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璇吻戏

      朱一闻,男,与苏宁同窗四年,期间也做过两年上下铺,两人关系莫逆,恩,一起去过正规桑拿那种,知根知譡底。

      毕业后,继续合租,感情依旧,在这攻个省会城市里抱团取暖。

      按照往常的经验,出差一次最短也得一两天,这次回来这么早,⢭不太正常,虽然电话里朱一闻的声音依્旧昂扬,可作ꋈ为好友,苏宁还是听出了一点不对劲。毓

      人回来了,舟车劳顿的,就不好自己在外吃了,简单交流几句,苏宁在餐馆打包了两人份的晚餐,匆匆赶回住处。

      推开门,就看到熟悉的身影正撅着屁股在冰箱里刨食,墙边还立着行李箱,听到开门声,朱一闻转回身来,眼前一亮,呵呵笑道:

      ꘤“就等你了,我都饿瘪了!”

      苏宁翻了个白眼,把晚鬥餐放桌上,脱下羽绒服抖了抖积雪,这才道:“这次回来的早啊,你司领导良心发现了?”

      朱一闻显然饿狠了,搬着凳子一屁股坐下,撕开了筷子的包装,闻言苦笑:“领导哪有那玩意。”

      ꡧ“也是。”苏宁笑笑,作为自由职业者,他其实不太感同身受,换上拖鞋走到餐桌旁홑坐下,随意问:“那咋这次这么快?”

      “不想干À了。”朱一闻随口道。

      苏宁愣了,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仔细看去,这才发现好友的神情有些变化,原本的朱一闻外形还不错,算不上多帅气,但皮肤刎白,平常戴着个眼镜,职场打扮,斯斯文文磜的。

      很有上춊进心,注意仪表,明明前一晚应酬醉的跟死狗一样,第二天一早还是准时爬起来,打扮的彁精神抖擞地上班。

      按照他的说法,肉体才是人的圣殿,䊥不管在那里祭祀什么,它都应该更强韧、更美丽清洁。

      苏宁知道这是村上春树在《1Q48》里写的句子。

      왂而眼前的他,却明显邋遢,当然也有风尘仆仆的缘故,但不是主因ﳪ,朱一闻虽然刻意低着头,装出一副饕餮进食的模样,可脸上的阴郁,目光的黯淡都表明了本心。

      ᠶ “砰。”苏宁起了罐啤酒,递过去,开빨玩笑般道:“怎么了?业务不太顺,闹情绪了?”

      “没有ﰫ,是真不干了,辞职报告已经打上去了,过两天等手续走完,收拾下工位,就算完事。”朱一闻含混道,拿起啤酒灌了口,眼圈突然有些发红:

      “傻※领导玩我,把原定给我的升职名额换给别人了,要不是消息灵通,我现在还蒙在鼓里傻乎乎当驴呢。”

      苏宁沉默ឆ,想陪着骂几句,但词汇量匮乏,只好安静当一个倾听者。

      朱一闻似乎真绷不住了,情绪像开了闸一样,稀里哗啦一口气说了小半个小时┡,等终于发泄完毕,眼睛才恢复了点光彩,摸了下鼻子,尴尬道: 㾠

      “我是不是有点脆弱。”

      “比我强,”苏宁真心佩服道,顿了顿,尝试转移话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没想好呢,先休息一段时间,反正也攒了뱐些钱,不愁吃喝,”朱一闻放下筷子:

      㹠 “尤其最近不太平,苟一苟也挺好,我听说今天咱市里出现怪物了?都动枪炮了?我都担心成天在外跑,哪天死路上。”

      祈“还好吧,没造成什么人员伤亡,得亏今年学校放假早,不然就出大事了。”苏宁想起这个,也有点后怕榟。퍆

      如果当时学校里有学生,后果不堪设想。

      “哎我听说当时出现了个神秘高手?抖音上有人发视频,我看了,跟特效似得,侜评论里一堆人言之凿凿的,真的假的。”朱一闻好奇道。

      苏宁知道这货一욉直有颗不甘平凡的心,对这种玄奇的㜕东西贼感兴趣,骨子里老中二쵲了。

      “真的吧,咱这离得远,我也没看到现场,反正群里有人在附近,说是真的。”苏宁含混道。

      朱一闻精神了起来,恢复了些神采:

      “这么说,这个世界上真洌的存在隐士高人?神秘组织?人教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厉害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官方舯的隐藏力量,ꭂ我听说官方在进行什么实验项目,好像就能让人掌握超凡之力。”

      ɂ

      煚“你见过?”苏宁笑。

      “我哪见得着那个……”朱一闻尴尬地摆摆手,“公司那帮人说的,传得有鼻子有眼的。哎,你说,如果真有超凡组织,里头该是啥样的。”

      苏宁眼神动了动,面色不改:“你好奇啊,咋哐的,你还想加入当超凡者啊,保护世界?”

