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app下载别人视频怎么下载

      楚弦睡醒的时候已快晚上十点了。

      天了!这晚了还有吃的吗?楚弦觉得好饿,从房间出走出来,ᰪ发现楼道、大厅的大灯都没开,只有仅隷供照明小灯开着,一路摸黑来到餐桌边。空空的,真没吃的!

      “唉,过了供餐时间,没吃的,看来只有自己到厨房去找吃的了;”楚弦自叹道。

      不过,她看玻璃门外的走廊亮着灯,走廊通往后院的楼梯上好像坐着一个人。她推开玻璃门走出去,看到的正是温远西,端着一杯酒,望着天空。

      今晚的天空格外亮ꏭ,因为有一轮明月,还有闪闪的星星。楚弦望着天空,哇!这么多星星뻨,在她住的城市好难看到这么ⵁ多星星,快速发展的城市带来一幢幢高楼也带来严重的城市污染,从鸽子笼的房间看到的天空,也只是天空一个小角。

      “好美呀!”楚弦正要感叹,她听到有人问:“你醒了?”温远西转回头看着她,然后站靁了起来:“也饿了吧?!我去厨房把晚饭端出来,你去餐桌那坐着ۤ。”说完,他已经走进屋向厨房走去。

      “哦,”楚䍌弦傻傻地应了声,突然觉得这个杰克船长变得好温柔,一时还没适应。楚弦也进屋在餐桌前坐下,匯由于餐桌前边整一面是落地窗对着后院,没有遮挡,正好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外面的天空。

      正盯着外面天空时,“你打算要来个烛光晚餐吗?”温远西已端上一个盘子,竟然是一只大龙虾。

      楚弦听到这话,看了下四周,原来她㫅进来时就没开餐厅的大灯,忙说:“哦,不,不是”忙起身准备去找开关。

      “如果你喜欢烛光晚餐,那边墙角的柜子里有烛台、蜡烛,你可以拿过来点上。酼正好也可以边吃边看꥟外面天空;”温远西说完转身离开䰙。

      “真的呀!?好!”听起来真是个好覹主意,楚弦ଶ转身向墙角跑过去。

      一会儿,餐桌上,烛台、蜡烛、餐具、海鲜大餐、当然还有红酒都上齐了,蜡烛也点上了。楚弦望着一切,真的是烛光晚餐!与前男友也从来没有过烛光晚餐,可与同一个陌生男人已是第二次烛光晚餐,不过这次与第一晚的烛光晚餐的气氛完全不同,没有了恐惧感,是浪漫感吗?海鲜大餐、红酒、蜡烛、月亮、星星,已具备೅所有浪漫的基本元素,可惜共进晚餐的这个男人至今还算是个陌生人,其实这个男人除了有个大胡子外,从身材、相貌还算得上是一个帅哥。

      “疐怎么了?你不饿吗?”温远西望着发愣的楚弦。

      “哦佩,不是。饿呀!你也没吃吗?”楚弦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栕意思,看到温远西也ໄ拿着刀叉,问了句。

      “没有,一直在等你!”说完,温᤭远西拿起酒瓶给楚弦倒了一杯红酒:“这酒是免费,不过别喝多了,慢慢喝!”

      “哦,你在等我?真不好意思,你也饿了吧!”楚弦听到这些,心里既意外也有点温暖:“今晚这么好的月色!쳒我会慢慢地对酒当歌,不负夜色不负酒;”很文艺地说上一句。

      “嗯,好!”温远西挑了眉,微笑地点了下头,为楚弦切了一块龙虾放在她的盘里,然后举龎杯说:“Enjoy!”。

      哇!这是这三天来,她第一次看他的最正常最温暖的笑,楚弦䋀不自觉也回了一个笑:“Enjoy!”。

      晚餐的气氛很温馨,楚ﶀ弦心中掩不住地想八卦了,喝了口酒壮下胆:“我可以问你问题吗?”

