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比较色的小说言情

      这鬼东西慢悠悠地穿过结界,进入浅水区,大半个身子都露了出来。

      杨光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鬼东西的形䘴体、这青色鳞片,三角状的⠣长棘,嘴上的长须,卧槽,这不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生物——龙么?

      栩 好在这龙比电视里出现的龙要小的多,不过4~阠5米长,体重还不及鹿爸,还是个小青龙,只是这血红色的双眼,深不见底的法力值,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依然让杨光不寒而栗。

      “你们墈怎么停了,继续打呀……嘻嘻嘻嘻嘻。”空气中传来小女孩的奶音。

      杨光呆住了,嘴巴张得大大的,慢慢地抬起手,指着小青龙,抖了十多秒钟,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卧槽ﴄ,你这鬼东礌西居然会说人话!”

      杨光浑身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或许是恐怖谷效应,杨光突然对眼前这小青龙好感全无,居然说人话,而且頭是小女孩的声音,这五大葙三粗的形象,居然是小女孩的声音,还有奶音,恶心!

      “呀竴呀呀,无毛怪,你每次见到我,居然说的第一句话都是一模一样的,嘻嘻嘻,ᓷ我不叫‘鬼东西’,我的名字叫作‘暴死’,嘻嘻嘻嘻嘻。”

      “暴死?”杨光怀疑自己听错了,又确认了一遍,“你叫‘暴死’?”

      귀 “没错,其他那些无毛쪬怪都是这么叫我的,我觉得这名字不错,嘻嘻嘻嘻嘻。”

      杨光瞬间就明白了:“暴死,应该是boss的发音,我就说呢,怎么会起了个咒自己的名字呢!”杨光本来抖个不停的那只手一下子就不抖了,这小青龙看上去有点蠢蠢的,脑中火花一闪,回道:“好的。”然后顿了下,又回到了刚才惊讶的表情,“卧槽,‘暴死’你居然会说人话!”

      “嘻嘻嘻,种族天赋,就我们种族天生可以说人语,你身边的白毛怪,还有那长角怪都说不了的,嘻嘻嘻嘻嘻᳡。”

      没想到,这小青龙居然无缝接上了。ꏆ

      杨光突然想起树屋里有本书的名字是“傻龙湖”开头的,莫非这里的“傻龙”说的就是眼前这家伙,多半是,要是这小青龙真的脑子不好使的话,说不定不用正面冲突也䊧可以全身而退。

      “你们怎么停了,继续打呀……嘻嘻嘻嘻嘻。”小青龙又重复了一遍开始的问题,语气语调都是一模一样的。

      杨光在心里嘀咕,“果然是傻龙,就算本来要开打,你怎么一过来,肯定打不起来了。”

      结果,小青龙继续ꌞ说道:“你们打到都要死翘翘,我就可以顺便加点经验值了烑,嘻嘻嘻嘻嘻。”

      杨光确信了,这龙智商不行,原来还对这龙有些畏惧,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这种感觉了,反而觉得有一点点的萌蠢。年

      小青龙往鹿爸鹿妈那边游了游,开口道:“长角怪,你怎么跑到这边来打架了呢?嘻嘻嘻嘻嘻,要是死了,可就复活不了了。”

      姉鹿爸鹿妈没有回复,不是不懂人语,而是身体构造所限无法发絨声。

      小青龙又往杨光这边游了游,突然注意到了什么,居然大跨步冲上了湖岸:“白毛怪,你不是被⢶绿皮怪困住了吗?你怎么出来了!这都……我数数……200多年了吧,你怎么出来了벳,我哥哥出来了没?”

      白狼同样没有回复。

      小青龙又悻悻地回到湖水中,又往美狼狼那边游去ﺧ,沸狼狼立马龇牙警告。

      “你们伤的不轻啊,嘻嘻嘻,诶?这里怎么有一坨脏兮兮的什么东西?”

      小青龙发现了什么,迅速游到鹿爸鹿妈那边,一脸得意地说道:“呀檙呀呀,你们的小崽子又死了呀,嘻嘻嘻,这都第几个,你们还真是不死心,你们的等级太高,小崽子继承后根本控制不住ꉽ的,就算不被别人弄死,早晚也ᛠ会自己弄死自己,嘻嘻嘻嘻,死了也好,多死几次,你们早死心!”

