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柚视频地址

      西南道,素来有鱼米之乡的美称。

      苍山、红叶山脉、龙泉、鹴清霜环伺บ,形成了宛若独立王国的盆地。

      其中ꏚ最为人称道的莫过于南城。

      南城坐落于盆地西北面。从凤城沿洛水而下,不过三日,便可越过天门,抵达后花园温都。

      天门过,镜鬼门过,南城最后的天险是苍山。

      苍山将洛水一分为二,向东是清河,向南则是林侀江。

      林江清河穿城而过,最终在合江亭汇聚。

      千古以来,但凡提及西南道,绕不过雾都南城,要说南城,绝对少不了合江亭说书人。

      磷 而这次的故ᡜ事,便从说书人开始。

      那年冬至没过多久β,天空讨中便飘起纷飞的雪花,南城迎来了十年一次的大雪。大街小巷堆满了皑皑白雪,红叶枫林也穿上了白色衣装,深居简出的人们走上街头,欣赏很久没见的雪景,对于很多人来说,错过这次机会,可能又是十年。

      ꆽ说书人李玉此时一袭青衫,斜靠在合江亭对联旁,像个明朝末年说评书的江湖先生,为了那几块赏钱,轻摇着扇子,任由凛冽的寒风吹过胡须,高唱뾫着带有厈川音的腔调:“四十年来山河,三碁千里地家国,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陼许多人围绕在四周,被说书人的悲怆曲调吸引。寒冬腊月之际,听国破家亡的词曲,即便是当今盛世,也难以抑制锆心中的落寞。

      穿着五颜蚄六色羽绒服的人群中,一位男子一位女子并肩而立,与其他人没什么两样,但又显得靓丽。

      男子身穿休闲装,戴基着厚厚的眼镜,他有着一头亚麻色꓏齐耳短发,眉宇间透露着文人特有的忧郁气息。他的表情很复杂,时而␅笑祙,时而䚹悲伤,双眼虽然总显得无力,但却充满着悠然自若潇洒文雅的气质。

      女子则身穿古朴的棉衣,黑色长发中插着精致灵巧的钿花,她肤白如雪,双眼宛若天空中的星辰,手上戴着一个琥珀手串,腰间系着绸缎和쟖香囊,整个人显得☫不食人间烟火昑。

      当说书先生唱至:“......且说슑那人生愁ܐ恨何能免,人故是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高楼谁与上?”曲调峰回路转,仿佛从激流勇进的长河跌入了那无尽黑暗的深渊。

      微风拂过树梢的瞬间,女子眼角流下了泪,若有若无地,淡然接道:“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无言中,男子将一切都看在眼里,装作不经意地问道:“怎么?想狅起悲伤的事情了?”뗑

      女子摇了摇头,立即舍弃了䷊之前不䶖应该有的情绪,用那平静甚至是毫无情感的语气说道:“不是,只是有感而发罢了,这首揆词很久之前听过,那时姐姐摸좧着我的脑袋说,‘妹妹啊,你要好好学习唱曲쁱儿,等以后出息了,好孝顺爹娘,爹娘Ꙥ老了,总有一天需硫要有人挓照顾的......’,那是我第一次听,自己也流泪了,因为爸爸妈妈再也没回来了......”

      男滋子沉默了会儿,似乎是在思考些问题,他想追问,但最后还是放弃了,于是改口道:“这首词是......?”

      “南唐后主李重光的四十年来家国。怎么?小说家先生连这都不知道?”女子语气平静Ꮔ,却难以掩饰心中的悲伤,但她橛依旧释然地笑道。 蟶

      男子皱了皱眉头,回想起原来儿时背诗的情Ϙ形,有些苦涩地自言킕自뜲语道:“小说家也不是什么都脊会,况且我对古代文学的了解也不多,特别퇇是宋词元曲,那些调调儿太难了。什么长短诗句组合、音与韵的周期律、平仄音阶、诗句韵脚和周期转换曶,实在是搞不懂......”

      女子掩嘴笑了笑,不知她是在嘲笑男子学识浅薄,还是在从讽刺他轻视宋词腼,总之她踮了踮脚,调皮地说道:“小说家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有些词赋我可以教你,虽然我不是厉害的文人,但绝对比现在的国学大师厉害,如果能在小说里添加些诗词的话......”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是绝对不会喜欢上宋词的.랈.....”小说家哭丧着脸哀求道:“如果哪一天我喜欢这些瞹东西了,恐怕福尔摩斯都有貒解不开的悬案了......”

      㩶 “噗,真是个有趣的御主,”女子掩嘴笑道,“头一次见到不会乐理还如此理直气壮的人,如果是在我ᦀ们那个年代......唉......算了,如果哪一天你丳想学了,找我就好了......”

      “嘿!给你说了多少遍,以后别叫我御主,我可不想被那些家伙发现,那样可能会每命啊!叫我先生就好了!”男子提醒道。﮹

      “好的,先生。但要记住我们的约定哦,有机会要一起学☳习宋词,一起背诗,一起唱曲儿~~~”女子眯着眼睛回答,笑的样子像极了绽放的牡丹。

      男子没有回答,可能是没有听见女子娇羞的声音,也可能是说书先生讲的内容太过搵令人着迷,分散了他的注意力,亦或是......

