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三国第33集

      ……

      时间飞逝,下午的阳光更⾙是温暖,仿佛能照进内心一样。窗外渐渐飘过一片䂬云彩,给쪝纯净的天空增添了祷几分色彩。

      举起手中的咖啡喝了口,姜心山看着一脸不忿的李向阳说道:“我还以为你上午就会来呢。”

      李向阳难堪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펥,上午他被李海叫过去,说是李明生有话要吩咐,以为是关心一下自己,结果被狠狠说教了一番。

      大致上就是警告自己닢不要多事,姜心山的事情不嗈需要他们操心之类的。

      “你们昨天谈了些什么,我听李海说他们把令牌给你了?”

      萅姜心山㣓点了点头。这种事没什么好隐瞒的,毕竟昨天遇见李海的事情,ꘇ只要⤋有心人一定会去了解,而对于这种事李海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为什么?他们到底跟你做了什么交易!”李向阳紧紧的盯着他。

      “我们做了什么交易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能让南明뗏李家听我的话?”

      궧姜心山脸上露出嘲讽,李向阳的语气中带着质问,这让他很不喜。“还有,不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很讨厌。”

      李向阳也知道刚才的语气很不䜮好,但自己也算是李家分支的一部分。之前李海的一番话鿩让他很担⾌心,若是真如李海所言,姜心山的决定就很重要了。

      ɡ

      趌也是为了探探姜心山的口风,才会语气重了些。

      “我知道李明生的心思,也知道像他那种人不会去做没有利益的事。昨天我是以少族长的身份跟他们交易,刚刚你的话逾越了。”

      䜞平淡的语气让李向阳躁动的心渐渐平息,站起身对着姜心山行了一礼,随后说道:“抱歉,我只是칧...”

      “无妨,也怪我没൱跟你说清楚。”

      平静的受了他一礼,姜心山脸色微微缓和:“李家要跟我姜家交喑易是公事,作为少族长,央自然不能多说。”

      李向阳抿了抿嘴:“是,我知道了。” 藠

      “不过我还是想知道你軸们做了什么交易。”

      “他们慰问了下我的感情问题,顺便以此做了笔交易。”姜心山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只能说这么多,随后就让他离开。

      李向阳眼中思索,随后点了点头就要离开时,又说道:“对了,要叫我sunny ,以后别忘㙪了啊。”

      姜心凤山撑着头,伸出手指着门淡淡说道:“知道㰲了,出去。”

      ....

      李向阳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是来Ա到了吴梦的办公丌室。

      “是嘛⽒,原来是这样。”

      听完李向阳说的话,吴梦磨搓着下巴,妖艳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精芒。

      “不过梦哥,你可得补偿我,为了套话我可是被姜心럠山给吓到了,心灵受到ᯏ了伤害。”

      李向阳坐在沙发上,一副被人蹂躏的模样,配上他软软的娃娃脸倒是让吴梦想起上午的...

      咳,一想起来腰就有点酸。

      “好,你想要什么补偿?”

      李向阳嘿嘿一笑:“婉彤最近迷上了绣花,听说妩月姐很是擅长,就想要跟她学习学习。”

      吴梦无奈的看着他道:“嗯,我今晚就跟她说。”

      籿 “那就谢谢梦哥了。Ḡ”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李向輞阳心中一松,这些天可把自己给愁坏了。

      “对了向阳,你说心山现在的想法是什么?”吴梦把玩着手中的笔说道꫾。

      李向阳脸上浮现㫺出几条黑线,随后说道:“大概是权衡利弊吧,毕竟毬是两大家族未来合作的事情,不过他应该也在想着李明生的目的吧。若是被其所利用,ϟ那可不是件好事。”

      “想听听我的理解么?”吴梦静静的看着他,嘴角微扯。譸

      李向阳恭敬的点了点头。

      “李明生的计谋从十年前开始,当时魱除了姜心山外,也就只有我们这些人能入他的眼,佟也能在各个㛅方面帮助到他。”

      “他把李诗萱放到我们之间䂫是为了和我们打好关系,或者应该说是择婿才对。

      不过当뫁初她似乎并没有看上我们而是只对心山抱有好感,或许是在某个夜晚过后吧,两人的关系突飞猛进,后来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鲃

      “若真如我所猜测的那样,李믑明生最开始的目标就是姜心山ㇽ的话,那么他看人的眼光还真是不错,姜心山确实是一个将感情看得很重的人。”㔢

      吴梦说到感情时双眼微微眯起,接着说道:“一份感情能让他刻苦铭心的记上十年,甚至成为鞭策他的目标,不得不说计划很成功。녨

      而这些年李诗萱也是洁身自好,没有和别人的接触,不知道是她的想法还是李明生故意的,但这件事本身就是鯍一个重大的筹码。”

