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与蜂蜜邪恶漫画

      仲淮:“我送你去,地址…” 憬

      邱文宇的大嗓门,看来刚才⫯的通话仲淮都听到了,

      赶紧报弋上地址…

      车停到温可以公司的楼下,见温可以进了办公楼,仲淮才接酹起了响了一晚⭝上的电话。

      西瓜头:“哥,我的祖宗唉,咱们酒店着火了ꡳ,你怎么这才接电话!”

      仲淮:“我接电话,就能不着了?”

      仲淮懒洋洋的靠在车上,点燃烟,烟的火花在冰冷的空气謀里化成白气。

      西瓜头:“那倒不能,难道鲁深说的是真的,你真的去过现场?

      ꊆ 我的哥䗡哥唉,现在那边一团糟,需要有人去﷗主持一下大局赶紧处理一下现场,看看损失能降到最小!”

      鄭仲淮依旧淡淡的神情:“所以我请你左们干什么!不是正是体现你们能力的时候。

      你们不赶紧去表现一下맦存在的意义,就只会跑我这里抱怨?

      你再不去,鲁深把功劳롬抢了去,下一任经理还是他,你还是没戏!”

      成功ू的关键不是处处自己줵亲力亲为,而是要学会用人,

      要放出去…

      㠶而不是处处收着,让别人觉得你处处约束,没有自己发挥的空间。

      Ϳ 这些仲淮不会和西瓜头说,他知道西瓜头的资质在一种什么水平。

      要善于利用每个人都长处,才是用人之道。

      ---

      温可以到了公司,果然如邱文宇所ꙍ说,王磊主任一声令下,大家纷纷回家收拾行李ᣡ。

      젦 司南:“温工,我怎么又种上山下┚乡的意思!”

      结构专业这边,是司南去。

      “司哥,我觉౺得,咱们比上山下乡还要伟大!”

      没等温可以回答,邱文宇兴奋着小眼神把话头接了过去。︞

      司南:“你们两个都没有车,我送你们回去吧!齴正好咱们三个成一个年轻人小队!”

      κ 没看出来,平款常话少木纳的司南,也喜欢拉帮结伙。

      温可以:“不…”

      温可以刚想拒绝。

      邱文宇:“好嘞,司哥,以后我们就是上山下乡小分队霁!”

      邱文宇蹦哒哒的,他们三个一起等电梯下楼。

      这一批去的就他们三个相对比较年轻,温可以也不好打૫脸自己徒弟。

      不出声也算是默认下来。

      谁知ႁ一下公司的大楼,仲淮那辆骚包的黄色跑车居然还停在那。

      这么鯶炸眼的车,几乎所有人쟵的目光都被吸引了去。

      邱文宇:“我靠,司哥,这跑车也太帅了!”

      컟ꪌ男ྃ孩子尤其对车敏感,

      这㪴时有人开门下车,

      大长腿,小香外套,大金表…

      匣邱文宇激动的满眼冒着小星星,拉着温可以的胳膊说:“可,可以姐,这不是烟ჽ花那晚和我一起求符的大哥吗!

      果然是我的偶像…

      一出场都自带气场!”

      邱文宇兴奋的手舞足蹈。

      温可以真想找个砖缝钻进去,她最怕受人瞩目。

      偏偏仲淮是那种不炸开你眼睛不放手的主儿醷。

      仲淮站了半天,见温皕可以傻站着不动,说ꀀ:“干什么呢,赶ീ紧上车,还饿着呢!”

      这,为了一顿饭,仲淮也是拼了。

      温可以知道自己不能再装空气人,和邱文宇和司南挥毉挥手,说:“那我先走了,一回公司里见。”

      邱文宇和司南两个人都有些愣,木讷的点点头。

      温可以⛍觉得自己的楀浑身关节都成了机Ƀ器人,在万众瞩目中上车。

      温可以릵:“那,那个,我可能不能请你吃饭了,我们털公司要求回去收拾行李,马上回到公췣司,

      你看,中巴车都等在楼下了!” 

      这一晚上,为了吃饭也是经历不少事,还是没吃上…

      仲淮依旧是脸色淡淡的:“嗯,我ꆖ送你回家!”

      没想到仲淮쉮这次这么好说话。

      闗 ^ 温可以觉得自己㲍还是有些理亏,想说说话,找找话题:“要不…”

      人勃家仲淮却一脸的嫌弃:“吵”

      温可以直接闭上嘴巴…

      回到家,收༘拾行李,室友藤漫漫已经睡了。

      明天给她发个微信告诉她,自己可能要有几天不能回来睡了。

      仐温可以匆匆的下楼,打辆出租麿车,到了公司,坐上了停在公司下面的中巴车。

      一上车,邱文宇给她留了位置,一路上不停的问开跑车的仲淮的事情。

      温可以只是说是䫾初中同学,欠他的人情想请他吃饭来着,正好接到他的电话,饭也没吃成。

      ƒ

      邱文宇见温可以也是一脸淡淡的,初中同学的话,ᚩ也没什么,

      但是刚刚的气氛好像又有些什么,好像有一웘个线头露出来샱了,那么一瞬间被他看到了。

      只˜是那么一瞬间,转眼又找不到了。

      弄得邱文宇心里痒痒的,又没有头绪,后来路上䰮一路颠簸,

      长夜漫漫,大家很快就在车上睡着了,邱文離宇毕竟还年轻,很快就把仲淮的事忘一边去了,混进了睡觉大军읚中。

      要走四个小时高速,三个小时山路才能到。

      就这样忙忙碌碌,在县城里呆了一个多月,칐这一个多月里,温可以和仲淮也再没了联系ᗔ。

      쨩 好像,他不曾再次出现在她的生命里一样…

      ---

      回到清市…

      嫀温可㍕以他们一回ⴎ到公司,居然又有一个爆炸新闻,他们这个设计所终于来了新所长了!

      邱文宇:“可以姐,听说咱们新所长已经来了半个月了!”

      下午骤两三点是大家感觉最疲劳的时候,大多数人都会到茶水间泡杯咖啡醒醒神⨒。

      温可以:“今天好像人䦚少了一些!”

      平常这个时间茶水ꑘ间都挤不进去쟊。

      邱文㴶宇:“我听月姐说,因为设计那个临殛时医院,这一个月好多人都没有回家,

      新所长把一直空着的顶楼让人重新装修샇了一下,用做临时休息室了!”

      再看看那些黑眼圈严重的同事縮们,

      温可以:“看鋾来,我们去一线的反而清闲不少!”

      难得的过上了朝九晚五的生活。上班的时候也就是跑跑现场,要要资料的简单工浳作。

      邱文宇:“可不是,他们知道咱们这么清闲,羡慕坏了!

      早知道留下来过非人的生俐活,还不如❡去一线,就当度假了!第”

      可是生㖞活哪有什么早知道。

      所有的经验都是先人一步一步在未知中走出来的。

      邱文宇压低声音说:“我刚才上去看了一下,有五个房间呢!除了一个是领导专用的有密码锁,其他的随便我们用!”

      可Ṉ是现实是…根本上抢不到位置。

      他们这个设计所是附属在ZD地产集团的一个部门,一共也有뉙一百多人,璖分为三个所。

      这么多人只有五个房间,十个床位。

      㣲 再加◾上其他部门知道这个消息来蹭床位的,真的比春运买火车票还难。

      鏈很快到了晚上,手里的工作实在是做不完,温可以也要加入到包夜的队伍了…

      熬一个晚蹝上两个晚上都盯得住,一个星期过去了,温可以觉得头疼的毛病好像又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