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部构造图

      秦岚静静的看着正在练刀的陈金平,不由有些痴了。这段时间,秦岚总是默默的为陈金平准备着吃食,整理着两人休息的地方。空闲时除了每天的功课,就是这样望着他静静的发呆。

      “为什么我离不开他?难道真的是因为……,我没地方去了吗?或者我已经习惯于他的保护?”秦岚总是反反复复的问着自己这几个问题,却总是得不到答案。

      “他并不算多英俊,粗犷的外表,看起来反而有些凶狠。可是为什么我的眼睛总喜欢停留在他的身上?”秦岚的眼神越来越哀怨,她越来越不理解自己了。

      在华夏靠近南方边境,连绵的大山之中,位于红河、文山两个自治州中间。这里是华夏与交趾国的边境五十公里的地方,有个叫石坎村的小村落。村子的人口才三百多,而且因为不靠近交通公路,倒荒僻的紧,和外界的联系也不是很多,全村只有几台电视和不多的电话。

      刚刚下过雨,地上的泥土被弄成了没脚的黑色淤泥,天上的太阳又探出了脑袋,一丝丝水气从淤泥中升腾了起来。弄得人身体都是麻痒痒的不舒服。不过,空气倒清新的厉害,完全空气中的一丝灰土都被冲刷到了地上。此刻除了纯粹的气体,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

      小村前大概一公里的地方,是一条涓涓小溪河。

      小河上架着一座浮桥,桥的一边是土路,延伸进了密林,通向别的村落。桥的这边矗立着几座土木结构的箭塔。据村民说,最近山里野兽闹的厉害,大伙为了安全,刚刚修建搭成的。村外买来的几把54长枪,还有不少土制的枪械就架在上面。

      背后是一座形如屏障的青山,两条山岭宛如两条手臂探出,温柔的抱住了这座方圆五六里地的村落。山势陡峭,高有数十米的参天大树下,密密麻麻的都是生着毒刺的荆棘丛,就算一只老鼠也难以通过。

      前有绿水,后有青山,这片小小的村落里,土壤肥沃,草木繁荣,村中的居民完全可以自给自足。在村中的小木屋里,陈金平和秦岚就住在里面。

      他们是几天前刚到的这里,陈金平离开尘世太久了,有点怀念人群中的生活。就决定出来看看,顺便了解一下现在世界的情况。而秦岚依然如顾的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走进了这座小村。

      村口的广场外,十几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呼啸着扛着类似红缨枪的木棍。在广场上练习着,一些基础武术。地上的淤泥漫天飞舞,沾染上了他们褐色的裤子。上半身都是赤裸的,快六月的南方湿热的不得了,上身都已被汗水弄的油光发亮。

      这群少年看到陈金平,纷纷聚过来,大声嚷起来:“教练好!”

      原来,陈金平刚来时,看到一只普通变异独狼,叼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便顺手一刀解决,救下来孩子。村里的村长见他实力强悍,再加上最近妖兽频繁出没,便邀请他做这里的教习。

      陈金平反正无处可去,便挑迁了十几名资质还行的少年,教了些武艺。让他们除了打坐练习镇里发的炼气功法之余,还学习一种他的体术‘狂狼枪法’。

      这是一种古时沙场争战时所用的枪法,单体而言攻击一般。但使用者数量越多,攻击越强,若是有十个炼气一层的修炼者同时使出,可以发出一个能量巨狼冲向敌方,威力不下于炼气七八层的强者全力一击。

      “嗯,你们好,你们继续练习吧。”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少年,陈金平不由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一般的无忧不虑,一般纯朴自然,可谁又想到之后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这时一个身着粗麻衣衫的老者走了过来,这老者看起来似极为苍老,但精神头还很足。

      他就是这个村的村长,这老者脸上露着微笑,冲陈金平点点头,示意自己有话要与他说。边上一个约四旬左右的男子,其身子彼为魁梧,似充满了惊人的爆力,脖子上的骨圈赫然有九个手指粗细的兽牙。

      “我石坎村只是个小村庄,不比那大城市。不过胜在清净,你住在这里可满意?”那老者缓缓开口。

      “本来我们村子自给自足,过的也是无忧无虑。可是今年起,就越来越不对了,很多以前从未见过的野兽,常来侵扰。上次多亏了你,不然又一个好娃子要葬身兽口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道谢的话,你已经说了不止一次了。”陈金平淡淡的说。

      一旁的汉子怒目圆睁,瞪着陈金平:“喂,你就不能对老人家客气点吗?这么不耐烦?”

      这汉子叫熊飞,天生神力,没有修炼之前就已经能与黑熊肉搏,是小村中武力最强的人。天生神力,两个月前成为觉醒者。现在已经能生撕一些低级的妖兽,天赋极其可怖。不过天生暴脾气,脑筋又不活络,以前是村里最穷的人。多亏村长对他颇为照顾,才勉强维持温饱。

      不过熊飞虽然怒目而视,但却不敢有任何举动。陈金平刚来那会,熊飞就挑战过了,不过结果不言而喻。每次都是熊飞被打的像猪头一般,而陈金平毫发无伤。挑了三次后,熊飞也学乖了,不再找虐。

      村长摇了摇头,示意熊飞禁声,才继续说道:“最近这里不太太平,听说交趾那边的盗匪常出没在边境,我是来知会一声。这群孩子都还听话吧?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

      这村长也陈金平相处了几天,已经了然陈金平的性格,刀子嘴豆腐心肠。嘴里虽然没什么好话,但这段时着实帮了村里不少忙。

      虽然目前国家还没正式公布灵能复苏的消息,但也开始减少了压制。再加上这村子四面环山,山里的野兽等情况,对世界的变化总有些猜测。

      “都是不错的小伙子,现在离觉醒的层次还差些。但狂狼枪法都练的有些模样了,如果有什么盗匪就让他们解决吧。”陈金平自然不会在意什么盗匪。

      深夜,陈金平躺在属于自己的床上,看着漆黑的四周,久久无法入睡。对女儿的思念缭绕在脑中,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自己女儿的一幕幕过往。

      长叹一声,陈金平坐起身来,沉默的推开屋舍的木门,一阵清凉的风吹起他杂乱的头。月光如水,洒落大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