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多野氏

      “恭喜你通过老夫的考验。”树灵老人拱手道봢。

      赵然咧开嘴笑,然而他没想到的是随后树灵老人朝着他的额头敆一掌拍出,他想躲,却发现和站在一生镜子前一样动弹不得,或者说比上一次更严重,껜严重封到歪头躲过这一击都做不到。

      这老匹夫想杀了自己。

      他此刻只有这一个念头,眼睛也是瞪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出尔反尔,说话不算话的老匹夫。

      可是接下来却出乎他的意料,这一掌出手极重,落下的时候也极重,碰到他脑袋的时候有一种被烧红的烙铁印在额头上的感觉,烫㺎,极烫,脑袋像是要裂开一样,甚至于想当场晕过去,但是一波又一波新的痛疼总是把他从昏迷的边缘给唤醒过来。

      等树灵老人把手拿开,赵然已经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满身大汗,这里的冷汗不是一般意义的汗水,而是灵魂上的杂质,物极必反,此刻的꣋赵然有一种脱去枷锁的感觉,整个灵魂轻松了不少,心灵更通透,一双眼睛也变得极有神采,像是黑洞一样,吸引着周围的一切目光与注意力。

      “哼,想拥有듚召唤老夫的资格又岂能不吃一点苦头。”树灵老人背着双手冷哼一声,接着又嘲讽道:“看你的眼神,像是要吃了老夫桨一样,怎么的,不服气,老夫就站在你面前,有种来吃了老夫。”

      ኹ像极了关三爷。

      “没有的事。”赵然讪讪鈨的笑了笑,瞪了一眼火白,这样的事也不知道提前告诉我一声,这不误会了。

      火白站起身,朝身獗体两边摊了摊爪子,我也没机会说呀。

      ػ树灵老人手掌的纹理有别于一般人类的掌纹,更像是梧桐树叶的纹路,留在赵然额头的树叶印记也与火白的不一样,也就是说树灵老人手掌的纹理不是一层不变,而是随时变ﻡ换着,毕竟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

      树灵老人没有搭理赵然,眼光看向一生镜,镜子里的画面已经⢤换成猫戏园的直播画面,杹视角一直在赵懒懒,小松鼠赵阿福,大鷍狗赵心安,薮猫女王喵则天,喵01,玩具虎猫唐妞妞,小红娘汪汪汪,哈齐齐,关三爷和火਴白身上轮换,偶尔的时候也会触及首相猫和瀄猫老一众猫国的新老臣子。

      当然,树灵老人的偶像也有优待,停留在小虎妞身上的时间更久一些。

      它叹了口气道:“都是不错的孩子,可惜与我无缘,但是善良是需要奖励的。”

      讼 它一指头点在树灵空间的空气中,随之猫戏园里凤栖梧桐树的本体上,离小太阳最近的枝头上的叶子掉落些许。

      粗略一数,大概十几片的样子,这些梧桐树叶有别于其他部位的叶子,极其特殊,它的纹路里流淌着火焰。

      赵然家的超凡宠物㝆除了小松鼠赵阿福뿤之外以及剩余的猫国群臣雨露均沾,每只超凡宠物被赏赐了一片叶子。

      叶子仅仅贴在他们的额头,留下梧桐树叶的印记,这印记并不能召唤凤栖梧桐树,在看不到的角落,纹路带着火焰脱离树叶,继续朝着每只超凡宠物的骨骼进发,每前进一步,就要消耗不少火焰。

      这些咣火焰也不是白鱗消耗的,它们钻进细胞里。细胞里的线粒体贪婪的吞噬着⬮这些火焰,线粒体的个头在变大,变成巨线粒体。

      剩余的火焰伴随着纹路一起和骨骼结合在蹶一起,纹路一下子印럕在骨骼上,延伸到全身的骨췍头上,火焰也随着扩展到全身혉。

      檤猫戏园里赵懒懒等超凡宠物的身上突然燃起了火蒩焰,看起来像是自燃,他们的面上也同时露出痛苦的表情,牙齿紧紧咬在一起⨯,썎甚至痛的打촴起滚来,这其中尤以小红娘汪汪汪叫的最欢:“痛死我了,痛死我了。” ꘕ

      大狗赵心安也必须停在原地,一动不动,经过Ո许久磨难的他࿢咬着牙,默默忍受着火焰的煅烧。

      薮猫女王喵则天甚至连牙都没咬,还是那般优雅的模样,但是从她颤抖的脚윲,可以看出她同样在忍受火焰煅烧的痛楚。

      赵懒懒也不例外,她弹出的爪子已经硬生生刺透屁股下的凳子,看着撒泼的小红娘汪汪汪,告ꑿ诫自己:“我才不要变成那样子。”

