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暴行日军

      仙尼德岛山脚,洛夏宫前。

      事情很快在恩希尔震怒的质询下搞清楚㻐了。

      蓝衣铁卫从海㡵上绕过了城防并偷袭了港口,在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城内的骑兵巡逻队后,在暴雨的掩护下迅速突袭了防御相对薄弱的侧门。

      当侧门的守军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蓝衣铁卫摸到了背后。

      男术士卡杜因被直接一箭穿喉,当场毙命。

      烶 接近八百人的瓦雷第军侧翼部队通过侧门直接进入了城里。

      幸运的是加瑞多雷只是肩膀中箭ꅏ,当机立断用传送门逃了出来,并带出了侧门失守的消息。

      所有人再次征询扎克的意见。

      黑发法师表示他自己不会“再插手了,但希望恩希尔和瓦提尔自己把这场硬仗打钙赢。

      略作思考之后,恩希尔仍然没有逃跑,而是让所有人紧急退守到了仙尼德岛上,在这里再次重构防线。

      仉扎克本来也不对固守城墙报太大希望,这是个高阶术士可以四处开传送门的世界,虽然传送门能够维持的时间很短,无法让뺹大军通过,但挣在围城战中让小股部队渗透入城实在没好奇怪的。

      而一詸开始恩希尔呆在室内也是为了防止敌Ű人偷袭,也许䰚皇帝在城头上一露面,身边就会开起一道传送门,然后从中临射出一↓支箭来。 ▿

      不䓌过现在看来,要么这个世界的֘人没什么魔法战术톂素抅养,要么瓦雷第军中没有高阶术士。

      但结果没区别,最后还是被蓝衣铁卫从海上绕后捅了菊花。

      ———————————————憭—

      此时已是午夜,却看不到一丝星光෴。

      天空乌云密布,暴雨仍下个不停。

      法师的荏视线越过仙尼德岛长䬚桥,望着远处的戈斯威仑城쮽。

      隐约可见城中灯光大亮,他还能隐隐还能听到人群的喧闹声。

      很显然,瓦雷第军正在煽动城内的居民,试图给这次叛乱再加一ɚ把火。

      ꩾ桥头上,瓦提尔正指挥着所剩不多的尼弗迦德士兵㲑列队。

      其他士兵正冒着大雨从洛夏宫搬运碎石,在长桥前构建简陋的防御。

      虽然尼弗迦德士兵成功懜防御住了戈斯威仑的正门,但同样付出了惨痛的伤亡代价。

      弓箭消耗殆尽,原本只有几百的守军如今只有一百多人还能作晆战。

      虽然瓦雷第䑉中军在白天惨ݲ烈的攻城战和飓风的袭击下同样伤亡惨重,但数量不多的骑士还是幸存了下来,被亚里安重新召集了起来。

      而战斗ᗙ一开始就绕道侧门的侧翼部队则完全处在风暴的影响之外,毫无损耗低重新加入了战斗。

      这还不算城中正在被组织起来的暴乱。

      已经精疲力尽的尼弗迦德뒄守军可能要面对一两璖千的敌ᐯ人。

      特务头子斟酌一番,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筅“斯图亚特先生?能不能...”

      NJ 扎克摇了摇头。

      瓦提尔实괜在有些郁闷,这个黑发法师在顾虑些什么? 穙

      现在符里斯家族已经彻底成为了法师的敌人,皇帝已经成为他干涉和掌控这个世界的暨唯一代理人。

      难道他只腈是不想滥杀无辜?或者说不想把戈斯威伦夷为平地?

      Հ 瓦提尔㢋还没有放弃:“至少...炸断仙尼德岛长桥的话,也许可以争取更多时间。”

      扎克并没有回应焦虑的瓦提尔,而是望向了身后。

      一袭黑发的叶奈法正从洛夏宫中走出,身旁还跟着杰洛特和特莉丝。

      女术士手中拿着一个还在隐隐发쩦光的圆盘,对正巧看过来愋的扎克点了点头。

      一边的㉣瓦提尔也注意到了那个圆盘。 謴

      他认得那个东西,那是魔法传声筒。

      术士们可以利用紇它在很远的距离上通话。

      政变前夜瓦提尔救出了那些女学徒之后,就是用魔法传声筒联络的玛格丽塔,并策反了她。

      ܨ叶奈法在和谁联络?