      “想你有不少问题吧?!好,问吧!”温远西调侃地笑了。

      “呵ⳟ呵,是;”楚弦有点不好意思了,酒真是能壮胆,接着问:“你不是本地人,为什么在这个荒岛上?”

      “三年前,有个朋友说他在这岛上有一些房缕产,一直荒着,没人打理,因为我闲着没工作,就让我过来打理下,看能否把这个岛打造成旅游岛。漵先在这잻个岛上开个酒砭吧,然后再招뉶揽客人来旅游。”温远西㯼答道。

      “在这个岛上开酒吧?这个酒吧有生意吗?”楚弦嘴里不停,问题也没停。

      “至今还没生意,你是第一单生意땆。呵呵!实际上,这个酒吧算是两个月前才慢慢筹备完。本地人的办事效率很低⩺,加上这岛远离陆地,很多设施都没有,这里面很多东西是从西国运到这里。不过,我这个朋友不急,所以也ࣵ就慢慢来。如果不能成旅游岛,就算是自用,邀请朋友们过来玩。”

      “哇,你的朋友好有齝钱,整个岛自用呀!”楚弦惊讶道。

      “这个岛不贵,在这个国家有很多这样的荒岛,没人住,这个国家就把岛卖给个人,让个人来开发。由于是荒岛,要满足现代人居住的需要,有很多设施要配的,从供水、供电、垃圾处理、通讯、网络等多方面都要配备,最重要的是交通,与陆地间的通航。”温远西很有耐性给楚弦讲解。

      “那这个岛上的都是你设计的?”楚弦一下知道这么楁多,确实很新奇。

      “不是,请西国的一个有名建筑设计师来设计的。我只负责看着这个岛。”温远西眼里闪出点诡异笑道。

      “那个花房也在设计之内吗?为什么会都是玫瑰?”问题还真是一个接一个,看来楚弦攒了不少问题。

      “呵呵,你的问题真不少。是的,我这个朋槬友的母亲特别喜欢玫瑰,他很小的时候就섚与母亲分开了,看这些玫瑰就会想到他的母亲。”温远西说完,眼里有一种很特别神采。

      楚弦㳀此时没那么细心去留意,而是自言듂自语道:“哦,还以为是为了某个情人种的?”语气中有点小失望。

      ቌ 温远西看她的那个表情,觉得很有意思:“你觉得硛应该是什么样的情人呢?”故意问道。

      “当然漂亮釯的情人,唉,不是给情人的,那就不谈了。”楚弦举起了酒杯,퓎温远西也举起酒兮杯藚,两人相视笑了下,然后一饮而尽䘥。ꆸ

      “你喜欢玫瑰吗?”温远西问。

      “喜欢䨻,”楚弦不假思索地答道:“当然喜欢,玫瑰代表爱情,谁会不喜欢?”

      “是吧!”温远西轻声应道。 鐹

      不知不觉,红酒喝完了,龙虾吃完了,楚弦也饱了。

      ₶“明天早上把行李准备好,瑞罕八点过来送你到码头;”温远西说道,可说完后心中不舍的感觉更强烈。顿了下,问:“是想回房间休息?还是到外面里坐下看看月亮?”

      不知道是否因为喝了红酒,还是因为晚餐前那一觉睡得太好了,楚弦并不困,反而兴奋,当然想出去看看月亮。

      “看月亮吧!”楚弦抿着嘴说:“对了,你今天上午调的那ꤲ酒是什么?粉粉的,很漂亮。”

      “红粉佳人,还想来一杯?”温远西问道。

      “嗯;”她点了点头。

      “好컲的,你去外面走廊等我吧!餐桌你㵿不用收拾了,明天努莎会来收拾;”温远西的声音变得温柔了很多。 騗

      纺“哦,从现在起,泟我不是清洁工吧?是你的客人,对吧?”楚弦听了,嘻嘻地笑道。

      扢 “呵呵!是的,你现在是客人;”温远西想起这两天拿她当清洁工使唤,既觉得不好意思,又觉得挺有意思。

      温远西在酒吧去调鸡尾酒,楚弦走到外面走廊的楼觼梯上也像温远西刚才那样坐下。望着天空中的星星,有银河,好像真的是银河,只是在书本上见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真的银河。

      不一会儿,温远西端着红粉佳人坐到她的身旁,楚弦接过来了酒,望着天空问:“这就是银河?”

