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妈教你…怎么做

      脑海中的系统比了一个OK的手势。

      【叮!028反派系统为宿主服务。友情提示:一个合格的反派,请宿主在任务期间不断获取反派值。】

      【叮!察觉到宿主正处于困境,现暂时恢复宿主全部实力。】

      【叮!请宿主完成新手任务:击退十方轩众人。】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如果她有了原主的全部实力,不见得解决不了此事。

      莫凉搂住系统狂亲,呜呜流泪:“系统爸爸你真好,你就是俺再生父母……呜呜呜。”

      028嫌弃的抹了一把脸上的口水,翻白眼:“宿主还是先完成任务吧。”

      说完,028溜之。

      莫凉稍微坐正了身体,起身走下来缓缓说道:“既然连陆副使都对付不了十方轩的那几个人,那本座就去看看那帮人的深浅。”

      莫凉从黄金龙椅上走下来之后,陆君辞和唐权两个人很自觉的跟在了莫凉后头。

      焚月界的地盘其实不是很大,焚月界前身本来也就是一个小门派。原主占了原来掌门所拥有的宫殿之后,直接把宫殿挂上一个焚月宫的匾额,接着便闭关、游历、再闭关、再游历……

      所以焚月界其实整体就一个主殿和几个偏殿。

      其余的设施一概没动,还是陆君辞最熟悉的地方。

      此时此刻宫殿外正站着一群十方轩的人。

      焚月界是一个连护山大阵都没有的小门派。

      莫凉:“……”

      莫凉捂脸,原主平日里是有多不管事?居然连护山大阵都设一个,轻易就叫旁人打到了殿前。

      等这件事处理好,一定要设一个阵法保护焚月界。

      保护焚月界,就是保护她自己!

      这群人一见到莫凉出来,其中便有一人拿着手中剑指着莫凉:“妖女,你若是乖乖把我们少掌门给送回来,兴许我们十方轩会留你一条全尸。”

      莫凉这边还没说话,陆君辞直接打出一道凌厉的掌风:“竖子尔敢,居然敢对我们圣君不敬!”

      那人毫无防备的中了陆君辞一掌,便立刻口吐鲜血,双膝跪在地上。

      莫凉颇有些诧异的瞧了陆君辞一眼,这货几时这般维护她了?想了想莫凉心中了然,估计陆君辞是想彻底激化莫凉和十方轩的矛盾,让两方再无谈和只可能。

      十方轩的六长老脸色肃然的看着陆君辞,眼中还有几分忌惮。虽然陆君辞败在了他手下,可他总是感觉他根本就不是陆君辞的对手。他赢得也是莫名其妙。

      六长老看向莫凉,“莫圣君就是这般纵容手下人的吗?”

      手底下的狗惹了事,第一时间肯定是要问主人。

      可是六长老的脸色却更加不对劲,此刻就是强撑着。陆君辞他感觉不好惹,而这个女人看起来更不好惹。现在他就只希望莫凉能够迫于他们十方轩的面子把人给放出来,如果不是必要,他不想和这个女人交上手。

      莫凉:“我们焚月界本就是邪门邪派,自然不像你们名门正派一般讲什么仁义礼智。本座手下副使所为,就算是把天扎了一个窟窿出来,自有本座替他撑腰。”

      说罢,莫凉又转头看陆君辞:“陆君辞,你便是输在这人手上?”

      陆君辞抿抿唇,极不情愿的点了头。他不是很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他不如别人。

      莫凉又对着带头长老说道:“还未请教长老尊姓?”

      带头长老傲然负立,对自己的名号颇为自信。

      “老夫十方轩六长老六顺峰峰主熊口!”

      一句话说完,对面的圣君没有任何反应。

      突然,莫凉调动自己的浑身灵力,指尖灵力波动。

      “领域!”

      莫凉起势。

      唐权微微皱了眉,不动声色的把陆君辞往后拉扯半步。不过只是对付一个小金丹,圣君竟然直接动用了领域。

      圣君何必这么高看她?

      是空间领域。

      “空间折叠!”

      十方轩的众人感觉自己被困在了一个牢笼里,四周的都是贴身的墙壁,看不见的墙壁光晕向着众人收缩。莫凉第一次拥有这般强悍的实力,这力度自然是控制不住的。

      在这方威压下,几个小弟子直接支撑不住,被夹成肉酱。

      现在空间领域内只剩下那个金丹长老还是苦苦支撑。

      “圣君收手!”

      莫凉回头看了一眼唐权。

      然后收回灵力。

      没有了灵力支撑的领域自然就停了下来。

      熊口长老浑身的骨头像碎了一般,强忍着苦痛从地上爬起来,震惊道:“你是元婴修为?”

      元婴与元婴之间也有差距。

      而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实力,这般修为就算是掌门师兄来了,也应该不是对手的吧?

      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少公子怎么办?

      放弃吗?

      莫凉淡然瞥了熊口一眼,警告道:“祝修是本座凭本事抢来的,你们十方轩要是有本事,大可以抢回去。什么时候本座对那小子没兴趣了,自然会把人给送回去。”

      “现在,”莫凉转头看了唐权一眼,“唐权,把人送下山。”

      唐权领命,慢悠悠的走到熊口长老面前温和笑道:“看六长老这幅模样似乎也不能御剑飞行了。不如就由在下送长老回去?”

      熊口长老一下子把唐权的手打到一边,眼睛同时恶狠狠的盯着莫凉。

      “圣君对一个金丹使用领域,也不怕掉价!”熊口吐出一口血沫,狠狠说道:“莫圣君,今日之辱,我十方轩记下了。”

      莫凉好奇的看一眼唐权:“唐权,有规定元婴不能对金丹用领域吗?”

      唐权摇头。

      这个规定倒是没有,不过一般的元婴修者自持清高都不会对金丹用这种杀招。

      莫凉冷眼瞧着熊口:“得了吧,跟你动手就是最掉价的。”

      陆君辞不能接受这个结果,略有些不甘心的问道:“圣君,就这般放他走吗?”

      莫凉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陆君辞,好心安慰道:“本座知道左副使输在他手上很有些不甘心,所以才需要左副使凭自己的实力超过他。左副使还年轻,总有一天可以打败他的。”

      一句话说完,莫凉直接转身回了宫殿。

      在转身的一瞬间,莫凉就好像泄了气一般,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气魄。

      莫凉使劲的拍着胸口想以此来安慰不停扑腾的小心脏。

      呜呜呜,吓死她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