      曎“如果是我,ሴ听到这件事估计会有些意外,心中也会有所感动吧。感情这种事,虽然因人而异,但大致不会有太大偏差。”

      “当然,李明生的目的也应该从中盟转移到了卡西斯身上。

      这次南明之行,依你之言是他在背后推动,那么李海将令牌交给姜心山只是时间问题,交︖易只是为了合适理由附加出来的。”

      “再有,昨天姜心山便找你询问南明李家的事,他们这么做顺水推舟罢了。”

      燤“一切都是为了让姜心山没有后顾之忧的去南明。”

      吴梦的猜测听的李向阳直点瘯头,随后他൪说道:“那恩静呢?既然李明生想让姜心山和李诗萱在一起,就不可能让新兴势力夹杂其中,那么他绝㛃对不会同意郑恩静跟姜心山吧。门”

      吴梦转头看着广阔无垠的天际,冷笑一声道:“那可说不准,说不哳定李明生想通吃呢?毕竟是老一辈思想迂腐,但在这一方面李明生还是不错的,他并不古板知道未来是属于我们的,所以顺应时代。”

      “你难道没发现近些年,天意集团也在各个方面追求墟突破么,他们在北荒的动作虽然细微,但若是细心观察下还是能发现他们图谋不小。”

      “据我猜测,昨天李海对姜心山说的条件中,不仅仅是两大家族合作,可能还会同意郑恩静也说不定呢,他们所想的大概是打算将郑家也拉下水。ᕁ”

      李向阳脸色焦急,急忙说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吗?”

      吴梦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白痴,我们又不是新晋家族,我们輻所代表的也是古老世家,利益又不冲突,只是观念冲突罢了。”

      “还有,李向阳你?也是李家的人,别整的跟个被家族背叛的人一样好吧。”

      李向阳脸色一僵,怯懦懦的说道ॡ:“知道了,不过要叫我sunny 。”

      “嗯?”吴梦ᑛ眼神一厉,危险的看着他。

      姢 “啊不,那个,随你...”李向阳怯生生说了句。“对了,姜心山去了南明,杠恩静是不是也要去?”

      “废话,他俩ᅨ现在只差临门一脚,若是两人选先在一起,到时候李诗萱即便进门也得叫恩静一声大姐,你明白了嘛,李向阳?”

      뀑有些不满的抿嘴,想了想还是不敢表露出来,只好重重点头。

      쥸 “可是南明不是很危樂险么,姜心山也不像是会让爉恩静去那么駑危险地方的人啊。”

      “他不让去,有用?”吴梦嘴角扯出一抹嘲讽,“你太小看郑恩静了,她可不是一般倬的女人,她可是从北荒州回来的‘开拓者’。”

      “另外,她也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南明国虽然有皇室崁,但早已名存实亡,如今的执掌者叫什么你知道的吧。”

      “郑光勋。”李向阳想了想眼睛忽然睁大,“难道说...”

      “郑光勋是恩静的亲叔叔,侄女来了还在JM中胥任重要职位ꭚ,姜心山还是自己的侄女婿䗧,更有卡西斯的事情在旁,你说他会不会刪帮忙?”

      “原来如此渴...”흚

      没有去管思索䥥中的李向阳,窆吴梦站起身走到窗边。

      天空中的白云在风的带领下渐渐向远处飘去,阳光透过云层穿过高楼,支离破碎的洒在大地上。

      “我们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只捩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悄然做꣎出自己能做的事,但最终作出决定锼的只能是他。”

      “李向阳,没攄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羌 李向阳站起身,对着吴梦微鞠一躬,转身走到门边时还是忍不住说了句:“梦哥,以后能不能叫我sunny 啊。”

      “sunny?呵呵。”背对着的吴梦呢喃了一句,随后说道:“知道了,出去。”

      ....

      关门声响起ꂥ没多久,门ࠕ又被打开了。

      秦思ᒥ思抱着文件走进来,便见到吴梦对她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俏脸一红将文件放到桌上,整个人便窝到吴梦怀中。

      “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吴梦卷蝥起怀中女人的一缕青丝问道。

      蹸“这十年的资料大锪部分都已经汇总好发入您的邮箱了,这段时间的资料还有些没有弄好,不过晚上就能完成。”秦思思虽然脸红红的但声音却是一本正经。

      “让你做的事都做好了?”松开了缠绕指尖的乌黑长发,手掌渐渐由背往下。

      “是。”

      “不错。”吴梦也不知道在说哪个不错。

      过了一会,看着美眸迷离,身子微微颤抖的秦思思,他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说道:“离下班还有些时间。”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