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操插逼屁眼

      离约定的日期只剩下三天,依然没有看到狩猎队的身影。

      巫站在洞口往远处眺望迟迟不愿意收回目光。

      人们心头的阴影越来越大,氛围也越来越凝重。

      欢声笑语变少了,担忧挂在每个人脸上,干活的时候心不在焉失误变多。就连小孩子都受到感染,变得老实了不少。

      只剩下两天的时候,巫把一部分人手派出去到周边打探情况,得到的也是让人失望的结果。

      最后一天。

      狩猎队没有如影视作品里演的那样在最后一刻回来,惊喜并没有出现。

      当天晚上巫宣布了一个消息,资质检测仪式推迟。

      众人都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命令,没有人提出异议。

      就连对超凡之力最期待的陈子荣,听到这个决定的时候内心也没有一丝波澜。

      对同伴的担忧超过了他对超凡之力的渴望。

      约定日期当天,狩猎队依然没有归来,部落的气氛更加凝重。

      但与之相反的是,部落的人不在因为担忧影响工作,干起活来反而更加认真卖力。

      巫也不再派人去寻找,把所有人手都收回来,投入到了生产工作中去。

      陈子荣明白他们的想法,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工作可以转移心中的担忧。

      如果狩猎队真的全军覆没,他们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让部落度过难关。

      悲春伤秋是最无用的,有那个时间不如多干一点活。

      更多的麻线被纺出,更多的布匹被织出,越来越多的人换上了凉爽舒适的麻布衣服。

      更多的木炭被烧了出来,冶铁工作再次展开,一把把锋利的斩兽刀被打造出来。

      陈子荣又增加了新的工作项目,让人伐木加工木板放在山洞里阴干。还用实木修建了许多的木屋,把原本的作坊都搬了进去。

      那枚水精果最终被巫吃掉了,他的实力得到了质的提升。

      据说巫力增长了一倍还多,玄冰术的释放也从一天的二十五次增长到六十次。

      如果是平常实力增长这么多,巫肯定会很高兴,可这次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他的实力是增加了,可这也意味着部落失去了增加一个巫的机会。

      只有一个巫总归是有风险的,凡事就怕万一。

      他不敢轻易出门一直躲在山洞里,就是害怕自己发生意外昊部落巫传承的断绝。

      在这个世界,没有巫的部落是无法生存下去的。

      得益于巫制造冰块的能力增强,冷库渐渐成型,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十几度的样子。

      陈子荣让人打造了许多木架摆在里面,用来悬挂肉类和易腐败的食物。

      牙不解的问道:“做这些木架子干啥,还占地方,把东西往这里一堆不就行了。”

      都不用陈子荣回答,木古就给出了答案:“食物堆在一起内部会起热腐坏,这样挂起来就不会了,可以保存更长时间。”

      冷库有了,但部落并没有多少食物需要放在里面保存。

      之前因为缺少储存手段,部落都是等到秋末冬初大雪降落之前才会大规模捕猎。

      那时候天气已经比较冷了食物不容易坏,而且也恰好是动物最膘肥体壮的时候,肉多。

      从春末到秋初这一段天气比较暖和的季节,都是少量采集食物,吃完再去寻找。

      不过现在有了冷库就不一样了,巫从原采集队抽调了二十个实力最强的人组成了新的狩猎队,去周围捕杀猎物。

      千万不要以为采集队的人就弱,说他们实力差只是相对于狩猎队而言的,事实上每一个都是一拳打死牛的强人。

      尤其是领队霞,是一名实力强劲的三纹战士。

      更何况他们的武器也鸟枪换大炮,从简陋的石质骨质换成了钢铁打造的斩兽刀。

      陈子荣还教给了他们一些用网制作简易陷阱的方法。

      而且这次狩猎的范围只是他们生活的周边区域,相对来说要安全的多,没有多大的危险。

      等狩猎队的人出发,陈子荣马上让人在山脚下修建了好几个牲畜圈——他给霞说过,遇到特别小的幼兽别杀死,带回来他尝试喂养。

      有了养兔子的先例在,霞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答应了他的要求。

      把事情都处理好之后,陈子荣带着自己的那把横刀来到铁匠作坊,准备让骨狼帮他改造一下。

      嗯,骨狼对炼铁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兴趣,又因为捕鱼工作陷入半停滞状态,巫和陈子荣商量后决定让他当炼铁队长。

      前面已经说过陈子荣最喜欢的就是唐横刀,打造的第一把兵器就是它。

      只是当时大家都不懂锻造技术水平不行,这把刀刀面凹凸不平非常丑陋,他想让骨狼帮忙重新改造一番。

      至于为什么不重新打造一把——这把刀是这个世界第一把正式金属兵器,很具有纪念意义。

      他参考了前世网上的某把现代风格唐刀进行了新的设计,非常冷酷。

      骨狼显然无法欣赏这种美感,吐槽道:“真不知道你为啥喜欢这种又细又轻的东西,斩兽刀多好,势大力沉一刀下去就能把猎物劈成两半。”

      陈子荣知道没有办法和他讲什么艺术之类的东西,就说道:“喜欢是没有道理可讲的。就像你喜欢打铁,大炎喜欢制作陶器一样,我就喜欢横刀。”

      骨狼撇了撇嘴很是不屑,但还是尽心尽力的帮他改造。

      眼见横刀一点点变成喜欢的样子,陈子荣非常的开心。

      最后一步的时候骨狼也犯了愁,道:“这个花纹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一定要打在刀上面?”

      陈子荣认真的道:“这是文字,这两个字是‘皆斩’万物皆斩于刀下的皆斩,也是这把刀的名字。”

      骨狼显然没有抓住这句话里的核心信息,注意力都放在了刀的名字上:

      “皆斩,万物皆斩于刀下。好霸气的名字,就是用在这把刀上糟蹋了,应该换个斩兽刀。”

      陈子荣道:“我乐意行了吧,想办法把这两个字刻在上面,要刻的和我写的一样。”

      “行行行。”骨狼不耐烦的挥挥手,转身去思考怎么把字刻在刀上。

      陈子荣无奈摇了摇头,对牛弹琴啊。

      就在这时,巫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你说刚才那两个花纹是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