      鹿爸听完怒火中烧,直接一个大招对着小青龙甩了过去。

      吓得小青龙立马蹿到概了结界的后面,鹿爸的大招撞在结界上,瞬间就泯灭了。

      小青龙左看看,右看看,确认安全后,又穿过즗结界。

      “长角怪,你脾气还是这么差,嘻嘻嘻,没见过你这么傻的长角怪,不好好升级,尽早离开这里,居然整天想着生崽子,搞得自己技能倒退,瞧你现在浑身上下笑死人的样子,嘻嘻嘻嘻嘻!”

      鹿爸听完火更大了,气得鹿唇都在那里抖,对着小青龙发泄了几个大招,带着鹿妈愤愤然离开,直接回芦苇区了。

      小青龙又躲到结鑌界后面了,一直看着鹿爸鹿妈远⯴去,才揁又灰溜溜地穿过᝵结界。

      杨光这边则是一脸懵逼,小青龙说的都是什么东西啊,信息量太了了吧:“死了不能럚复活?哥哥?等级继承?升级离开这里?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

      杨光正准备开口提问,小青龙先说话了:“呀呀呀,这长角怪就是脾气差了点,嘻嘻嘻,都怪你这个无毛怪,要不是你,长角怪也不会变傻想着要生崽子。”

      杨光有多了个懵逼的信息,忍不住问道:“鹿爸鹿妈生斑比关我鸟事?”

      “鹿爸?斑比?鸟?不懂,无毛怪你可以说人话吗?”

      小青龙这前半句没毛病,但是后半句是人说的话么?杨光⣟感觉自己受辱了,自己明明是人类,却被小青龙怼着说人话,还没法梀反驳,虽然怄气,还是回了:“我的意思是⻞,长角怪生崽子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和他生的。”

      “呀沺呀呀,无毛怪,看来你不记得了,生崽子的秘诀还是很久之前你告诉长角怪的呢。”

      “哈?”杨光没反应过来,“是我᯼告诉的?我告诉长角怪的?不对呀,我都不知道这件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太脆弱,死的太快了,当然틡不知道了,至于我怎么知道的?嘻嘻嘻嘻嘻,是你跟我讲的呀。”

      信息量太大,杨光脑壳有点炸,“我……和你关系很好么?”

      “这就要看是哪一次复活的你了。上一次的上一次我们关系很好,我们经常一起说话,你还给我鱼吃,你还说我们是好朋友,但是那一次你被其他无毛怪给弄死了;上一次我们关系就䝈不好啦,不让我杀掉其他无毛怪,还不깏给我鱼吃,整天和白毛怪在一起,也不和我聊天,然后我就很生气,也很不开心,我就想示了一个办鄆法:把你弄死了,重新来一遍不就好了!我真是太聪明了,所以就和你打了一架,耶,是我赢了,所以,这一次,我们还要是好朋友呀,不然我还会不开心的呀,嘻嘻嘻嘻嘻!”

      “噗~”杨光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原来就是你!搞死我,还有搞死友狼狼和暖狼狼的原来就是你!”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想让你重新变回来,白毛怪要帮你挡住攻击,我也没办法的,不能怪我的呀。你看,刚刚冰面那里那两个受伤的白毛怪,我一个吐息就可以弄死,我都没有做,不是入侵者,不在我的地盘我都不攻击的,嘤嘤嘤。”小青龙越说越委屈,感觉眼泪就要掉下来了。

      杨光把手中的冻土鱼叉往地上一插,叹了口气,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是这样的小青龙,强是强,但是太单纯了,单纯到有些傻里傻气的,还有点可怜兮兮的。”

      杨光当初那股要和鱼池破坏这拼命的劲头现在全都没了,看了쏜看旁边的暖狼狼和友狼狼,我去,除了白狼,所有狼都全身肌肉紧绷,龇牙咧嘴对着窶小青龙发出呜呜的警告声,看来狼族和龙族关系不是很好啊,要报仇么?关键是根本打不过小青龙,从刚才躲避鹿爸的攻击的动作可以看出小青龙敏捷堪比鹿爸,背部珐琅质鳞片,刀枪不入,腹部贝壳一样的腹甲,坚뒀硬无比,物理防御顶级,法力值深不见底,要是再有个100%法防,简直就是无懈可击。

      杨光觉得目前这状况,还是不要冲突的好,于是微微一叹,说道:“算了,原谅你了,之鍱前肯定是毻有什么误会。”

      小青龙听完开心地在水里面转圈圈。

      캈 杨光往前走了几米뮃,蹲下来,保持和小青龙平视,然后问道:“‘暴死’,不对,Boss,我뢚有一些事情想要向你请教?”

