前,唐三뼪刚刚适应在崖壁之Ѝ上站立,而白墨就ෘ吹响了御灵玄霄笛。

      白墨本意是偷偷帮唐三一下,让他修炼的时候可以轻松点,不过结果是,笛声一响那个刺耳啊。

       唐三当场一个没站稳直接掉了貂下去,也亏得白墨反应快把唐三接住了,不然唐三就要英䠚年早逝了。

      虽然唐三没事,但结果是唐三和唐昊␚严令禁止白墨再用御灵玄霄笛。

      不管白墨怎么解释这是个辅助技验能都没有用,他们依然坚信这御灵玄霄笛是一个群体控制技能,应为在声音响起时,他们就感觉耳膜要炸了,灵魂都跟着被抽走了一样。

      白墨能怎么办?总不能说:“其实那是意外썍,不能怪御灵玄霄笛,只是单纯自己吹的太难听了而已。”

      “哎~”

      叹了口气,白墨其实最近一直在心中练习御灵玄霄笛,她不敢吹啊璭,也不知道是不是笛子本身的问题,白墨吹的太难听那方圆十里寸草不生啊。

      于是,为了不伤及无辜,白墨就在心中练习,但效果并不好,应为她这个性格根本就老实不下来,上次吸收本源之力这样关系生命的情况下白墨都各种偷츛懒,更别说现在在脑中进行枯燥的练习了。

      每次都是正经的坐一分钟,然后就整个人一摊,躺在地上表示臣妾做不到啊。

      而此时不远鵷处的唐昊,看着唐三脸上不由得漏出了笑좎容,唐三的表现让唐昊很满意。

      再看白墨,唐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段时间唐三等级提升很快,已힌经快五十级了。

      㸱 再看白墨,五Ắ十九级,马上就到六十级,最重要的是他根本没有看到白墨有修炼,一直在那琢磨那破笛子。

      而偏偏白墨还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핹这让谁受得了。

      突然,唐昊发现白墨鬼鬼祟祟的将笛子放在了嘴텂边,这是要吹的架势啊。 ䷞

      上一次白墨吹笛子的场景印入脑海,唐昊一个闪身来到白墨身后,抬起手一巴掌呼在了白墨后脑勺上。

      㣴“啊!疼疼疼疼!”

      扭过头,白墨气急败坏的看着唐昊,而唐昊则是对她摇摇头,一副没得商量的表情。

      白墨顿时就颓废了,她刚才的确想偷偷试试,毕쬯竟自己最近在脑海中演练了无数遍,她感觉自己可以出师了ꅲ。

      但谁知道唐昊看这么严实,那是一点机会펕不给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