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奥特曼

      “明日你便随周将军入营当监军⚩。”

      洪济愣住了,周宁也愣住了。 ☟

      太监充当监军᰺不乏先例,可一般都是战时,防止武将擅权所设㉉,늖边军褌有਑时候也设排,可还没听说过亲王护卫或者卫所ꎞ屯兵设监军的,各地镇守太监倒是有,不过和军队没什么关系。

      那么永王要在自己的亲军当中设监军意图何在。

      朱厚炜拿出两本薄薄的册子扔给洪济说道:“让你去军营也是没办法,当兵的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粗汉,所以我要你去教他们认字,把第一本册子上的三千个字认全了,要会读会写,另外亲军如何整练就按照本王拟定的章程,唗本王闲暇之余自会前去校验,完成的好,⢛你有功,本王不吝赏赐,若是完成的쬱不好,你看着办。”

      “王爷,末将会练兵。”周宁听懂了朱厚炜的意思,顿时感觉自己被쨁小觑了。

      朱厚炜摇ꑕ了摇头道:“周将军,我知道你不服气,心里面或许还觉得本王年幼只会胡闹,但是你错了,本王有本王的章程,也不需要和춚你交代什么,你只需要跟着洪伴伴按照本王所写的章程去练兵就行,同样练好了有赏,练差了当罚。”

      “末将遵命。”周宁拱手再道:“只是按军中常例,൪三日一小练,十錋日一大练,若是贸然增大训练强度,末将只怕军中抵触。” 馷

      朱厚炜肃然道:“国朝给兵卒的饷银每月差不끦多一两,只不过不管是边军还是禁军的将领都喜퇩欢蓄养家丁,这家丁说白了就是将领的私兵,所以倒还拿到十足的饷银,可绝大多数的兵卒的饷银裛都会被克扣,多的甚至一文没有,但烩是在圱本坜王这里不存ۆ在,本王的퓡亲兵每月每人提升五成饷选银,最少的也能拿一两五钱,除此之外,本王每月增发一千五百两伙怷食银,不但让你们吃饱还和要你们吃好,乃至顿顿有荤腥ᘐ,那쳅么周将军你㗗告诉本王,本㵊王啿这三千亲卫有什么理由不玩命整兵练!”

      “没有!”周宁眼中闪出一丝异色,从来都只知道藩王为了减뗞少开支而削减亲卫껈数量,或者克扣饷银和日常用度篖,如今永王ḏ反其道而行之,为了什么?

      谋反?

       筱区区三千人马,就算个芵个皆是百战余生的精锐甲士,谋反也不过螳臂当车,自寻死路罢了。

      蹡 周宁性子耿直却不笨,如今永王既然吩咐,那么他就按照章程去做便是。

      朱厚炜摆了摆手,周宁退下后,洪崑济一脸的委屈。

      “洪伴䐢伴觉得是本王苛待于你?”

      “老奴不敢,王爷就㐨算让老奴去死,老奴也只会毫不犹쒄豫౥的结束自己的性命。”

      朱厚炜笑諅道:“你无需想太多膴,我要整练这支人马,不为谋反潕只为自保,如今倭寇时不时骚扰ﺍ沿海,浙江膣一地并不安全,指望百无一用的卫所等于是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所以本王需要一支精兵来抗击倭寇,未雨绸缪罢了,你是本王信得过的伴伴,只有你去军营亲自督训,本王才能放心。”

      洪济是朱厚炜的贴身太监之一,永王练兵还是练自己的兵本是无可厚非之事,就算那些喜欢没事找茬的镧言官也说不出个不字,可自家王爷若是觊觎大位……

      身ﲲ为鬧奴才自当舍得一身剐,也要殚精竭虑,以报王主!

      “王爷,练兵增饷只怕靡费甚大,王爷还要增设学堂,招收孤儿养之,王府……”

      쑝朱厚炜看了眼任兴,任兴是王永王府댃承奉正屍使,说白点就是首领太监,掌管王府内的内库,支应一切永王府开支,他䧷有这酡担忧倒是不稀奇。

      ﮑ“皇兄赐本王五十万两白银,本王名下亦有良田两千顷,再加上朝廷的俸禄,本王难道还养不起区区三千兵马和数百孩童?”

      任兴老脸一红道:“老奴不是㚆这个意思……”

      “ⲿ大伴的意思本쮃王知道,王府一应开支自有大伴掌ベ控,虽说朝䎋廷对本王忧厚,可也没有Ე寅吃卯粮甚至坐吃山空的道理ោ,节流不如开源,等闲暇之时大袱伴随ⵐ本王去嬻这府城转转,看看开汹些什么铺子合适獔……”

      任兴领命,藩王拥有自己ⓐ的产业不算什么,王爷要开源,谁又敢说个不字。

      只不过任兴觉得自己恍惚间已经快不认识自己从小伺候长大的王爷了。

      又ྠ交代了些琐碎小事,朱厚炜便在侍女的安排下沐浴更衣,随后沉沉睡去。

      揌次日清晨,神清櫭气爽的朱厚炜起身洗漱之后,便在王府里面跑起了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贼老天既然让他穿越到了几百年前,那么他自然要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可不能因为身体原因导致半道崩殂。

      ֍用完早⋗膳,朱厚炜直接去了库䠽房,一处对他而言比王府内库还要䕛珍贵的库房。

      这处库房其实更像是作坊,这还是朱厚炜被确定分封湖州府,开始兴建王猳府的时候,쟛朱厚炜让人前来湖州特意建造的,他在京城的时候就ꂚ喜欢和匠人打交道,在王府兴建作坊輙,倒老没让人觉得意外。

       连排的作坊区前,跪着几十ﮪ名身着朴素的匠人,这些都是朱厚炜从京城带到㉸湖州的大匠和学徒,匠人的家眷也一并移籍到了湖州,不过安置在了王府外面。

      在大明匠人排在羮第三序列,社会地位比起仒商人略高,可实际上商人活的比匠人滋润多了論。

      基本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匠人用他们的智慧和辛勤的汗水推动着这个世界的进步,却从来得不到应该属于力他们的尊重,然而别人视匠人如草芥,朱厚炜却视之为宝贝。

      真正윔的至宝!

      这些匠人在朱厚炜鹱七八岁鹐的时候就被招揽,在北京皇城外拥뙍有一件很大的作坊,这个作坊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赚钱,而是研究。

      研究如今文썕人嘴䍪里所说的奇技淫订巧!

      䥣 “都起来吧。”朱厚炜抬了೶抬手,他좿早就跟这些匠人说过见到他无需行此大礼,然而几千年留传下来的世俗观念又岂是澼那么容易改变。

      走进库房,看着쀇码的整整齐齐的一只只大木箱,朱厚炜的眼㤽神陡然间变的无比锐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