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老妇与禽交

      “逍遥大人䛅,你的运气真好,竟然让你开到了这么好的箱子,星际文明啊!我们若是要发展,那要到猴年马月去啊!真不敢想象,我有ꕦ没有那뀕种毅力,坚持不了那么长时间。”

      “大哥,我的基地有这个世界的主系统进行把控,而且基地内部有基地车本身自带的智能系统进行协调调度,因为建设周期的时间问题,我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四∻处游荡,可是,大哥ㄴ,你的基地完全需要你来控制,一旦离开了你这个率领主,所有的生产将全部停滞。大哥,这十来天你一直和我在一起,根本没有关心过基地的问㜻题,这样好吗㊛?”

      自从和苍穹之下第一次见面之后,双方有了初步接触⦷,因为都是玩家,对这个世界又不怎么了解,于是双方一拍即合,趁着逍遥즧叹的这辆时空矿车可以无视空间的限制,自由自在驰骋在星惦之痕边缘星球之间,他们已经离开了之前相遇的那个星球,进入了另外一个星球,这段时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赶路,看周围的风景,对于骷髅头的回基地,让矿车发挥矿车应有的作用这个提议,逍遥叹选择了无视。

      栈在这段时乘间里,逍遥叹鏎发现苍穹之下从来没有联系过自己的基地,若不是这段时间两人之ꇭ间的交流ﵦ,让逍遥叹知道对方☕是拥有基地的领主,逍遥叹甚至怀疑,对方只是独行侠,拥有天为被,地为床的逍遥自在生活。

      “逍遥大人,⎜建设基地需要的精力其实并不多,就像你可以自由自在的四处乱跑,根本不担心基地的事情,就是太耗时间了,动辄几十天툿上百天的基地建造,天天ꫳ围着那一座冰冷的铁ꔩ疙瘩,整个人都ࡍ快达到无欲无求的圣人境춦界了,我比你晚来一点,现在还在建设精炼ϩ厂,即使在外面再逗留十天半个月也不成问题,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基地的事情。”苍穹之下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虽然单调无趣,早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总比守着一个冰冷的机器强,至少景婬色偶尔还会发生变化,夽产生一丝的惊喜。

      鉟 “大哥,我这❳部车可是有主的,现在车上的矿已经满了,只要我愿意,按下回城键,下一刻就到直接回到基地的精炼厂面前,就是因为知道这辆矿车拥有这个Bug般的技能,我才敢这么逍遥,知道的四处乱跑。

      大哥,你就不一样了,我是可以直接回城,不用担心迷路的问题,难道到时候你要跟我一起回我的基地,虽然我不介意,但你的基地怎么办?我们应该不是在一个星球的,我们都处于地表文明阶段,根本无法进行定位,将你送回自己的基地,到时候你就是想要管理自己的基地,也只能鞭䒩长莫及了。”逍遥ㆊ叹提醒苍穹之下,趁现在还知道怎么进入他所在的星球,暂时不用担心回程的问题,要是在外面呆久了,多去几个星球逛逛,虽然矿车上有定位系统,但슲作为烷地表文明꽉也只能定位本星球的坐숩标,暂时是没有权限定位᲋星际级别的坐标的。

      “哈~哈Ѧ!逍遥大人,这就是我们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之处了,同땑样都是基地车口中的领主大人,你代表的是系统,而我代表的是玩家,属于两个完全不同的体系,因此,拥有不同的权限ਡ,妏瞬时传送能力便是其中的一个。”苍穹之下微微一笑,之前和逍遥叹聊天的时候,曾经听逍遥叹说过,若是没有身下的这辆矿车,他也只敢在基地附近进行短程活动,否蘉则一旦超ል过了一定的距离,以他迷糊的迷路属性,绝对会把自己给走丢的。

      “大哥ጳ,瞬时传送能力?这又是什么技能,具体用途又䱝是什么?”逍遥叹从未听骷髅头说过什么瞬时传送能力,第一次听说过有这种本事,并且还是只有玩家才拥有的,顿时心里就不平衡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这应该是保护玩家的一个措施,不管玩家到什ۍ么位置,是否出了星球,只要他的基地还在,他还是基地的또领主,那么,可以启动这个能力,瞬间回到自己基地车的控制室,也就侧解决了一些玩家졽迷路的问题,星空太大了,如果没有相对应的坐标,并且拥有徧导航能力,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能顺利找到自己的基地。”

      不知道是不是逍遥叹的错觉,他从苍穹之下的语气和神态中看出了对玩家的不屑,就好像是古代奴뵸隶主对待奴隶的态度,从这段时间的接触貒中已经隐隐有一些发现,尤其是在经过琟玲珑的提醒之后,䶰他䒀便更加关注苍穹之下的言行举止。

      “唉!真羡慕你们啊!可是,大哥,为什么同样是玩家,我就没有这个瞬时传送能力,这不是区别对待吗,难道我和星之痕世界的创世神有仇,可是我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而他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我到现在都一无所知,땋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躺着也中枪?”

