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肥婆胖妞牲交

      暶 “刚才张总和郑总还有曹总都讲了利弊,红蚁系统市场化是一个必须的,这个关ﭳ系到将来的市场份쪛额,现在主要是采用什么样暤的方式,是像安卓系统一样免费还是收费?”

      ῒ “当然收费了,我们总得回血是吧。红蚁系统收费也抢着ⰲ有人要。”

      “郑总这个说的没有错,收扅费是肯定要收费䤦的,郑总如果系统市场化保密系统能做到吗?”

       “这个没问题,也不知道红蚁系统研发团队是谁,你们也知道,就넲是让我抄我们都抄不好,别说我ฃ们推出去市场化只是开放相应的端口,保密问题是没有问题的。”

      “我和徐总商量过,今年会把移动通讯ᓗ事业碟部和软件事业部公司化。现在的问题是你们能不能承受这样的重任,郑伟民郑总,你们能不能担起来?”

      “应该没问题。”

      “什형么叫应该?你们软件事业部都快成笑话了,成立了两年多焆,平时牛逼哄哄的,遇到事儿就软了,无人机操控系Ꮂ统你们什么时候能做好?”

      “快了,现在进度快多了。”

      “柳总,我们移动通讯事业部独立出去没有自己核心科技。”

      “这个徐总鏬和我都知道,也栣讨论过这个问酓题,鸴徐总的想ﻻ法멀是你们主要做上游零部件设计和研究,这方面红芯会配合你们的廬,你们要做的就是永远是最先进的。”

      “那上游企业是交给我们来管理吗?”

      “大部分交给你们,科研部会给你们支持。听徐总意思你们独立出去会给你们一份核心科技。” 倜

      “납什么科技?”㓍

      “徐总没ፉ说,不过肯定能䤞让你们守住基本盘。”

      쑌 “柳总,我们机械㎇设备事业部现在有些臃肿了,是㲡不是也要分配出去?”

      “你⇺们分出去是肯定的,不过不是今年,徐总说你们还差的远,至少你们得有独立设计런的能力而不是靠徐总来技术输血。老郑他们磕磕绊Œ绊还能做出点东西,你们这一点自主楎东西都没有。夵怎么独立出去,还依靠红⣢叶输血?那和现在有啥区别?区别让你们更舒服一些吗?”

      李军民直接低下了头,柳洋负责运营,徐枫如果不出声一般就是他们的头,逮住윢他们一顿怼,怼了你还得守着,闹到徐枫那里,徐枫怼咭得놬更厉害,柳洋不懂技术,到了徐枫那里随便给你出个题就能让人麻爪了。

      “柳总,这无人机项ᆐ目由谁负责?以后挂在我们软件事业部下边吗?”

      “这个徐总没说,应该会独立一个公司吧!等你们做完了再做决定。这个项వ目是和军方合作的,到时候还要看他们的意见。”

      “柳总,今年一下子步子这么⎙大,咱们财政压力太大了。”

      柳洋没有回答曹晓丽的话,而是看向葛春晓:“葛总,给我们解释一下,去팉年你ᘥ们都投资什么了?徐总亲自抓投资部的时候,那是企业大奶牛,去年你们做楔了什么,是不是还骟要我们ﱲ给你补贴呀?”

      葛春晓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去年大环境不太好,而且我们也在投资实业,实业回笼资金比较慢。”

      “我不管你们多少困难,今年年底结算,低于百分之十,我看投资部就没有必要存在ᢉ了。”

      “百分之十没问题!”

      跢“今年财政吃紧问题我会后会和徐总沟通,你们财务部做好成本控制。”

      㥷 “柳总,你给徐总说说,咱们红叶前景퐈这么콀好稍微댛借贷一下没有问题吧,卡的这么댖死굒完全没有必要吧!”

      “行呀,你去说呗。坟”

      “我♮不去,我怕挨骂”

      柳洋被气笑了:“咋了,你怕挨骂就让我顶雷呀!॑你咋不上天呢?”

      “谁让你是硷老묔大呢?”曹晓丽嘟囔着。

      “你说什么瀫?”

       “没芦,没说什么,柳哥,红芯电子今年分红吗?”

      “分,这里我也ᅸ给你们说一下,今后分出去的公司都是一年分红一次,给总部回血,也少给我做小动作,髨小丽回头你盯着红芯电子他们,谁要是敢糊弄告诉我一声。我看看谁这么胆大。”

      “柳哥,那青枫国쨮际咱们能不能……”

      “我说你是不挨骂是过不去这一天是吧!青枫国际和咱们핛有半毛钱关系吗?”

      䫻 “怎么没有,那也是老板的企业。”

      柳洋没搭理她,青枫国际有禚钱,可是从法律意义上来说和红叶没半点关系,就算自己됄家老板是大股东可퓙是不能混为一谈。再说霦了,那是未来老板娘当家做主的企业,自己还是少沾这些事儿。不过实㤳在财务紧张了可以拆借一下。

      “对了,何总,你们操作的时候记得国内和国外收费不一样哈!”

      何春燕:“怎么不一蘖样的?”

      “简单来说就是떾国内厂家的国际业务,还有外资企业收费不同。”

      “具体什么标准?”

      “这个徐总也提过一嘴,小郑还有点ۜ儿愤青呀!”

      “以前老是鬼佬割我ޕ们뫄韭菜,这次我们要反割回去!” ྋ ⪬

      “这个你和市场部,法݃务部商量吧,繻割下来给你们加奖金。”

      “柳总,我们仪器设备事业部能不能开拓一下鳔国际业务。”

      “国内业务不够鿧你们吃了?我记得你们订单都∤排到明年了吧㍗,你们有那精力做国外的订单?”

      “国外订单利润空间更大,不是我吐槽,有些人就是不把我们当回事儿。”

      “怎么回事?”

      劦 “有几家大学嫌我们的贵,要知道同类型我们报价最低,而且不需要关税一类的,性价比最高了,简불直就是端着饭碗骂厨子。”

      “ﹶ你统计一下,回头把这些单位列入不欢迎名单。回头我问问徐总,我觉得可以适当的放开一些国外订单。不然有些人还真是蹬鼻子上脸。”

      狱 红叶科技高层会议开了一整天,实际上这些问题年前就有过总结,那时候辩是徐枫主持的,徐枫主持会议有个鲜明特色那就是,快,简洁。往往他会针对问题给你指出来,这是智脑的功能,有什么问题它能给℀你发现,有时候会提出建议,但是人的行为动作不一样比如윏说曹이晓丽会说从青枫国际弄钱,小红不会덲,因为在它概念里就ṩ没有这样行为规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