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馆下药迷倒俩

      我们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饭馆,开了一个单间,菜还没上齐栽她已经灌下去了两瓶啤酒。꿶

      “你倒是挺能喝得嘛。”我묏说道。

      “以前我不喝酒的,现在每天都会喝酒,要不睡不翩着。”

      她说得很轻松,但言语中透露着对往事的无限伤感。话音一落,又一杯已下肚쳙。

      딿 她这话让我感格触颇深,埸看着她,就像在看一面镜子。

      酒逢知፪己千杯少,开怀畅饮诉苦肠。ꦁ

      我们边喝边聊,聊到痛处四目含泪,说到兴事喜上眉梢。

      酒䟳渐尽,人渐醉。两腮发热,粉颊发红,

      “你还是少喝点吧,猅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我劝道。

      “放心,我不会醉的,醉了我也不拖累你。”

      ᓚ“我不是那个意思,酒喝多了伤身。”

      “无所畏了,喝酒的人还怕伤身?就像抽烟的歘人,明知道抽烟有害健康还是会去抽一样。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他们抽的不是烟,喝的也不是酒,而是生活。”

      “所以你不但不要劝我,还要陪我多喝一杯。这还有五瓶,全是你的了,喝得了吗?”

      “喝不了。”

      “那说明你的生活比픫我要好,当你经历过多次绝望之后,这些就不够你喝的了。”

      “也许吧。但是我不希望有那瀧种经历。这酒我虽然喝不了,可为了你这个朋友,脉我还是要喝的。”

      “朋友?我们算是朋友吗?你不把我当神精病就好了,还能把我当朋友?”

      “从现⩒在起,把你当朋友了。而且应该能成为好朋友。”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为了庆祝正式成为朋友,你把这酒喝完。让我看到你不是在骗我。”

      “没问题,不过Ё,咱们既然是朋友了,朋友就应该坦诚对吧?”

      ▥ “对啊。我很坦诚的。”

      “那么我问你,你说那怪梦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说完,准备好了迎接她的笑声,然后她ᓍ肯定会对我说这你也相信?太天真了。

      但是我猜错了,她不但没ᕿ有笑,还变瞬间变得很严肃,说道:“真的!䜏我没骗你,那全是真的!”

      “真的?没骗我?”

      “你不㸄信我干么还问我?”她有些生气地说。

      “我信,只是这件事太离奇了。所以要问清楚。你别生气啊。”

      “我已经生气了”她嘟着嘴,抓起一瓶酒说:“你把它喝完!”

      観 “等下,我说完再喝。”

      “你还要说什么?”

      “你不是说梦里的那个人对你说,不让你告诉别믣人吗,要不然会有灾难的,那你还告诉我?这是害我也是在害你自己呀,你不怕?”

      “๯怕呀,但是那是你给我说的。你不能算是别人吧。”

       坚 “说不定只是和我长得相似而已。再说了,梦里的人谁能记得那么清楚,我做了那么多梦。都没记뇸住一个是长什么样的。”

      “你䰄说这话是不是想说我连累了你?”

      “不是。我倒是不怕。我就是看你这么一个好女孩,要是为这事끉有什么霜意外的话,会让人难过的。”

      “难过?”她苦笑着摇了一下头,接着说:“谁껪会为我难过?我家人?他们早就不管我了。在他们眼里我就是多余的。朋友?那些只为了利益才称朋友的人,才不会难过呢。幸灾乐祸还差엖不多!”

      “那不一定,我也是你朋友,我会难过的。”

      ⻂ 秦雪轻声哼了一声,“你?你就⦓是在骗我汘,都不信任我,还敢说是我朋友?”

      稑 “从现在开始ꝼ,以前的都过去了,现在我信任你,픮咱们互相信任。”뷥我一字一句地说。

      她瞥了一眼旁边的酒说道:“你信任我,但ᥓ是我可不信任你。”。

      “为ՠ什么?”

      “你看,说了半天ݪ,你一口酒都没喝,你说话就不值得信任。”

      ዌ有些时候人会为了某些事冲动,有错的也有对的。我认为我做的是对的。

      五瓶酒下肚,我已经坚持不住趴在了桌子上。头很沉,沉픨得抬不起来。

      “你怎么样?没事吧?喝不了那么多干么还郱要逞强呢?我就是开个玩笑,你太认真了。”她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得遥远。但是也听頦得出很关切。

      唈“我没事,一会就好,只是头晕。”我努力挤出这句话,然后想站起来,却发现根本站不住。

      我又坐下,继续趴在桌子上。

      䣣 秦雪皱起眉头,十分关切地说道:“你这样不行啊,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酒醒了再回去。”

      她把我扶了謙起来,走出了饭馆。

      我才发现她其实也有点站不稳,也是在努力支撑着。

      我们在附近找了家宾馆,开了一间房,晕晕乎乎跟着服务员进了房间。眼前看到汗一张床,一头倒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在下腹的涨痛中我醒了잽,房间灯还亮着。迷迷糊糊去了卫生间,又洗了一下脸,神智顿时清醒了很多。

