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昏君 小说

      散朝之后,丁宁刚刚走出金殿,就听得旁边有唒人喊道:姪“昭勇将羆军,丁昭勇请留步。”丁⭁宁暮然想起来,自己今后就是昭勇将军了,连忙回过身来,见一个年轻的将领,身着武官朝服笑眯眯地向自己走来。他悠然想起,适៞才在朝廊上,这个年轻人似乎站在公侯那一列,莫非他就是大名鼎鼎的“依忠孝伯”郑成功?这也太年轻了吧,不过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他恭敬地施了一礼:“大人呼唤末将,有何训示?”

      那人“哈哈”一乐:鉇“什么大人小人的,本爵郑成功,本命森,又名鶦福松,表字明俨,又称大木,泉州安南人,痴长你两岁。今天在朝廊上听了你讲解寻找玉玺氰经过ᙧ,十分钦佩。放眼朝廊,就数咱们两个最年௙轻,今后淦咱们弟兄相땄称,多多交鰭往。走,到我㋼府上坐坐,咱们൙好好聊聊天,我请你吃饭。”

      丁宁知⦰道,郑家是当地最大的地头蛇,自己初来乍到,犯不着给其起冲突,便道:“꽿初次相见,怎么好叨扰伯爵爷?”쌢

      郑成功把脸蛋一沉:“怎么?不愿意与愚兄交往᛺?我刚才说过了,咱们私底下以弟兄相称,不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怎么样?”

      Ϧ 丁宁笑道:“如숫此,在下就高攀了。兄长,请。”

      ⾩ 郑成功回嗔㯌作喜,笑道:“就是嘛,在朝廊上给那一班子老气横秋的官僚在一起,人人像戴着付面具,了无乐趣,下朝了咱轻松点儿喝酒去뉧。” 딏

      汮 两个人骑了马,后面跟了一群王府护卫齠。不多时,到了一处金碧辉萪煌的府邸门前,上有金漆大字⊭“忠孝府”。早有人过来牵住马缰,还有ʡ人痜搬来椅류子,作势要搀扶丁宁下马。郑ﯼ成功大手一挥薍,笑道:“这是当朝᷾正三品丁蚳昭勇将军,勇武过人,还用得着你们搬椅子搀扶那一套?免了三。”

      ̯走进朱红色的大门,所有遇䐯见的人㚌问安之后一律退到一旁,弯腰鞠躬,静待主人通过,使丁끥宁感到޺比较新鲜。

      䎿来到客厅,分宾玖主落座,下人奉茶,均低眉顺眼,小碎步上前,小碎步退下。郑成功挥挥手,说了蛞句“给我们准备精美的中餐”,便让下人全部退下。他笑道:“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不一样?我的母亲是日抴本人,我小时쭥候和母亲在日敚本生活了六年,直到该上学的时候,父亲才把我们母子接回国内。父亲有五位夫⒩人,我母亲是他的第二个妻子,但是,我却是长子。母亲保持着许多原来的生活习惯,也带来了一些日本仆人。所以,有时候留客人吃饭,就得专门吩咐一声Ὓ。不然,给你端来些日櫋本料理就糟了。”

      “ᩈ我听说国公爷懂㧁好多国家的语言,特别精通海外贸易?”

      郑成功摆摆手ꏂ,说:“他经ﳒ了一辈子商,㹚凡事都用商人的眼光翐去看问题。殊不知,军国大事不能用商人的思维去ᅴ考虑。算了,不说他了,说说你吧,我感施到你绝对不简单,远远不止像你在朝堂上说捞玉玺那么简略。”

      丁宁笑道:“我的经历特简单,出身于军人世家,自幼启蒙,偏爱练武,十五岁中武举后被送到边关。在娘子㪝关䴖、固关服役三年,由从八品升到从七品经历。李自成进犯北京时⛆被上司差遣进京,在兵部卫队呆过一伥阵,升为六品昭信校尉。后随上司抗清,在山海关炸伤过多尔衮。然后就是뇋在北䗈京利用李闯退出满清未进入时潜入皇宫捞玉玺,后面的事您都知道了。”

      郑成功钦佩地说췝:“你十五岁都中武举了,我十四岁才考中秀才,后成为廪膳生,去年,被送到南京国子监深造,师从当时的儒学大家钱谦益。我的表字‘大木’以及‘森’名字皆其所取,谁知道,他今年竟然잉带头献城降清,真是羞杀后人。还好,前些天皇上赐我읟国姓姓朱,世人皆称呼我国姓爷,朱成功,我说顺了嘴郑成功。ၗ皇上前些天对我父子说:‘可惜朕没有女儿,如果有的话,一定招卿为驸马。’我心䓗中暗说:假如您真畕有女儿,就不一定这样说了。再揩说,ꬲ我已经与董小姐成婚,您总不能糥让金枝玉叶做二房吧?所以,我特别讨厌现在朝廊上都带着鑶面具说假话那一套。”

      说话间,仆人们流水似地开始上酒菜。那些餐具极为精美,有的就是金银制成,象牙䝦筷子,琥珀酒杯,极为豪华纯。酒是外国的红酒,味道醇厚轻盈,香味诱人。酒体倒在玻璃杯中,晶莹⹦剔透,美不胜收。郑成功端起玻黓璃杯,笑道:“来,贤㳚弟,为咱们初次见面就特别投缘干杯。”

      两人端起酒杯,碰了一下。丁宁喝了一口,口感饱满,余味悠长,就是酒劲欠缺了一点儿。他啧啧嘴,说:“謬嗯,还不错。”

      郑成功用象牙筷子给他夹了一下子菜,犛放在他面前的银碟子中,笑道:“贤弟,这洋酒乍一喝酒劲不大,可是时间稍长它有点儿后劲。所以,不能像咱们的白酒一下子喝到劲儿,那样,会受不늂了的,得慢慢来。”

      Ⱓ 两个人连吃带喝,话越拉越投机,㢁颇有相见恨晚之意。郑成功突ꋯ然停下酒ὀ杯说:“暾忘了问一ᘝ声,你和弟妹住在哪里?”

      “我们住在招贤馆。”

      郑成功“哼”了一声,说:“那样的破地方怎么住?我在距离化此次不㢶远的地方空着一个院子,贤弟今后也是三ﱓ品大员了,应该有个像样的地方,我把那ᖽ所避宅子送给你。”

      丁宁吓了一跳,连忙说拉:“使不得柊!使不得!仁兄心意小弟领了,宅子坚决不能要,太贵重틁了。”

      郑成功把酒杯一澚墩,不高兴地说:“看不起愚兄吗?” 穿

      奄 丁宁赔笑道:“仁兄,小弟夫妻刚被朝廷封녱了官。ꮤ我要在翣宫廷值班➢,你弟㽙妹要즦负责后宫安全,需얤要住到皇宫附近才方便,您这里蛴距离有些远。如果在附近找不到住的地方,小弟一定过来麻烦兄长,这样总可以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