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123

      李冰跟着福伯换了一身劲装,感觉还是这样的衣服适合自己,那宽大的孺袍实在是穿泋不习惯,若᜿不是家规如此,李冰都恨不得自己设计几套后世的运动服穿穿。

      䢑与李冰交好的几家早就不用难受的兜裆布了,各个都穿李冰找裁缝做的内裤,毕竟是青春期男子,哪能不在乎自己的发맲育呢。

      来到롌演武场上,权旭已经媝拿着马朔站(在一旁等候一会⃵了,李冰也不客气攸简单朝着两位国公施礼之后,挑了一杆镔铁长枪,单手持枪不丁不八的站着,以枪头䐩杵地,正对着权旭!

      Օ 两人立在场中观察着对方,廞谁也没率先出手,因为都感觉到了对ꚙ方并非庸手。

      场外的老程和权弘寿也没有出声,单看这两人的站姿和手持兵器的动作,就知道都不惴是一般勋贵家中习䕉武多年的子弟,而是在功夫上下过苦功的!

      餪 李冰见自己发现不了权旭周身的弱点,就知道对方也是个功夫极好之人,心底暗暗收起对权獵旭的轻视之后,李冰选畞择了率先出手!

      秦琼所传的七十二路枪法瞬间멉使出,长枪接连抖出七八个枪花刺向权旭周身各处,权旭用手中马朔连挡带消的防住了李冰的一套攻势。

      ﰫ 李冰见权眘旭誕脚下并未有大规模的闪躲就知道权旭绝对是一个马上悍将,能用小范围的闪躲就挡住李冰一连串的枪花连刺,李冰就猜到权旭平ὔ时定然经常在马上训练ꃬ,不然一般릫的习武之人都习惯祐用步伐结合身法兵器发力,在马上反而会有些不习惯,但习惯了马上对淵战之人却习惯了马上细微的动作借力,以及用腰力替代腿上发力的习惯。

      这一点不是马上将军,ᑾ是极难发现的৯!

      ʏ李冰嘿嘿一笑在刚才兵器对撞之时就感觉到权旭的力量也是极䠄大,但却有些不如自己,若是在马背上,这样些许的力量差异并非克敌的关键,因为战马的冲击力就能够弥补这一点,但现在两人却并非在马上!

      李冰长枪大开大合以周身之力或扫或劈,逼的权ᢊ旭不得不以所有的力量抵挡李冰的攻薽击,李冰更是以单手握住枪身一头,利ણ用离心机增加下劈的力道,接连几下就令权旭不得不陷入了被动的防守,脚步更是䖡不由自主틇的輻向后䠊微微退鹪后了ᤊ几步。

      老程看着李冰的攻势,认싅可的点了点ᏻ头,众多빳的马上将军퉇确实都有送这样的习惯,因为马上没办法大面积的移动,所以就习惯了以最小的范围兛内躲闪和泄力,两人速ᄳ度力量相同的时候,这一点自然是无关痛痒,但若是对手比你力量强的时候,这样的防守方式就吃了大亏。

       权弘寿也曾是领军大将,自然知道这马上ㆲ将军的问题,但权旭从小就在家族里习武,与人比武也难遇同龄的高手,也并未参加过沙场血战,如何能知道这样的道理?此刻被李冰压制在权弘寿看来,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权旭此时双手颤抖,虎솩口微裂,但通红的双眼却一刻都不敢放松,习武这么多年与人切磋也不下흁几十场,权旭还是第一次被人压制的如此惨,甚至都没有一襉丝的还手之力!脲 掸 渼 뭲因为李冰的没一下攻击都势大力沉,权裱旭不得不用尽全身力气去防守,新力才生李冰的攻击又到了,权旭仿佛身至海⍳水大潮之下,潮水连绵不绝的冲击着权旭。

      ☎反观李冰现在却极为舒服,李家本就没有能受得住李冰如此大力攻击之人,除了尉迟敬德能和李冰如此大力对攻之外鼛,眼前的덒权旭是唯一一个单凭防守就守了ও这么久的人。

      掣 镔铁长枪홝此时都有些弯曲了,但权旭还是用手中的马朔防住了李冰的攻ⷈ击,李冰嘿嘿一笑纵身跃起足有一丈高,双手握着枪尾狠콖狠地一招力劈华山砸向了权旭。

      权旭刚想横架马朔防守,但看着手中已经裂开的马朔,只能不甘䉣的向后急退,一直撞倒了ꕬ程府的兵器架子才躲过了李冰的这一击。

      权旭这才看到自己之前竟然在李冰的攻势下退了数丈之远!若非如此怎能撞倒兵器架,搞得如此狼狈!

      李冰狠狠的一击落下,砸在程府的石板上,只留下了一膇道白白的印子,老程见ﲴ状拍手⢓叫好到:“好!䍎举重若轻,如此攻击下最后还能撤回八成的力道,好!”

      李冰朝着权旭一拱手,又朝着两位国公微微施礼,丢젅下手中扭曲的不成样子的镔铁长枪,站在了老程的身后。老程找自己就是来撑面子的,这个时候自然要把戏做足了,让老程轷满意老程才能放过李䯇冰,不然老퐝程不满意的话,被遆灌多少酒就不是李冰能决定得了。

      权旭虽然稍⯭微有些尴尬,但还ꉋ是不得不承认李冰的功夫和力鸪量速度都要胜过自己一丝,也只能承认自己的失败,朝箮着李冰施礼之后就站在了权弘寿的身后。簂

      Ꞟ 看着权旭低头耷拉脑袋呢样子,想必也是个没受过刺激的年轻人,相较于老程,长孙无忌这类的人精而言,李冰还是更喜欢༓权旭这样的心思比较纯净的年轻人。

      唤来福伯拿了一溔壶自家酿造的精品二锅头递给了权旭后说헧道:“权兄的功夫不差,只不过未与势캻均力敌的对手马下对战过,失了一些躲闪的技巧和经验,不二过日后可以经常找我切磋䇹,这是我家中酿造的酒,一般人是喝不到的,权兄可以品鉴一二。”

      权旭尝羺试的大口喝了一口,随即就被辣的︧双眼通红,但却舍不得쓼吐出一丝一毫,强忍着咽下之后,长长的呼出一口酒气说道:“好酒!比泾阳二锅瘴头还好,好酒!过瘾!”

      才说בּ完权旭又大口喝了一口,陶醉的眼神令权弘寿也有些好奇什么酒能让一向品遍好酒的儿子,连呼数声好酒。

      老程打断了想要夺权旭手里酒壶孱尝尝的权弘寿,拽着权弘寿朝花园走去,路上还嘲笑燊权主弘寿在陕东道那乡下地方遇不到好酒,没见过世面等等……

      看着权旭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再是充满了提防,李冰微微一笑,这种能交朋友的情况下,李冰不会主动去交恶对方,说到底勋贵世家到底是朋友越多越땭好的,但也不能没了敌人,今天同时拥有了张亮这样一个明面上的敌人和权旭这样一个不错的朋友,真不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