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v合成字幕乱码

      第六章这是一个大丰收的ἶ时刻

      大雨还在下着,没有一丝一毫要停止的迹象。

      山洞下的峡谷里浊浪滔天,半天前形成酑的山洪,⼑愈演愈烈,轰隆隆的从山洞下方奔流。

      山洪中夹带着大量的巨石턉,树木,甚至还有㵘一些野兽,在山洪中滚动的巨石,有的甚至有房子大小,所到之处声势惊人,砸到山谷拐弯处,整座山似乎都有摇动的迹象。

      云川坐在母㌡亲的怀里瞅着山洞外的暴雨陷入了沉思,他知道蛮荒时代的自然环境很恶劣,只是没有想到会如此的恶劣。

      怪不得远古神话中,总有天河漏了的传说,这样的大雨,说是天河漏了,没有夸张。

      不可能有女娲娘娘来补天的。

      云川看看母亲担忧的模样,忽然觉得,此时此刻母亲的心中,应该有女旡娲娘娘的存在。

      山间的山洪,应该是ビ一个能改﹗变地貌的动态存在,云川不知道等自己长大之后,自己降临的地方会变成什么样子。

      放眼望去,在视线可及連的地떽方,有无数的瀑布垂下낿来,山嫬洞上方也不例띖外。

      族长下令,用厚厚的草᭩帘子遮盖了山洞,防止潮气入侵。

      云川前些天放火烧山洞的行为,此时变成了一桩好事,大火烤干了山洞里的潮气,否躬则,此时的山洞一ࢻ定是一个湿漉漉的地方。

      好地方自然会有入侵者。

      尤其是在大雨滂沱的时候蠖,那些失去了藏身之地的动物更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座干燥的山洞。

      읋率先出现的是大量的蛇,蜘蛛,蝎子,蜈蚣一类的爬虫。

      ᢈ 好在,山洞里还有一群饥肠辘辘的人,这些爬虫毫无例外的都成了人们的食物。

      而且,他们获取食物的方式极为简单,只要取下那个草帘子,再换上新的草帘子,就能愉快的捕捉附着在帘子上的爬虫了。 뉇

      他们的动作非常的娴熟,看样子,不论是大人还是那些半大的孩子动作都很迅速。

      不论捉到了什么东西,他们都会丢进身后的火堆里,然后就有专门负责烘烤的人把烤熟的爬虫从灰烬里拨出来。

      飋 颚 蛇这种大型食物自然不会这样处置,而是拧掉头,去掉毒腺之后挂在火堆上方烘烤,一条条ꘓ的垂下来如同晾晒豆角,至于内脏一类的东西他们是不去的,毕竟,那也是食物。

      这些东西云川是不碰的,这事情其实很危险,他不止一次见到了被毒蛇咬,被蝎子,蜈蚣蛰的人,就连母亲也被一条指头长的蝎子叮了,而且就叮在她的脚踝上。

      那只脚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母亲一点都不在乎,她更在乎多捉一些蝎子。

      不仅仅如읭此,她还拉来了云川当帮手,因为云川无意中流露出来他会用筷子夹蝎子。

      在被蝎子叮咬与抓蝎子之间,云川选择了抓蝎子,很快,他ퟋ就发现,人只要到了绝境靃,都能爆发出极大的生命潜力。

      在一口气捉了八只蝎子并且准确的丢到火堆里,云川认为,ณ自己以后如果不能用筷子緸夹住苍蝇,都对不起他现在受的苦。

      干这些事情也有好处,那就是有数不尽的蛋白质吃,云川已经习惯吃烤蜈蚣,烤͌蝎子了。

      在充足的蛋白质跟母乳的催动下,不到五天的时间,云川的身体又大了一圈。

      这一点云川自己清楚。

      部䚐落里的人却没人发现,就连ﯫ母亲也没有感到奇怪,现在᛬的云川已经比昔日那些跟他一般大夒的孩子大粗大一倍芿。

      云川在捉蝎子,捉蜈蚣,捉各种爬虫,那些吃奶的孩子也在捉,云川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幼小的孩子捉到了一只蜈蚣,然后笑着将这条扭动不已慮的蜈蚣送进了嘴里,他想用筷子夹过来,终究晚了一步。

      天黑的时候,那个孩子就死了。

      一个男人抓起死孩子,像投掷石块一般把那孩子的小尸体丢进了雨地里ꗴ,其余的人,依旧忙着捉爬蚐虫。

      云஬川原以为大雨滂沱的时候,就是这个以狩猎为主要谋生手段的部族饿肚子的时候,没想到,这场大雨却能带给他们极为丰富的食物。

      云川原以为狩恚猎的目的就是那些野兽以及野牛,野羊,野鹿,野兔,野鸡,鱼一类的东西,没想到他们的主要狩猎目标却是各种虫子。

      “嗷”,一声悠长的野兽嚎叫声传进了云川的耳朵。

      云川没有动弹,而是把目光落在了族长的身上。

      族长很是镇定,听到声音之后就带着一群男人拿起竹矛,木刺,石斧走出了山洞。

      山洞里关的人对这一声凄厉的嚎叫也不怎么关心,一群男男女女依旧忙着收割源源不断爬进来的各种爬虫。

      “悆嗷——”

      外边的声뼪音更大,也更近了,声音中充㘾满了@威胁的意味。

      他很想掀开帘子看看外边的战况,只是帘子上爬满了各种毒虫,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出팠去了十一个人,云川数过,他一边用筷子夹着毒虫,一边注意着帘子。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出去的十一个人,回来了十一个人,族长一行人湿漉漉的,有两人带着伤,很重,雗回来之后倒地就睡。

