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芯语作品全集

      曲乐堂主位上南昭然琴弦一抚绕梁三日,连沉浸在自我计划中的北堂墨也忍不住抬头看向主位上的南昭然,一曲落幕,南昭然停下动作抬头看向台下众学子,启齿如清泉悦耳。

      “诸位中不乏熟知乐理之人,但今昭然受邀授技,还请诸位空心受教”

      “是”

      “接下来我先从琴音说起,请诸位依照我的手势将手放于琴上”

      “嗙~”

      一声乱入的重琴音闯入,众人面色一僵纷纷看向重音来源,北堂墨被纱布裹得只露出五官的脸上全是懵逼,目光僵硬的看着自己按住琴弦包得如一根超大火腿的手臂,露出一抹尴尬而不失礼貌的苦笑。

      “噗嗤…”

      耳边是贺君诚毫无意外的隐笑,北堂墨心里是朝天怒吼的哀嚎…

      …我TM也想低调啊!

      …可实力不允许啊!

      眼看北堂墨脸色越来越黑,南昭然轻咳了声看向北堂墨。

      “北堂世子若是不便,听着就可以了”

      声如天籁感动得北堂墨五肢皆颤,这可是她自入宫以来第一次听到的善良之言,果然不愧是她看中的人就是不一样。

      “谢谢长公主”

      “接下来我们继续”

      南昭然继续授课,从琴音到琴谱孜孜不倦认真致志,堂下众学子也是乐此不疲学得有模有样,不知是午后阳光晒得舒适,还是琴音美妙,不多时北堂墨便沉沉的睡了过去,以至于当下课钟声响起时,北堂墨还沉溺在美梦之中无法自拔。

      “北堂世子?”

      “北堂世子!”

      “北堂墨!”

      “啊!什么!怎么了!卧槽…痛痛痛…”

      “卧槽?”

      贺君诚瞧着猛然惊醒跳起又痛得迅速跌坐椅子的北堂墨,心里一阵好笑面上不动声色,对上北堂墨燃烧着熊熊怒火的灵眸,玉颜无辜至极,连言语都充满了委屈。

      “我这不是想着下学了,好心提醒世子,岂料好心没好报啊…哎…”

      “得得得了吧你!装萌卖乖吓谁呢!”

      “世子…”

      眼看贺君诚演技渐入佳境,北堂墨一把抬起自己的媲美火腿的手臂在贺君诚身上比划了半天,最终选择抵在贺君诚肩上,眉头紧锁,神情汹汹。

      “再装揍你啊!”

      “………哈哈哈哈哈哈”

      贺君诚愣了几秒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只怪眼前的世子粽太过凶萌,让他实在不忍心再让这团粽子外伤未愈内伤告急。

      “贺君诚!”

      “世子息怒息怒,为表达歉意,我勇担重任护送世子回去!”

      “…”

      北堂墨虽心中不愿,但也想着若是待会儿肖籁半路杀出给自己再来个残上加伤,岂不是更加悲剧至极,这贺君诚虽是可恶但并不可恨,最多就是想让人忍不住踹上几脚,其他的嘛…也都还行,左右权衡之后,北堂墨咬牙点了点头,贺君诚倒也是真心,伸手护着北堂墨就往别院走去。

      两人一路往皇城最左边走,越过假山石壁途径回廊小榭,正哼着小曲的贺君诚突然被北堂墨推到就近的灌木后。

      “怎么了…”

      “嘘…”

      贺君诚低头看着神秘兮兮不停探头往外看的北堂墨,忍不住也跟着探头望去,瞬息了然于心,此时不远处的凉亭内长公主正与帝无羁在交谈。

      凉亭内南昭然唤退侍女,双手因紧张而不停扭转着手指,眉目似黛含情脉脉仰视正看向远处的帝无羁。

      “一月后国君生辰庆典,我将会在庆典上为国君献上一曲,我…我听闻你的萧音袅袅不绝如缕,不知可否与我共奏一曲?”

      “…”

      “当…当然,你若是不愿,我也不强求…”

      “好的”

      帝无羁低头看了眼被自己一句堵得脸色瞬白的南昭然,冷漠的行了礼转身就离开了凉亭,独留下凉亭中始料未及的南昭然,以及灌木后石化的北堂墨…

      …帝无羁啊帝无羁…

      …你是传说中的骨灰级钢铁直男吗…

      …好的、NB、多喝水…

      贺君诚瞄着呆愣的北堂墨,再看凉亭中颇显凄凉的南昭然,满脸不以为然,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是这个结局,因为帝无羁根本就不可能为情所困最起码不会是南昭然,原因很简单,虽然他不清楚身为东临国最万众瞩目的二皇子为何会自愿来南祁国为质,但既然来了就一定别有目的,而且这帝无羁看起来并无内力,但那仍书的本事绝非寻常人可以接招,就算是自己若不注意也是够呛。

      “北堂粽子别看了,该回家了…”

      “噢…”

      “北堂粽子?”

