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性之大闹女儿国

      月亮被乌云遮挡,房间内只有一盏小灯随着衣摆带起的气流摇曳。

      屋内的男子在床前来回踱步,突然☮停止脚步转头问坐在床边上的女子:“那个魔种道人呢?”

      女子给床上的小⑨麻雀擦了擦汗回道:“已经被那깤两位大能带回去了。鋴”

      ꊠ “偃难道只能毁掉她根基了吗?她还只是个孩子,有着大好的青春与年华,光明的未来与前途。更何况她的资质虽然一般,但悟性并不差,将来说不定能成为一方大能......쏮”男子神情憔悴,显然已经被这件事情折磨得萎靡╊不振。

      坐在㸳旁边藤椅上的老者突然睁开眼睛:“这齓件事情谁都不能说出去,以后所有的责任栬都由我来承担。这次意外,我们桃缟城已经死了太多的孩子了,现在任何一萋个孩子我们都不能轻⽭易舍弃。而且她能㇛够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下并不算熟的同修,有着这样的品性的孩子,值得我们给予更大的信任。”

      男子被老者的툤果断所震慑,忍不住呢喃道:“老所长......”

      “要是以后她真的入魔낭......”坐在床上的女子拧眉看着面色红润的小麻雀。

      “我会留下一半的元婴在她神魂之中,一旦出现问题我会自行引爆。”老所长闭了闭眼道。

      懂“老所长......”他们眼睛里漾起星星点点,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떽“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男子似乎是被老所长的情绪感染,突然充满麜了信念떱,“剩下的时间㯮我外出打听能够重塑神魂的仙药,我相信,这药虽然难得,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霖拿到的。”

      女子轻轻摇兕头:“你不能去,你身为下一任的所长,怎稷可轻易离开。寻药这件事情还是我来吧,她救了阿莲一命,我是应当报伇答的圱。”

      鋛 “那这件事就由毛修士来做。了却因果也是修道的一部分,希望你再次回来볒时,不仅能够带回灵药,还能突破结丹期。”ㆹ老所长起身向她郑重施礼。

      毛修士可不敢受老所长的礼,连忙从床上站起,托住他的胳膊:“小女子岂能当此大礼,还请所长快快起来。”

      男子也被老所长吓了一跳,䌰赶紧跟着毛修士一起扶起老所长:“所长您这是做什么啊!”

      老所长直起身来,从怀中掏出一张牛皮纸递给毛修士:“经此一别,裼不知是否还能再次相见Գ。这张万界地ᣭ图,就此簗赠予你了。ㅌ”

      毛修士打开一看,上面줋各界绘制详细,甚至还有各种特产与珍稀材料的地点标注。

      “这东西太珍贵了,我不能收!”毛修士重新把地图叠好,作势要还给老所长,可她的手却被一道屏障挡住了。

      驧 “我也没几年好活了,这东西总要有个传人。ȃ你要是不㋥想收,就回来再交于阿筠吧。”老縜所长指指身边的男子,一个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徒留阿筠和毛修士面面相觑。 徣

      小麻雀身体恢复后,又回到了练气所㣳修行。这里似魛乎没有什么变化,但又与原来不怎么一样了。

      比如,一直坐在她前面并且喜欢咬笔头的那个男孩就不见了。还有就是ᶛ席运博也离开了,听身边的同瀚学议论,是他家里觉得桃缟城的练气所太危险噲,所以把他接走了杜。

      听先生讲道的同修们都昏昏欲睡打不起精神,往窗外看去,窗外쮑的那颗白杨树似乎却比耿之前更加繁茂了。

      以᱇前同修们喜欢挤在这棵树下打闹,如今却只有一两个人在树下舞剑。他们似乎在短短几天的时间内就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稳重了。

      下午,自由活动,小麻雀接到通知去更换寝室。因为小麻雀正好搬到了柔师姐䀴她们寝室,所以柔师姐来帮她。

      쭌 要是她不知道柔师姐心脏不好也就让ᘄ她帮忙了,可现在她知道了,肯定就不行。 ꅯ

      “柔师姐你不用帮我,这点小事我Ꭲ自己可以的,”接着她就看到了闻寻赶来的阿莲,“你看,莲师姐也来帮我了。”

      此时,阿莲也知道了小麻雀不比她大,看到小麻雀以后微微有些쁖羞涩,但很快就调整了过来。

      럒 㩱 “柔师姐,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行。”阿莲把柔师姐推出门口,挥着手跟她告别。

      謵柔师姐还是微笑着,可刚转过头,失落的泪水就爬满了脸颊。

      ઴小麻雀担心地望着⯝她离开的䉇背影詣:“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这有什么,惌大家都是这样。”阿莲一边给小麻雀叠被子一边回答。

      每个人都是这样,什么都不让她Ӧ做嵿。要是她也能像ႄ其他人那样无所顾忌濄地跑꘧跳,该有多好。

      辪柔师姐靠在房屋旁蔩边隐蔽的角落,抬头望着墙头那一株野草。一阵风吹过,刚⯻刚长到一掌长的青蒿被拦腰折断。

      她碲就像这墙头上的青蒿,看似青翠欲ౄ滴,实际风一吹就断了。如此,她又能活到什么时候죊呢?

      想到这,볨她的心脏忽然开始晼抽痛。她连忙从怀里掏出药瓶,一口气吃了两粒。等了一会,疼痛缓和了下来,她看着手中空空如也的瓷瓶,默默叹了口气。

      㰦 居然不小心全都⽈吃完了。距离回家取药还有三天㱢,謀这期间应该不会再次发病了。她把空瓶放回怀中,往自己的寝室走去。

      랙 “小麻雀,有你的信!”一位练气中期的女孩侧背着一个墨绿色的背包跑进寝室所ڳ在的院落。

      小麻雀闻声走出寝室,从女孩的手中接过自摣己的信件。是璃表姐的来啵信。她开心地把信件捂在胸㍰口,跑回了寝室。

      ֎ Ꚏ盘腿坐在床上拆开信封,清秀干净的字迹映入眼じ帘。

      “我可爱的小麻雀表妹,这次畂我成功地考上了楠迹宗门。请原ሰ谅我这꯺么晚才퓟给你来信,这里竞Ө争激烈,就连日常修行都完全不亚于百宗联考之前的准㶁备时期。”

      ሞ“一转眼,你已经入学两个多月了。平时你就性格冷淡,不喜岻说话,对亲人们都不甚亲近。不知你是否与同修相处愉컀快?我在宗门听说仙人山发生了塌方,对你很是担心。若你安康,就请速速回我信件。”

      小麻雀坐到桌边,提笔写下自己的近况。写完一份后觉得家里应该也籠很担心她,就⏤又多写了几份。

      她的字歪歪扭扭,与璃表姐搂的比起来实在是不堪入目,没有再多看,装起来全都送到了寄信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