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zz877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再次见到饅沐줳天波时,即使是陈河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是个才华出众的人物。

      换成以前,像똣他这样的勋贵子弟还真ﰼ跟人家比不了。

      戩 著论地位殍,人家是威震云南峷的黔㾚国公,麾下土司十几万。

      论财富,沐王府经营了两百多年,H坐拥良田数百万,要说家里没个ᄜ几百万两,鬼都不信。

      自己除了在相貌气质上稳넱压他一头外,基本没翻身的余地。

      然而

      现在不同了,自악己虽然没有清点过家底,但未必会比他沐王府差到哪去。

      所以面对这个与自己未婚蠌妻勾搭在一起的男人。

      陈河并未其它勋贵那样,恭恭敬敬的向国公行礼。

      只是站在帐篷门口,风轻云淡的朝属下挥挥手。

      天子脚下,他还不准备因为这点小事与对方撕破脸皮。

      ﺑ 他要做的就是在操演时以雷霆万钧之势击败对手。 

      也好让世人看看,堂堂的定远罘侯绝不是一个胆小浐贪财的蛀虫。

      同时也让为他操碎心的父亲,像个爷们一样挺起胸脯堂堂正正的做回人ᣡ。

      几个骑兵哆ᄬ哆嗦嗦的捂着裤裆,来到两人面前,愧疚的跪在沐婢天波面前袀,脸上挂满了屈辱的泪水。

      “国公爷………”声音之中充斥着一股蛋꧜蛋的委屈。

      沐天波像赶苍蝇䵜一样对他们挥挥手,眼睛漠然஺的看着陈河。

      “今日这事本国公记下了,来日我们操演场见”

      不知出于什么心里,沐天波转身离去没多久䳵,龙武军就把大营安扎在⬂了三大营的对面。

      看意思好像要在气势上压过三大营。

       陈河轻笑一声,背着手回了帐篷。

      夜ᤗ色漆黑,当巡夜的士兵踩着积雪从겜帐篷外走过时。

      ™陈河从被窝中爬起来,揉了揉冰凉的鼻子,披上粗布军装,把早已熄灭的炭⟼盆重新续上火。

      直到他的身影扭曲的映在篷布上懙时,帐内才有了一쐐丝热譵呼气。줤

      搓搓手,呼出一口带白色哈气,陈河掀开蓬帘走出大帐。

      漫天的鹅毛大雪쩊映入眼帘,凛冽的西北风透过棉衣侵入肌肤。

      斯ᗀ哈…

      打个冷颤,陈河猛地跺跺脚,瞟了一眼两个只露獳出眼睛的手下。

      “䶫进帐篷暖和去䮦吧,不必跟着我。”

      在外面站了半夜,两人的身上落满了厚厚的积雪,可见二人一直没黑有动弹过뭡。

      两名护卫还有些迟疑,被陈河毫不犹豫的推进帅帐里。

      然后他自己压低䦔了狗皮帽子,双手笼在袖子里,猫着腰沿着大营巡视起来。

       扫风雪越发狂暴了,冰凉的雪花打在脸上火辣辣氽的疼。

      坐褈脚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咯吱声惊动了巡逻的守卫。

      陆文其连忙带着人赶过来,见陈河独自一人在营里溜达,眼神中皆是有着诧异之色。㝇

      这个老侯爷╷口中的败家子可一点都不像啊。

      没好气的赶走他们,陈河来到辕门前,这里是大营齳的入口,人数相对多一些。

      足足有瓟二十多人站在这馠里,背着鸟统警惕的望着四周。

      与陆文其一样,看见小侯爷来了,纷纷向他身上投来好奇的目光。

      ዹ在这些人里,陈河看见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都是他训练过的神机营将士。

      “参见小侯爷。”领ᗳ头的小队长朝陈河一抱拳,他身后的人也跟着打起招呼。

      “兄弟们辛苦了。”这么冷的天,还能坚持守在门口,足以说明一些问题。

      텫咳咳⡞。

      这时잁一腶个士兵突然收回手捂着嘴咳嗽几声。

      然后牙齿咯咯直响的抱着肩膀,看模样好혂像是感染了风寒。 å

      陈河在他忐忑的注视中,走到其身泇前伸鯻手抹了一下额头,眉毛拧在了一起。

      “这是感染风寒发烧了,你们两个赶紧把他싹送去帅帐,让军医给他退热熬药。” 

      踅小头目一脸为ꄂ难的挠挠头,说道,“小侯爷,这样不好吧。”按照军法,值夜的士卒是没有资格进入帅帐的。 뿼

      㮉就连那名发烧的属下也跟着说,不要紧挺挺就过뉌去了。

      陈河懒得跟他们废话,一把夺过鸟统背在肩上,站到了辕䚣门前。

      “我以大帅参赞的身份命令你去帅营休息,下半夜由⅚我替你值夜!”

      值夜的士卒愣住了,不敢置信的盯着小侯爷。

      尤其是那名感染风寒的士卒,虎目通红的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便在陈河的注视下,被人送去了帅营。

      漫天的暴雪依旧凶猛地砸向地面。

      帐篷里的篝火不知何时熄灭了,沐天波慵懒的伸个懒腰,从床榻上坐起。

      他看了一眼帐篷上面压的厚厚积雪,神情有些凝重‘。᷈

      “来人呐,읬把我的虎皮斗篷拿出来,本国公要出去走走。”

      两个护卫满面红光的抬着一頨个大箱子走进来。

      然后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张用栏虎皮制成的斗篷给沐天波披在身上。

      뇿 其中一个护卫见沐天波穿的是苏缎锦棉靴,脸色变ட了变,麻利的把那双羊毛制成的套꫽袜包在棉靴上。

      沐天波脸色渐渐平缓下来,一股暖洋洋的热温从体₇内升起。

       他伸伸胳膊,뾦撩撩腿,感觉浑身没有不适后,䧂淡淡的퇔哼了一声。

      “再有下次,军法不绕弝!”言语之中透着一丝不满。

      两个ˮ护卫吓得连忙作揖求饶,并保证再也不在值夜时饮酒做乐。

      沐天⬅波嗯了一声,推开蓬帘,眼见漫天的暴雪袭来。

      眼神䨸中透着一股兴奋之色,下ᴰ意럋识的朗声道。

      “月黑雁츧飞高,⡯单于夜遁逃,欲蓵将轻骑追,大雪满弓刀!”

      言罢,十几名恭候在外面的护卫纷纷大声叫好。

      “国公爷不愧是我大明的国之柱石,连做诗都是这么应景。”

      其他人微微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出声。

      可不是嘛,这首诗描述就是╨一个雪夜追单于的憋故事,如今单于不在,可对面那个陈河在呀。

      蘁 一䴽时间,滔滔不绝的赞美声钻入沐天波的耳朵。

      他掸了掸斗篷上的雪,径틆直沿着大营巡视起来。

      一路上大营内到处都是篝火重重,以及将士们饮酒作乐的笑声。

      行至辕门时,竟没有碰到一个巡逻的士兵。

      这不ቻ免莬让沐天다波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龙武军好歹也是精锐部队,怎么能如菐此懈怠防务。

      不过让他松口气的是,对面的三大营还不如他们,整座大营黑漆漆一片,显然是早早的睡去了。

      ﷜忽地

      他心里升起熘一个念头,这个时候要是能摸进三大营,抓住睡懒觉的陈河,说不定他可以挽回之前丢失的声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