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豆抖音短视频app下

      什么是大毅力?大果决?

      讚 ꄑ 陈星河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全是逼出来的枟。樉

      想要追寻月蛾宗去向,没有实力怎么能行?

      想要出去闯荡修真界,小蚂蚱蹦跶几下就死了,那得多可悲?

      所以他必须变强,竭尽所能达到极限,这样才能增加存活率。

      㧠不提未来,什么都不提,你首先要保证自己活着。

      就是这般简单,却又不简单,活着。

      为쾵此需要付出努力,具体需要付出多少?陈星︼河的誓回答是伈,足以改变命运并且掌握命运迅。

      “轰……”

      鼎杀,暴猿通背拳最强杀招。

      施뭂展这一招负担特别大,然而陈星河发现自己的身体艶真是变蕗强了,十记鼎杀并不会㜃产生多少负担。

      如ί此一来,左手握住还在冒火星ᶃ的符纸,右手握住越来越残破的小旗,一次又一次出拳攻击自己,以此替代跳崖。

      喔三千拳真的有些多,到了中稦午都没打完。

      㟰他气喘吁吁重新盘坐下来,心中惊喜:“炼体四层尚未达到,功力首先齐备了,再向前一步就是一流高手,不过需要剑胎小成,希望不要让我久샵等。”

      們 心中是这样想的,结果这一等到了晚上。

      好在兰亭湖畔杳无人烟,而且连飞鸟都少ꔙ见,大概是被那些绿眼㌣猴子捕光了。

      金刚宝幢神功正在自愈积累突破力量,趁此间隙陈星河调整身心,为成为一流高手做准备。

       终于,符纸燃尽,剑胎犹如跃入龙门鲤鱼,气息开始跳跃性提升。

       ኒ 陈星河集中精力推动紫霄筑基神功,就感觉体内헣热力喷涌。

      “就是现在,破!”

      剑胎动了,朝着江湖人士做梦都想突破ᮡ的天地玄关而去。

      “轰……”关口应声而破,真气破穴而入,这一刻陈星河足以成为白源郡乃至大昌的传奇人物。

      不到浻十八岁鄵的一流高手,打娘胎肚子里练功都不可能这么快。

      ︄陈星놓河并未欢呼雀跃,他要趁着体内还有药力一鼓作气,冲破一流高手所对应的脲众多穴道。

      夜幕降临,紫气冲顶!

      这就是浩然ꖉ境,真气浩然充沛,随时都可以外放。

      随着一处处重要穴道打开,真气品质发生变化,宛如铅汞一般沉重。

      真气流动速度变得很慢,不过现在搬运一周天等于之前搬运一百次,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不消片刻攆,二百穴开。

      痈 臻至浩然境꒷,紫霄筑基神功可以贯通二百五十六处穴道,还ࢫ差五十六穴。

      “不ᐢ管修士如何了不起,所修功法ꜰ如何殊胜,我目前只能修炼江湖功法。”

      “不过紫霄筑基神功有着멡筑基二字,擎源派又有这面小旗,会不会真䰵如沙귔家任务中所说,这部功法与修士有关?”

      “然而目前也只是江湖层次,并未展ᶺ现出奇异之处。”

      “不管了,千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思虑再多都无用。”

      那庞大药力终于出现匮乏之象,陈星河深深呼吸,心念一动驾驭剑胎辅助冲穴,四十处新穴依次打开,距离浩然境巅峰只差十六穴。

      “可以了,药力珍贵,金刚宝幢神功还差一躾道关口,最好尽快迈过去。”ॗ取舍之间,陈星꽂河放弃继续冲穴,转而将力量放在修䊋炼金刚宝幢神功上面。

      “砰砰砰……”鼎쬧杀再次出击,震动脏腑。긯

      上午已成两千拳,休息一个下午,正是神⪹完气足之时。

       很快完成六百拳,感觉自己变得有些不同。

      㗍쫃 双脚薴站在大地上特别࿄“巍峨”,就像一块万年不变山石,飠千磨万击全部视作等闲。不知道问题出自哪里,就是飘觉得自己高大,威武,硬气。

      心理变化特别明显,陈星河慢慢品出滋味。

      “也对,经历这么多次摧残,还能好捦端端站着,饜自然而홣然就会形成一种我很强,我篸坚不可摧心态。所以金刚宝幢神功越往上,这劕种心态越强大是不是?”

      ې“騚感觉有些自我麻痹呀!估计这金刚宝幢神功算不得多么高明功法。”

      其实陈星ꌐ河完全想错了,金刚宝幢神功是为炼体修士准备的功法,能够修炼到筑基后期。

      按照炼体修士和炼䶂气修士之间的对照关系,步入金刚宝幢神邗功第四层等于炼气第四层,算作炼气中期矚修士。

      一二三层浪是初期,四五六层是中期,七八九层是后期,最后第十层称作圆满,跨越过去便是筑基期。

      然而陈星ᵭ河不具备此类常识,认为炼气才是修士,不觉得抗揍就是修士븢,哪怕能成金身罗汉都不觉得。

      最后他又轰탎了自己四丛百拳,䐣等到药力消耗得一干二净,这才틐停下来活动筋骨,点头道:“一流高手加上炼体四层!在大昌地界不说横着走,也能和修意门掌门夜寒衣较量⮛一잘二了。至于颜府,还有必要存在吗?”

      “不,此一时彼一时,颜府还要存在一段时日,以便引出更多高手做我的磨刀石。”

      “功力虽高,实战经验却不足,所以先回村走一趟,安置好家人再鞔露面。”

      陈星河忽然看向右手,那面小旗居然还在,旗面上显现出金丝,旗꘬杆之中也有金丝。

      只轻轻抖动,锈蚀部分化作飞灰,眼前出现一张轻如鸿毛半黑半金大网。

      礞“谁藏的?”

      “这张网好像受过雷击啊!难道是깤一件废掉的法器?”

      “右죕手反应很强烈,也许从チ始至终都是冲着这张网去的,而不是那面小旗。这样挺好,感觉还差一些就能生成清气细丝了,希望这件废器能顶几口宝剑。”

      퓰 陈星河起身迈步。

      只听“啪”的一虱声轻响,身边浮光掠影。

      速度太快,䒤刚开始很不适应,慢慢掌猂控节奏坮一个时辰,这才化作常人无法看到的清风,㔀朝着北方甜水镇疾驰。

      不到子时,ዦ陈星河就发现自己距离甜水镇不远了。

      他不룺知道月蛾宗筑基期女修带婾着他一路飞了千余里,方向恰好与归途一致,所以哪怕他沉入嵪湖底睡了数日,路鲒程上只快不慢。

      要知道在天空飞行全是直线団距离,换做在大地上纵马狂奔,得跑寁两千里甚至更多。

      “运气!离家竟然这么近。”

      ➸后半夜的时候,陈星河已经见到铁西村。哎呦这个心里呀!不知道是啥滋味。

       加入点苍门之后曾经回来过几趟,不过行色匆匆。本来这次回来梦想着成家立业,谁知媳妇被人抢走菔了。

      突然,他定住身形:“这是谁?居然跑到我家来埋伏煸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