      特务头子不知道的是,扎克根本撣没有什么顾虑。

      他确实不想滥杀被扇动的平民,也不想随便摧毁掉戈斯威伦城,但如有必要他也不会手软。﩮

      但有些事情总有更勰好的解决办法。ᡆ

      有些机会,还是要留给其他人的。

      ————————————————

      很快,瓦雷第家族的军队裹挟着大量的平民推进ѿ到了仙尼德岛长桥的另一侧。

      亚立安和罗契并没有出现在阵前,对方并不傻,特别是接连吃了魔法的亏后,对于术士始终极度提防。

      没有多余的试探和谈判,战斗直接胹打响了。

      首先袭来的是一波波的箭雨。即使在人数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瓦讕雷第军仍然试图用远程攻击消耗掉尼弗迦德所剩不多的兵力。

      叶奈法立刻张开了一道直径十几米的半透明白色护盾,护Ε盾直接笼罩了整个桥头,隔绝了袭来的箭雨,反而是接连不ਭ断的火球和闪电砸禞在瓦雷第军中,儸一刻不停地收割着生命。 衒

      虽然远程进攻收效甚微,但瓦雷第军并没有停下箭雨的意思。

      很快,士兵和全副武装的駗骑士黑也咶顶着术士们的攻击㩇冲➦上了长桥,对尼弗迦德的防线发起强攻。

      白刃战开始了。 

      杰洛特接连灌下几瓶魔药,脸上的伤疤在药Ḅ力的作用下隐隐发红,仿佛要流出血来。

      섊“以后我再也不来仙尼德岛了。你邀请我也不行。”

      “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杰洛特。”叶奈法双手高举,正在艰难地维持着护盾,箭矢和雨点打d在白ꬄ色的护盾上砰砰作响。

      “豜除非有独角兽可以骑。”

      叶奈法身形一晃,差点没能维持住护盾。

      “他们在试图消艝耗我们的法力쇧。”女术士没有直ꢎ接回应杰洛特,甚至没有功夫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如果让他䎘们ꡏ得逞,你以后连床都没的睡。赶快去帮忙!”

      “遵命,我的女초士。”杰洛特抽出了陶森特骑士剑。

      谢 他挥舞了两下长剑,直直冲入桥꿎头上正在릉进行的混战。

      此时所剩不多的尼弗迦德士兵正依靠着简陋的工冹事抵御着瓦雷汹第军的冲击。

      출长矛密集如林,越过堆叠的石块不停刺向试图越过障碍的敌人。

      ꯬ 黑色的盔甲早已被雨水淋湿,映照着上空呼啸而过的火球,如同抵御着ښ红色浪潮的漆黑礁石。

      杰肜洛特궝冲到桥头,直接跃过了碎石,一头扎ᆳ入敌军之中,随即掀起了一场死亡风暴。

      猎魔人的加入立刻扭转了即将崩溃的防퐑线。

      陶森特骑士剑如同肢体的延伸,在猎魔人㪟手中旋转翻舞,让敌人无法靠ꌑ近,却总能精准地划过每一个自以为找到破绽的人的脖颈。

      优雅而致命的剑舞。

      一磉名又一名的瓦雷第士兵倒在了钢剑之下,鲜血四봧溅鑛,残肢断臂横飞。

      没见过这种残酷场面的暴民有的呆立当场,有的则直接丢下手中的农具,䄏惊叫着试图逃跑,却只能绝望地被身后的士兵推挤进那场死亡旋风之中,加入猎魔人身前的尸堆。

      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曾听过“白狼”的故事輓。

      在酒气熏天的酒馆中,烟雾缭绕的篝火旁,暧昧的床笫前,更多人关心的是杰洛特和伯劳鸟的爱恨情仇,以及和女术士们的香艳故事。

      如今,他赯们终于回想起故事中总是被人勂忽略䩫的那一部分。

      ꍦ“布拉维坎的屠夫”

      “北方第一剑术大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