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小宝贝视频官方下载

      在这辆黑色轿车悄뚻无声息地跟上之后,原本停在路边的两辆黑⨡色吉普车䂕也迅速跟上,但卡西里奥斯和萨洛蒙都并没有在意。因为伊顿公뀪学位于伯克郡,卡西里奥斯需要从伦敦出发驾ᫍ车驶向西方,M4公路一直是去往伦敦城外的主干道之一,这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极多,三辆跟踪汽车一点都不起眼。

      等到卡西里奥斯开着车经过希斯洛机场的时候,原本几辆不紧不慢的跟踪汽车这才突然加速,行驶到了萨洛蒙所座车辆的旁边,而此时萨洛蒙也刚刚才将캑他的英皇小披风绑在身上,这可是他申请到奖学金的⬸证明,只要有了这身披风,他在伊顿就是人上人,那些‿指使低年级学生端茶送水的高죫年级学生就不会不长眼睛来惹他。

      好吧,也有可能是人上人上人,(*/w\*)

      毕竟被指使的低年级学生还需要做一些女生才能做的事,而英国男校的风气又有些gay。不过萨洛蒙至少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才潒是最重媰要的。

      萨洛蒙的手腕上是贝优妮塔赠送的礼物,就和菨西装一样,贝优妮塔认为一个成熟男人至少需要一块手表,萨洛蒙并不清楚这块有着黑色半哑光鳄鱼皮表带的手쑇表价值几何,但肯定不便宜。

      另一项礼物则是贞德赠送的,虽然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了萨洛蒙的课程安排,但当她看到击剑课之后立刻为萨洛蒙准备了一把装饰华丽的刺剑,也就是西洋剑,比如今的小剑勩还要长上一些——萨洛蒙也不知道这个法国女人是不是哪根脑筋搭错了,现在的击剑课叼不是五百年前那种随时会丢掉性命的课程了,所有学生都穿着护具,训练刺剑的尖端也是隀一个圆球——但贞德还࿰是让萨洛蒙带上了,因为刺剑一直是贵族的身份象征与武器。贝优妮塔也劝萨洛蒙收下这份礼物,毕竟这是贞德与萨洛蒙和解的第一步。

      “你有Ꚍ了燕尾服,又有了一把剑,现在还差几᳔个姑娘了。”卡西里奥斯叼着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可惜你上的是男校,不럼然这幅贵族做派肯定能吸引许多小姑娘。펎”

      “你明知道我不感兴趣,卡西௪里奥斯。”萨洛蒙百无聊赖鄊地整理着푉剑袋,“不管是少女,还是少年,我都不感兴趣。”

      “那你跟我说说那两个魔女吧。”卡西里奥斯说,“怎么?莫度都和我쇬说了,你整天和她们混在一起……那可是两个迷人的姑娘……”

      ά萨洛蒙翻了个白眼,他说,“除了大我五百多岁之外,没有什么特别蝤的……”

      此时汽车正在向着女王水库行驶,穿过了这个水库,前方就是旧温莎了,伊顿公学位于温莎城堡的最北端,那里也是萨洛蒙的目的地。相比起刚出伦敦的时候,这里的车辆少了不少,两辆黑色吉普车纷纷踩봘下油门,开到了卡西里奥斯和萨洛蒙的左右两边,前方的黑色轿车也堵在了前头,三辆车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这时候就算是一个傻子也能看出事情不对劲了。卡西里奥斯眯起了眼睛,他松开了方向盘,⾣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悬戒戴在手上。“你觉得是谁?”他问道,“我总觉得他们是来找你麻烦的,萨洛蒙。”

      昼“我也是这样认为的。”萨⟵洛蒙的动作和卡䄚西里奥斯如出一辙椬,也将悬戒戴在了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上。与此同时,他也迅速回忆近期他所做的,可能会引起怀疑的事,但想了一遍,萨洛蒙都想不出自己遗漏了什么能让别人追踪到他的线索,除了一件事——“我大概猜出来了。”他说,“我和一个神盾局特工打了照面。”

      ⵹“你认真的?”卡西里奥斯问道,“难道你觉得仅凭一次照面,神盾局就会ꭃ怀疑你?”

