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宠你不够

      ܜ 光ᓌ阴似流星,总是会趁你还来不及许愿的时候Z悄然坠落。

      㶍 泽云来到山上的第12个年头犘,駙成功从各种学术上把道家大大小小各职各位的师长兄妹们在理论上辩论得对方矢口无言。

      这么一根长在玫瑰上的刺,就这样鐥给벴有着原本瑰丽文化底蕴的道家㥋增添了一丝둤入世的气息。

      记忆的碎片丝丝缕缕浸入,泽云的性格在悄然之中发生着ώ改变。当初所谓的生而知之,︈如今看来却似乎却끭是胎中之谜。

      “师鵫傅,我昨夜又梦到......天上飞的机关兽漧.....”泽云坐在亭阁旁的一颗参天古树下,与对面闭目打坐的老人叙述道。

      “꛼昔者庄亱周珪梦为蝴蝶,ꃵ栩栩然唞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뙞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

      犤 “......”

      “ﲢ假亦真时真亦假,梦芼里걸有无,庄周梦蝶,孰知是庄谝周梦了蝶,还是蝶梦了庄周篐呢?淛这풲真的重要吗?”北冥子若有所指道。

      괙 “承师傅教诲十碙多年来,弟商子所学精益求精,如今已然步㙺入瓶颈,故弟子想下㔪山去看看这天下究竟有多广阔。”泽云躬身行礼道。

      “也是时候了,孩子,那两把剑你也带㔗上吧,”北冥子起身醏走到云雾缭绕的蓮悬崖边,看着天边熹微的日光缓声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这光,但愿由你带往世间。”

       泽云当天日驾马离去。

      䟞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道山花。囈

      一人一马,迎着清晨ꑥ的朝阳前行在熹微的日光下,消俏的背影浂渗在光影中。

      ◎ 晴午的天空湛蓝如洗,万里长云既,层层排叠,恢宏似龙。

      挽着落日余晖,斜长的影子纠葛在一起,停歇在篝火草林。

      틩 走过河山大泽,巍峨高山,谷壑纵横,漫山遍野花团锦簇,一时姹紫嫣红开遍。 畀

      走过荒漠枯泽䍶,满天黄沙飘䌑扬而过,经历过烈日灼烧,沙吹风刮,礻大漠天边,红日孤斜。

      走过平川万里,马蹄渐἞劲,风驰电掣。长风万里飘忽吹ㆻ过,托起长发衣袖翻飞。

      走过冰河雪山,冰雪奇缘。寒风凛冽,雪狐悄窜。银装素裹,一串孤独的脚印一路झ延伸到天涯。 扪

      뽟 仗剑天涯,一马平川쥿。

      草长莺飞,发又长了一截。

      袻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人世。

        经컄历风霜雨雪打磨的马蹄越发坚韧,矫健得行走在火焰灼烧、余炭息烬、燃屑纷飞ぜ的村庄的断壁残垣旁。

      血滴了一地,人一个不剩,唯有火焰在轻风蜥的吹꿻拂下顽摇摇晃晃的燃꽞烧着。

      泽云一夹马背,伈四蹄应声迅猛鍡而动,只留ꗆ下原地的灰尘还在空中盘旋。

      蒲 一路走来,路边三三两两的流浪百姓衣衫褴褛,灰头土脸。

      壮年人不常见仄,多是幼儿妇女或是老人⯙在沿囼路乞讨。

      酴 页 所有的庄稼地都被毁的不复存在,山上的野兽踪迹开始隐匿,果树还未开花树皮逓就被人剥开啃了,一片凄凉景色。

      㣑 人们眼里觢的防备无助定形,麻木或空洞似乎变成了所有人最敻统一的眼神。

      䩙稚子薭偶尔露出天真无邪笑容的时候,就是从蓬头垢面、枯瘦憔悴的母亲手里接过她不知从哪里揣冺出来的一点黑乎乎的食物残㞩渣。

      只有这时,面容憔悴不堪的母亲才会温柔的ᙏ摸摸孩子的头,露出一个疲惫却温柔的泛듙着泪掕花的笑容。

      泽云驾着马缓缓走过,还未等接近他们,␖前行的一条狭窄的小路就自觉被他们让出来。

      ୌ ἆ自始至终,泽云都没鏔有停留下来和他们之中任何곰一个蹜人对燼过一次话。

      忁他们就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初次碰撞就显现出极度的不协调性ヸ。

      威 ﱋ 泽云一路驾马狂奔,就这样带着一路俽的风霜,也带着黎明苍生的痛苦回到了这个生他的秦国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