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蹂躏的欲仙欲死

      想通了前因后果,李长安觉得,说不定这伙山贼盗匪,都是人家安排的局。

      不过随后想想也不对。

      河阳书院的山长,也不过就是个八品小吏。

      最多也就在河阳城里称王称霸一下,哪敢为了区区五里地,就劫了城主府赵家的商队?

      更何况,这些天被反复折磨要赎金的,可不止是平民商旅。还有不少,是城主府里的赵家人。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连六品武道世家,都敢不放在眼里?”

      李长安觉得,不是他疯了,就是这伙盗匪疯了。

      那可是“武道六品”啊!

      号称:“力能扛鼎,臂展十石,身有百钧”的“六品。”

      这样的人,在军中都是妥妥的万人敌。放乡里,也一个个都是顶级大贵族,封地数百里,牧民万户,私军千余。

      这样的人,是普通盗匪能得罪的?

      “你~!”

      正在李长安低头沉思之时,一名手提大环刀,身穿破皮甲的壮汉走了过来,指着他的牢房大声吼道:“对,就是你,给老子出来~!”

      “我尼玛~!”

      李长安转头往四周看了看,发现这矮小的牢房之中,除了他,根本就没别人。

      就在他愣神的功夫,壮汉已经拉开了牢门,一把抓住他的腰带,如同提小鸡一样抓起来就走。

      “好汉饶命~!”

      好吧!事到如今,李长安承认他怂了。

      没法不怂,人家的胳膊,都比他的大腿粗。

      反抗?就这体格差距,你就算打人家几拳,又能怎么样?给浑身腱子肉的壮汉,挠痒痒吗?

      “被人抓住不能反抗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如今也就是没有电脑和手机。否则,李长安非把这一幕给拍下来,当成控方的呈堂证供给提交了不可。

      前世今生,李长安就从未有过,像现在这么无力的时候。现在的他,其实更想回到前世。

      虽然那时候的他无法修炼,可身在共和国的旗帜下,至少生命财产足够安全。你敢行凶?警察叔叔分分钟教你做人。

      哪像现在,被人提着到处跑,就连反抗他都不敢。

      为什么不敢?

      无他,就这位展现出的实力,比他记忆中去世的爷爷都强。换言之,人家最少也是九品。

      入品武者当喽啰?这是个什么山寨啊!

      欲哭无泪的李长安放弃了抵抗,一路被壮汉提着飞奔,直到进入一座大宅之中。

      因为是傍晚,这一路行来,李长安看的并不真切。

      进了大宅后,只见周围燃着火把,数百人分坐两旁,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酒味。

      主位上,一个满脸胡茬,眼如铜铃的莽汉,不确定的问道:“就他?”

      “碰~!”

      李长安被直接扔在地上,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被提他来的壮汉拉住头发,露出了脸颊。

      “大统领,咋样?”

      莽汉瞥了一眼李长安,又心有余悸的看了看后山,无奈道:“老九,你确定?”

      壮汉明显对后山也很忌惮,偷瞄了两眼道:“这次的二百多只羊,都快送去一半了,大人们还不满意,咱们能咋办?我看这小子细皮白肉的...........”

      “行~!就这么办!拖下去,洗剥干净!”

      “大哥!我肉不好吃啊!读书人的肉,都是酸的。我家有钱,真有钱..............”

      尽管有些懵,可从他们的对话中,李长安也大致猜出了他们的打算。

      《西游记》常见台词,“细皮白肉”和“洗剥干净”是啥意思?

      吃人啊,大哥!

      此时的李长安,内心慌得一批。心中暗骂道:“你们抢劫也就算了,绑票也能忍。可你们居然还吃人?我去尼玛的,这是真的要死人啊!”

      嘴里一直在口胡,脑子里却在想对策。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他还真有可能让人用铁锅给炖了。

      联想一下,那场面..........

      李长安忽然觉得很恶心。关键是,这帮人一看就是“惯犯。”

      来之前他还疑惑,那些这些天被山贼拖走的同乡都去哪了,现在终于有了答案。原来,是被吃了啊!

      可惜,没人搭理他的口胡和挣扎。就他现在这细胳膊细腿的,哪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们的对手?

      直接被两个大汉提着来到一条水槽边,扒光了衣服扔进去后。两人又拿出给牲口刷毛的大刷子,不管不顾的就开始给他洗澡。

      少顷,被刷的身上都渗血的李长安,又被胡乱套上了一件白色书生装,再次被带了回去。

      “大哥们!大爷们!我有用,我真有用,我会算账,会出谋划策,可以入伙,真的.............”

      李长安的求饶声,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不可谓不真诚。

      这一刻,他是真的想入伙。没办法,这要真给炖了,恐怕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啊!

      可惜,没人搭理他。几十名彪形大汉一拥而上,直接把他高举成了个“大”字,让他直接面朝天空连大地都看不见。

      在李长安的无限口胡中,他被几十人轮流高举着奔行上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眼前不再是星空,而是成了屋顶。

      猛然被放在地上,李长安还有些不适应,为首莽汉就走了过来道:“算了,看你年纪小,又这么可怜,你走吧!”

      转瞬,几十人像躲瘟神一样,跑了个干干净净。只留下李长安一个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看着狼狈逃窜的山贼们,李长安心中暗骂:“王八蛋,当老子是傻13啊!你们跑的这么明显,是要放老子走的样子?”

      借着微弱的星光,李长安发现,他如今身处一座破败的凉亭之中。面前是一片凹凸不平的荒地。再远一些,就看不真切了。

      “什么情况这是?”

      虽然不知道这帮山贼打的什么主意,但李长安也不会束手待毙。他决定——往回跑!

      没办法,从山贼对话的部分细节看,这地方,决不是什么善地。

      “嗡~!”

      李长安才刚抬脚,连转身的动作都没做完,一阵轻风吹过,眼前已经换了天地。

      “大宅门?”

      莫闹!这又不是《聊斋》。此时的李长安内心慌得一批,前世寻仙问道三十年,啥也没遇见。这辈子重生才几天?这就撞鬼了?

      没法不慌啊!

      李长安眼前,哪还有什么荒坡地?只有一片如画般的徽派园林。

      大开的中门上,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门房小厮迎来送往,入府之人川流不息..........

      “我看不见,我啥也看不见!”

      此时的李长安,只能是自己骗自己,闭着眼睛努力往后退。只是他这两条腿,实在是不听使唤,退了几步就再也走不动了。

      无奈的李长安只能选择睁眼找路,只是这一睁眼,他就忽然出现在了园林门外。

      慌乱中,一名面色苍白的门房小厮,瞬间出现,满脸堆笑的看着他道:“公子也是来选婿的?太好了!请进,请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