      雪下得♅很大,늩合江亭屋檐上铺满了雪,这样的景象在南国很少见。时间近乎停滞,阳光洒下,光与影相互交织,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出了银装素裹的缤纷世界。

      曲终人散,说书人讲完故事,与众人纷纷离Ἇ去,他们的神色很复杂,有困惑,有叹息,有感伤,更多的还是遗憾。

      男子和女子稍稍停留了会儿,不久也跟随着人ﶢ群离开了。

      女子躲在白色棉衣中喃喃道:“将会是个寒ⅱ冷的冬日呢!没想到千年后的南城也会如此寒冷!本以为雪景只会出现在江南道以北的地方......看来是我错了......”

      “现在的䚃这个世界潵和你们那个时候的不同么?”男子将手揣进大衣里,轻言细语地问道。

      뱗“嗯,除了很多没见ꝙ过的东西外,天气变化也很大,原来的南国四季如春,没想到现在居然能见到落雪,”女子朝空气中吐了口热气,她看着消散在空中的水雾,略微有些失神,“还有关中以北的高原,那里过去不是荒凉的黄沙,而是一望无垠的草场。”

      男子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沧海桑田,大江东去,万物变化콠都逃不脱时间的洗礼,就算是냾君临天下的帝王又如何?千年后,万年后,无非是一抔黄土。人们所追求的虚荣和名利,不过是天空中的蜃楼云烟,到头来一场空便是结局。”

      男子的话引֝起了女子共鸣,她低头不语,仿佛冥冥中自有天意,人道和天道凜,终究是天道更胜一筹。

      沉默中,他们缓慢地穿过了河岸边的绿荫长廊,来到了盼达酒馆旁的烟笼Ꝫ长沙——一座横跨清林江的长桥。

      此时已经是黄昏的尽头,宽阔河道两侧的光彩工程⳥骤然启动,人工代替了自然,整条清林江化为被群星璀璨所点缀的夜空,倒映着灯火阑珊的南城。

      微风吹过,楲红色灯笼迎风飘扬,点亮了古朴的石桥。缓慢的河水从桥下三个桥洞流过,伫立在桥墩下方的石狮子严阵以待,好似守天门諒的仙人,为人间斩尽妖魔。

      男子伸塃出一根食指,在䪥女子面前摇了摇,“桥上有家不错的餐厅,我们今晚就在这里吃饭吧!既然战争将要开始了,我们要提前庆祝庆쎒祝,做好准备!父亲曾说过,人不能備在饿肚子的时候思考问题,不然,想的问题很有可能是错的。叫”

      “你爸爸......”女子环顾四周,灯红酒绿的世界让她眼花缭乱,她顿时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地转头看向男子,“咦?在这里?膻没有弄错?这里看上去好贵的样子,真的没쁎问题吗?”

      男子拍了拍自己脑袋⸏,眼神中闪过一丝自豪的光彩,带着炫耀的语气,拍拍胸脯保证道:“没问题的哟!去年的稿费已经到账了,数量还不少呢!况且,我有特别的预感,今晚暏这里会ꟛ发生些大事깸!”

      女子立刻明白了男子的意뜦思,问道:“先生是说其他的御主?”

      男子点了点头正色道:“caster,身为从者的你应该会有感应▞吧⑲,桥上除䫐了你之外,还茍有三位从者!berserker、archer还有ri㍐der臚,他们쁢混迹在人群之中。”

      由于男子和女子之前签订的契约,御主会拥有与从者相似的能力,所以男子能感受到从者的气息并죠不奇怪。

      被称为caster的貌美女子点了点头,十䌠分平静地问:“御主,我们该怎么做?”

      男子回答:“静观其变,不能打草惊蛇,要尽量隐藏行踪,不攄到万不得已不能暴露自己。caster,你没有近战能力,如果同时面对三位从者的夹击,情况会很摛危急。所以,我们只需要隐藏自己,尽量打探情报就行了。”

      “明白。”caster렝默契地回答道,随后左手悬空,向軱着北斗七星的方向比划着ꆵ什么,然后챆一道轮廓模糊的画卷从黑夜中浮现出来,立刻将二人包裹其中。

      随即,caster念出了男子听不懂的咒语,画卷内蕴含的微弱光芒骤然释放,渗透进男子和女子体内,然后某种难以名状的温暖从指尖遍布二人全身。

      caster解释道:“这是玄黄图,能完全隐匿我们的行踪,就算是assassin也无法发现我们,只要不主动发起进攻,我们的伪装别人是不可能识破的。”

      男子眼中的光芒亮了几分,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很好,那我们进去吧,好好享受享受美丽的河景......还有......开战前夕的风云......”

      “遵命,媉先生!”caster搂妅着男子的臂膀,二人像情侣一样,手挽手踏上了通往烟笼长沙的阶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