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礼包

      随着郭勇捏碎大印后,整个郭县的城墙都晃动了一下。

      其气息也一下子暴涨了起来,直直的升到六品,才稳住了波动。

      方云凝住眉头,万万没想到,这大印还有这种妙用。

      林妙玉之前跟方云说过,这方世界的朝廷,有香火道的气息。

      香火道是大道,以神佛两家最为精通,不同于元神道和武道的修炼,香火道在实力之上或许没有这两种大道彰显,但更为诡秘莫测,用处极多。

      像方云从各种书籍故事里推测出来的,这方世界的县令以上,用那种凝结着万民念力的大印,可以做到驱忆,求运,祈福,消灾等等,最厉害的,还是能依靠大印里的念力,让一个普通人,立即发挥出对应的实力。

      一般来说,县令,都是七品,到了州府,都是四品。

      郭勇心头都在滴血,但暴涨的气息让他终于能充容应对起方云了,也终于可以完整的说出来话了:

      “你知道吗!这方大印,也是在交易里面的,现在因为你,全没了!”

      方云没搭理他,六品和七品之间差距不是基础好就能弥补的,郭勇的力量变得极为强大,每一次挥刀。都带着和之前全然不同的气势。

      刀锋之上,更是散出了光毫。

      方云的刀又碎了,但不是因为自己施展不客刀意,而是被郭勇外覆刀身的力量斩碎的。

      借势后退一步,方云翻滚着躲过了一记力劈,再抽出一柄长刀,揉了揉有些发麻的肩膀,感受到了压力。

      “为什么!为什么六品都打不死你这个七品!”

      郭勇喘着粗气,身上的衣袍因为肌肉发力,碎成一片片的,露出一块又一块虬结的肌肉,

      他疯狂的进攻着方云,片刻之后,方云的刀又碎了。

      “最后一把了!下次没有找到武器,再也不跟人厮杀了。”方云默默的看着郭勇,心里暗道一句。

      “我不服!我不信!”

      郭勇提刀挥舞袭来,绵绵刀光闪闪生辉,疯狂的进攻着方云,方云也不跟他纠缠,避开正面抵抗,运转起来惊鸿步,不断游走躲避。

      方云不信,他能一直维持这个状态,有妙玉贴身教学的身法,岂能是这郭勇能碰得到的?

      “我媳妇可是仙女!”

      方云闲庭信步,甚至还有功夫在心里想别的东西。

      郭勇状若疯魔,愤怒无比,像一头发疯的公牛,莽来莽去的,而方云越是躲避,越是轻松。

      过了片刻,郭勇喘着气,眼睛发红的盯着方云,却停下了脚步,哈哈笑道:

      “老子不追你了,等一会大军来了,你也奈何不了我。”

      很明显的激将,但方云也不得不承认,郭勇说的没错。

      对方看出来了自己想杀他,但现在奈何不了他。

      郭勇是摸不着自己,可一旦军卒来了,自己也确实没机会再杀他了。

      要想杀他,只能趁现在,主动进攻。

      方云提刀而立,沉默不语,众人看去,皆是为这黑发青年感到惊艳。

      能在六品之下坚持这么久,甚至让对方拿他没办法,大梁内部的超级大宗世家弟子,也不过如此了吧。

      “此人或许可以上人榜!”

      一个声音如此评价,周围听到后,都忍不住议论开来。

      “如此年轻,或许真的可以上榜!”

      “是啊,刀法精湛,身法飘逸,修为也厚重扎实,确实有一竞排名之力。”

      天地人三榜方云还是知道的,超级大宗天机阁联合三国皇室的暗卫,共同设立的一个排名榜单,方云对其没有多大的兴趣。

      虚名罢了,

      方云一眼就能看出,所谓的三榜,更多的是让修士互相争斗损耗。

      “方云,我来一招吧,刚突破,我也想试试这内力的威力呢。”

      林妙玉来到了场中,摇着方云的胳膊,看模样跟公孙盈摇于文杰一样。

      “不行,你答应过我的。”

      方云摇头,拒绝她。

      “就一招。”

      林妙玉似乎在撒娇,举着一只手指,在方云面前晃啊晃,还揉了揉方云皱着的眉心。

      “你们,是当我不存在吗!”

      郭勇怒极,对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当着自己的面打情骂俏,气的头脑感觉阵阵发晕,上来就是一记大刀猛劈。

      方云和林妙玉同时运转身法,尤其是林妙玉,淡白色花纹小鞋扭着漂亮的蝴蝶步,跟着方云一起躲了过去。

      立定之后,两人连姿势都没有变,林妙玉依旧一根手指帮方云揉着眉心,口中还是那个腔调:

      “好不好吗?……”

      “不会有事?”

      “不会,就一招。放出来内力,还感觉更好一点。”

      林妙玉开口说着,挽着方云的手臂,左右晃了晃,方云一头黑线,觉得她好像跟公孙盈学的又有些不对劲了。

      “好,那就一招,不行我们就开溜。”

      方云阻止了她继续摇自己的胳膊,自家媳妇,应该是那种冷冷清清,亭亭玉立的大美人,可不能学公孙盈那有点傻的样子。

      林妙玉嘴角含笑,青衫之下,素手一挥,一柄长剑就浮现在手中,看都不看那郭勇一眼,另一只手臂还挽着方云呢,周围就无风自动了起来。

      剑若游龙,蛟若惊鸿。

      四周无风自动,卷起无数衣衫,林妙玉背后一束长发微微荡漾,浅笑素容。

      清澈见底的眼睛之中,仿佛只有方云一人的影子,再也没有其他东西。

      清风洗剑气,浩荡贯长空。

      高高跃起的郭勇,正要将刀式劈下,就遇到了一抹剑光,

      郭勇瞬间如遭雷击,扑通一声落到了地上。

      “再卖点人,我就能凑够钱买到通脉丹了。”

