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尾野真知子在线播放

      张易之一动不动。 

      四周的宫婢有些诧异,这人耳背么?

      武则天凤目一凝,平静道:“入前来。䟾”

      张易之额前已经渗出冷汗,他有些紧张,沞闻言后小踱缓步往前走,两眼则盯着地面。

      殿内一直没焐有声音,沉寂Ђ得让张易ꍄ之有种窒息之感갬。

      一直持续了十几息,武则天端详着这张俊逸的脸,宛如上天雕刻的精致五官。

      在宫럈婢的搀扶下,她站起身,伸出涂满蔻丹的手摩挲着张易之的脸庞。

      鷆殿上响起了那高傲近乎没有感情的声音。

      쮶“来,朕有些疲惫,陪朕去液池泡一会温泉。”

      武则天的手心虽然保养得很好,但张易之还是感觉满是褶皱,一点也不光滑。

      “陛下请自重!”

      张易之脱口而出,言罢便退后了数尺距离,并努力让自芏己心情平复下来。㙁

      抒我的﬩天!自줍己刚刚说了什么?

      这下该不会被做成人彘吧? 䮜

      静!

      随着张易之说出这一句话ᐗ,ᔛ殿内一✸时间针落可闻。

      忙着扇风,更鵤换檀香、堖剥着荔枝的宫婢们,她们停止手上的动作,俱都一副酝目瞪口呆的模样。

      “有趣ⓓ!”

      武则天脸上没有怒容,反倒饶有兴致Y笑道:“让朕ꦴ自重?着实有趣,这天下,想伺候朕的不知凡几。

      媭唯有你ẻ,欲忤逆朕么!!!”

      她面잟上虽在笑,语气却森寒冷冽,仿佛下一刻就要赐死这个不知所谓的"年轻人。

      张易之被如此真切且浓厚的死机压迫,他不敢抬头,嗫ᚔ嚅道:“陛下是君,微臣是臣,应谨守君臣琈之礼。”

      “呵…”

      武则天冷笑一ਪ声ꄘ,쩒叱道:“古人言皇ڨ后养面首,是宫帏丑事,乱血统,秽宫禁。但朕已称制,一国쇌之君就该有国君的体制,后宫制度也在匞其中。帝王后宫空虚不成制度,所以朕要你,名正챝言顺!”

      后宫也是皇权象溊征的一部分,这可树立她的权威和彰显她至高无上的权力。

      谁胆敢拒绝,就是忤逆她䘘的皇权。

      该死!

      张易之整理一下情绪,极力让自己呼吸变缓,说道:“圣皇۞帝陛下御极宇内,功霸千秋,若能服侍陛下,实为三生有幸。可臣只是一介俗人,真配不上陛下的恩眷。”

      霭 “是吗?”武则天嘴角噙笑。

      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配合刮大白的盛妆,甚是渗人。

      张易之用力点头。

      武则天紧紧盯着张易쐇之的眼睛,审䫡视㙕着他:“知道忤逆擷朕的下场么?你浬不怕?”

      皾 怕,当然怕,刚穿越㬱过来就面临生死攸关的境地,谁能不惧呢뇝?

      但张易之心里很清楚,现在死隥好歹能在奕史书留下赞誉——张易之,貌甚美,帝召,易拒之!

      这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

      若是做了武则天的面首,下场必然ᛓ很惨很惨。

       擘 ᮄ冯小宝怎么死的?坊间流言是被太平派人刺杀,在张易之ㅡ看来,若无武则天的许可弪,椖太平敢动皇帝的男人?

      妃子不受宠大概率打入冷宫,面首不受宠唯有死亡。

      煍沈南璆更可怜,空有一张俊脸,却没有强壮뎤的体魄。为了取悦武则天,经常服食虎狼之药,结果很快就暴病而死。

      综上两人,不仅死状凄惨,名声更是狼藉恶臭。

      殿内,见他一直在沉默,武则天譙脸上瞬间布﫣满寒霜,她感觉自己的帝王权威遭到쓇冒犯了。

      “张易之,看在昌宗的份上,朕再给你一次机会,想现清楚再回答。”

      פּ 武则天话罢轻迈小碎步,就想走进纱帷回锦榻上。㽱

      张易之紧紧攥着拳头ྠ,那种身为板上鱼肉的无力感未有一刻如眼前这么浓烈。

      他真想改变念头,索性从了武则天。

      傍上富婆,走上人生巅峰,有房有车有票子。

      心中所谓的尊严作怪Ⴝ,张易之用沙哑的语调颤声道:“请陛下治罪。”

      话音落,殿中其他的宫婢们,或是漠不关心,或是垂首暗叹,不乏惋惜,但没人发出丝毫声响。

      可惜了,这么俊的人儿就是身首异处。

      身首异处还是最好的死法,想起陛下的各种手段,宫婢们不禁骨脊发凉。

      武则天蓦地转身,眸光流转闪过一抹寒厉,怒道:“简直欺朕太甚!”

      噗通。ƒ

      帝王一怒,四周的宫婢赶紧跪下,低着头瑟瑟发抖。

      张易之也随之弯啟腰,惶恐道:“陛下息怒,不必为了罪臣伤了龙体。”

      “忤逆朕的全不得好死!你也想造朕的反?倘若朕以男子身登帝位,天下女子谁敢拒绝朕,就因为朕是女子,你便忤逆朕,是也不是?!”

      武则天雷䉺霆震怒,声音㬽响彻大殿,甚至传到外面的殿阶颟以及园苑。

      张易之微不可查的甩开额间流入眼漟角唖的冷汗,让自己冷静下来。

      生死攸关之际,如果回答是——则必死无疑,恐怕要被做成人彘供文武百官参观。 咖

      趝 回答不是,那理由是什么?做面首能荣华富贵一步登天,有何理由拒绝。

      迎着武则天凌厉的目光,张易之竟然倸抬起头,鼓足勇气端详着武则天璋略显苍老的脸庞。

      他用颇为遗憾的语气缓缓道:“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若是以前陛下你年轻貌美,我自객是欣然应之,可你现在老了!

      ർ 좏两杯毒酒摆在ꃳ眼前,张易之选择药性更少的这一杯。

      賋 因为武则天是一个妇鍵人,身为八尺男儿放不下脸面去伺候他。

      늃 如果以这个理由,张易之认为自己死定了,死状会非常凄惨。

      쬯直接说她变老变丑了,可能还能留条全尸。

      为什么呢?武ⷍ则天是一个七十岁的皇帝,她最在乎的是皇权,至于渐渐衰竭的身子,她只会恐惧,恐౒惧权力即将流失。

      ……

      殿内陷入古怪的气氛,武则天愤怒的脸庞有些惊愕줬。

      귟 她做梦也想不到,有人竟儦敢当着她的面,隐喻她变老变丑。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蔥。

      心里暴怒,却又有些哀凉。 魢 Ꞥ ፲随之时间的流逝,容颜再美也留不住,冠绝后宫的武曌只存在记忆深处。

      武则坒天突然感到一丝倦意,也不去看张易之,厉声道:“来人,将张易之打入天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