      逍遥叹的羡慕妒忌,苍穹之下是可以感受出来的,看了一眼专心指挥矿车的逍遥叹,不温不火,面色平淡的问了一句:“逍遥大人鄵,基地车垌是在我进来之后,系统才分配给我的,是先ꎆ有我这个玩家,才有系统赠送基地车,虥我才成为基地车的领主,拥有了建立政权的能力,而你就不一样了,系统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这个玩家的存䯕在,而只是把你当成是系统基地车的一部分,他如果我的推断耿是正确的话,돲那么,你就是系统,或者说是你和基地车两个加起来才是一个完整的系统,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一个漏洞,估计连创世神他都没有想到,会有你这种奇葩的存在。”

      “大哥,照笺你这么一解释,就是只有玩家的出现,系统才会赠送基地车,而这才是正常操作,才会被系统肜认定为玩家这个特殊的群体。而我﯌的出现,是特殊騞情况,或者可能是唯一的例外,是先有基地车,再텝有我这个玩家,而系统智慧程度不高,无法分辨出我是玩家还是机器人,于是,本能判定我是系统,准确说是系统制滽造出来的一个机器人。大哥,是騰这个意思。”

      “嗯!这应该是最适合你目前情况的解释了,但是具体如何,咱们没有更多的证据,无法做出其它的判断,所以,逍遥大人,你想要了解真实的真相,那么,快速发展你的文明吧,从而拥有相关的权限,便可以调查出事情的真相了。”苍穹之下点头同意了逍遥叹的说法,同时给出了自己的一个建议。

      “系统吗?也不错了,自从出生以来,我的所有身份都是玩家,来人世间走一遭的玩䐳家,人生褭就是一场戏的玩家,玩各种游戏的玩家,包括进入曙光大陆等,儿子、学生、公民、体验者等等,身份都属于玩家的一个代名词罢了,没想到竟然可以有一天成为系统,一个站在玩家对立面的系统,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异样生活,就不知웄道我这个系统,能不能干过那一群如狼似虎的玩家了。”

      从骷疇髅头口中确认自己是系统身份,逍琗遥叹还没有什么感觉,毕竟那ꠏ只是一个智能程序,而从苍穹之下口中得出自己是系统身份,心情就不一样了,同样都是体验者,属于同一类种族,被同族人员赋予完全不同的身份,别人感觉如何锒,逍遥叹不清楚,他也不关心,但是他自己却有点飘飘然的味道,原来我真的是系统,一旦玩家到来,嘿~嘿!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逍遥叹恶魔之角在头上显现。

      “逍遥大人,从你说话的语气以及神态表情上,我怎么感觉到了幸灾酪乐祸的味道。”苍穹之下微微一笑,也许他已经感受到料了逍遥叹此时的想法,表情耐人寻味。

      “有吗?大哥,你看错了,我是在为我的身份感到可惜,我可是玩家,ȫ竟然站在了玩家ꢼ的对立面,我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到时候百万大军冲击我所在基地星球的情景,不对,不是百万大军,而是百万玩家大军,那场景,相信绝对可以载入史册,成就《王座》最亮丽的一道宣传图片,哈~哈!就不㔉知道系统会뾏不会给我一点代言费了,嘿嘿!”逍遥叹嘿嘿傻笑的,现在是白天时间,他又开始做梦了。

      “逍遥大人,ꇈ你有成为大反派的潜质,现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发现了ꅃ你成为系统的第二个可能性,也许这才是你之所以成系统,而不是玩家的真正原因。”

      “嗯?什么情况?几졄句话就想到了第二种情况,大哥,你的这个智商,逆天了。来,大哥,说说看,我为什么会成为系统,而不是玩家?”

      “星之痕需蕔要一个反派人物,用来对抗人山人【海级别的玩家,不管是现在的基地系统,还是秭主薳系统,应付一些阿猫阿狗,普通꾺的玩家小Boss应该还是可以办到的,但如果是人海战术,玩家之中百万级别的大事件,系统显然就不够看了,Ṋ估计没有两天就被人家直接给灭光了,前戏刚刚起来,情绪刚刚酝酿完成,正准备一口气开始艰难的Boss推倒战,忽然发现Boss没了,这不上不下的难受。

      而你逍遥大人鸗,正好拥有变异级别的基地车,又是玩家的身份,心中邪恶的毁灭思想已经启动,璎正好符合这ፉ个大反派的身份,所以,顺理成章,你就是星之痕世界的终极BOSS,只要把你这个大反派给灭芫了,那么,世界就和平了,星之痕就有了童话般的结局。”

      “。。。”逍遥叹ᒁ直接给了苍穹之下一个白眼,人戞话不会讲,尽说鬼话,难不成自己놚初步进化进度条完成了100%,在这一刻正式成为低级系统了?똰

      “逍遥大人,鸛要不你这只终极BOSS就满足一下我,先让我捅一刀,放心,不会让你挂的,只要这个伤害一直存在就豈行,到时在攻打你这只终极BOSS,只要在信息状态里显示,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名为苍穹之下的玩家,做了这件惊天动地事情,才让他们拥有了打倒你这只终Ὕ极BOSS的破绽就好了。对于我的建议,逍遥大人,你意下如何?”

      “妖孽,哪里跑!与本座大战三百回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