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加勒比

      回酒店的路上。

      ṅ 夏青和张若梅一人一边,架着走路歪힮歪ꢽ斜斜的姜枫。

      姜枫身子踉跄,嘴里还要喋喋不休。

      랼 刚开始还不黢知道他在说릓些什么,后来可能是情绪上来了,声音也激动的大了些。 ᶣ

      这下听清了。

      然后떜尴尬了。

      两个架着他的人此时都恨쵺不得将他扔出去,还好这次没让别人送他回去,否则就凭那些话,一准ว明天就绯闻漫天飞了。

      酒醉的人,脑回路真쯳的是不正常的。

      ⴏ也不知怎么,姜枫就想起酒桌上,张若梅对夏青很照顾的一幕。

      所以,姜枫同志脑子就轴了,抽筋了。

      他就想啊,夏青长得那么好,老婆喜欢是应该的视,可是比对ꉲ他这个老公好那么઩多,他心里难受啊,老婆给夏青夹菜,老婆还给夏青端饭,⟢老婆还给夏青盛汤,他姜枫都没受过这种待遇啊,老婆就只会管䩉着他,不让喝鵡酒,不让吃肉,什么都不行,男人活到他这份上真是够够了。

      姜ᔦ枫这时就想不起来,他的饭也是张若梅给他盛的,金针木耳汤有夏青一碗,他的那碗也不是凭空出现ጻ的。

      撊 问题是喝到这种程度的姜枫,选择性忽퉣略了那些对他好的事,然后,醉熏熏的,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

      这都是自己才应该有的享受,却从没享受过냺,为了一首歌,老婆就没了䔢,不值啊。

      在酒精刺激下,姜枫整个人实在是失控,完全一副自己被绿了,还必须要忍辱负重的样子。

      他就不想想,就算平时,他老婆对夏青也是照顾良多,比照顾他这个老公尽心的时֭候也不少,要绿他早绿了,还用等到酒桌上?

      张驪若梅现在真的是,要多气得慌有多气得慌殓,憋得胸都快炸了。

      夏青则在一边憋笑,憋得有些樮痛苦。

      “混蛋啊뮻,不能喝你还要喝这么多,说这么多胡话你是想死吗!”

      张若梅忍着心里的羞恼,恨不得掐死姜枫的心都有了。

      一双祭炼ﴇ多年的九阴白骨手,在姜枫身上转了一个圈,又一个圈。

      夏青鏃估计,等姜枫醒酒后就会发现自己腰间的皮肤变色了,肯定不止一个奥运五环。

      “还笑!要不要也给你两下?”张若梅杏眼瞪向夏青。

      敄带着些羞怒的盯了夏青一眼,一副也要对他施暴的模样。

      “嘿嘿,不笑,不笑。”

      夏青赶忙认怂,哪能让她就这么迁怒自己。

      转而对依旧絮叨不停的姜枫说:“放心吧枫죀哥,你安心,有弟弟在,保证一定把若梅姐姐给照顾好好的塤。”

      夏青身子往另一侧靠了嘦靠,这娘们下起毒手来可是很狠的。

      撒手是不可能撒手的。

      就듨看姜枫的体重,说大胖子有些夸张了,可一百六੩七十斤还是有的,近一米八的个头,比夏青还高了一截。

      夏青要是一撒手,张若梅直接䣬就得摔在地上。

      也就是콆夏青力气大,一大半的重量都压在夏青身上的。

      ꩭ所以夏青只是站远了些,胳膊架着姜枫的力道却没小,躲开那个暴力人妻可能递来的袭击就行。

      “混蛋小子,有本事你过来!”

      张若梅果然不出所料的羞恼着伸手了。

      佈够了两下却拧不着人。

      而쥁她ﻃ又架着自家老公的另᙮一条胳膊松不开,只能干瞪眼冲着夏青喊叫。

      櫧 夏青才不怕她,嘿嘿笑道:“不→过去,过去你就要对我下毒手了。”形

      “呸,我对你下什么毒手,不是숿要照顾ᇘ我吗킷,离那么远怎么照顾,氦你过来,姐姐让你照顾。”张若梅不依不饶的,诱惑都用上了。

      夏青不上当。

      夏青狡辩:“冤啊,若梅姐,䦭他们这种喝醉酒的人有什么節理ᴌ智可言,这时졼候你得配合他,才能让他乖乖的听话,不然这种酒鬼,耍起酒疯来可是没完没了的,我这是在配合他懂不懂,对待酒븹醉的人就得这样,我有经验。”

      他有亡个屁的巀经验,又从来没喝醉过。

      也没哪个喝醉的人,需要那么小年纪的他照顾。

      夏青一路中学、大学、硕博、一路走下来,他从来㤔都是那个年纪最小的,与同级的人年龄差还很大,怎么可能有人会需要让他照顾。

      “我懂你个大头鬼,你还说,你大哥只让你给我写歌,哪句话是让你照顾我了,真是胡说八道。”

      憻 张若梅气得,真绛想撕这坏小子的嘴。˥

      夏青故作疑惑,道:“咦?写歌不算是在歌坛照顾若梅姐你吗。

      紷歌写的越好,你在歌坛的地位才能越高,葋有不对的地方鵱?你指出来。”

      “你这坏小子,反正你也䦾不是什么好东西。”

      张若梅气苦,连斗嘴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气死了。

      这一晚上受的气,灌到她肚子都胀了两分。

      ⹻ 比晚上吃的烤肉还不好消化,真是要被这两⍬个男人快给气死了。

      坂 敢拿她打趣。

      “哈哈,枫哥以前醉酒也是这样吗?”

      夏青笑过后,适可而止的收了玩笑,很正经的问张⟌若梅。

      “我怎么知道,他又侬没在我跟前喝醉过。”

      张若梅뤦犹在气头上,闻言,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不是吧,你们结婚十Ꮇ年枫哥一次都没醉过?”这下夏青惊了,姜枫这是天字第一号好男人啊,今天这场闹剧,算是ꅳ好男人姜枫ﯦ人生中的第一场首醉吗。꡹

      绌 要不要用手机赶紧把这一幕录下来。

      没准以后这就是老姜,人生中唯一污点了有木有。

      张若䏜梅道:“醉过啊,不过喝醉了后,你以为他ᥙ还敢回家?쐒喝多了他都是在外面过夜的횵,我到䠃哪知道去。ㄋ”

      诬我去,竟然是这么回事,差点高看㍠了这家伙。

      还有,是这么怂的吗,喝醉后连家都不敢回。

      夏青乐道:“哈,那姐这回你可知道了,以后千万多管着点枫哥,让他少喝酒啊。”

      “䫐他还敢喝ゟ?”

      ⮾这句话被张若梅说的咬牙切齿。웾

      然后又下手,给姜枫쟹在腰间的五环图腾是,再新添两个圈。

      칱姜枫这以后的好日子看来是到头了,有这样的老婆也真够受罪。

      뱁 风浪过去后,夏青又将身子偏飤回来,一直用ᮕ胳ⲽ膊架着还是很累的,尤其姜枫不使力也就算了,还东見倒西歪,控制不住放向,让夏青和张若伊梅也跟着他来回晃。

      夏青还好点,他身高跟得上,手上䭂也有力气。

      张若梅就很不好受,她个子才一米六出头,和姜枫身高呮差出太多,扶的时候,她几乎就是半个身子在顶着姜枫。

      姜枫稍微一个踉跄,就能压的她身子好一会儿晃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