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反派终于黑化了

      “张师傅橣,去俏江南。”上车后,陈婉对着司机说道。

      꿷 苏墨看了看司机,有些奇箋怪,昨天的司机还是夏甜,今天怎么就⊡换成了张师傅。

      夏甜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陈姐怀孕了,康总不放心我开车,就把自己的司机配给陈姐了。”

      说完又对司机笑道:“张师傅,我开车很稳的,不比你差是不是?”

      张师傅也不回话,笑着点了点头。

      吴佳怡合上补妆镜,拆着台说道:“你要真稳就该知道,ྲ开车的时候,别和司机说话,是吧,张师傅。”

      张师傅蟇还是不回话,继续笑着点了点头。

      “恭喜呀,陈姐䊌,取好名字没救有?”苏墨发自内心的祝福道。

      陈婉笑着摇了摇头:“贬没呢,还早。”

      。。。。。。〜

      到了俏江南,陈婉要了个包间,也没分主次,各自坐下后便开始点菜◊,苏墨也不客气,一个人就点了三个菜,还都是륗价钱贵的硬菜。 뮣

      什么干烧大虾皇,鲜鲍三杯煮,还有什么海红斑,三个菜就要1600馞多,比余頎下的菜加起来都贵。

      ⛍点好菜之后,吴佳怡拿出一把车钥匙扔到苏墨面前。

      苏墨看着钥匙,疑请惑道:“干吗?”

      陈婉笑道:“你师姐在拍完《微笑的酒窝》后本来暂时没有通告了,훊但你写的《小酒窝》让她接了个综艺《不雏只是演员》,而ᾜ且通告费不低烆,两期140万,快赶上“综艺限薪令”的天花板了,所以她买了一辆车给你,就车库里停我旁边的那辆红旗。”

      《不只是演员》是一个唱歌玩游戏的娱乐综艺,请的㼧艺人都不是专业歌手,但却깋挖出几位唱功不错的㹎影视艺人,收螎视率不低,去年那一季在综艺节目的收视랟率排名是第五还是第六。

      蓝星这里也有“综艺限薪令”,还比地球早出现了三年多,规定꺷综艺节目的艺人,单期片酬不能超过80万元,常驻嘉宾一季节目下来的片酬Ꝟ不能超뽚过1000万元。

      “落地䌧不到30万,不是什么好车。”吴佳怡骄傲的说道。

      ǟ“才不是,改装过蹯的,那个丹拿音箱就花了八万多,内饰全换了,不过我也不懂,反正一共花了近五十万愲。”夏甜帮腔说道。

      14້0万,除开公邭司分成、税收后,吴佳怡到手估计不到80万,这样一算,一大半都给苏墨买车了。

      而且《小酒窝》是昨天晚上才发行的,就算车是现车,可改装车肯定需要时间,不可能是今天买的,那吴佳訯怡应该是在前天录demo后就想着给苏墨买车回报他了。

      这样一想,苏墨还真有点不好쑣意思。

      然后他就美滋滋的将钥匙揣在兜里,笑๸道:“怪不得拿把吉他就喊累,合袜着兜里揣着50万。”

      吴佳怡听着苏墨≿轻佻的笑声,抬起脚ß就踹:“让你50万,让你50万……”

      吴佳怡正踹得起劲,服务员端着菜进了包间,于是停了下来∘。

      服务员走后,陈婉又说道:“你师姐她唱功一般,我联系了一个声乐老师给뀌她补补课,等《下一站天后覗》录好,她应该还能再站两三期,车挂在公司名憧下,所以你安心开,不用觉得占了便宜,没럠你的歌她也上不去,吃饭吧。”

      ⴪ 苏墨早就等着开饭了,怎么说陈婉也是老板,吴佳怡是师姐,她们不先动筷子,苏墨还真不敢涥先吃,倒不是怕,而是觉得她们对自己还不错,多少得尊敬一下。 

      奫陈婉三人细嚼慢咽很端庄,张师傅那也是不紧不慢的吃着,就苏墨一副饕餮的样子,大맳块朵颐,毕竟鲍鱼,海红斑什么的他还真没吃过。

      。。。。。。숕

      吃完饭众人又홴回到苏墨的公寓,工人师傅已经把录音设备安装调试完,也刚吃完饭,正在收拾垃圾。

      苏墨试了试录音设备见没什么问题后,对陈婉点了点头。

      陈婉便让安装工拿出回执单签了字,又让夏甜拿了一条“全开BJ”﹊香烟给了领头的师傅,让他们帮懳忙把垃圾带下ꁍ去。

      苏墨刚坐在古琴旁边,吴佳怡就惊讶的说道:“你还会古琴呀?”

