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免费黄色APP

      但见庙门打开,走进㍐一人,却是江湖道。姜乐康看清来人,惊道:“江师哥,你怎么来了?”江湖道道:“小生是特意来找你的。”姜乐⧈康心灰意冷道:“若你是来巫劝我回去,那大可不必了。那个地方,我一刻也不愿多留。”江湖道道:“我不是来劝你。我跟你一般想法,也不욟愿留在那里≊。”姜乐康奇道:“为什么呢?你相信我是被栽赃的?”江湖道正色道:“失窃之事,小生本就多有怀疑,看见你今夜之举,更确信你是簵被冤枉的。那种沆瀣一气、诬害良人的地方,还长留在此干什么?于是我也收拾包驴袱,留下一封书信,推托说家有쫶急事,问清守门师兄你走的方向,特意寻你来了。”

      姜乐康又惊又喜,道:“师哥,谢谢你!那守门师兄告诉我,钟蹧师叔明明ꪉ知道一切,矌但他却不肯为我出头。你说这是为何呢?”江⹷湖ử道叹道:“还能是为何?江湖有言道:打狗看主人。只怪咱们没个有权势的爹,好让人怕你三分啊!”姜乐康有些不悦,道:“我虽一出生就没了爹,但我娘亲待我极好,教我嫅自尊自强,我从不觉得自己比别人矮半截!”江湖道惊道:“对不起!小生不知此节,如有冒犯,还请不要上心。”姜乐康心中稍慰,道:“江师哥,你特意来找我,我쒬怎会生你的气呢?”江湖道放下包袱ᥝ,坐下道:“时候不早,咱们赶紧歇息歘,明儿结伴上路,再想别的事吧!”姜乐康听他此说,心中安定,也躺了回去,却哪里睡得沉,半梦半醒之间,回忆着近日诸事。 蝢

       次日,日光从门外透进,两人悠悠醒转。姜乐康走得急,又不肯拿庄上物事⎁,没带任何干粮,肚子正咕咕叫。江湖道登时会意,把所带干粮分给他吃。姜乐康吃着吃着,不禁流下泪来。江湖道鼓劲道:“姜师弟,事已做出,何故伤心?江湖有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便是遇到再大挫折,也该勇敢面对!”姜乐康擦擦眼泪,道:“我不是伤心,是感激师哥相信我。若非师哥寻我㫆结伴同行,实不知天大地大,我该去往何方?如你不嫌弃,你要去哪里,我俣便去哪里!”江湖道喜道:“小生虽一介文人,也颇知侠义二字,专好结交真豪杰。江湖有言道:单丝不成线,独木难成林。你我意气相投,何不在山神前义结金兰뛧,结拜䜆为异姓弟兄?”姜乐康想起当日在雁醉楼也曾得过秦思君指点,想跟她结蘑拜,心中一暖,当即应允。两人叙过年岁,江湖道时年二十,自然是兄长了。

      当下两人面对山神,撮土涸为香,拜了八拜。但鴋听江湖道说誓道:“念江湖道、姜乐康,虽为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患难与共,行侠䍾仗义,救危扶困。山神在上,实鉴뒹此心,有渝퐚此言,天人共戮!”姜乐康道:“我也一样!”江湖道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姜乐康道:“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两人结拜礼成,一个口称“贤弟”,一个连叫“大哥”,均是喜不自胜。江湖道道:“可惜我们盘缠不多,按仪式理应斩驜鸡头,喝␪黄酒,歃血为盟。若是更讲究的,还要挑谎良辰吉日,设三牲祭礼,烧香祭拜天地。”姜乐康道:“结拜之事,虷有心即可,何必拘泥于仪式礼数?难道不做这些仪式,感情就不存在了吗?”江湖道闻言大喜,ⲹ寻思:“小姜虽个性耿直,却并不愚笨,自有独到见解。”道:“贤弟쿥说得通透!”两人拿了包袱,携手而行,大步出了山神庙。

      两人边走边聊。姜乐ݿ康道:“大哥,你要去哪里呢?”江湖道道宆:“我来枯木派当客座弟子,已廟有一年光景。我想回山东曲阜,看看师父他老人家。”姜乐康道:“大哥是힖点墨派弟子,也是五行盟派之꬧一。未知你师父能否收我벃为菫徒,传我武艺?”江湖道道:“这事得问师父了。不过我们点墨派奉至圣先䚻师孔夫子为祖师爷,门下人人是粗通武学的读书人,以判官笔作武器,使点穴功夫,不夺人性➾命。若贤侄想学高深武艺,只怕要让你失望了。”姜乐康道:“其实我一直有뚥个问题想问你,但又怕得罪人,只好烂在肚子䎣里。”江湖道道:“你㓙我已是结拜兄弟,自当坦诚相待。有什么话,但说不妨!”

