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第五季在线观看

      “你看看你现在,腿上掉了那么大一块儿肉,以后腿肯定不好用力。你ᷕ呀,以后就当个瘸子吧!”训了一通之后,二人才算是喘口气。宋蓝宇又不解恨地挖苦道。

      杨花儿早就知道身上的异样,其얰实她是纸被丧尸㗝狗一口咬下一大块肉,她当时没有及时处理。也是幸亏她之前打过防止丧尸化的疫苗,自己也是异能者,才能没有有变成丧尸。

      只是到底是被咬了一口,伤口被丧尸病毒侵蚀,附近的肉都腐烂发臭了,她就用刀把腐肉给割了下来,所以准确地说,腿上的伤也是她自己弄的。 볦

      至于后果,就不몑是当时的她能想到的。

      “你别听他瞎说,只是掉了块儿肉,以后会长出来的。再说老大去퓥给你找药了,一定能好的啊!”水星瞪了宋蓝宇一眼,才开口安慰杨花儿。

      大腿肌肉是人体主要发力的肌肉群,少了必然会影响行动。只是现在不同以前,说不定有什么东西可以治好,总要有信心才行。

      “行了,别在这里围着了,该干嘛干嘛去。”赶走二人,水星问了杨花儿有没有㈁排泄要求,见她点头,才抱ⓠ着她去了卫生间。

       “星姐,老大,他受伤没有?”听说老大给她找药去了,她有些担心。简季刚对付完那么厉害的丧尸,又接着给她找药,在这样危险的世界里,肯定不好过。

      看出她的担忧,水星宽慰道:“没事儿,老ꬿ大的能力你还不知道吗?薫放心吧,过几天就回来了。好好养着吧,担心也没用。”给她掖了掖被角,水星才出去。

      看她出去,杨花儿也不敢进空间,否则身上沾了嵚泥可没法洗。不过这一身纱布实在有些夸张,伸出手来,看看绑成萝卜样的五根ѕ手指,也䒁干脆放弃挣扎,老老实实躺着。

      这一躺就躺了两天,杨花儿还没能下地,简季就在一个半夜回来了。

      燯哗啦啦地雨声阻碍了声音的传递,简၄季直到走进操场,ꄴ值夜的张小魁才发现。简季进到车里,第一嘎句便问:“她怎么样了?”

      헔 “已经醒了,小伤已经好的差不夫多了,只是腿上的创口太大築,又有丧尸狗的病毒,反反复复地流脓感染,还没有愈合的症状。下不了床,有时还有低热。”水星看着简季把雨伞放到门口的篓子里,开口说道。

      㑎“嗯,我先去洗漱。等会儿过去,找到药了,应该有用。”简季其实也不确定这药有没有用,希望有用吧。不过那草药太臭ꐓ了,在外面还不觉得,进到屋里感觉自己像是生化武器。见三人都下意识地摈住呼吸,简季转身先进了浴室。

      直到此时,水星几人才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还是原来那件,与丧尸打斗时已经破了不少地方,现在破口处都是暗红色的污渍,不仔细看发现不了。破口处的伤口现在已经縲愈合,露出微微泛着粉红的嫩肉。最长的伤口㆞在后背,从左肩一直到后腰,斜斜的一道,才刚刚收口,还有皮肉翻在外面,好在并不深。

      릉简季行动自若,仿佛受伤的并不是他一样。等他从浴室出来,已经换了一身干净的衣ᅆ服,头上还搭了块儿毛巾,诬正擦着头发。 ﷐

      “我去看看她,你们该守夜守夜,该修炼修炼。”留下这一句,便长腿一迈,进了卧室。檊

      三人你看看我,我㔘看看你,张小魁Ѿ率先搂住水星的肩膀,二人去看监控。

      宋蓝宇......

      即便是第二次骉看到杨花儿的伤,简季还是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暴虐因子不断地冲击着自己的理智。那种想要摧毁一驼切能枉伤害圱她生物的狂躁,那种想要把她绑在身边,最好用玻璃罩子罩住的欲望,都让他难以自控。

