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重生>

      得知田言等农家强者不肯投降,嬴玄也没有多说什么,人各有志,不能强求。

      “派잨人看管农家弟子,登记造册,他们的亲人愿意随他们北迁的也带着,不愿意北迁的,交给东郡ꑨ郡守妥ⱌ善安置,一应钱财费用,由我辽东、辽鵣西守军支付。”

      “诺!”

      ꍨ “辽东黑甲交由我负责,族叔辛苦一趟,拿着百战穿军的虎符,带着章邯彻底接管他们⚮,让章邯先统领他们吧,等东郡之事结効束之后,我再将㐣辽东黑甲交给你,你带着他们,恘押送农家弟子北上。”

      嬴玄心满意足的说道:“到了辽西之后,人员分派,你们自己商量吧,我셿就繩不掺和你们几个之间是事情了。扜”

      “那农家高手怎么处置?”姬破军脸色阴沉,有些嗜血的说道:“既然他们不识时务,我们就不用留着他们了。”ㄽ

      “빒这个自然,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不诛杀农家领头之人,其必心生怨恨,为我留下后患。”嬴玄点点头说道ᲆ。

      ᣢ “我这就带领黑甲突入六贤冢,擒杀他们。”姬破军提议道。

      “不用,云武侯南下,为了对付农家六长老,自然还有其他人手,这个不用我们操心了。”

      嬴玄思索了片刻,就否定了姬破军的提议。

      “况且农家困兽之斗,必然凶狠,黑甲虽然军阵无双,但是面对武侯强者,伤亡在癫所难免,没必要让辽东黑甲的将士白白送死。”嬴玄笑着说道:“他们即便要死,也会死在关外的战场上,而不是这里。”

      “不过农家高手众多,我又带走了百战穿甲军,云武侯即便击败农家高手,也恐难以ꇠ尽数诛杀。”

      嬴玄思索片刻说道:“让辽东黑甲合围六贤冢,就是一只苍蝇也别让他飞出去。”

      㐆 “让重甲骑兵和影密卫随我进入六贤冢,剿杀农家余孽,你也跟着一起吧。”

      随着农家弟子的投降,炎帝六贤冢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威胁,重甲骑洕兵开路,㊡嬴玄等人慢慢的推进,终于在炎帝六贤冢的深处见到了退缩至此的农家高手和罗网刺客掩日和黑白玄翦。

      “差不多也该结束了,云武侯,接下来就是你的时间了,我在一旁替你压阵如何?”绣

      诛杀农家六长老本就不是嬴玄的事情,况且六大ᘑ长老全部都有着武侯之上黭的实力,嬴玄可不打算和他们硬拼。

      “既然矽如此,我就不客气了퇫。”

      王龁看䱠出了嬴玄的不愿意损耗影密卫的实力橸的陊企图,也没有强求,直接答应下来,看来有绝对的倚仗。

      王龁慢慢的走向农家六长老,每走一步,气势๺就更胜一筹,等停下脚步的时候,已经是半步天人境了。

      “农家六长老昔日猎杀我大秦武安君,今日本쏉侯欲替武安君雪耻,尔ퟘ等死谶前,숳可有遗言?”

      王龁声如雷霆,咄咄逼人,让农家众人如坐针毡,田言正欲上前说话,农家六长老已经联手出现在王龁面前。

      箹 六股强大的气息鸸骤然升起,和王龁霸道的气息撞击在一起,让原本平静的六贤冢皱起风浪。

      “白起杀人如麻煁,罪孽深悷重,为天地所不容,我农家为天下黎民担忧,出手猎杀白起,虽死不悔。”六长老中的兵稸主修为最高,已经踏上死之玄桥,只差一步,就可以窥探天人奥秘。

      “一派胡言,武安君乃我大秦五百年来最强之将,为我大秦鞠躬尽瘁琌,这天下如今是我秦人的天下,武安君怎么会错?怎么可能错?”

      “是非曲直,自在人心。将军为何不拉问问这天下希不끼希望武ꆛ安君白起陨落?”六长老之一的历师说道。

      “武安君是秦人,秦人说他没错,他就不会错。”王龁不屑的说道:“山东六国,什么时候有资格评价我秦国的武安君了?”

      “任尔等口舌如簧,今日也难逃一死,受气吧!”

      王龁大喝一声,挺㴴身而上㝇,已经攻向了农家六大长老。

      六大长老虽然单打独斗不是王龁的对手,但是六人联手足以匹敌王龁,甚至隐隐有占上憢风的迹象ஷ。

      看着王龁和六大长老留手的情形,姬破军面带凝重,对嬴玄说道:“侯爷,云武侯以一敌六,久战必输,而且农家六长⁞老还没有使出地泽二十Ꟃ四,云武侯是不是托大了楌?”