      津“这可不好说。”萨洛蒙伸手打开天窗,他拉开剑袋的拉链,将里面的刺剑抽了出来,“那可是个九级特工。”

      “你怎么知道的?等等,你要自己解决这件事?”卡西里奥斯连忙按着萨洛蒙的肩膀,“可是他们肯定有带枪。”

      “哦,你这倒是帮大忙了。你就负责镜像维度的展开吧。”萨洛蒙念出一句咒语,一道防护力场将他包裹了起来,之后他就踩在了座椅上,一手提着刺剑,轻轻一跃䬥,从天窗跳了出去。萨洛蒙的脊背笔挺,稳稳地站在车顶,披风⏕在疾驰的狂风下摇曳,犹如黑色的波浪一般,黑色的燕尾服后摆也−如旌旗一般猎猎作响。他纤长的手指握着剑柄,就仿佛一个生活在几个世纪以前,对即将到来的决斗胸有成竹的少年,他的身边似乎也布满了看台,上面站着许多穿着宫廷服饰的姑娘,他所站的地方不是车顶,而是布满落叶的花园。

      秘法师伸釫出手指,稍稍松开了领带,这个领带一直让他感到不舒服㴾。他期待着姑娘们的手绢,那是胜利的标志。

      “目标跳蘒出了天窗,正站在车顶。”黑色吉普车中的人正通过对讲机报告,这名行动队员看着萨洛蒙朝ﳪ着他们笑了笑,张开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他赶紧报告,“我们被发现了!”

      “行动!”黑色吉普车车窗突然摇下,露出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前方的黑色轿车也猛然减速,试图逼停卡西里奥斯。紧接着,道路前方뛺出现了如同碎裂的玻璃一般纹路,但这些人却熟视无睹。萨洛蒙笑了笑,他早就不耐烦了,꓃现在卡西里奥斯已经准备好了镜像维度,他可以大展拳脚了。

      下一个瞬间,四辆车突然从公路上消失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放下武器!”带着黑色面罩的行动队队员大喊,此时他们还未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仍旧举着突击步枪指向萨洛蒙。

      “放下武器!蝙”他喊道,“CIA!停车接受检查!”

      前꼉方的黑色轿车突然౾停了下来,祈卡西ꉦ里奥斯一踩油门狠狠地撞了上去,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车头不出왘意料地凹陷了下去。在撞击发生之前,萨洛蒙就抬起了脚,跨上右边的吉普车,车辆带来的摇晃根本没能让他失去平衡。这也峞是뽝魔法的作用,如今萨洛蒙施展蛛行术的时膨候根本不用再吃蜘蛛了。

      一名行动队员开了枪,他瞄准埚的是萨洛蒙的腿部,那疍枚子弹带着呼啸声与爆炸声穿划破空气,精狤准地飞向萨洛蒙的膝盖。但这枚子弹的飞行轨迹却被一道无形的力场拦了下来,然而这股力量将子弹反箹射了回去,击打在这位行펒动队员胸前的装甲板上。

      “敌人有枪支!”他倒在座椅上,肋骨的疼痛提醒他对方的反击末方式。他大声提醒队友,“我没看到他怎么开枪灏的!”

      “无线电联络中断!”司机也大喊道,“我们失去了所有联络方式!敌Ֆ人拥有干扰装置!我们被出卖了!”

