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28部合集

      回去的路上,程煜一直在琢磨积分的问题。

      管路看到他那一言不发甚至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禁关心的问道:“真要是舍不得ⳏ,我跟那边说你不卖了就是了,别搞得Ჴ这副样子。”

       程煜␦猛然抬头,道:“啊?什么舍不得?什么不卖?”

      궗“我看你这样子,肯定是舍不得那辆车了吧?虽说你们家有钱,但我估计你父亲为了帮你买这车,也是排了好几年的队岉的。”

      “你想多了,我爸的公司跟瑞典那边有个合作,当时ᘜ顺便提了一个私人的要求,就是买这辆车。钎并且,这项合作是长期的,我想濈买的话,现在还是能拿到沲现货ꋠ……”

      “呃……”管磱路无语了,“那你这失魂落魄的样子是要ꦕ干嘛?競”

      “我只是在缅怀我那即将结束的快乐生涯,马上这不是就要开始勤奋的工作ﺂ了么?”程煜随鋣便找了个借口,把管曁路敷衍了过去。

      回到屋里,躺在床上,程煜依旧没能想通䃋这十四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首先,老吞虽然没请过程煜吃饭,但之前也有一次免了一瓶酒的单容,当时也没几个积分啊,今天这次为毛会这么高?

      而且,请吃饭这鸂事,能够得到的积分明显已뗽经越来越少了,这几天以来,甭管谁请程煜,也甭管这顿饭价৉值高低,基本上ᇑ都是三分而已。

      现在却因为一瓶酒,两盘毛豆几片生鱼片㿬,一绿下子给了十四分。

      唯一的解释辏似乎就是系统坏了,开始瞎给分。

      㐊带着奔波了一天的浓浓倦意,程煜最终还是没能想明白这十四分的由来,沉沉円睡去。

      睡着ⷿ之前,他只来得及看见自己的生命倒计时已经只有三天零几个小时了,他明白,等明天自己睁眼的时候,这倒计时就将会只剩下两天多。

      另外,他还看到脑中光屏中央的积分数值—ᑃ—285/494,这表明,程煜还差귪六分就将迎来五百分大关,这是继三百四百潗这两个整数分值之后,最有可能升级的一个分值。

      쵵睡梦中,程煜梦见自己终于摆脱了神抠系统,原因是他所积累㉸的生命天数已经超过了三万天。

      一个正常人类,一切顺利的话,活到八十碆几岁基本没有太大的问题。

      而八十岁,也不过两万九千多天,就连程煜的爷爷툼程青松,也还没能活到三万天呢。

      銠所以,程煜፿的生命积累到三万天,他已经活了七千多天了,这早已远远超过了人类正常的寿命,神抠系统当然就消失了。

      在梦里,程煜欢呼雀掝跃,天橅天花天酒地ظ请人吃饭,୸甭管ᴆ去什么地方﷑,都是直接包场,可谓奢侈以极。

      㽻 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程煜在一次大范围的聚会当中,正潖举着一杯价值数万美金一瓶的香槟跟身边的芊红男绿女聊得火热呢,突然间头疼欲裂昏倒在地,送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他罹患脑癌,命不久矣。

      这时候,一张Ǖ狰狞却又熟悉无比的面孔出现在程煜的┦眼前,他说:“嘿,小子,你真的以为摆脱我了ֿ么?你驡这么浪费奢侈,你的生命会被我逐一扣除的。你也算是能耐了,三万天的生命,你只用了不到一年就挥霍一空。现Ꟊ在,你再也没有机会了,请䃔享受你在这个世间最后的几口空气吧…养…”

      弥留之际儢,程煜看清楚了,那张熟悉的狰狞面孔逐渐恢复正常之᭵后,竟然是他的父亲——程广年……

      啊!

      聝一声大叫,程煜浑身㤏冷汗的从睡梦中惊醒。

      看看窗帘缝隙中外边的天色,麻麻亮,应该在早晨五点左右。蟩

      댍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人家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程煜在这一天里接触到太多关于程广年的话题,他对程广年的抵触已经到了快要迸发的程度。加上这些天来虽然得到了神抠系统得以续命,可同时也在怕无时柿不刻的受到神抠系统的折磨。

      或许,这就是他会在梦里将程ᄄ广年与神抠系统合二为一的原因吧。 尙

      身上黏兮兮的,程煜干脆起来去冲了嚯个澡,回埄到床上,却无论如何䧺再也М睡不着了。

      他在想,程广年为什么会对他这个态度,丝毫没有让他进入程氏集团工作的打算。

      㮍程煜并不是没有想过,如果可以进ꃐ入程氏集ﺻ团,当他接触到的项目都是数千万上亿元级别的,以他为谈判主体,随便节约一点儿都有可能为程氏集团节约数百ᡸ万乃至上千万的资金。

      这种形式的抠门,显然会得到更多的积分,哪怕按照一万元一分,程煜也可以从每一个经手的谈判项目里得到数百分。

      ꨱ鎕当然这并不足以支撑他兑换生命,毕竟一个成功的项目,光是谈判阶ॕ段析可能就需要两个月三个月以及更久。

      可是,平时的抠门他继续保持,每获得一个大项目就能得到数百分上千分,这自然可以让他尽鴎快的得到ⱥ足够多的积分,从而不用在神抠系统和生命所剩无几的矛盾之间愁ᤦ肠百结。

      当然,끑程广年并不知脆道程煜的生命所剩无几,可问题첕是,程煜是他唯一的子嗣,他为什么不愿意让程煜加入家族公司,甚至于程煜要自主创业,他连资金上都没提到过瀮要予以켃支持。

      这些年ᣖ来,程广年一直在努괽力的将程煜往外推,要么是把他留在国外,要么是逼他成为别人家的女婿,原本以为搬出来住这件事会遭到程广年的极力反对빹,可没想到他居然轻描淡写的就答应了。

      됌 这就仿佛是程广年根本不想看到程煜。

      程煜并不怀疑自己是程广年的亲生儿子,他绝不相信自己的母亲会欺骗自己,可程广年到底뫑是礍有着什么样的原因,非把自己暇唯一的儿繯子往外推呢?

      在复杂的情绪当中,天色早已大亮,管路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축到的是坐在客厅沙发上已塴经ꆱ深思小半个夜晚的程煜。

      看见程煜那赤红的双目,管路먉下了一跳:“我去,你不会一夜没睡吧?就算是要创业了,心情复杂,你也不至于这样錾吧?”

      程煜抬起头,道:“做了个噩梦,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我没事儿,跟公司这◼事儿无关,你不用担心떡。”

      管路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那行,你要不还是回屋躺会儿吧,反正咱们訉跟园区那边的事儿也不太着急。回头我去接一下我那个朋友,等你俩先婤把车的事情搞定再说。”

      玜 ៈ程煜点了点头,起身茫然的走回到屋里。

      或许是因为真的太累了,程煜终䘟于沉沉睡去。

      ㍥管路去机緱场接了那个朋友,一行两人,他们准备买了程煜的车之后,就一路开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