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讪素人中出

      “完了!”

      破空之声都不曾响起,风华清静苴二人便已刹那间消失于风清阁,留下封쯜尔一人目瞪口呆,他也不多作犹豫ও,紧跟着往凌云ͥ台飞去。

      二人连番遁空,须臾之间便出现在了凌ၲ云台场间。

      风华一甩手扒拉开众徒弟,凑近傅逸跟前。一招大掌抚顶,硬生生将他吸了起来,悬空坐定,继而缓缓按下大掌,傅逸也随之훍落坐于地,盘膝闭目,不再是先前的垂死呻吟与打滚抽搐。

      紧接着风华二指并拢紧抵傅풙逸眉心,一连串道家真言如不息奔流般汇入其中,融进脑海深处。

      Ȉ 不知不觉间风华傅逸师徒二人一立一즭坐,一传一受,᳈就这般维持了半个时辰有余,一旁的清静与七名弟抩子也足足等候了半个多嫸时辰。却也不见一人面露一丝不耐烦的神色,挂在ᗁ脸上的也只有那诚痮挚的툩关怀与莫大的希鰮冀,希冀傅逸能够安㢈然无恙渡过此关!

      经过道家无上心法的灌注浸润,傅逸如饮醍醐,“三才圆满归四象”,豁然印入识海。

      욦 羅 傅逸大惊,这是?浩然正气后续心法?体内肆无忌惮的磅礴真气一路横冲直撞,此时如同千辛万苦找帴到宣泄口一般,纷纷朝那识海鱼贯而入。傅逸遵照心法,牵引真气运行大小周天,循序渐进之下,暴走真气转而温顺起来,㽚动若涓涓细流,不狂不ᴵ燥,温养经络黜,周而复始캁。

      几番循环往复,傅逸只觉全身精力充沛,神志也渐䡣趋清醒过来。一旁众人眼见他紫红面色徐徐褪去,转ᇙ而恢复红润有光,身子不再颤抖,气息也逐渐均匀如初。

      “好了!⦱”

      “小师弟好了!”

      柽“师父䰂不愧为师父!㈔” ರ

      几个徒弟不吝溢美,交口称赞,唯有清静ᴵ一刯人站立一旁皱着眉头㵡,一副难堪模样。

      听着师兄们你一言我一语的溜须拍马,傅逸顿时怒火中烧,气血上涌。周天运行完毕,譀他猛然睁开双眼怒瞪볶风华,怒不可遏。

      鸐“徒儿斗胆再问,师父当真厉害?봪”傅逸死死盯着师父风华,眸䝽子不动分毫。

      “当真!”风华不带一丁点䀕儿的犹豫张口便来,想了一想,又觉得似乎有些不妥,然后挠挠头䍲又窘笑着说了句:“尚可……”

      在场众人,除了师娘清静,其余鄎七人听的是那叫一个云里雾里,压根儿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纷纷瞪大眼睛想要一知究竟。那种迫切,就跟嗷嗷待哺的雏鸟等候母鸟衔食归巢一般无二。 ዯ

      清静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笑。她起先是在Ⴗ担忧傅逸境况,而后又替风华貌难堪,但傅逸今日总归还是化险为夷,故而再见这对冤家师徒一〵问二答,㽆终于再也端不住众弟子们师娘身份的架势扑哧一笑。

      “看看ꕸ这一个二个季的,再不告诉他们,怕是都要魔怔了。”清静朝风华挤了个眼神,示意他自己说出来。

      “那个……我忘了……”风华창支支냵吾吾,讪讪一笑说道。

      砫“忘了鎣?忘了㟠什么?”俞平川七人仍是不明所以。

      “师父他老人家忘了将浩然正气四象境心法传于我!”

      那日,凌云台上,下巴掉落满地。

      一则风华身为人师㟐,竟然忘记传授进境心法,导致傅逸恰逢瓶颈㴐真气无法有条不紊潘地运行周天,险些爆体身亡。

      二则傅逸初学浩然正气,蘆月余光景便突破三才晋升四象,实乃进境飞速,绝顶禀赋。

      傅逸初入四象境,隐隐觉察天地鴦间气息流转,想来这便是天地元气了吧。

      众所周知,修行之人,修的是一个气,行的也是一个气,大小周天皆为气。所谓气,自然孕育,是谓天⴯地元气;生灵修行,是쉺谓周ꈈ天真气。

      古人有云,造化万物,生生不息,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又有人云,冥冥之中自툭有定数,天地元气,用之一分,㊏少之一分。究竟如何不得而知。

      只是隐约뷶间有这样一个传闻:功参造化者,得大气运!何谓皥气运却无人知晓,也无从知晓。

      Ꮖ经过ﳄ这么些时日的相处,对磻于七㳢位师兄湚的古道热肠与关怀ꠍ备至傅逸无法做到置煚若罔闻。一种阔别已久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且与日俱增。

      倒不是说他已经忘了家门变故,忘了身负血仇,只是此刻他觉着即便自己身世如何凄惨,终究与旁人无关。或者说一开轙始他就知道与旁人无关,只是他还尚未找见飍一种归属感。⯱

      而这归属感,现在有了,是他ស们给的,师父师娘给的,师兄们给的,一日一日给的飘,一点一点给的,直至现깙在,傅弾逸打心里感激。

      “裴师兄。”

      畖 炝ʖ“小师弟。”

      傅逸走出草舍ᔽ,看见五师兄裴子锋正坐在池塘边发呆,他本无意惊扰五师兄沉ﮘ思,站㡷在一旁默不作声。裴子锋却好像죊知道他来了一般抬头看向他,于是傅逸微微一笑打了声귦招呼,裴子锋也点头示意。

      傅逸走了过去,坐在五师兄身旁一块凸棱石头上,挪了挪屁股,好像不大舒服,又挪了挪,还是不舒服,正准备将就着坐时裴子锋拍了ઙ拍自己屁股下的石头,示意䤜傅逸同他一起坐,傅逸也不推辞,与裴子锋并排坐着,两人都没再说话。

      过了许久,傅逸都觉着有些无聊难堪了,裴子锋打破沉寂,缓缓说道。

      “你昏迷的这些时日,怜云师妹日日前来守候,一天不曾落下。”

      傅逸望了望他,略显吃惊,如若不是今日裴师兄⧦告知,他还真不知晓。裴子锋也看᫳出了他的诧异,想了想왪又说道:“怜云师妹,平日里不曾来的。”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好似尚未说完却又戛然而止,又似乎在向傅逸隐示着什么。

      “我与小师姐ᰠ那日在枯木林是第一次相见,是她救了我。”

      “嗯。那日澚的事我与师兄弟们也曾听闻师父师娘说过一二。”

      塇 “今日突破三才进境四象,想必与枯木林一遇有莫大关联。”澯

      뛫 “小师弟天赋卓然,即便没有那一番遭际,想来也是如汤沃雪轻而易举。”

      “裴师兄谬赞了,뀾我只是运气好点儿罢了,算不得什么本事的。”礆

      “运气,也是本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