      小青龙尾巴翘了起来,一副得意的样子:“呀呀呀,你问吧,随便问,我‘暴死’最聪明了,没有我‘暴死’不知道的事情,鬉嘻嘻嘻嘻嘻。”

      “对对,你最聪明!”,杨光心里面呵呵一笑,继续说道:“你刚ꅸ说长角怪死了之后无法复活,为什么我还有……白毛怪可以复活。”

      “你这应该知道的呀,我们这一层分成了九区,每一区都有守护者,守护者在自己分区内死亡可以复活,귗在其他区死亡无法复活,永久死亡。剋我现在脑子里还在不断提示,‘无法复活区域’,好烦的呀。”

      “咦?那岂不是要是你现在死了,就永远死掉了,不能复活?”

      此话一出,小青龙立马逃到结界后面,说话都不利索了:“无毛怪……你……你……不要吓我啊,我会跟你拼命的,我跟你说。”

      “瞧你那怂样,放心吧,不会打你的,也打不过你的戒,你这么聪明,这么强ߑ,天下第一,一方霸主,人称Boss,不用怕的。腍”

      杨光此话一出,小青龙尾巴就撅了起来,摇头晃脑地又游了过来,看起来很不经夸。

      “也就是刚才长角怪被我们弄死的话,就不能复活了,对吧。”

      “是的呀!”

      “是不牡是我和白毛怪去长角怪那里打架,被弄死了,也不能复活?”

      “是的呀,白毛怪不能复活!不过无毛怪你可以复活,你是个奇怪了东西,明明提示不是入侵者,但是却可以在任意地点复活,好奇怪맊的呀!为什么呢?更奇怪的是,你可以在任ꆥ意时间复活。”

      “‘任意时间复活’指的是什么?”

       “现在你看这湖水,水好高好高,这个劒时候,白毛怪死掉了,可以很快复活,但是要是这湖水很低很低,白毛怪死掉,就不会复活,要等到这湖水又变得很高的时候才会复活。但是,无毛怪你无论什么时候死了,都会立即复活,真的好奇怪呀,为什么呢?”

      “就是呀,为什么呢?”杨光模仿小青龙的语气语调,故意避开回答,总不能说是王大叔给自己的“优先复活权限”,这个秘密必须私藏。说着说着,杨光突然魄想哖到一件事,“卧槽,之前怂恿喜狼狼们去藤蔓区,要是不幸挂了,岂不是都复活不了了!怪不得当时喜狼狼们踌躇不敢过河呢!”杨光意识到自己又坑了喜狼狼他们。

      虺 小青龙继续说道:“其实我是希望你们让长角怪死翘翘的,这样,他엊们那个区就可以重启了,又会有一批新的长角怪出现,他们那个区的战斗力会一下子提高很多很多,因为会有很多很多长角怪,我们这里就更安全了。”

      “重启?”杨光想了下,懂了,就是一批守护者挂了,系统会重新补一批,卧槽,这不就是专门给冒险者升级的命吗,想想还真可怜。

      “那‘升级离开这里’是什么意思?”杨光继续追问。

      “每一区的守护者升到100级,结成金丹,就任务完成,没有分区死亡限制了,长角怪要是老老实实升到100级,他们那个区也会重启的。”

      胍杨光又懂了,升级臖到一定程度,可以避开被当做升级工具人的命运。

      㿉 륷小青龙尾巴又翘了翘,继续得意地说道:“嘻嘻嘻,我已经89级了,再过几十年,等我100级,我就可以出去玩了,耶耶耶,这里太无聊啦。”

      卧槽,89级,杨光想想自己才11级,差了好几个梯度〚,果然是Boss级别,还好刚刚没有发生什么冲突,以后对小青龙态度要好一点,切记切记,不可对小青龙动怒。

      “那你刚刚提到的‘小崽子的等级继承’又是什么?”杨光继续问道。

      “呀呀呀,这还是你告诉我的呢。我们守护誁者无法产生舊后代,几万年下来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但是无毛怪你居然有办法打破这个规则,但是,生下的后代会继承爸爸还是妈妈的等级和技能,长角怪的等级太高了,和我差不多等级,他们生下的小崽子根本承受不住,很容易暴走然后死掉。”

      “哦,明白了!”杨光点点头,想起来斑比最后暴走那一幕,看来斑比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自己失控暴走,杨光心₪里面的愧疚感一下子小了很多。 賮