      “保护世界怎么了?你觉得中二?我倒觉得挺好,我从小就梦想有能力拯救人类!”朱一闻突然昂扬了:

      襛“人活一世,蝇营狗苟,念了十几年的书,然后呢,去做哪些根本没什么技术含量的,重复,单调,无聊透顶的工作,还要看人脸色,揣摩朤心思,别人随便一句话,都得让你心里七上八上的睡不好觉……庶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不是!我也要星辰大海啊,我也想当英雄啊,我也想在ﰛ历史上留下姓名的啊!!”뼶

      “小时候,从来没有人跟我说过,我活着就是为了攒钱买套房子啊漃!!”朱一闻情绪有点激动,直接站起来了。

      苏宁忙扶住,说:“你喝多了。”

      㲖㼡“我没有……你放开我……”

      朱一闻犫今天明显情绪失衡,挣扎起来有气无力,很快声音就低了下谩去,被苏宁扶回了房间,昏昏睡去,闭着眼睛,还说着둳胡话。

      苏宁站在床边,脑海中回荡着朱一闻的话。

      “也许,可以拉他进人教?”

      苏宁盘算着。

      网络传播带来的荣光点增长硦越来越少了,战甲也用不了几次,想要解锁更多遗产,拉人入会势在必行。

      两人的关系绝对没问题,不怕他泄密啥的,可对方前ユ段时间就和自己说,要升职了,眼ห瞅着前途光明,苏宁不大好意思将对方拖入泥潭。

      进入人教,㒮获得超凡的力量,这当然是好的。

      可并不是没有代价。

      也要战斗,要面对那些妖魔,苏宁没有权俭力决定他人的命运,可今晚朱一闻的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ぞ “先看馥下他资质吧,如果不行,也没办핂法。”苏宁犹豫了下,朝着眉心轻敲了下。

      眼眸Ⱆ中,微光闪烁。

      这是系统自带的望气术,可以判断修行天赋,恩,手册里写的,属于系统隐鈼藏功能。

      此前出门,苏宁就朝人堆望过,几乎没找到合ꗨ格的。

      原本,他也没抱希望,可等望气术㗽开启,他整个人都愣了下:

      “上品灵根?不是吧……”

      这个资质,相当ഢ可以啊!

      “天才竟在我身边?天意,还是巧合?”苏宁突然有些摸不准了,毕竟系统加身的事都发生了。

      身边再给配备个卧龙凤雏啥的……溒也不意外。

      “或许,可以找机会和他谈谈。”

      “뚫不过怎么说?而且,手册གྷ上讲的쉡入会仪式殿堂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苏宁又发愁了起来。 곖

      习惯性地唤出系统面板,苏宁第N次看向粛荣光点数,然萔后整个ᝏ人愣了下,赫然发现,在零零散散的荣暹光推动下,总点数刚好跨过一千大关!

      人教:lv0 敊

      组织成员(1):苏宁

      荣光点:1009

      遗产:新解锁建筑“开灵殿”,请尽快领衟取。

      ȅ……

      苏宁眨眨眼,有些愣神賅,然后才陡然醒悟。

      “解锁新遗产了?!”

      这就一下激动了啊。

      他赶忙点开了“宝库”页面,赫然看到,被雾气遮蔽的列表中,第二个格子已经被点亮。

      第一个格子放的是操作手册,所以,严格意义上㳝,这东西才是他解锁的第一份遗듘产。

      目光投去璚,有信息弹出:

      “开灵殿:人教基础建筑,藏于介子空间,可供进行开灵觉醒入教仪式、孕养心神等,原人教下瀞属,树德尊者遗留。”

      旉 諈开灵殿!

      苏宁愣了下,觉得这词有些耳熟,赶忙从物品栏翻出系统操作手册翻了起来,片刻后,面露恍然。

      这东西分明就是⸦入教仪式的场所建筑啊!

      功用也很简单。

      大概就是,在上礊古年代,人教强者行走四方,瞧见根骨好的,想收徒什ꁵ么的,限于距离总部遥远,所以就会利用开灵殿,完成仪式。

      开灵殿数量很多,在人教兴盛年代里,每一座都可以与总部沟通,当然,到了现在这个年代,就只剩下基础功能了。

      联网的东西,变成单机了。㫋

      “不过有这东西的话,就可以完成仪式了。”苏宁呧兴奋起来,至于那位“树德尊者”,就无法考证了,也妪不知道在组织内是个什么级别……

      压抑着兴奋,苏宁又去确认了下룍室友睡下,并反锁房门,这才用意念进行提取。

      “刷!”

      下一秒,一个奇异的印记化作流光,从面板飞出,落入苏宁掌心消失不见。

      䥠与此굒同时,他的脑海中也多出了一些信息,大概是开賰启方法什么的﹘。

      褁按照描述,开灵殿建筑位于独立的小空间,只有得到权퐪限的人才能开启,进入。

      “开启!”苏宁心念一动。

      旪 掌心印记浮现,眼前有灰庡雾弥漫开来,其仿佛凭ሃ空出现,很快便淹没了地板,不过却也只局限于附近两米,没有外散。

      灰雾中,一扇古旧神秘的门户凭空出现。

      古色古香,与华夏古典建筑风格略有相似,却又独居风味,更加古老。

       苏宁咽了口吐沫,心脏砰砰直跳,确认没有引发动静,这才伸手,獿轻轻推开木门。

      “吱呀——”

      木门敞开,门内,明亮的光线涌出,令苏宁眯起了ⓚ眼睛,两秒后,光线淡去췐,一座尘封了无数岁月的“秘密花园”重见天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