      姜乐康道:“你跟王纶师兄,在枯木派当客座弟子,究竟是干랜些什么?我看你平常也不怎么练武,反而经常蛐在房间里写字。”江湖道笑道:“点墨派门人通常有两条出路:若是向往功名利禄鷞的人,那便参加科举,考取功名,到朝廷当官;若是不想被体制束缚的人佉,那便擘编纂《江湖志》,记录各门各派发生的历史大事,一份留在我派保存,供武林同道查阅,一份交给翰ᦗ林ࢡ院的师叔伯,存在皇宫的文渊阁,方便朝廷掌캳握武林动态。我和王纶憙,便是被派到枯木派做记录的弟子。不光是枯木屋派有,便是少林、武当、丐帮等名门正派,也各有两名我派客座弟子。江湖有言道:孤证不立。为免派出去的门人被胪人收买,记述不公正,通常都派两人,各自观察记述,每隔一段日子寄回书稿,交给留守师兄汇总编纂。”

      ᢣ 姜乐康想起在神农架时除了董聪,没见过其他点墨派门人,又问:“每个门派都䘬有两名客座弟子吗?会不会ﳛ有些门派不欢迎你们,或者言明什么事能写,栻什么事不能写呢?”江湖道想了想,道:“听说原来各派确实怀有敌意,不愿让家丑被外人衧得知。但⎵后来大家都接受了,变得毕恭毕敬,唯恐我们乱写。至于那些名门正派,确实是派两人。但那些地处偏僻,弟子不颪多的小门派,有时只派一人。还有两个例外,一是峨眉派,一是百花帮,为因这两派都是女弟子告,不便男子长住,只能等她们自个说了。”

      姜乐康寻思:“若能查阅쉁这《江湖志醮》,也许能知道更多当年亮剑大会及我爹自杀的事,好让娘亲清清楚楚。”正思量间,又听江湖道笑道:“ꘆ贤弟,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我们这些只会点穴的穷酸书生,也能位列五行盟派,在武林上有一席之地,受到大家尊敬?”姜乐康઴奇道:“我虽不是想这事,但听来确实有趣,这是为什么呢?”江湖道微笑道:“一来是我们有门人在朝中当官,大家都得给几分面子。二来是这文章虽用纸笔写就,威力却堪比刀剑,你可千万别小看!只因世事复杂,难分对错,我们却可用春秋笔法记述,暗含褒贬,左右舆论。君不见飞将军李广,一生征讨匈奴,军功곪无数,这样的⺱大英雄,最终却因迷失道路,误了军机,不惜拔剑自刎,以留清名于世,就是不想被那些刀笔小吏尊污辱。江湖有言道:上士杀人执笔端,中士杀人用舌端,下士杀人怀石੮盘。说的就是这理!”

      姜乐康听得☮如坠云雾,脸红道:“会写一䩔手好文章,当然值得尊敬。ꃫ可我自小不爱读书,只爱蹴鞠,也很羡慕那些爱娗读书写字的人,看那么多字都不会晕。但我娘亲待我极好,从不逼我读书,让蔳我尽ꦖ情玩儿。”江湖道喜㍺道:“原来你爱蹴鞠!我就是来自临淄,乡亲们都说蹴鞠起源于这里。不过我只喜欢看,不怎么踢。其实琴棋书画、蹴鞠练武,都是一种志趣,干得好都能成名成家、陶퐲冶뾋性情,又有什么高下之分?世人却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一心追求富贵,岂非太过势利?”姜乐康点头如捣蒜,道:“对对对!”

      两人越聊越投ꚝ机,不知不觉已走到一个大镇,正是琅珐。但见此地东挹渤海,西卫国都,北屏燕岭,南连沃壤ᮟ,京津走廊,溢彩流光。江湖道取出一张银票,到钱庄换铜钱퉑,作为路上盘缠,再到成衣铺买件新棉衣,送给姜乐康穿。姜乐康大喜谢过,穿上新棉衣御寒,又认认真真把被割得破烂的旧棉衣折好,放进包袱里。江湖道看他这般珍惜,知他是个不忘本的好孩子,又道:紁“贤弟,刚才聊天时,我看你似有心事糊,是在‸想什么呢?”姜乐康叹道:“嗲说来话长。”便把父춹母相识经过、金石派亮剑大会、姜志决然自杀、苏义妁仗义相救、出村闯荡学艺、祈求调查真相等事悉数告知。

      江湖道大吃一惊,道:“这几件事我从没听说,只知现今武林盟主秦天手执归心神剑,号令正派群豪。原来你䀞跟五行뮩盟派渊源极深!难怪苏帮主要推荐你到枯木派学艺。但这秦天间接逼死令尊,而你却跟秦子恒颇有交情,这是何故呢?”姜乐康道:“屆苏帮主曾跟我说,那都是上一辈的ᾖ恩怨。子恒他们都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她告诉我要忘记仇恨,真正做个大侠。”江湖道赞道:“素闻苏帮主宅휏心仁厚,深明大义,果真名不虚传。确实,上䃪一代的恩怨,还多想它干嘛?薄”姜乐康道:“我也早就想开了。只是当年之事,还有诸多疑团,我̟想调查清楚,好让娘亲知晓,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江湖道道:“贤弟之事,便是愚兄之事。咱们一起到孔庙奎文阁,翻阅《江湖志》,查个清楚明白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