      说完就拿出手机拍摄着说:“看看,这就是你们苏苏的工作间,小师弟你倒是弹呀。”

      苏墨还真不会古琴,但还是拔动了琴弦,刚一触捆碰琴弦,脑㈽子里就显示出一曲琴谱。

      苏墨继续拔动着琴弦,虽然很生涩,但勉强能听出是一首曲子。

      “苏墨你弹的什么曲子?陈姐ブ,小夏你们听出来了吗?”吴佳怡追问道。

      两人都摇了摇头。

      “应该是高山流水吧。”张师Ⱶ傅站在门鞧口不确定的说道。

      苏墨弹了半阙后停了下来,对着张师傅竖起大拇指,然后又对着吴佳怡她们不屑的说道:“哈都不是,一个老板,一个大明星,一个高级助理,还绥没张师傅懂得多,丢人。”非

      吴佳怡反击道:“切,明明是你自己不会ⴜ弹,断断续续的谁听得出来。”

      “我不会?呵呵。”

      苏墨呵呵儹一声,拿起二胡,调了调琴轴,然后将琴筒抵在腰腹之间,拉⼤起了“赛马”。 拏

      苏墨的左手在弦上ꝋ不停的上下跳动,右手来回拉娜着琴弓,由远到近清脆而富有弹性的跳弓似群马嘶鸣,火山喷发似的喷弓突然而强烈,拔弦的技巧将马蹄声模仿得䈠惟妙惟肖……珜

      꼊连续快速的速动音型,构成级溌进的,迂回环绕的16分音符律动,旋律在3个8度间来回跳跃,把策马奔腾的场景表现得淋漓尽致。

      (这里建议大家去搜陈军老师弹奏赛马的视频看看)

      吴佳怡几个惊得合不拢嘴。

      秽二胡成精了?

      一曲拉完,苏墨放下二胡开始撵人:“都走都走,我要开始工作了。”

      “房租是我给的。”一向稳重的陈婉也开始抗争。

      “从我工资里扣。”

      藬 “砰”的一声,苏墨关上了门。

      。。⢖。。。。

      车上吴佳怡正准备发微薄,夏甜笑道:“发我拍的,效果ꢯ更好。”

      原来夏甜把她们被赶出来的场景也拍了下来。

      吴佳怡先保存好夏甜发过来的视频,然后编辑着微薄“大极琴侠苏墨”然后配上视频。

      她这两天킎粉丝涨到了3800万,刚发完微㝳薄就有了评论。

      “真·太糔极琴侠,快跪,膝盖我不要了。”

      ቪ “我,二胡学了六年,想剁手。”

      “这腿要抖断了。”

      “怡怡,你真的没꽗给视频加速吗?”

      “猗前面古琴很明显初学,我很不屑,然后妈妈问我为什么跪着刷微薄。”

      “剑숷三里的二胡挂件的音乐就是这个。”

      “哈哈,史上最䚓豪横艺人加最惨老板。”

      “心疼怡怡,可是我想笑。”㱗

      。。。。。。

      在吴佳怡她们䉙走了后,苏墨就躺在床上刷微薄,看着粉丝已经破쐬了200万,心里一阵得瑟。

      正准备Ꟑ放下手机补补觉,却看到ࡳ吴佳怡了自己,于是点开了吴佳怡的微薄,看到视频后,他又是一笑,评论道:“什么太极琴侠,和我比差远了。”

      苏墨评论完后自己也发了一条微薄。

      “刚赶走一个不学无术的老板,一个不知所谓的师姐,一个不通文墨的助理,还有一个学冠古今﷤的司机,现在才华横竖都溢的我要开始写歌了。”

      苏墨的粉丝现在虽然只有200万,但都是这两天加的,所以很活跃,而且䇣因为刚才吴佳怡微薄的带动,他这边也一直被粉丝关注着,刚发䬹出去就有了评论。

      “那个才华横竖都溢的苏苏,请允许我友情提示一下,学贯古今,不是学冠古今,然后我没有小号,不要拉黑我,55555旡。”

      看到评论,苏쬺墨立马回复了过去:“呸,才华横竖都溢的我是不会承认打错字的,想要不被拉黑,你先说我帅不帅。”

      “姐妹们,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这么帅的苏苏,呕。”

      “苏苏呕苏苏,苏苏苏苏呕,苏苏最帅了,呕。”

      “好吧,虽然我不想承认䎘,但苏苏是銾真的帅,呕。”

      ᢋ“呕。”

      鮙“呕。”

      ……

      ㊩苏墨看着评论,大笑三声,把手机往床头一扔,就闭上眼睛,开始睡觉。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