      小心地掀开盖在她腿上的被子,那处没有包扎䉝,现在还在往外渗脓,这是她的身体在与病毒抗争。攻击她的丧紇尸等级Ͻ应该比她异蜶能等级淲高,才会有这种情况。

      睡梦中的杨花儿感觉到被子动了,睁开眼睛就看到头发还有些湿的简季。“老大,你回来了。”杨花儿的声音还带着尚未清鸆醒的暗哑。

      “嗯,我㉯带了药回来。听基地研究院的教授说可犹以促进细胞生长,消炎止痛。还能一定程度上抑制丧尸病毒,就是不太好闻。”简季见她醒了,跟她解释道。

      喦 “谢谢,你受伤没有?”杨花儿看他胳膊上还有结痂脱落的新肉,开口问道。

      “没事,都是小伤。这次运气好,找到两株。你褋躺好,我给你上药。”说着,递给她一副防毒面罩。起身把房间窗户,空气净化器都打开,才给自己也戴上口罩和手术手套。

      杨花儿看着他这样谨慎,也不敢托大,赶紧把口罩戴好,看着他给自己上药。

      ٲ

      ۊ 简季先给她打了麻醉,才用卫生棉球把伤ꨒ口处的血脓给清理干净,又用药水消毒清洗。双氧水倒上去的时候,见她整ር个人还是颤了一下,可能是麻醉量有些小了,伸手拍拍她的手,才继续。

      杨花儿腿上的伤好好坏坏,疼的玃都快ㆺ麻木了,只是新的刺激还是让她忍不住哆嗦。太他娘的疼了!

      等简季把伤口清理干净,杨花儿已经疼的出了一头的汗。

      隔着防毒面罩,说췦话也听不清。简季只能ݯ向她点了点头,就取出一个木盒子,不过比文具盒大一圈。轻轻打开木凲制盒盖,简季隔着防毒面罩,就闻到一股子令人作呕的恶臭。那一瞬间,屋里的空气净化器ꂦ猛地加大功率,嗡嗡地转了起꜎来。屏住呼吸,取出里面的东西,一株长着两片叶子,头顶一꾄颗网球大小果实的植株。

      用镊子轻轻把植株顶端㨶猪脑样的东西割下来,用刀轻䢹轻在上面划一刀,只见一层薄膜瞬间收缩쀿剥落。简季眼疾手快地伸⎳手接住,放在预备好的净水里。

      薄膜脱落后,就露出里面鲜嫩的肉粉色果实。看着果实像呼吸一样起伏,简季又在上面划了一个小口子,果实起伏地更厉害了,仿佛心跳一样,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如果不是事前听研究院的人说,这东西実是植物,ᩙ没有意识,他都要以为这是什숏么异状的心脏了弄!

      把那个小口子对准杨花儿的伤处,简季ﶰ手指用ẗ力,挤压ਰ着果实,把果肉挤到杨花儿的伤口ܰ处。看着果肉一点点喷洒在伤口处,直到手中只剩下一层薄薄的果皮,简季才松手。把手中的果皮剪开,轻柔地抻成极两个手掌大小,内侧轻轻覆盖在杨花儿的嫗伤处。又从水里ᮒ取出那层猪脑纹路的薄膜,抻的更大一些,贴在果皮上,再用纱布绑好,简季才长舒了口气。

      杨花儿在简季打开盒子的瞬间就闻到一股恶臭,比她自制的农家肥还要令人作呕。感觉防毒面罩一点儿用都没有,胃里ݫ翻涌,好﯀不容易压䲘下,眼睛瞬间就涌出了水花。怪不得简季要这样谨慎!杨花儿此时觉得,再谨慎点儿都没错!她都不介意在外面上药。

      对着杨花儿点点头,简季收拾蒼好东西,又把她抱起来,径直出了孳卧室。

      突如其틂来的公主쀰抱,让杨花儿有澱些措手不及,只能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惊慌间,仿佛看到他一抹稍纵即逝的微笑,速槐度蠁快的让她以为看错了。

      刚把杨花儿放到单独的小床位上,宋蓝宇已鿠经醒了。看着他们出来,还有些纳闷。“老大,你怎么把花儿抱出来了?”

      “这里舒服些。”简季头也没回,给杨花儿盖好被ర子,又把她的面罩取下来。

      “这里舒服?”宋蓝꿾宇有些理解不了,这床位虽然不断,只是太窄了,톿他躺䖰在里面翻个身都费劲,也就比棺材珂宽敞点。

      “那我去里面睡了?“宋蓝宇试探地问道。

      二人一顿,对视了一眼唉。简季只嗯了一声,又想了想,转头对኶他说道,“只䈉要你不后悔。”

      回答他的只有一阵风,眨眼宋蓝宇就消失在原地。

      然后就听到卧室传来一阵干呕声,接着宋蓝宇就出现在二人眼前,扶着墙干呕。天使一样的脸都绿了,眼泪汪汪地控诉着自家老大,想开口就是一阵干呕。

      好半天才缓过来,宋蓝宇才悲愤地嚎道:“老大,你害我!”

      “你自己要去的。殣”简季一句话把墊他堵住,就翻身上了水星上面的床位。௘连着几天不合眼,他实在是有些困。

      宋蓝宇......哇哇.....呜呜.....都欺负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