      “F*ck!F*ck!”行动队员再次朝外窥探,却没有看到萨洛蒙的身影,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惊人的一幕。原本笔直的道路突然竖向㰄折叠,像是折起一张细长的纸一般,右边的黑࠰色吉普车与其他三辆车不再行驶在一个平面上,现在他们的道路变得倾斜,与其他车辆的距离越拉越远。但司机没有心情考虑这点,因为他必须加켶大油门才能保证车辆䝗不会侧翻。

      “目标消失!重复!目标消失!”

      췽“这是他妈怎么回事!”领队愤怒地大徛叫。这一次行动从一开始就极其诡异,先是动作快得看不清的对手,然后又是无线电干扰,现在又是地形问题——这种地形根本不存在于M4公路上!

      “回答错误。”萨洛蒙的声音从车顶传⊹来,“你们没有说出我想要知道的信息。”

      “他在车顶上!他怎䒀么没有被甩下쫪去!”겪一位行动队队员骂骂咧咧地≜掏出手枪,探出半个身子试图向着站在车顶上射击——因为这辆吉普车是防弹的,包括车顶——但没等他看到萨洛蒙的身影,一把窄长的剑刃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尖利的剑尖精准且迅速地插进了他的眼眶,从后脑贯穿了出来。

      当萨洛蒙拔节出刺剑的时候,黑红的血液如同喷泉一般涌出,如同决斗胜利之后姑娘们丢出的手绢一般落在了萨洛蒙的脚旁。随着一声闷响,这具尸体毫无生气地掉下了车,被疾驰的吉普车碾过。

      㩵“射击!”没等领队命令﹠其䃲他人一同攻击籠萨洛蒙,沾染着翠绿回火焰뮀的桜刺겸剑就循声贯穿了车顶,如同手术刀一般精准地切断在了领队的颈椎,那翠绿的火焰仿佛有生命的物体一般,从剑身跳跃到了另外一名行动队员身上。

      “shit!纸”那名行动对员慌慌张张地拍打身上的火焰,尼龙材质的防弹㺍衣可不防火。但萨洛蒙的行动并没有停止,他继续提起刺剑往下刺,不是没有人试图探出车窗朝他射击,但읝那些行动队员刚刚探出身子,就会被一道闪电捆住双臂拉上车顶,然后被萨洛蒙用刺剑割开喉咙,待在뇰车里的人只咬能看见车后滚落的尸体。每一次惨㕑叫与尸体掉落的响声都如同重锤一般击打在他们的心上,他们是精锐中的精锐,对付过许多异能人,但没有哪个异ソ能人像今天的目标那样诡异。

      他们无所畏惧,但今天,恐惧仍然笼罩了他们,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还手的力量,就如同待䅫宰的鸡一般,瑟瑟发抖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萨洛蒙的身影渐渐和他们一生中最为恐惧的东西重合了起来,那些他们童年时的梦魇♟,从床底下,从衣橱里,从故事书中再次爬了出来,它们发出咕噜咕噜的窃笑声,从淤积的黑色过往回忆中再次伸出阴㜶冷的爪子拍在他们的肩膀上和脸上。这是时隔多年的久别重逢,这种恐婪惧伴随着他们长大,如今又窗再次降临在了他们身上。现在的行动队搹员只要看到萨洛蒙的一点衣角,就会l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

      现在不是考虑怎么完成任务,而是应该考虑怎么活下去。他们刚刚接到任务的时候,还以为目标是ɺ个普通的异能人,而且还是高温能力,如今看来这些情报全错了,就算是他们临阵脱逃也没有人会责怪他们,因为情报不准确的行动就是送死。

      突然间,这茘辆车恢复了平衡,司机也慢慢松开油门。没有人说话,这辆车上除了还在苟延残喘的领队和几个紧紧握着手枪的行动队队员以外,那些头脑发热的人都死了。车慢慢停下了,没有人敢大声喘辤气,生怕一点动静就会引来攻击。

      萨洛蒙有些疑惑,现在难道不是反击的好机会ⓞ吗?为拲什么他们不行动?还是说……他的所施展的恐惧术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些太过刺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