      北堂墨眼下正思考着如何挽回局面,因而也未注意到贺君诚的称呼随意“嗯”了几声,忽而反应过来猛地朝贺君城甩去一记眼刀。

      “你叫我什么!”

      “北堂粽子呀,喜欢吗?”

      “我呸!你才粽子!你全家都粽子!”

      “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也可以是那颗粽子”

      说着贺君诚朝北堂墨抛了个媚眼,也是面如桃花相当可观,可落入北堂墨眼中如同点燃怒火的火苗瞬间爆发。

      “贺!君!诚!”

      “北堂粽粽,小粽子~”

      “你给我站住!”

      北堂墨一声怒吼,通往栖殿的青石路上众侍卫侍女便见得西屿国皇子贺君诚悠哉悠哉一路小跑在前,身后跟了个杵着拐杖一路跳脚怒骂的纱布粽子奔跑在夕阳之下…

      夜色如期而至,皓月当空繁星璀璨,仰躺在床塌上的北堂墨彻底后悔了,她就不该动怒更不该追着贺君诚一路狂奔,这下不仅全身疼痛,连下地走动都成了难以攻克的问题,偏偏贺君诚离开时还将能如此神速护送自己回到栖殿的功劳一拦身上,让惊蛰不分青红皂白好一阵感谢。

      气得北堂墨内心那个万马奔腾…海啸龙鸣…洪荒怒吼…一口老血喷出直接倒地…

      “世子?”

      “…”

      惊蛰一进屋就见自家世子满脸绝望的躺在床上,不经心中担心忙端着药盘走了过去,昨夜当墨北将世子背回来的时候,她也是吓了一跳,怎的就去上个学回来就半身不遂了?!

      今早她与墨北本想随同世子前去,岂料世子说什么头可破血可流士气不可滅,然后一个人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又上学去了,今日回来得倒是早,但看那脸色竟比昨日还糟糕,难不成今日这学上得连士气也没了?

      “世子,你今天没事吧?”

      “…”

      瞟着半天无动于衷的北堂墨,惊蛰也不见外,轻轻解开北堂墨的纱布就开始上药,当纱布解开疼痛来袭,北堂墨没忍住“嘶”了声低头看向半跪在自己身旁的惊蛰,惊蛰以为自己弄痛了北堂墨忙道。

      “世子忍忍,很快就好”

      不料刚说完就见北堂墨偏头看着自己,眼珠转了几圈突然盯住自己道。

      “惊蛰啊,你是向着我的吧?”

      “世子怎能如此问?”

      “我琢磨着那贺君诚都快把我气死了,你咋还跟他道谢呢?”

      “原来是这事啊,世子你刚刚可真吓到奴婢了”

      瞧着惊蛰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继续为自己上药包扎,北堂墨忍不住道。

      “难道…你…”

      “世子有没有觉得气血通畅了不少?”

      “我…诶!”

      惊蛰不提,北堂墨还不觉得,现在一提倒真是比昨日好了不少,正疑惑便瞧着惊蛰为自己上好了药重新包扎了伤口,收拾起药盘半跪身边。

      “世子,可知西屿国什么最出名?”

      北堂墨摇了摇头。

      “药师”

      “药师?”

      “对,现今四国之中最鼎富盛名的药师就在西屿国皇室之中,所以今日贺皇子送你回来,我岂能不感谢?方才我为你上的药也是贺皇子离开前专门给的,依照药效世子你不过三日就能活蹦乱跳了”

      “他给的?”

      “嗯”

      “你也敢用?!”

      “有何不敢,别人可是千金难求西屿皇室一毫药,贺皇子倒是毫不吝啬给足了”

      “…”

      惊蛰见北堂墨沉默不语,料想也是累了,故而为北堂墨盖好锦帛。

      “世子早些休息,明日还得上学”

      说着惊蛰就朝屋外走去,半途被北堂墨唤住。

      “那西屿国最鼎富盛名的药师是哪位呢?”

      “这个嘛…奴婢就真的无从得知了…”

      “呃…”

      “世子早些歇息吧”

      “噢…”

      见惊蛰关上门,北堂墨瞧了瞧自己身上裹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别说今晚的药和昨日比起来还真有那么些不一样的效果,这贺君诚也算是有点良心,不过话说回来,他西屿皇室若果真用药如神,那自己岂不是找到了另外一条出道之路!

      自古行医用毒相辅相成…

      既然自己武不行文不精…

      只要自己不行医,用毒也是一条不错的出路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