      “是的,台风过后的쨪天空格外晴朗,整个天空被清洗干净了;”温远西答道。

      “真漂亮!”楚弦有쥣点忘我了诟,独斟独赏。

      䴧“祝你明天能顺利回国!”温远西也端着一杯鸡尾酒。

      ँ 潎 “谢谢!”楚弦才反应过来,回敬示意。

      想到明天要回去,楚弦有了点小兴奋,可一想来这两天在这岛上卖身当清洁工,还有点不爽,这个买她的人现就坐在身垖边。

      “杰克船长,我问你,你真的觉得我很傻吗?”楚弦有了酒胆,篚仍执着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温远西愣了下:“你还턲在纠结这个问题?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能问交个问题吗?”

      “好,可以,你问吧?”楚弦略思后蒑答道。볲

      “那个他,也说你傻的是豶谁?”温远西盯着她问。

      “啊!”楚弦有点뻃为难,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深呼吸下后说:“OK,告诉你也没关系。是我前男友,但☐他没说我傻,三个月前他提出和我分手。我等了他三年,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傻;”她低下头,喝了口酒。 ꄃ

      “对不起!”温远西抱歉地说。

      “没什么,已过去了,㯻只是这三个䦶月来,我心里一直很难受。整个人状态不好,也就迷迷糊糊跑这个듔岛上来了;”楚弦自嘲地笑了下。

      ἡ 뗍 “你还爱㑝他吗?”温远西看着她问了句,不知道为什么问完,有点后悔不该问。

      “嗯;”楚弦点了下头,内心中又有了种伤痛的感觉。

      “你知道吗?你不傻,你只是很善良;”他感觉到她眼神中的痛撋楚,说出这句话不是安慰,而是出自他的内心。

      “杰克船长,谢谢你!”楚弦露出笑脸说ᅢ道。

      “叫我温远西,你是中国人Ṳ,叫我中文名吧!”温远西看着她认真地说。

      楚弦抬起头正碰到温远西的眼眸,这才感觉她和他竟然挨着那么近,突然有种心动的感觉,忙挪开眼神,顺口问句:“你为什么叫温远西?”

      “我出生在中国,但出生不久,就随母亲去了西国,母亲想到要远去西国,就给我起名叫远西;”温远西接着问道:“那你为什么叫楚弦?”

      “我母亲很小就喜欢古琴,굢可惜没机会去学,只能每次遗憾地摸摸琴弦,等有了我和姐姐,就给我起名叫弦,给姐起名叫琴。她希望我能像弦一样,当柔软时可以是绳子,当强硬时可以是利器,掌握好柔软强硬有度,就能弹出美妙的旋律;”楚弦答道。

      兗 “不错的名字,”温远西若有所思地答道“我刚才说是真的,你不傻쎸,是很善良。”

      “所以,我就卖身给你当清洁工了?”楚弦笑道。

      “呵呵,你奉可是没钱付房费。不过त,这两天做ﰼ的工已抵清房费。”温远西也笑道:“再说,我这儿好酒好菜的招待你ࠧ,你可不亏呀!你喝的每瓶酒都要比房费贵。”

      꿷 “包括这杯红粉佳人?”껏楚弦举起手中的酒问道。

      “是的,这是我特意为你调的,好酒配䕎佳人;”俩人碰了뒡下杯,一起对视笑了。

      “晚了,该休息了。明天要早起,努莎会来做早餐;”温远޿西知道留不住,还是现实点,送她安全离开。

      楚弦与他对视下后:“嗯,好的,干了吧!”说完,便干完了红粉佳人,两人道了晚安后各Ꙃ自回房休息。

      这一夜,楚弦入睡前,垵在床上辗转了几下,心中总有说不清的情绪。Ḡ不过,毕竟喝了酒,入睡还是很快,一夜无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