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交之处发出水渍声

      炼妖宗本部,一名黑衣蒙面者出现在山门口。쥭

      有守门卫士上前⏔询问:“来者何人?”

      面对此,老者一言不发,但一手挥散,漫天的噬魂蛊侵入此守卫。

      鍆另有一首位见状,立马敲了昇警备之铃!

      አ老者死死的盯着他,他瞎得瑟瑟发抖,本以为也要被杀,但老者就是没动手,也没有走的意思。

      片刻,炼妖宗来者高手越来越⩲多。

      一名负责巡逻的长老,看到守卫惨死的现状ϊ,杀意涌现:“不管你是何人,杀我炼妖䦊宗门人,死!”ⴝ

      十多名高手湅站了出来,对着렆老者一番攻击。獶

      然而,老者依然只是一挥手,漫天噬魂蛊将这些人吞噬,成为寄生体。

      那巡逻长老,以及来此之人见ﭷ状,瑟瑟发抖,他们根本无法反抗。

      “住手!”

      炼妖宗所有长老来了,而ﭼ且有长老看到廰那些蛊虫,知道此人和㜅宗主有ᓘ关系,那黑衣老者确实不在动手杀人。

      而且说了一句,“炼妖宗从上到下都是废物吗,不管是宗主,还是大弟子,都死在天本道宗之ꗰ人!” ܰ

      “什么,宗主也死了?”

      他ប们只知道与天本道宗₤对战的三人被杀,正想着对策对付天本道宗,没想Ǫ过宗⺑主也没了。

      “现在,老夫来做猒你们的宗主。”

      老者缓ᬧ缓开口。

      “你杀我炼妖宗弟子䇀,还想做我等宗主,凭什么!”

      쑦 那位巡逻长老毫不犹豫跳出来指责。

      然而,面对他的却是一顿噬魂蛊,短短数息緀,这艹位长老被淹没。

      㭭 众人看⿊着鸡皮疙瘩,没有人再坑一声。

      这时候,这位蒙面老者拿出䗹了宗门守令,“自始至终,炼妖宗守令一直再本座之手,现在驆,本座可蓩有资格做炼妖宗宗主?”

      几位长老不假思索,毫无迟疑。

      “拜见炼妖宗宗主,我鲷宗千秋万代!”

      “好,要想一统此域,天本道宗必须灭亡,尔等听本座安排,本座要在十天之内,让天本道宗永远消失。”

      同一时间,叶云等人在青山城主府,ዖ找了一个僻静之地。

      “我手上有一条二星灵脉,一条三星灵脉,我接下来给你们护发,看你们自己得造化,皟能把修为提升多少。”

      让李一道、温霖红绫按部就班的修炼,太慢。

      用叶云提供的方法,速度快,而且完全賙没有后顾之忧。

      阵法早就布置完,叶云便放出二星灵脉,包括叶云在内,总共四人将会在三天之内,彻底吸收诨这条灵脉。

      而就在第三天,一直在护法的猞猁,耳朵一动,看向넖正前方。

      薛战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浑身上下伤痕累累。

      “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样?”

      猞猁刚要过去,只见一个身影出现在薛战身旁。

      那个身影当然也发现了猞猁,而且主要是冲着叶云而来。

      他带着死沉的口气道:“是不是那小子杀了王石?是麨不是他把地下⋟的藤跱木敦炼制⣎丹药?”

      至于猞猁再面前,他完全不当回事。

      薛战咳嗽几下,“叶宗,我无衸能为力了!

      ౸ 叶宗,此人是颀炼妖宗大长老齐寒,但实力修为,不知为何已经突破金丹,入了元婴。”

      阵法内,叶云闭目,无人应᷑答。

      ᑛ 炼妖宗大长老一꟭脚踢飞薛城主,对其不管不顾,缓缓走向叶云等人。

      刚走了几步,停止脚步,看向某个方向,릂彷佛对着空气开口:“你们,又是何人갱?”

      瞬间,有四人现身,“老夫紫王宗大长老!”

      “老夫血蓝宗大长老쪁!”

      “老夫临河门大长老!”

      “老身弄月谷大长老!”

      靤“小小三星宗䐍门,来뇴此何事?”这位炼妖宗的长老口气很大。

      让这四位വ长老听者很不服气。

      炼妖宗不过ད二星宗门,居然敢说小小三星宗门。뷻 ꟣

      ட但是,这一刻这四人偷早就发现此炼妖宗大长老袒露出来的修为,强샸于他们,已쳯经是元婴的存在。

      太匪夷所思了。

      炼妖宗而已,怎么可能有元婴高手,若真有元婴,那么,炼妖宗早就是三星宗门。

      溶不管这些,眼下此人修为强于他们,所以一位长老很坦诚的开口:“看这架势,老夫知晓你要杀少年,不몢过在杀他之前,可否嚷籜我等逼问一番?”

      “哦?他身上还有你们想要的?”

      齐寒不屑开口后,四人沉璊默了,若是说出来,很有可能,他们什么都得不到。

      然而,即便他՜们不说,齐寒冷笑道:“他身上有任何东西,以后都是炼妖宗,你们想要与炼妖宗做对吗?”

      ᓸ这话让四人听来很憋屈,堂堂四个三星宗门大长老,居然被二星宗门威胁了。

      依然是不做声,看看此人如何破少年的阵法。

      猞猁站了出来,紫王宗大长老看出了其脖子上ڌ的乾坤铃,不过依然不吭声。

      “뫳小小幼年圣兽,若是不想死,给我滚开!”

      被看不起,猞猁很不顺过,虽然这人体现为元婴境界抁,但真要打起来,还不知谁胜谁输!

      歄 “小白,你让开。”接闝到了叶云的传音,猞猁乖乖让了路。⟚

      齐寒站在叶云面前,双方中间只隔着一道阵法。

      몺“四星防御大阵,很不错,没想到如今的天本道宗还有些能耐,难怪王石会死在你岌手。”

      ꗘ再观大⸆阵之内,这位大长老微微皱眉。

      他们这渫是在做什么?

      利用灵脉提升修为?

      还可以㦻利用阵法提升?

      此三人,包括这位天本道宗宗主,早有讯息传来,三人为筑基镜初期,衝剩下一位是炼气九段。

      现在呢,这位天本道宗宗主已经是筑基后期,其余三位,居然是筑基巅峰。

      “这应该是天本道宗传承下来的修炼之法,可有副埓作用?”

      叶云랾盘坐在軤那里,此一刻睁开精锐之眼,“我的修炼之道,毫无副作用。倒是你,一天之内从金丹境中期拔高到元婴修为,十天之璒后,你的修为将落到炼气境,此生不再有进展。”

      说完ꇰ,叶云再一次闭幕。

      齐寒眼眸中不只是有杀气,更多的是ѕ羡慕嫉妒恨。

      他当然清楚十天之后艘,但是,在那人的威胁下,包括他在内的一众长老都服用了增长修为得丹药,否则便当场杀死。

       一퇳拳,砸在面前的防御阵上,他想试试元婴的威力,他想强行破了四星防ᰨ御㗁阵。

      三拳十拳砸了下去,四星防御阵,开始晃动,늼随后开始消失。

      㹻 “元婴修士果然强大,居然还能徒手破四星防御大阵!”

      有大长老苦풃苦一笑。

      今要是这样的一拳砸在他们身上,⪫必然粉身碎႞骨。

      齐寒看到防御大阵破了,大笑起来:“拿了城主府之下的东墪西,必须让你们付出代价!”㋅

      但当他说完此话之后,他的脸色뻄又变成了惊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