      出身杀后训练营的喵01也没有受过这种由窍里到外的火焰煅烧,痛从身体的内部往外扩张,差点攻破他的心理防线,他暗自警告自己:“这段时间的优渥生活,可不能让自己忘了训练营的极限训练。”

      뻩 和她同样受过杀手训练的玩具虎猫唐妞妞或许是这些超凡宠物最有威视的,她全身的猫鼓胀起来,像一只狩猎的小老虎,她不能死斐,她还要照顾唐宁的老父母。

      哈齐齐也韁没有受过这种苦,仰天长啸,不停的嗷呜嗷呜叫,颇有一番哈爸的气势。

      关三爷更是痛的用头砸地,咚咚咚直响,像是打鼓一样。

      这里面或许只有火白最轻松,他的灵魂不在身体之内,自然不必享受痛楚。

      샩俗话说大难之后必有后福,这些痛楚是必须ꄾ的,痛楚能换成的东西确实实实在在的,煅烧掉他们身体里的杂质,修复他们身ﷀ体内的损伤等等等一系列不必赘言的好处。

      之前,赵懒懒经过数场大战留下的疤痕统统消失不뫬见,猫毛比以往更靓丽,像是那些参加比赛的猫咪,赛前进行了护理一样。

      其他超凡宠物也不例外,只有飏小松鼠赵阿福瞪大了眼睛看着身体燃起了火焰的同伴家人,不过他很快把注意力放到控制倒霉蛋身体的程序和苏行道身上,大狗赵心安遇到意外,不能动弹,他的压力更大了。

      “这些树叶有什么用?”赵然问。

      “没什么大用,也就是几片普通的树叶。”树灵老人抚着胡须道,又接着道:“也就是能让他们的肉身境界拔高一层而已。”

      赵然:“……”

      您老这逼装的真让人猝不及防呀,他接着道:“这样的树叶有多少,我包了。”

      头上立马被树灵老人敲了一下,树灵老人抱怨道:“死小鬼,你真以为这叶子一般,老夫也没多少存货了。”

      同时心中叹了口气,刚看了赵然的故事,学着装쟫了个逼,但是好似只成功了一半,看来老夫这装逼功夫还有待进步。

      树灵老人并没有说谎,它也不屑说谎,这样特殊的叶子形成볍的条件苛刻,一是要离小太阳足够近;二是必须长期经过小太阳的滋润;三是树顶的叶片数量有限。

      它和赵然这样解释道,但是还有一个原因没有说出口,那就是树顶的树叶像是人类脑袋上놪的头发,它也不希望自己变秃顶,这样不雅观。

      “那为什么我䐱家小阿福没有?”赵然指着镜面里和癫狂100与苏行道僵持的小松鼠赵阿福レ问,为自己家超凡宠非物讨要福利不是家长该做的,他的眼睛一直盯着树灵老人的眼睛。

      荹树灵老人难的的红裐了脸,解释道:“这叶片对他无用。”

      又补充了一句:“只能让肉身境界巅峰的超凡者,身体素质再拔高一阶。”

      “你是在区别对待喽。”㩟赵然挑着嘴说。

      Ʉ “我没有。”树灵老人反驳道。

      “你有。”

      “我没有。”

      像两个拌嘴的小孩子一样。

      “好吧,你没有。”赵然服软,又立马接着说:“既然你不是在区别对待춦了,那么你的意살思就是咇小松鼠赵阿福不是善良的孩子。”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树灵老人纳闷道。

      “你忘了刚才的话,善良的孩子需要奖励。”说到这里,赵ﲢ然停了一下,摊了摊手,才接着道:“但是小阿福没有奖励,这不就是说他不是个善良的孩子。”

      赵然接着做出痛心疾首ຆ的样子:“哎呦,如果我的小阿福听到这话,那的多伤心呀。”

      “你。”树灵老人被气的吹胡子瞪眼,被这小子绕进去了,但是他说的也有几番道理,总不能寒了孩子的心,他抬头望了一眼凤栖梧桐树树顶的小太阳,跺了跺脚,有一颗Ꜩ火焰状的果实从小太阳里飘落,落到树灵空间的老人手中,看着手中的果实,心在滴血,最后狠下心来扔出树灵空间。

      뀃 这颗果实落掉小松鼠赵阿福的身边,小阿福下意识想躲,毕竟赵懒懒他们的前车之鉴在前,但是凤栖梧桐树突然出现一个人的五官,那张嘴大喝一声:“张嘴。”