      “突破六品,我就能找个宗门世家当客卿,我还年轻,三品也不是不可能,五百年寿元啊,为什么,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要杀我……”

      郭勇生前最后一幕,是那个自己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的,那个不知何时跌落在地上,襁褓中的婴孩。

      林妙玉本就是六品,身为三千界万年以来最强的天骄,同境之中,有我无敌。

      何况郭勇只是暂时升上来的六品。

      修道两千载,血战三千界。

      天骄之名,不是凭空得来的,在三千界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林妙玉的名头,是靠她自己打出来的。

      素手挽剑花,伊人阖眼眸。

      四周一下就沉默了起来,围观的众人似乎被这一剑惊艳了,又似乎是被郭勇的死震慑到了,都不再出声。

      林妙玉轻声开口,打破了沉闷:

      “怎么样,帅不帅!”

      方云呆了呆,自认这一剑,自己都没信心接下来,看着林妙玉一副等待夸奖的样子,笑着捏了捏她的道姑样式的发髻,笑着开口:

      “帅!比我帅的多。”

      “哼,嗯……”

      林妙玉发出两个鼻音,很满意方云的回复。

      一股烟尘席卷过来,说是大军,方云看着也就百十号人,领头的那人远远的看到一地亡尸,还没到跟前呢,转头就跑。

      “开玩笑,这种刚训练几天的流民兵,能打过这,片刻就把城主县令大人杀了的那人?”

      郭兆摇了摇头,跑的飞快,留下这一队稀稀散散的兵卒楞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流民,被强迫选出来训练罢了。

      方云把那个妇人的孩子抱回到她身前,又给了她二两银子,沉默的拉着林妙玉走了。

      那妇人,神情有些呆滞,

      那孩子,其实已经死亡多时了……

      方云虽然杀了郭勇,但仍然感觉一股股冷意不断侵袭,看着林妙玉松开了自己,去捡了两块玉佩,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很久,都忘了舔包了。

      “走吧。”

      方云声音有些低沉,只有林妙玉温热的小手,能让他感觉到一股暖意。

      众人默默的看着这两个身影走出城门,看着他为那个妇人抱起来孩子。看着那男子细心的给了她二两银子,心中似乎有什么地方触动了。

      “良人玉女同携手,拔刀挥剑鸣不平!好一对侠客眷侣。”

      有人叹息着说了一句,情绪复杂。

      更多的人,则是默默的低下了头,似乎在问自己,自己当时为什么是一种看戏看热闹的心态。

      是觉得这普通妇人不值一提,

      还是因为修为不够,惧怕那郭勇的声势。

      亦或者是,自己自从迈入修炼之后,再也没有在意过这些普通人了。

      “方云。”

      许多人默默的想起来那个俏丽且恐怖的女修对那男子的称呼,默默地记住了他的名字。

      城门口,众人逐渐散去,

      那怀抱孩子的妇人,无声无息的留下了两行泪,对着空无一人的城门,重重叩首。

      郭县之中,城门口的纷争结束之后,那一队被强征抓去的士兵,默默的散去了。

      更多的人,则是想到了那句,安县太平。

      沉默的向着北方离去。

      只有几个大族,尝试着组织挽留民众,但已经无可奈何了。

      人心散了,再难凝聚。

      他们也不敢用强,生怕再来一人,给自己斩了,如潮水般的民众离开了这个已经失去秩序的地方,渐渐的,连修士都不愿意来这里了。

      直到很多年后,郭县才慢慢的恢复正常,城中的老人会经常给子女讲述,当年在那城门之处,有一男一女,挥刀斩郭勇,拔剑救孩童。

      那折子戏里,说的就是他们俩。

      ……

      郭县内部,一个曾经在现场围观过的修士,在自己的住宿,信件来往许久,不断咨询查阅后,才在傍晚召来了一个信鸟。

      “方云,方氏第七脉弟子,功法不祥,招式不详,有意,七品武夫,力抗破印而提升的六品武夫,立于不败之地。”

      这人删删改改,将这封信绑在信鸟上,送了出去,紧接着又铺开纸卷,开始写字:

      “林妙玉,方云之妻,功法不祥,招式不祥,意不详,六品内家,气息遮掩极强,未出手时无法探查境界,一剑斩杀六品。”

      这人想了想,把“一剑斩杀六品”几个字划掉,改成了:

      “剑法恐怖,吾……可能触之即死,绥州地字八十七号留。”

      ……

      一个月后,在天下各处的坊市之中,许多修士讶然发现,许久没有变化过的地榜,在第三名之处,原本的一个人名被挤了下去,换成了一个大家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名字:

      “林妙玉,大梁绥州人士,六品内家,剑法恐怖。”

      一个人念出来这个榜单,不满的说了一句:

      “搞什么嘛,这也能排名第三?就一个剑法恐怖,能有多恐怖……”

      林妙玉的姓名之上,是另外一个人名:

      “白烟儿,白莲教圣女,不详,不详,遇之则逃,保命优先。”

      在没有人在意的,十天一个变化的人榜之上,方云的名字在最底下,只有一句简短的描述:

      “方云,大梁绥州人,林妙玉之夫。”

      这段描述,直到后来方云暴揍了天机阁的某个弟子,才有所改变,多了几句话。

      但在此时的某个树洞之中,和林妙玉相拥而眠的方云,还不知道此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