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老公最好的朋友出轨

      佅谢林在博金博克商店里面转悠,他看到柜台前的一个玻璃箱里装着一只放在垫子上的干瘪人手,旁赴边还放着几根蜡髚烛。他依稀记得这玩意儿叫光荣之手,放上蜡烛之后,烛光只为持有者照明,是小偷和抢劫者的好帮手。不ⴒ得不说,这东西很实用,只是一想到手中拿着另一只别绬人尸体的手,他心里就一阵嗝应。

      谢林摇了摇头,继续看下去。柜台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人骨头,一幅染有血迹的扑克牌,桀一只老盯着人的玻ʼ璃眼珠子。墙上挂着神情恐怖的面具,天花板上吊着一串串生锈的,长쒆而尖锐蠗的仪器。

      猄德拉科则是在研究ﺕ一根长长的绞索,又傻笑着念一串华贵㕳的洬蛋白石项᧝链上的牌子:当心:切勿触摸,已被施쇭咒——已经夺走了十九位麻瓜的生命。突然他瞥见一Ŧ个造型奇特的大柜子,指着那个柜子说道:“谢林,你看这个柜子,好像很有意思!”

      谢林心中一跳ܼ,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哈利此刻正躲在这个柜子里。

      谢林淡淡地道:“这是一个消失柜,许多古老的巫师家族家里都会收藏一个,当灾难来临的时候可以用来逃难,是个很实用的东西,可惜因为造价昂贵,而且后来出现了更加方便的幻影显形魔法,消失柜慢慢被淘汰,时至今日它的制作方法已经失传…ᬗ…好了,德拉科,我想父亲大人的事情也快要完成了,我们还是准备离开吧!”

      离开了翻倒巷后,德拉科急不可耐地拉着卢修斯去买飞天扫帚极,而对此不感兴趣的谢林则与两人分开,他打算先到书店那里帮自己和德拉科买齐书单,顺便在那儿看会儿书。

      눬就在谢林前往丽痕书店购买课本的途中,在路中央一个身形高大的㾥男人不可避免頾地吸引了谢林的注意,虽然谢林从来没跟这位霍格沃兹的猎场看守人打过交道,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这是海格,因为他的身高实在太突出了핉。

      在他的身边站着的是皮肤青肿,满身煤灰,眼镜碎裂,一脸狼狈녀的哈利·波特,看样子哈利正在被海羃格训斥着。尽管海格绡尝试着降低声音,但他那巨大的嗓门无疑还是让谢林把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在翻倒巷里瞎转,你们难道不굨知道,那不是个好地方,哈利,别让卑人看见你在那儿!”

      磅正训斥间,赫敏和韦斯礼一家都来了,哈利犹豫着解释道,“我们看到了马尔福一家人,德拉科、谢林还有他爸爸去了博金搏克店里,那是一间专门贩卖黑魔法物品的店。”

      ὕ“哦,臛那你们发现了什么?”韦斯礼先生警惕地问。

      “什么都没有夈,我在外面窗户那看了半天,直到他们离开,也没有看到他们买任何的东西㽲!”哈利看着海格反问道,“海格,我们在跟踪马尔福,你到翻倒巷干什ᆒ么?”

      “我在找一种驱赶食肉鼻涕虫的药ꐰ,它们快把学校的卷心菜糟蹋光了!”海格粗声粗气蕝地说道。

      听到这里,谢林也没兴趣留在鷿那里继续听几人无意义的对话,继续前往丽痕᛾书店。

      虽然父亲隐瞒着自己和德拉科,但熟知剧情的谢林早已知道父亲去博金博克店的目的,无非是因为最近被魔法部里一向和他不合的亚瑟·韦斯礼查得太紧,想把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拿到博金博克店去脱手,可惜他不知道这本日记本可是他主人的魂器之一,他的做法将直接导致几年后马尔福家一连串的悲剧。

      甸 至于博金博克店的老板博金老先生,那可是在混乱无序的翻倒巷中屹立不倒的精明人物,又怎么ꝓ会接下这个麻烦的烂摊子呢。

      看来自己得抓紧时间赶到丽痕书店了,恐怕待会儿在ﯝ书店门前还有一场好戏看。 Ï

      谢林急匆匆地赶到书店,把课本书单全部买齐,便找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安静地等待剧情的开始。

      哈利一行人来到丽痕书店的时候,书店门口已经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大部分都是韦斯礼夫人这个ຠ年纪的女巫,所有人都挤在门口,想뵲要进去,透过人群缝隙,大家看到穿着蓝色巫师长袍的吉德罗·洛哈特,正坐在店铺中间签名售书。

       在他周围,到处都是他自己大幅照片,照片上的那些脸全都在向人群眨着眼睛,闪露着白得耀眼的牙齿。谢林不得不承认,洛哈特是一퐞名㡚成功的作家,如果他不去盗用别人经历ᴔ的话。

      接下来的事情不用多说,哈利不出意外地被洛哈特发现,然后被他拉进去一起拍照,洛哈特宣布自己将到霍格沃兹任教。等到所有人回来神来的时候,就发现亚瑟·韦斯礼和卢修斯·马尔福扭打在一起,连金妮的坩埚都廟被蹭飞了出去,发出哐当一声响。站在一旁的洛哈特兴奋的不得了蹧,然后两个人被突然出现的海格分开。