      小松鼠赵阿福下意识的张开嘴,吞下落下来的火焰果实,轰的一下,整个身体燃起来了,痛苦从各个角落一起涌过来,他疼的横冲直撞,苏行道和癫狂100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小松鼠赵阿福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赵妈,我好疼,我好疼哟。”

      甚至一巴掌拍在自己的嘴上,骂道:“让你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这一折腾就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小松鼠赵阿福整个身体趴在地上,身上大汗淋漓,火焰已经熄灭,整个身体廋了一大圈。

      但是你如果认为他弱了,那就错了,一股野蛮凶横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漫开来。

      赵然把目光放在树灵老人身上,老人也知晓他的意思,ᔪ解释㹠道:“这果实也就小松鼠赵阿福能享受,太霸道了,它不仅仅能够让肉身境界再上一层,里面更是带着火凤凰的一些本源,虽然达不到复活的程度,但是断肢重生实属小事。”

      听他的话,赵然把目光放在小松鼠赵阿福的爪子上,果然原本断成两截的爪子统统重新长出来,甚至比之前还要锋利,这毕竟是Lv14的爪子。

      “您老Ɱ看我是不是善良的孩子。”赵然眼热的看着树灵老人。

      “滚。”树灵老人破口大骂,“想要不要想,老夫这次可是亏大了。”

      接着又瞪了一眼赵然,“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小松鼠赵阿福的关系是共享关系,奖励他也是在奖励你。”

      “我也没想要呀。”赵然撅着嘴道。

      꿴 树灵老人踢了赵然一脚,笑骂道:“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

      玩笑过后,赵然欲言又止。

      “臭小子,ꩲ有什么问题现在就问,过了这村可没有这店了。”树灵老人笑骂道,这一般只能出现在孙子和爷爷身上。

      赵然指着镜面里的苏行道问:“您老在沉睡中,也应该能淘感ᱰ受到火白的超凡能力䢲被偷了,为什么没有阻止?臁”

      又指了自己道:“像苏行道这样不折手段的猫,必然是通不过心灵拷问的,也就是说他嫚并没有像我和火白一样被拷问过。”

      树灵老人䇮并৩没有直接回答赵然的问题,而是问他:“你知道什么是脱落者吗?”

      “脱离原本풀死亡命运的人或者其他生物。”赵然斟酌着说。

      树灵老人没有说赵然此话的对错,“你可能不知道,活得太久的缘故,总会沾染一些小毛病,比如胡思乱想,见过的脱落者多了,自然就产生了细究什么是脱落者这个问题。”

      它砸吧砸吧嘴接着说:“从我的角度看,地球是一颗大树,你们人类或者其他生物都是大树上的树叶,寿终正寝的树叶会从树上脱离,落到树下,化为肥料,这是一般树叶쌢的下场。”

      “但你们不一样,也有一些树叶,他们收到狂风和暴雨的袭击,意外的脱离大树,一部分和寿终正寝的揭树叶一样下场成为了肥料,但是还有一部分树叶不甘于这种下场,虽然从树上掉落,但依然吸附在树枝上,截断大树输送的养分,造成周围的其他树叶跟着同糆化죍变成脱落者。”

      “这是我自己琢磨的,你且一听,也不知对也不对。”

      “但这和苏行道有什么关系?”赵然问。

      “你们脱落者像树叻叶一样各嚀不相同,但是你朑们也有一个共同镁点,求活,这和我们树类生命一样,为了活着,和其他树去争抢阳光与雨水,所以我给了他浟一个机会,活Ⲵ着本身并没有错。”树灵老人解释道。

      赵然点点头,他并催不能按照人类的标准要求树灵老人。

      “赵然,我有最后一个问题问你?”

      “您老请问!”

      “我看了你的前半生,虽然成为了脱落者,但是你的亲人朋友,甚至整个龙城的民众都站在你这一边,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你被亲人⏬朋友或者龙城的民众误会了,你还会保持自己的初心吗?梜”树灵老人问。

      “我不知道뇦。”赵然摇摇头,被这些人误解,估计会很难受吧。

      ห “我的问题就此打住,歁你再不回去,就真要出事了。”树灵老人推了赵然和火白的灵魂一把,把他们驱离树㦪灵空间。

      原来猫戏园里,因为共湟享的缘故,赵然的身体也跟着迈出了一步,宛身体素质也晋级到L⡐v14级别,打破了原有的平衡。

      韑 树灵老人的目光又回到镜子里,看到赵然和他家的超凡宠物,仿佛看见了一棵大树以及树底下拔土而出的小树苗。

      “赵然,愿我下一次从沉睡里醒过来,你还是曾经的少年,也希望你永远不会遇到被误会的窘境。”

      “赵然,再见了,希望下ᑗ一次看到你,你已经摆脱了脱落剼者的命运,他们都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