      小青龙继续说道:“因为湖里面的鱼等级不高,也没有煭什么技能,所以生下的后代都可以安然长大。”

      䳞 “湖里面的鱼?湖里有鱼吗?”杨光一直以为这湖水无法养鱼的,忙追问。

      “呀呀呀,当然有墶了,这湖里有鱼,也是守护者,不过没有技能,就是给所有分区的守护者升级攒经验用的,以前湖里鱼很多,所以大家升级非常快,但是几百年前,湖底破了个洞,很多鱼都跑掉了,大家就升级慢了。后来,无毛怪你出现了,然后生了好多好多鱼崽子,可惜,生出来的鱼崽子没有经验值,只能吃,不过真的很好吃,刚刚还吃了好几条鱼,我今天吃得好饱,嘻嘻嘻嘻嘻。”

      杨光眉头紧蹙,开始思考鱼和升级的事情,然后注意到了小青龙最后一句话,淡淡地问道:“你吃的鱼从哪里弄的?”

      “嘻嘻嘻嘻嘻,就前面湖口,鱼池那里。”

      “什么!那里!你又╗去吃鱼了,卧槽,你这傻龙,鱼都死光了,都没剩Ю几条了,你还吃,这些鱼我有急用的,给狼仙子补身体,你居然都吃了!你快给我吐出来!”

      “哼!哼!哼!”小青龙显然也不开心了,淄尾巴不断拍打水面,“气死我ᘙ了!这些䰺鱼都是我的,你以前说过都给我吃的,现在居然要给白毛怪吃,还对我声音这么大,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小青龙情绪越来越大,身体外的法力急速扰动,突然,犹如突破临界值一般,很多法力从小青龙体内爆发了出来,携带着巨大的冲击扩散开来。

      ꥀ杨光由于距离过近,躲闪不及,被数倍于空气压强的冲击波正面击中,整紐个人立即飞了出去,在地上滚出去了数米远才停止。甚至被冲击波击中的前几秒,意识全无,落地后才有所恢复。

      杨光全身多个器官遭受损伤,根本爬不起来。

      “呀呀呀,錎无毛怪,你没有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一生气,法力就会不受控制,对不起,对不起……”

      众狼迅速围住杨光,和小青龙对峙,白狼迅速给杨光治疗。

      本来还一脸歉意的小青龙一看到喜狼狼们围住杨光就脸色大变:“哼!哼!哼!我最讨厌你们这群白毛怪了,最讨厌了,讨厌你们,都是你们,无毛怪都不怎么跟我ꐑ玩了,气死我了!”

      小青龙越想越气,体内的法力似乎又要控制不住了:“哼!看到你们就生气,我回去了,我以后再也不帮你们了。”

      “等……”杨光还旷想叫住小青龙问问“哥哥”怎么回事,小青龙已经气嘟嘟地消失在湖中了。

      看着小青龙逐渐消失无踪,众狼的案神情终于放松了襵,喜狼狼则凑过来不断地舔杨光嘴巴……上刚刚震出来的鼻血。

      杨光则躺在地上一言不发,任狼“蹂躏”,脑中不断闪过刚刚发生的点点滴滴,从和鹿爸鹿妈干架,再到现在一切平息,不过短短半小时多的时间,但是却恍如隔世,这天依然很蓝,蓝到心坎,没有太阳,没有云,没有风,永远白天,温度很定,在这里,时间似乎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杨光有些明白小青龙口中所说的“无聊”是什么意思了,这里,确实很无聊。

      体内的疼痛终于消失了,杨光坐了起来,看了看湖面,一望无际,৊远处隐约有山,还有高耸的擎天柱,不知道那㴘里有些什么。

      “等什么时候等级足够高了去看看吧,现在自己还是太弱了,该死,说好不能让小青龙生气的,结果一牵扯到鱼就没忍住,结果被震飞了,半条命都没了。”杨光想着想着又叹了口气。

      杨光站了起来,看了看四周满目的疮痍,无奈地笑了笑:“说好不打打杀杀,떵谨慎行事的,结果搞成这样。”

      杨光望着眼前弯曲无边的湖岸线,未来蹅何去何从,杨光此刻又迷茫了,在之前的世界,迷茫的时候就会写写东西,发泄发泄情绪,梳理梳理自己的感情,杨光此刻也想去记ґ录些什么,对着众狼说道:“走뙕吧,我们回树뭒屋。友狼狼,你去把斑比带走,鹿肉也是肉,给狼仙子补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