      韦斯礼先生嘴唇破了,卢修斯的一只眼睛被一本厚厚的榸书给砸了一下,手里还捏着金妮那本破旧的变形学课本。

      㹼旁边的金妮已经把坩埚捡了起顀来,卢修斯见状,随手把书往她的坩埚里一塞,眼里闪着恶毒的光芒。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亚瑟·韦斯礼身上,谢林则ⱋ一直在观察金妮手中那ᶽ本被塞回来旪破塢破烂烂的《初学变形指南》,如果不出意外,此时里面应该夹杂了一本黑色的日记本。

      럁理“喏,小丫头꓌,拿着你的书!这是你爸爸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他挣脱了海格的手臂,向德蚸拉科和还在书店内的谢林一招ꇖ手,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店门。

      “你ꅒ不该理他,亚瑟。”海格伸手替韦⸨斯礼先生把袍子抹平,差点把他举了起来,“这家伙坏透了,他们全家都是,所有的人都知道。ル马尔福一家人的话根本不值得听。他们身上的血是坏的,就是这么回事。”

      即使已经离开丽痕书店走了不少路程的谢林依然可以清晰听到海格的大嗓门——我去,躺着也中枪,身上流着马尔福的血的谢林心底暗搂暗킛吐嘈⼀。看来日⣔后在霍格沃兹很难博得海格的好感࿰,或者得到他的帮助啊。

      三人回到梬马尔福专属的停车位后,卢修Ꭼ斯虽然被亚瑟揍了一顿,但是ᮜ看得出他心情很好,估计是因为把汤姆里빛德尔的日记成功转嫁给韦斯礼家可怜的小姑娘了。

      接着一家四口登上马车,再次向马尔福庄园飞去。不得不说,比起巫师界里谢林所知鬠道的各种移动方式,如飞路粉、门钥匙、幻影显形等等,速度快而四平八稳、毫不颠簸的夜骐马车绝긒对是最舒服的方式之一。

      一路ぽ上三人沉默无言,卢修斯在一路上都显露出深思的表情,即将到达威尔特郡时즮,他突然开口对着德拉科和谢林说道:“听着,今Ḓ年的霍格沃兹或许会发生鞾一些事䙵故,但与你们两个无关,你们只要牢记做好身为一个马尔福的本分,保持着明哲保身的态度即可。”

      德拉科仗着父亲的宠爱,不依不饶地追问一阵后,卢修斯才松了一点口风,“五十年前,当时我还未出生,霍格沃兹里发生一场意外,那个意外的具体情ꏁ形我不轏能说,有个泥巴种丫头在볍这场意外中死了,霍格沃兹把这件事掩盖起来,所以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你们只需要知道这是一㙖场针对泥巴种的阴谋,其他的你们不需要知道太多,知道得太多只颖会让你们显得很可疑。还有,德拉科,今年你给我好好学习,作为一个高贵的马尔福,你在去年的年级名次居然还比ᆔ不过一个低贱的泥巴种,说实话你让我真的很失望。你看看谢林,这才不愧是我卢修斯的儿子,你要多多向你的弟弟学习!”

      德拉科难᭘得见父亲对自己如此严厉,也唯唯诺诺地应了下来。

      当天晚上,谢林因为心思纠结而辗转难眠,按照剧情发展,汤姆里德尔的日记本最终将被救世主哈利波特所摧毁,而伏地魔캈也失去一个保命的魂器。这是父亲得罪伏地魔的一切起因,也招致了后来伏地魔对父亲和哥哥的各种残酷惩罚,而且马尔福庄园被塔伏地魔选中ඒ为食死徒的大本营也让全家人都活在无法逃离的恐惧之中。伏地魔败亡之后,父亲被送入阿兹卡班,即使后来洗白出狱,也挽回不了家族衰败的命运。咪

      潄 他纠结着是否要想办法从金妮手里夺回日记本,扚直接从源头上消除卢修斯此次的过失,抑或是任由剧情按照自▀己所熟悉的方向发展,让自己继续保有剧情优势,这中间的种种得失让他举棋不定,然而最重要的是,此刻的谢林,已经需要面对他自穿越以来就一直逃避的问题:自己在这个穿越的世界里到底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若是按照他前世的性格,他大可以逃离这个家庭,回到麻瓜的世界去生活,以他前世所积累的知识与经验,要重新建立一份成功的事业和人生并不难。无奈每次面临这个抉择的时候,他都无法狠下心来割舍这辈子难得的亲情。

      在黎明的第一道曙光到来之时,经过一ffl夜的思考,谢林的眉宇间脱去了迷惘和犹豫,目光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坚定和信念,他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力量从腹部缓缓升起,蔓延到胸口和四肢,整个人仿佛脱胎齼换骨般充满了力量。

      此刻的他,终于寻回了面对命걤运的勇气,对自己的未来睎终于有了坚定的方向,“既然上天让我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重活一次,那我更应该鰓勇敢地面对自己的宿命!为了守护我的亲人,我不可能加入凤凰社,为了守护家族的荣耀,我也不可能加入食死徒,我的命运必须我自己作主!”

      先不说成功与否,即使自己真的成功夺回日记本那又如何?

      伏地魔终将败亡,父亲错误地选择食死徒阵营,注定将把家族导向无可挽回的衰败;即使谢林改縜变了剧情让伏꛾地魔获得最终瞅胜利,他那疯狂中还带멗有强烈毁灭倾向的性格也不符合家族利益,家族旖从来要的都不是消灭麻瓜巫师,而是对麻瓜巫师永远保持高高在上的统治力。那还不如任由剧情按照原著里预定的发展,至少谢林还能保有ऊ剧情优势。

      此刻谢林应该做的,就是利用剧情优势让自己成长强大起来。只要自身强大,振兴家族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今年是斯莱特林密室开启的一年,是该谋划谋划自己如何在这场风波中获取最㱻佳利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