      听声音,云川觉得外边咆哮的野兽应该是老虎,这应该是一头很大的老虎。

      族长往食物堆里丢了一只小狗。

      湿漉漉的,好像死了。

      云川掫扒拉一下这只狗一样的东西,这东西猛地抬头凶狠獶的咬住了他的手指,吃了一惊想要抽回来,却发现这一口并没有什么威力,竐这是一只仅仅长出乳牙的蕇小狗。

      他抽回自己的胖手,抱着这个湿漉漉的比小猫大不了多少的东西来到族长面前。

      둳族长正在用石头在黑漆漆的岩壁上绘画。

      楀 画面上是一个大火柴人带着十个小火柴人跟一头野兽作战的场面。

      画面上那头野兽非常大,也非常的凶恶。

      族长在这头野兽身艖上用墨很多,以至于云ꓓ川不但认出来这是一头老虎,还是一头传说中早就灭绝的☞剑齿虎。

      主要是族长把这头老虎줕的两颗牙齿描绘的太大了,这两颗牙齿从老虎嘴蘟里探出来,按照比例来看每一颗牙齿都有一尺长。

      毪云川不是没有见过老虎,人家老虎的嘴巴好好地闭着,只有张嘴的时候才能看见两颗一寸长的大牙齿,莶不像这个家伙牙齿大的根本就藏不住。

      想到洞外就有一头这样的猛兽,云川非常希望䵨这幅画是族죃长夸张的艺术创作,而不是写实……

      “狼얕!”

      族长看看云川怀里的东西,终于说话了。

      徭 云川紧紧榏地抱住了狼崽子,学着族长的发音道:“狼!”

      族长夺过云川的狼崽子,随手丢进了一个浅水坑,不仅仅如此,他还用草木灰用力的揉搓狼崽子。

      如此清洗І了三遍才丢给云川,此时,狼崽子已经冻得瑟瑟发抖,翻着白眼᯴看着就要死了。

      ⍸ 云川抱着狼崽子来到火堆边上烘烤这东西。

      母亲她们还在忙碌,不仅仅要忙碌前洞门,还要分出去뾄一批人去后洞门㸑,那里虽然说是悬崖,对于蜈蚣,蛇这些爬虫来쪘说跟平地差别不大,无非就是多费一点时间罢了。

      狼崽子的毛烤干之后,看起来就顺眼多了,只是它的毛色是青灰色Ἦ的,原本䦥应该是一头大灰狼幼崽。

      族长不杀这ٱ匹狼,看样子还交给了云ퟗ川饲养,现在,这家伙能不能活,就看它能不能吃这些虫ဌ子了。

      好在这家伙很是彪悍,不但吃蜈蚣,还吃蝎子,哪怕是蛇它也敢上去挑战一下。

      而且相对于熟食,它好像更加喜洮欢吃生的,这让云川不断地感慨,能在这片大地上生存下来的东西,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关于生命的选择题他们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活下去,虽然云川还没有从他们的生活中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却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很想活下去。

      说实话,他们的生活不过是吃喝ﻟ拉撒촠以及交配,即便是如此低级的生活,他们还处在最基础的层面上♃。

      与云川心中⵰的生活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些人的生活质㶅量未必能超越后世猪圈里的猪。

      ஆ既然他们都能拼尽全身力气ⲯ活下去,崛云川觉得自己应该有更加强大,更加充足的理由活下去,且活得一定要比别人好。

      等蜘蛛,蜈蚣碁,蝎子以及各种各样的虫子渐渐变少的时候,就预示着这场暴雨就要过去了。

      这场暴雨下了整整七天七夜。

      雨停的时候,云川跑出去看了一眼,然后就回来了。

      因为他什么都看不见。

      洞外,是浓莍的几乎뵰像是固体的雾气。

      按照云川的生活常识,大雨过后不会出现雾气的,可是,这里的雾气偏偏就这么出现了,且浓的几乎化不开。

      有时候风会把浓雾吹开露出一线天,这时候就能看见深蓝色的天空,也能看见太ٖ阳也火辣䃎辣的挂在天上。

      浓密的几乎如同云彩一般的雾气低低的压在头顶,有时候被风一吹就会落在地上。

      天空中总有惊雷出现,云川亲眼看见云雾中出现一个亮点,然后会猛地炸开。

      声音——震耳欲聋,马上殺就会出现云川从来都没有见过的奇观——矮雨。

      为什么说是矮雨呢,原因就是从云层到地面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米。

      旱雷炸一次,浓雾就귛会下雨,浓雾下雨之后,就会变得轻薄,然后太阳继续蒸发地面㺭上的水,再一次组成浓雾,没有休止。

      下雨的时候没有死掉的人,起了雾气之后就死掉了。

      今年不好,婴儿除过云川之外都死掉了。

      勉强度过婴儿期的小孩子也死掉了两个,那两个被剑齿虎弄伤的汉子也死掉了。

      偝 他们的伤口化脓了,其中一个人的伤口在肚皮上,化脓之后,他的内脏就暴露在空气中螄,云川甚至看到了他蠕动的肠子。

      族长是一个쭠非常果决的人,他亲手杀死了那两个还没有断气的族人㢘,是用石头砸死的。

      砸死他们之后,他一个人拖着两쓓具尸体离开了山洞,过了很久才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