      嬴玄倒是看的津津有味,看到精彩之处,甚至拍手叫好,一点也没有担心王龁的样子뜆。

      “王龁自昭襄王时,就是秦国名将,当年农家猎杀武安君,其中厉害찬,他不会不知道的䭄,不用我征们操心。”

      嬴玄表示不用担心王龁,努了努嘴,指着随王龁一起来的数人,这些人都穿着宽大的黑袍,遮住了面目,但是那强大的气息依旧让人觉得压㒨抑。

      “他们都不担心王龁,你担心什么?”嬴玄说道:“王龁一看就是稳如老떕狗,不用我们担∣心。”

      컂听到嬴玄这禁么说,姬破军只能翻个白眼,继续观看战局了。

      “农家也不过如此吗?”王龁一剑逼退兵主,抽身而退,“若是没有后手⺙,那ᚼ么农家今日就合该灭绝于此。”

      “动手吧!”

      王龁淡淡的说了一声氮,随他一起来的黑袍人对视一伉眼,相继加入战局,每个人赫然至少有着超凡境界的的实力,有两人更ꂆ是生之玄桥境界的强者。

      긥“九原三大将之一的杀将司马绝,九原军团的第땥三号人物풼,杀伐果断,不输我辽东鬼将。”

      羶 嬴玄指着黑衣人中最强的男子,眯着뽮眼睛说道:“这可是熟人啊!”

      ག“云中七秀,从两族战场崛起,杀戮妖族无数,乃是云中郡不可或缺的大将,没想到居然都来了东郡。” 示

      姬破军也说出了其他黑袍人的来历,“他们尽数来次此,就不怕妖族趁虚而入吗?”

      “这个不用担心,云中郡的旁边就是我秦国옟北方统帅王贲所在的九原郡,量他妖㻼族也没那个胆子先对王贲出手。”

      嬴玄对于秦国北方뙰事无巨细,皆輪一清二楚。໒

      “难怪王龁有持无恐,单凭这些人,加上百战穿甲军,确实可以将农家十万人杀的片甲不留鬠。”

      “嗯,江湖游侠即便实力强大,也无法媲美同境界军中强者,唯有经历死亡,ྊ才会变得更加强大,和江湖的生死决斗相比,我们一直游离于死痭亡的边缘。” 刋

      姬破军自傲的说道:“因为我们更ꖱ加敏锐,更能洞察危机。”

      讫 “牛皮桼小声吹,给我听就行了。”嬴玄说道:“军队的优势提现在群䝽体的进攻和防御之上,这才有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役。” 阪

      “但是单打独斗,和小规模战斗,强则强,弱则弱,没有其他理由。”

      ᚄ“族叔,这天下很大,秦国强者大多汇聚在北方,但是这天下除了秦国北方,还有其他地方,甚至有些不为人知Հ的角落里,隐藏着绝世高手。”

      퐷 嬴玄意味深长的说道:“你可以鄙视渾江湖武人,但是绝对不能轻看他们,否则一失足就是千古恨。”

      吝“重头戏来了!”

      随心黑袍人的加入,王龁等人已经占据了有利局势挪,对农家六矘大长老步步紧逼。

      农家六长老节节败退,甚至已经有人身上出现了伤痕。

      髱 “列阵!”

      兵主见状不妙,向其他人打个眼色,六人退在一起,瞬间就布⯪下了地泽二十四。⢷

      兵主镇廭守最重要的冬灭之位,其他五人各司其职。

      “春生、夏荣、秋枯、冬灭、白露、大寒,六业兴旺,传闻武安君白起就是死在这套阵法之下,王龁恐怕有麻烦了。”

      六大长老结成大阵的一瞬间,即便嬴玄不在大阵之中,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不会吧,”姬破军显然不相信嬴ᗼ玄的话,“云武侯乃是帝国强者,加上又云中七秀也在阵中,六大长老恐怕无法专心对付云武侯吧!”

      “谁知道呢?”嬴玄随意的说道:“哊地泽二十四出閂现的时候,确첆实都是用来对付一个人的。”

      “贎但是,阵法毕竟是阵法,族叔你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但是你见过只针对一㤔人的阵法吗?”嬴玄问道。

      姬破军不由愣住,阵法从来都是针对入阵之人,若是打破不了阵法变化,就只有死路一条。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