      这间客房不大,有两张桌,靠近门口一张,墙角有一张。

      ㇘墙角的桌子上放着一些饮料和一些情侣用品。紧挨着这张桌子有张床,床挺宽。

      床上躺着秦雪,穿着t恤和短裙,蜷着腿渶。裙摆向上翻起,雪白的大腿尽显眼前。鞋子已脱,头枕着﮼被子。

      我轻㨃轻托起她的뷝头,把被子从她头下慢慢拉出来,然后给她盖在了身上。她始终一动不动,睡得很沉。

      我脱了鞋,躺在另一边侧身背对着她,也没盖被子,很快就又昏睡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阵寒气ꭰ侵袭全身。我睁眼一看,眼前一片昏暗,四周也变了样,像是一个山洞。这是哪?我怎么会在这?我顿时心生恐惧,立刻塉站起来四下观瞧。

      这是一间五六十平米的石室,在前方墙壁上有一扇石门,不过石门板已经脱落,平铺在门口。门外是一条漆黑的通道,一直向外延伸看不욡到尽头。在右侧墙壁上挂着一盏油灯,灯芯很大,在昏黄的灯光衬托下,更加显⏫得阴森诡异。

      灯下面紧贴墙壁是一张圆形的石桌。桌面很大。上面刻着一些花纹,或者是某种图案。因为表面쒇有很㸐多尘土覆᪎盖,一些纹路已经无툒法看清,桌子中间有个凹陷,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

      我走过去,发现那是一颗珠子。我拿起来看了看,正是秦雪给我看的那一颗。或者是一模一样的。

      我心说ₜ,这是怎么回事?我睡下后是谁把我带到这的漻?这里好像就是秦雪梦里的那个山洞。莫非是她把我带来的?我怎么一点没感觉?她给我下药了?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呢?她又去哪了呢?这珠子和这桌子看起来是一个整体,这图案中或许隐藏着什么秘密。我摸了摸身上,手机不见了,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뛌 我伸手想去取那盏灯,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黑暗里传来。

      这是谁?秦雪?我得先躲起来。

      我看了看周围也没有可躲藏的地方,看到桌子下一片漆黑,于是蹲下身子挪到了桌子下面。这才发现桌子全靠中间一根圆柱支撑着,纖圆柱直通地底。

      脚步越来越近,我的心也越跳越快。我盯着石室门口。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

      门口出现一个人,一个女人,很清秀,穿着一㯑身紧身的运动装。秦雪,真的是她。我静静地盯着她,放缓了呼吸。

      秦雪走进石室,四下看了一眼,就朝石桌走了过来。然后我就只能看到她的腿站在那里,梧听到她像是用什么在擦桌上的尘土,接着是很清脆的石块撞击声,好像是把什么东西放在了石桌上。

      “奸臣昏君欲灭我族…⍽…幸得先呝祖护佑……”秦雪像是在念石桌上的文字,但是显然念得很吃力。她又擦了几下石桌,又念到“븼……以血祭……家族后人善瓍听魂者……神石……”

      黑暗中又传来了哽脚步声,声音杂乱,显然人⚱数不少。秦雪吹灭了灯,四周立刻陷入黑暗之中。

      接着我就感觉有人拍了我的肩膀。我浑身一颤ੈ,猛地坐了起来,看到秦雪正站在我面前,微笑着对我说:“怎么了?做噩梦了吧橳?看你一头汗,我买了包子,快起来一起吃吧。”

      我定了定神,看看四周,这还是宾馆的那间客房。

      秦雪这时已经走到门口的那张桌前坐下,拿起包子就吃了起来。

      遷我起床洗漱完毕后,她那份已经吃完了。桌子上留着我的一份。

      她淡淡说道:“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你这就要走了啊?”她的行为着实让我很难琢磨。

      “是Ɛ啊,我的手机号ﵢ已经帮你存在你的手机上了,我也保存了你的号码。现在时间还早,你吃完了可以再睡一会。”她说鰵完转身就要走。

      “你那么急着走是有事吗?时间还早呢,坐下等我吃完一起走。”

      ℰ“我就是不能和你一起所以我才走的。”

      “为什么?”我问。

      “我们一男一女从这走出去,别人看ᐦ到会说闲话的。肯定认为我不是好女孩。我不想鬋那样。”

      她贃说得很认真,我也听得很明白。只是在我眼里,这种男女一起从宾馆或者别的什么地方进出的事很正常,没想到她还有这想法。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

      我说道:“好吧,那你先走吧,我睡一觉再走。”

      她没动,站在原地看着我。

      看着我连着吃进了两个包子后,ಏ才柔声问道:“好吃吗?”

      “好吃,我最爱吃包子了,来,再给你吃一个。”说着我夹起一个包子伸向她。

      她看了一眼伸过去的包子,突然板起涼脸,转身快步走到门口ﬗ,到了门口又突然转过身,很气愤地问道:“我是不是很难看?很丑?쩧丑得男人都不愿多看我一眼!见到我都要躲得远远的!是不是?”

      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漂亮的女人,秦雪以往都是在男人们的奉承中成长起来的。

      在她的内心形成了优越感,自以为錕没有男人能经得住她的回眸一笑,更别说主动献䃞媚了。

      现在她失败了,优越的自尊受到了打击。

      她死死地欼盯着我,两颗晶莹剔透的泪珠围着眼圈打转。

      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䚪呆隹呆地愣在那里。她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出去买早点受到什么刺激᠁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走了出去。脚步声渐渐远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